想完,陳老爺一拍桌子起身走向了正殿要去取那些東西,而陳家的其他人看了老爺子的決定心中無奈的也轉身去拿秦毅要求的東西。

超級汽車銷售系統 雖然他們心中恨死了秦毅,但是他們不敢表露出來,陳鳳雲紅著眼眶,淚水漸漸滴到了臉頰上,她死死的盯著秦毅,她不相信,她不相信秦毅是這樣的人。

最終還是被她父母拉走的,等大堂所有人都走了之後,剛剛一直坐在後面看著這一切的韓瀟瀟和小花兩個人走了過來:

「秦毅,你怎麼能這樣呢?」小花沖秦毅吼道。

恐怕這是唯一一個在火域這個地方敢和秦毅吼的人了。

不過秦毅卻是一臉無辜的看著小花說道:「我怎麼了?」

看到秦毅那一臉無所謂的模樣,小花也急哭了:「陳家好歹好好的款待了我們,你就為了你那一點面子,至於將他們趕盡殺絕嗎?」

「我真的是看錯你秦毅了!」

聽完小花說完,秦毅更加蒙蔽了,剛要說什麼的時候,韓瀟瀟也走了過來說道:「秦毅,我知道你是為了出氣,可是若是之前沒有陳鳳雲帶著陳家人去酒館幫忙,我和小花說不定也死了,所以你這事做的不妥。」

不是,這…..抽的都是哪門子風啊。

「喂,你們聽我說完啊,聽我說完。」不等秦毅說話韓瀟瀟和小花就坐了回去還把耳朵封上,一眼都不看秦毅。

媽媽耶,這是怎麼了?自己做錯了啥。 秦毅苦著臉看著韓瀟瀟和小花那不理自己的樣子,自己一陣無語,心中暗道自己在他們心中難道就是這樣的人嗎?還不至於因為自己丟面子就六親不認吧,真是的。

財迷農女忙賺錢 最後,秦毅乾脆不去想了,看著桌子上還有的一些菜,開始吃了起來,過了沒一會陳家那些人就走了回來,秦毅看著他們手中的東西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來這些人沒有將一些好東西藏著掖著,陳家所有人圍著秦毅站成了一圈,所有人的眼眶都濕潤了,再看秦毅的時候眼神中沒有了之前的敬重。

等所有人把東西都放在秦毅眼前的時候,陳老爺子走了過來,手中還拿著一把寶劍,來到秦毅眼前,拱手說道:「秦先生,之前老身走眼,看錯了您,對您的態度頗為惡略,但您看在我們陳家已經沒有什麼依仗的份上,希望您可以高抬貴手,讓我們陳家有后。」

聽陳老爺子說完,秦毅撇了撇嘴說道:「你們陳家留不留後,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你….你!」陳老爺子的聲音有些哽咽,怒視著秦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時,秦毅也懶得演了,明明都是他們自己想的卻非要賴在自己的頭上,真的是對他們非常無語,這可以說是秦毅被冤枉的最慘的一次了。

「行了,別哭喪著臉了,你們把我想成什麼了?想成了趁火打劫的人?像成了一個無情無義的人?要把你們陳家的所有東西拿走是嗎?」

秦毅站起來環視陳家所有人,開口說道,聞言所有人都楞了,不知道秦毅說著個事什麼意思。

「我現在就告訴你們為什麼要你們拿來這些東西,因為你們陳家老祖消失多年,所有你們陳家失去了很多的保障,這才讓你們的修鍊速度和功法都大大減退。」

「再加上你們每個弟子都自以為是,自以為在這裡好歹是一個家族的成員,所以都不好好的修鍊,這才使得你們越來越沒落,不過這次因為陳鳳雲的出現,讓我接觸到了你們陳家。」

「所以我決定幫助你們,我剛剛之所以讓你們拿出這些東西是想要帶你們陳家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說完,秦毅呼了一口氣,走向了家主夫人。

拿過了家主夫人手中的東西,輕輕一拍,外面包裹它的東西逐漸掉落,慢慢出現了一塊石頭,然而還沒完,石頭也漸漸的開始掉落,最後一個大鼎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這是一口大鼎?」陳老爺子不可思議的說道,這東西連他自己都沒見過。

聽聞,秦毅白了陳老爺子一眼,他們陳家是該有多墮落啊,難道有一些寶物都沒見過嗎?

「老爺子,這是一口煉丹爐!」聽到秦毅說這是煉丹爐,老爺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這煉丹爐以後就是你們陳家的法家之本。」

「我這幾天發現,陳家主的兒子有煉丹的基礎,是個好苗子,所以我在巫城的這幾天會專門教他煉丹的技巧,而你們這些藥材就作為煉藥的基本資源。」

「從今外后,你們陳家老二和陳家老三,必須輔佐陳家主的兒子,當然他煉丹你們是幫不上忙,但你們可以銷售丹藥,將你們之前的那些店鋪悉數關閉,全部改成賣丹閣。」

哇,此言一出,陳家上下所有人還好似在做夢一般,他們的心情就跟做過山車一樣,剛剛還是跌入低谷,現在又跑到了高潮,不過秦毅到底會不會再讓他們跌入一次低谷呢?

「接著就是陳家老四,陳鳳雲你的功法肯定是有問題的,所以我讓你把功法拿出來,我看過之後給你找出問題,到時候你帶著你們家族的這些弟子一起修鍊,為你們家族做到一定的保衛工作。」

萬界基因 「從今天起你們陳家正是改為煉丹陳家!」

說完,秦毅拿起煉丹爐再帶上食材一起走進了大殿,接著沖後面的人喊道:「喂,外面的人,跟我進來看我煉丹。」

等所有事情都解決完了之後,陳家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今天這一天先是經歷了雷鳴頓家族的挑釁,再加上之前秦毅那個時候找他們要陳家所有的東西,心裡更不是滋味。

但現在經過了秦毅的提攜,他們陳家真的要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嗎?

過了許久,一枚枚丹藥的香味從大殿裡面傳出了香味,接著秦毅就來到了陳鳳雲練武的地方。

「秦大人,之前我們誤會您了,在這裡我替我們陳家道個歉。」

秦毅擺了擺手,表示無妨。

「你把那秘籍拿給我看看吧。」聞言,陳鳳雲毫不猶豫的將秘籍給了秦毅。

當秦毅翻開第一頁的時候,雙眼感受到了刺痛的感覺,他強忍著和陳鳳雲說道:「我去屋裡仔細研究一下,你在這裡等我,裡面有任何動靜都不要進來。」

說完,秦毅就走了進去,來到裡屋,他再次翻開了秘籍,隨之而來的刺痛感繼續通過他的雙眼穿過了他的大腦,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在那個酒館看一本所謂來自藍星的菜譜。

這一次,秦毅強忍著不讓自己昏迷,咬著牙打開了第二頁,隨之在第二頁秘籍本來的內容上面又多出現了幾個大字:「通天之門」

通天之門?

秦毅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幻明宗的通天十二門,之前那裡後面還有三門,因為一些事情自己後來也忘記了,看來自己應該找個時間去那裡看一看啊。

因為即使是他的記憶,也無法知道后三門之中到底有什麼,而這兩次的秘籍,這都屬於記憶之外的事情,包括那個藍星,記憶中也無跡可尋,由此看來,這藍星應該從沒有出現在過這片大陸上,否則秦毅不可能不知道。

看過了第二頁,秦毅的眼睛有了一絲好轉,於是他又繼續翻開了第三頁,第三頁上仍然有幾個打字:「地獄九門。」

看到地獄九門的時候,秦毅腦海伸出的枷鎖破碎了一小塊,一股關於地獄九門的記憶全部湧入了他的腦海。

地獄九門,是由魔族的地獄使者組建的一個關門關押強者的地方,地獄九門位於整片大陸的嘴下端,而入口的位置現在秦毅並不知道,因為入口位置的信息就好像空白一樣,看來是不在火域之中。

九門,每一門都劃分著實力,實力越高門數越高,當初秦毅前世差一點被抓進去,最後在幾名大帝的幫助下得以逃脫,裡面的地獄使者,沒人知道他們是什麼實力,總之秦毅前世已經成為大帝的時候,對上他們也有著一種無力感。

人雖然救了出來,但還是被一絲魔氣所影響了,之後再往後的記憶就消失了,也許是因為自己還沒有解鎖那片記憶,也可能是因為對於地獄九門的記憶,秦毅前世只有這些。

接著,秦毅翻開了秘籍的最後一頁,上面出現了幾個字:紅、鳳、名、破、秦、岩。

看著這些字,秦毅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記憶,於是將他們熟記於心,便合上了秘籍,當秘籍合上的那一刻秦毅的眼睛又是一陣刺痛,忍了好一會,才緩緩走了出去。

當他走出去看到陳鳳雲的時候,只見她捂著小嘴震驚不已,秦毅看到她的狀態有些好奇,走近問道:「你怎麼了?看到什麼了?」

陳鳳雲搖了搖頭,接著小聲問道:「秦大人,您的眼睛不疼嗎?」

眼睛不疼嗎?對於陳鳳雲的問題秦毅有些好奇,但還是下意識的感知了一下,說道:「我眼睛不疼啊,怎麼了?」

陳鳳雲顫顫巍巍的說道:「他流了好多血,好嚇人。」 聽聞秦毅也一愣,自己的眼睛里怎麼會流血?他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眼眶,摸完眼睛的手,全是鮮紅的血液,這下子秦毅心中咯噔一下。

「鳳雲,你先自己找點事情做,我需要回去一趟,等我好了之後去找你。」說完,秦毅快速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路上不少陳家弟子宛如看到一陣風一樣,但地上總會落下幾滴血。

回到房間,傻子正在坐在那休息,看到秦毅從外面回來,雙眼不停的流著鮮血,不禁皺了皺眉頭,死死的盯著秦毅坐在自己的床上不斷的調動真元。

對於秦毅現在的這種狀況,傻子宗覺得越看越熟悉,似乎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一時間想不起來了,嘴中不斷反覆念叨著:「流血的眼睛,流血的眼睛。」

此時正在調動真元探查自己眼睛內部的秦毅可沒這麼好了,他剛剛探查了一遍,發現自己眼睛的所有的經脈已經斷裂,也就是說自己應該已經看不見東西了才對,那為什麼剛剛自己出去仍然可以看到陳風雲?

為了一探究竟,秦毅打算先將眼睛中的血液全部排除乾淨,再看看自己的雙眼有沒有什麼反應。

秦毅緩緩將眼睛里的鮮血排出,鮮血早已浸透了他的衣服,隨著鮮血的排出,秦毅也越發能看清自己眼中的情況了,只見眼睛的經絡斷裂處全部換成了血絲。

是這些血絲連著眼睛和經絡,難道真的是這些東西才導致自己眼睛經絡斷裂也能看見東西的?

等秦毅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了傻子再旁邊激動的拍了一下雙手,嚇了他一跳,本來自己眼睛都是血,經絡全斷自己就夠心驚膽戰的了。

結果剛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傻子這一幕:「傻子,你幹嘛啊,嚇死我了。」

聞言,只見傻子傻乎乎的沖著他笑道:「你是不是發現自己眼睛的經絡全斷了?」

嗯?秦毅一愣,心中暗道這傻子怎麼知道的?難道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蟲嗎?

「嘿嘿,讓我說對了吧,你不要問我怎麼知道的,我只知道,你攤上事了。」傻子神秘的說道,臉上全是笑容,讓人看上去非常瘮人,尤其事那一句你攤上事了。

秦毅心頭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皺著眉頭看著傻子,看了許久,搖了搖腦袋,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傻子要這麼說,但傻子並沒有告訴自己真相的想法,自己走一步看一步吧。

在他這裡,只要事用拳頭解決的事情就不叫事。

換了一身衣服,秦毅回去找到了陳鳳雲,見到秦毅回到,她擔心的問道:「秦大人,您的眼睛沒事吧。」說著,還不停的打量著秦毅的雙眼。

秦毅尷尬的笑了笑,擺了擺手:「沒事,對了咱們來說一說你武功秘籍的事情吧。」

一說的武功秘籍秦毅心中就一陣蛋疼,明明自己最想看到沒看到,還讓自己的眼睛經絡斷裂,要不是有血絲相連,恐怕自己現在都是一個傻子了。

但重點是自己沒看秘籍里的內容,全是那幾個字,所以也沒法給陳鳳雲解答。

「這樣吧,我傳授給你一套更好的功法,你需要將你們原本修鍊的忘掉,這樣再修鍊我這個功法的時候,就可以事半功倍了,因為你之前已經有了很好的底子了。」

沒辦法,秦毅只能再傳授給鳳雲一套自己記憶中的功法,於是他從自己腦海伸出的枷鎖里,找出了一份前世記憶中的無尚功法:劍意決。

顧名思義,這是一本修劍的秘籍,雖然上面寫著練到大成可以開天闢地有著巨大的力量,但秦毅對他的興趣卻是沒有多少,畢竟如果這功法真的要是非常厲害,他前世也就不會留在這裡了。

總裁校花賴上我 「這本功法給你,你帶著你們陳家的弟子好好練。」

說完,秦毅扔下功法轉身就離開了。

望著秦毅離開的背影,陳鳳雲凝望許久,看著他那雄厚的背影,總有一種心靈悸動的感覺。

離開了陳鳳雲這裡,秦毅直接去找了到了陳老爺子,他和陳老爺子說了一些話,其中的任務讓陳老爺子震驚,老淚縱橫,等秦毅離開之後,不停的呼喊:「我們陳家復興有望了!」

至於兩人說了些什麼,恐怕這個世界上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了吧。

離開了陳老爺子,秦毅又去看了看家主兒子煉丹的進程,看懂一顆顆帶著花紋的丹藥從丹爐里出來,秦毅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孩子本身就有煉丹師的潛質,再加上父親的死,將仇恨化為力量,使得在煉丹方面更加得心應手。

「很好,就這樣繼續,你們陳家將在一定不僅僅在巫城出名,你們煉丹的名聲也一定會傳遍整個火域。」最後秦毅留了一句話便離開了。

站在陳家的廣場上,看著天空的點滴星光,他記得自己來到陳家的第一天就曾這樣仰望過星空,他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自己不忙了,生活的無憂無慮了,還是因為看到陳家這個樣子的家族就想起了在地球上的點點滴滴所以心生感嘆。

「也不知道小小他們怎麼樣了,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找得到自己。」

秦毅發覺自己現在真的是太愛感嘆了,也許跟自己沒什麼事情有關。

「唉,看來自己也要忙起來,不斷強大自己才能不想起這樣傷感得記憶啊。」

秦毅深呼了一口氣,一個讓整個巫城都屈服在自己身下的計劃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的形成,當然如果這要是一個普通人這麼想,別人肯定會以為他瘋了。

但…..他是秦毅,何止是巫城,整個火域都要屈服在自己身下,只有這樣,到時候才能找到前往其他區域的方法。

夜晚,秦毅和韓瀟瀟、小花吃了一些東西,吃飯時兒女一個勁的和秦毅道歉,又是按摩又是喂吃得的,讓秦毅也著實感受了一把皇帝。

飯後,三人散了會步,便回房間睡覺去了。

轉日一早,秦毅被喊叫聲吵醒,仔細一聽是陳家的那些弟子,似乎聲音中還摻雜著一些其他的聲音,秦毅隱約有著雷鳴頓這三個字。

他皺了皺眉頭,快速的穿上了衣服,發現身邊的傻子和旁邊屋的韓瀟瀟和小花早就不見了,急忙飛向人群多的地方。

此時,陳家正在遭受著前所未有的毀滅,今天一早雷鳴頓家族就派人進行刺殺,先是殺了陳家老二和陳家老三的女兒,接著又讓大批人馬殺了進來,對陳家一頓打砸搶殺。

傻子、韓瀟瀟和小花他們早就聽到了動靜,加入了對抗雷鳴頓家族的戰鬥中,看著這一切,秦毅不禁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自己沒有聽到這些聲音?

「秦毅,你還知道醒啊!快過來幫忙!姐姐已經被他們打傷了!」小花正對付著幾個雷鳴頓家族的人,看到秦毅大聲的喊道結果一不留神也受了重傷。

而傻子那邊也是顯得有些吃力,畢竟對付一個人還好,現在這群人完全是車輪戰,傻子也不堪重負,再看陳家人,陳家晉陞的那些人,多多少少都受了傷,陳老爺子昨天剛剛恢復只能在旁邊照顧著韓瀟瀟。

「我去你們姥姥!」秦毅怒罵一聲,口中傳入的元氣,將整個巫城籠罩在陰霾之下,陳家以外的人見到剛剛還是晴空萬里,一下子變成了陰天,紛紛猜測。

唯有陳家的這些人,臉上露出了震驚。

「欺我秦毅的人,只有死路一條。」說完,他打手一揮,一把通體銀光上面還泛著血絲的巨劍從天而降,插入大地幾十公分。 巨劍插入大地,引得整個陳家廣場地磚全部碎裂,整個巫城都在為之顫抖,一些在城中的劇名紛紛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感受著這驚天動地般的力量。

「這又是哪個大能發威,太恐怖了。」

「是啊,這樣下去我們整個巫城恐怕都會為之覆滅啊。」

「太恐怖了,真不知道是誰招惹了大能,讓他爆發出這種威力。」

此時,陳家中的所有人都看傻了,就連那些雷鳴頓家族的弟子看著秦毅那嗜血的眼神,不敢再上前半步。

「死!」

秦毅通體火紅,宛如一個惡魔落到人間一般,雷鳴頓家族的弟子在秦毅的飲邪劍下撐不過一刀就會灰飛煙滅,無數弟子驚喊著落荒而逃,跟一個魔鬼怎麼打?

當然,秦毅是覺得不會讓他們逃走的,不到一分鐘,所有攻打陳家的雷鳴頓家族弟子沒有一個全屍。

「喂,陳浩,愣著幹什麼,把你這幾天練的丹藥都拿出來,給你受傷的人服用下,你也不用擔心材料不夠用,本來我還想過幾天再去拜訪雷鳴頓家族,看來他們不太滿意,想要我今天就去。」

「我這一趟,就會讓雷鳴頓家族不復存在,到時候他們的藥材全是你的。」

說完,秦毅拉著巨劍就離開了陳家。

此時,雷鳴頓家族的探子來報:「大人,不好了,不好了我們去攻擊陳家的人,全部死光了!」

那弟子渾身是汗,顯然是看到了這一切之後從陳家一路狂奔回來的。

「什麼!全部都死了!真實一群廢物,連一個和陳家有關係的普通人都解決不了!」

雷鳴頓家族現任家主,霍爾氣憤的站了起來,一巴掌將椅子拍碎,緩緩對那名弟子說道:「去,給我集結最厲害的人馬,我倒是要親自去看看,到底是誰要跟我們雷鳴頓家族作對!」

話音剛落,大殿外面的廣場上傳來了一聲巨響,那弟子聽見這聲音瞳孔一縮,接著二話不說直接逃走了,看到這一幕的霍爾眉頭微微一皺。

整個雷鳴頓家族也拉起了警報聲,警報聲傳遍了整個巫城,因為巫城沒有所謂的城主府,每一年都是通過投票出一個最厲害的家族來擔任城主府的職責,而雷鳴頓家族已經連續擔任了百餘年。

所以雷鳴頓家族的警報聲全城都可以聽見,這就是為了如果一旦雷鳴頓家族受到了攻擊,其他幾個家族需要來支援。

此時,城中的居民也大概都明白了,看來剛剛在陳家鬧出這麼大動靜的人又跑到了雷鳴頓家族,當然現在人們並不知道是雷鳴頓家族惹到了秦毅,只是覺得這個人膽大妄為,想要一個個產剷平巫城中的家族而已。

「聽說你在找我?」秦毅陰森的聲音傳來,讓霍爾都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不禁皺了皺眉頭,這人不簡單啊,一定大有來圖,難道是陳家請過去的?這種實力的人應該和陳家不認識才對。

轟,轟。

秦毅所過之處,全被轟城了碎渣,霍爾看著自己外面寫名貴的裝飾品眼角不停的跳動,心都在滴血,他怎麼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傢伙好像不像是來談判的,而是想給我拆房子來的。

「大人,這位大人,我是雷鳴頓家族的家主……」還沒等霍爾介紹完自己,秦毅一聽到是雷鳴頓家族的家主,一瞬間就將他斬得粉碎,屍骨無存。

雷鳴頓家族的所有弟子,看到家主的屍體應該橫在了大殿之中,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這時,一個老者從外面飛來,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你竟然殺了家主!」

外面圍觀的群眾,他們原本看不到秦毅進去之後幹了什麼,但是通過老者這麼一喊全都知道了,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個殺進去的年輕人就殺了家主,這也太恐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