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老人道:「是的,從你修習土術的終極技能『夫唱婦隨』就能看得出來,我當初修習的時候根本沒有這一招。」

陸奇聞言點點頭:「哦,原來如此。」

五行老人道:「也許這五行大法會自行進化也說不定,你還是先把這黑魚給解決了再說吧,戰鬥之時,切記不可分心。」

陸奇道:「我明白了師父。」

於是,陸奇趕緊把注意力放在了戰鬥之中。

此時,那黑魚又發出了數波冰箭射向了小山,卻都是刺入山腹之中,再也無法挺進。

忽然,那黑魚的眼珠一動,其身軀便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它竟然出現在了陸奇的身側,一頭撞了上去,其黑黑的魚頭上面還附帶著寒冷的氣息!

陸奇沒想到這黑魚如此狡猾,居然繞過那小山直接瞬移過來偷襲他,怪只怪他沒用小山把自己的身軀給裹住,才給這黑魚了一絲可乘之機。

但事已至此,他只能硬著頭皮迎敵,其拳頭直接揮出,上面附帶著極品靈技『青元神爪』。

只聽嘭的一聲悶響,那黑魚的身軀立在原地,而陸奇竟被這衝擊力給震的後退了十幾丈之多,隨後他感覺到了一陣鑽心的疼痛,低頭望去,發現那拳面竟然凹陷了些許,絲絲鮮血順著手腕滴落。

這一次,陸奇吃了一個暗虧,且對那黑魚的陰險手段頗為不恥。

霸道總裁的小女傭 而五行老人卻在腦海里訓斥道:『臭小子看到了吧,我叫你不要分心,這就是教訓!』

陸奇聞言,苦笑一聲:『我知道了師父,下次不會了。』

那黑魚一擊得手,竟然絲毫不做停留,其巨大的身軀竟又消失在原地,準備發動第二波攻擊!

陸奇發現了端倪,怒道:「哼!老子跟你玩玩,你還真以為我好欺負呢!」

說完,他旋即催動火術,且直接施展了紫焰妖火!

抗拒火環!

火焰出現之後,由於溫度過高,下方的湖水竟咕嚕咕嚕的冒泡,且升起了陣陣白霧,估計是湖水被蒸發所致。

遼東之虎 而陸奇被一圈紫色火焰包圍,整個人徹底成了一具火人!

那黑魚的身軀也出現在陸奇的身側,準備一頭撞去,可它在距離陸奇只有一丈之時,強行止住了身形,眼中泛著恐懼的神色,獃獃的望著那火人。

陸奇要的就是這般效果,聖火一出眾妖皆怕,這就是聖火的威力!

忽然,陸奇神念微動,一大片紫火向著拳頭湧入,且熱浪滾滾!

紫焰妖拳!

自從這紫焰妖火被陸奇收服之後,紫焰妖拳也同樣被陸奇所習得,但他一直都不曾用過,如今正好試一試此技的威力!

此時的陸奇宛如一具火人,但只有前方伸出一隻火焰巨拳,其上還附帶著紫色的火焰,狠狠地向黑魚擊去!

黑魚雖然感到威脅,但它畢竟是個先天大圓滿的老練妖獸,其動作並未有絲毫的遲緩,隨著其掐訣之後,周圍的寒冷氣息更強,繼而在周身形成了一張巨大的冰盾,徹底把其黑色身軀保護起來。

就在此刻,陸奇的拳頭已至,一拳轟在了那冰盾之上!

只聽咔擦一聲,冰盾應聲而裂,隨後出現了層層龜裂,徹底化為點點冰片掉入湖中……

而那黑魚的身軀便也徹底的暴露在眼前,陸奇絲毫不做停留,再次打出一記紫焰妖拳,同時催動法門;

嬰鎖空間!

那黑魚原本是想要瞬移躲避,其身軀剛剛消失片刻,竟又浮現出來,才發現此地的空間被鎖,它只能把那攜帶著冰寒氣息的一腳踢出,迎上了陸奇的紫焰妖拳! 只聽啪的一聲!

陸奇的拳頭與黑魚的腳掌狠狠地撞在一起,由於衝擊力太大,陸奇被震得向後翻騰了數丈之遠,而那黑魚卻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但陸奇卻是毫髮無損,整個人傲然的懸在半空!

吃雞奶爸修仙傳 反觀那黑魚卻是受傷頗重,一隻腳掌全然不復存在,估計是被那聖火給燒沒了,那傷勢延伸上去,全是一片焦黑之色,繼而便有絲絲的鮮血順著腿部滴落,要不是陸奇留手的話,估計這黑魚所受之傷將會更加嚴重!

嗷!

黑魚痛的發出了一聲哀嚎,那一雙魚眼流出了痛苦的淚水,把陸奇看的有些忍俊不禁。

陸奇沒想到這紫焰妖拳如此厲害,一招就讓黑魚受創,於是他頗為意氣風發,口中大喝一聲:「再吃我一拳!」

言畢,陸奇的身軀便消失在眼前,下一秒直接出現在黑魚的身側,一拳揮出,拳面同樣是被紫火環繞,這是他再一次釋放了紫焰妖拳!

那黑魚憑著其先天大圓滿的修為,早已發現了消失的陸奇,它如臨大敵,迅速控制著自己的軀體,催動了元嬰期的法門;

瞬間移動!

這黑魚已經心生退意,只想著躲過此劫!

陸奇嘿嘿冷笑道:「跑不掉啦,老實的接招吧!」

說完,陸奇伸出中指一點:嬰鎖空間!

前方的空間出現了一陣波動,瞬間把那黑魚完全鎖死,再也無法移動了,雖然陸奇的修為比黑魚低了許多,把其鎖在空間之內的時間較短,但陸奇的攻擊只消片刻,哪怕是鎖定對方剎那的功夫也足夠了。

那黑魚避無可避,逃無可逃,只能選擇硬接!

這一次它使出了渾身解數,只聽呼啦一陣聲響,其身軀幾乎被水幕給包裹,且裡面還有著極厚的冰塊,如此施法之後,它的內心才稍為安定。

而陸奇也攻了過來,其身軀還沒接觸到水幕之時,就升起了陣陣的白霧,估計是聖火的溫度太高,直接把那水幕給蒸成了白霧!

水幕散去,後方的冰盾也顯現出來,由於聖火的溫度太高,再加上陸奇故意在那停頓了少頃,導致那冰盾直接就被融化,繼而那黑魚的身軀也徹底暴露在眼前。

陸奇的嘴角一抹笑意,一拳向那黑魚轟去,周圍熱浪滔天,且水汽升騰,如那霧境一般!

黑魚見到此景,一張魚臉成了苦瓜之色,因為它剛才已經失去了一隻腳,那還是它辛辛苦苦凝練出來的人腳,若是這一次再失去一隻人腳的話,估計它的修為就會下跌,這是它無論如何也不願接受的,與其這樣還不如死了算了。

而這黑魚竟是個有骨氣的妖獸,即使危在旦夕,仍舊不願求饒。

於是,它居然深深的閉上了那雙魚眼,毫不設防,直接懸在半空等死!

陸奇的拳頭快要打到黑魚之時,忽然止住了動作,其周身的紫火也被他收進了體內,而周圍的溫度眨眼間也恢復到了原樣,再也沒有剛才的熱浪滾滾之感。

那黑魚原本以為自己要就此死去,卻沒想到對方居然不殺它,這讓它大惑不解,睜開魚眼問道:「閣下為何還不動手?」

陸奇嘆道:「黑魚老哥居然不畏生死,在下不屑殺求死之人!」

那黑魚道:「我並非是求死,只是根本擋不住閣下的攻擊,所以才不去做那無謂的抵抗而已。」

陸奇默默說道:「你今日是遇上了我,若是遇上一個狠人的話,估計你就已經死掉了。」

黑魚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既然敗了,那麼生死全在你的一念之間。」

「說得好,」陸奇贊道:「既然如此的話,我不想殺你,只是我們之前有過賭約,那就是你輸了的話,只需答應我一個條件即可。」

黑魚搖搖頭道:「我並沒有輸。」

聞得此言,陸奇瞪眼叱道:「你都這樣了,還說沒輸?」

黑魚平靜的道:「我只是敗了,生死任憑閣下處置,但我卻沒有輸。」

「我靠,你還真能狡辯!敗了就是輸了,這道理你不懂嗎?「陸奇忍不住的爆了粗口,因為他從未見過如此賴皮的妖獸。

「敗了和輸了好像是兩碼事吧?輸了的話,我當然不會食言,肯定答應你的條件,可我這是敗了,你要殺就殺,無需多言,」黑魚認真的說著,且面上還是一副大義凜然的表情。

陸奇面對這無賴的黑魚,一籌莫展,而這黑魚如同滾刀肉一般,連死都不怕,他還能怎麼樣,若是把此魚給殺了,這並非他的意願,再加上此魚管理著界湖,定然有著極高的身份,他不想再多生事端,給自己隨意樹敵。

況且之前那獸群來襲就是最大的教訓,而這深處的妖獸更加恐怖,若是招惹一些厲害的獸群,那麼憑他這元嬰初期的修

為,在這高手如雲的森林裡面,根本不夠看。

於是,陸奇怒道:「滾回你的湖裡睡覺吧,老子不想見你。」

那黑魚一臉的疑惑,仍是懸在半空躊躇不定。

「快滾,再慢一些我可能就會改變主意了!」陸奇怒目圓睜,吼道。

這一聲大吼,把那黑魚嚇得渾身顫抖,其身軀猛然消失在眼前,隨後直接潛入了湖內,濺起了數道水花,漸漸沒了蹤影……

陸奇之所以放走黑魚,是有一些原因的,因為他殺了此魚沒有任何好處,只會徒增煩惱而已,況且他的初衷是讓這黑魚答應自己一個條件,設法帶他去尋找獸王,若是把這黑魚給殺了,誰還會帶他去尋找獸王?因此,他權衡利弊只能放過此魚。

陸奇看著那黑魚消失在湖底,暗自搖搖頭,輕嘆一聲,帶著劉雪的嬌軀向著前方飛去。

就在此時,那黑魚的頭顱冒了出來,呼喊道:「少俠,我這裡有一張森林深處的詳細地圖,您可以參詳一番。」

說完,那黑魚張口一吐,便飛過來一道信息。

陸奇用神念探入那道信息之後,果然發現這信息裡面出現很多紋路,曲曲折折,有山川,有湖泊,叢林等等,並且上面還記載著各個地段所盤踞的妖獸實力,最後還出現一座古堡,陸奇默默地記在心中,頭也不回的飛過了界湖,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上。

陸奇暗自心道:『估計這黑魚覺得過意不去,便把此地的詳細地貌說了出來,想要補償一番,不過這樣也好,有這些總比沒有強。』

陸奇一邊思索一邊疾行,轉眼間就奔出了千丈之遠,自從陸奇有了這地圖之後,便繞過了許多強大的妖獸,其中有些妖獸居然還是化形期,這讓陸奇省去了很多麻煩。

於是,陸奇暗自得意:『看來我放過黑魚的性命,換來這麼一張詳細的地圖,卻是甚為值得。』

突然,轟隆一聲巨響!

連大地都跟著顫抖不已,可見前方的戰鬥極為猛烈,定然是高人所為。

陸奇趕緊凝神望去,發現是一個老道和一名女子相對而立,那老道年約五旬左右,穿一身青色道袍,頭髮稀疏,蓄一口山羊鬍子,身材頗為瘦削。

那女子的面容模糊,似乎被妖法籠罩,但穿著太過暴露,上身被一件白色羽衣覆蓋,其香肩和玉背全都裸露在外,那肌膚當真是香嬌玉嫩。

陸奇再往下看,發現女子的下身更加美妙,其三角地帶只被一團白色羽毛遮掩,那修長的玉腿筆直挺拔,宛如一件藝術品,若從全身觀看,當真是一個人間尤物,雖然陸奇看不到其面容,但也能判斷此女的相貌絕對不差。

也不知為何,陸奇盯著那女子不停地觀望,頓時讓他血脈噴張,下體竟然控制不住的昂揚起來。

只聽哇的一聲,那女子吐出一口鮮血,其胸脯上立馬血跡斑斑,陸奇才從迷幻中醒轉,趕緊把眼神轉了過去,不再看那個尤物。

此時,那青袍老道中指一點!

從虛空處伸出一隻黑色長矛,向那女子刺去,且周圍變得極為寂靜。

女子從容的用玉手畫出一個黑色圓圈,迎上了長矛。

長矛刺入圓圈之後,一陣晃動,少頃,黑色圓圈嘭的一聲炸裂,繼而那長矛便向著女子刺去!

女子嬌喝一聲:「魅惑界域!」

從那女子的周身湧現出一大片光芒,直接困住了長矛,片刻之後,那長矛如同一隻無頭蒼蠅般亂竄,最終徹底的消散於天地間。

隨後,這片光芒便向著那青袍老道覆蓋而去,那青袍老道只是恍惚了少許,便又即刻恢復了清明,且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

那青袍老道嘿嘿笑道:「妖孽,想不到你還修出了魅惑領域,不過你這領域用來對付那些血氣方剛的男子還挺管用,但對我這老頭子來說,毫無一絲作用!」

「重力領域!」

老道大喝一聲,同時一掌對著女子揮出,那女子的周圍便起了微妙的變化,天空的樹葉及毛髮居然不再飛舞,像似加重了許多,直接落地,而那女子卻是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由於吸力太大,那女子胸口的短小羽衣竟然全都立了起來,但不是向上,而是向下,待持續了片刻的時間,那羽衣嗖的一聲掉了下來。

此時,那女子的上身寸絲不掛,徹底的暴露在眼前,那飽滿堅挺的胸部,其上還有一顆棗核點綴,顯得格外的嬌艷欲滴,讓人不由得浮想聯翩。 陸奇看的心裡直痒痒,忍不住的爆粗口:「我靠!這重力領域居然有脫衣服的功效,看來我得找那老道討教討教。」

而那老道只是用眼神掃了一眼,便又恢復了原狀,似乎對這女子的嬌軀並不在意。

那女子的面色羞紅一片,怒道:「你這老淫蟲真是不知羞恥,打就打吧,還脫人家衣服!」

那老道被罵的面色鐵青,道:「誰讓你這妖孽穿那麼少呢,老夫根本不屑觀看,快快受死吧!」

重生軍嫂攻略 說完,老道的大手一壓,重力又增加了些許,那女子終於承受不住,整個嬌軀猛的趴在地上,那白嫩骨感的背部朝上,總算是遮住了胸部的春光,但其小巧的屁股翹了起來,頗為惹眼。

……

陸奇站在遠處默默嘆道:「這領域用來挑逗美女真是太好了,可惜啊,就不知這怎麼才能學習。」

五行老人在腦海里道:「這領域乃是土系的一種,你想學還早著呢。」

陸奇聞言驚道:「這居然是土系?那我的土術既然圓滿,為何就不能學習?」

五行老人笑道:「圓滿有屁用,天地萬物皆分五行,你學個土術圓滿就以為無所不能啦!實話告訴你吧,你學的只是皮毛而已,換句話說,連皮毛都算不上。」

陸奇問道:「那要如何才能學習?」

五行老人道:「領域乃是化神期修士所會的獨有技能,你還學不學了?」

聞言,陸奇搖頭如撥浪鼓,道:「還是算了吧,那化神期離我太遙遠了,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達那個境界。」

五行老人道:「知道就好,你還是認真觀看此戰吧,這倆可都是化神期的修為,你能遇見此戰極為難得,若是能從中吸取一些經驗,那就太好不過啦,當然了,那女娃的美艷身體,也是不能錯過的。」

說完,從陸奇的腦海里傳出了一陣猥瑣的笑聲。

陸奇點點頭道:「嗯,我知道了師父。」

言畢,他又把目光放到了戰場中。

只見那青袍老道面色陰冷,在領域之內又施加了數倍的重力,直接把那女子的軀體給壓在地上,根本無法移動分毫。

此時,那女子的身軀完全貼著地面,大口喘著粗氣,兩顆肉球被壓成了扁平之狀,背部全是汗水,猶如正在行那夫妻之事一般,徹底勾起了陸奇心中的邪火。

突然,那女子用盡全力,終於施展了一次瞬移,繼而她的身軀便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其身軀卻還是在原地浮現,只是挪動了一尺左右的距離,若是不細看的話,還以為她根本未動呢。

青袍老道見狀,冷哼一聲:「蠢貨!在領域裡面還妄想瞬移,真是不知所謂!」

那女子咬牙怒道:「臭道士,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如此對我?」

青袍老道冷冷笑道:「這世上本就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如今你遇上了我,只能怪你運氣太差,你還是好好的服從於我,做我的獸寵吧!」

那女子啐罵道:「我呸!你這卑微的人類,還想讓我服從,你可知道我們狐族曾經可是凌駕於人類之上的種族?」

青袍老道漠然道:「那又如何,現在你們狐族已經沒落,我們人族才是凌駕於眾生之上,要不然你們為何會想方設法變成人類之身!」

「那是……我們修行的自然轉變而已,」女子無言以對,便支吾的說著。

青袍老道嘿嘿笑道:「自然轉變?那你們怎麼不轉變成豬狗之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