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陽凝芙卻是聽得津津有味,玉手拖著腮幫,一雙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長長的睫毛上下擺動,她雖不是極美的女人,可這迷人的一面,登時把陸奇吸引了過去。

「師父,你看啥呢?」陽凝芙轉過頭來,笑吟吟的說道。

聞言,陸奇臉色微紅,支吾道:「我……看說書呢,走吧,茶也喝光了,該走啦。」

說完,陸奇用手指著兩隻空空的茶杯。

「那……好吧,」陽凝芙可能是第一次聽書,有些意猶未盡。

陸奇看到她如此喜歡,就隨口道了一聲:「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們可以把這段聽完?」

「好啊,」陽凝芙甜美的笑道。

想不到陸奇只是隨意謙讓一番,可陽凝芙竟然答應的如此爽快,這讓他有些無語,但他也不願太過掃興,畢竟陽凝芙這段時間的表現還是不錯的,所以陸奇只能陪著她一起聽書,也算是對她的獎勵。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大約到了下午時分,賓客都已漸漸散去,陽凝芙似乎是覺得在這聽了半日的說書,有些不好意思,便告訴陸奇該是離開了。

陸奇早已聽得不耐煩了,光茶水都喝了十幾杯,雖然靈石也花了數枚,可對陸奇如今的財富來說,完全不值一提,於是陸奇抬腳便出了茶館。

這次,陸奇拉著陽凝芙迅速離開了映月城,然後二人騰空飛起,沒有過多停留,整整飛了一夜的時間,在天亮之時終於回到了天蒼閣。

此時,東方的朝陽緩緩升起,弟子們竟然大部分都已晨起,有的在打掃院落,有的開始打坐修鍊,吸收朝夕雨露,呈現一種繁榮的景象。

陸奇看在眼裡,頗為滿意,便對著陽凝芙說道:「凝芙,你做的很好,為師甚感欣慰。」

陽凝芙得到陸奇的誇讚,心裡美滋滋的,小聲說道:「這都是徒弟應該做的。」

陸奇望著遠方,道:「既然如此,為師就可以放心的離開這裡了。」

聞言,陽凝芙疑惑的問道:「師父,您要去哪裡?」

問完之後,她覺得有些不妥,又補充了一句:「對不起師父,徒兒不該問這些。」

說完,她便默默地低下了頭,這段時間與陸奇幾乎無話不談,她作為一名徒弟,感覺有些不分尊卑了。

陸奇道:「沒事,你不用自責,這些事告訴你也無妨,再說師父的年歲還沒你大,我們之間大可以平等對待。」

此話一出,陽凝芙剛才還有些忐忑的心情,此時也開始放鬆起來。

陸奇輕嘆一聲,道:「哎,為師有太多的事情要辦,一時半會也不知從何說起……」

言畢,陸奇的思緒飄向了遠方的天際……

此時,有一位年約三旬的中年修士急匆匆的走了過來,望著陸奇和陽凝芙二人站在一起,便抱拳道:「陸閣主,陽閣主,屬下有一事稟報。」

至於閣內職位一事,陸奇早已安排過,那便是讓陽凝芙擔任副閣主,他自己擔任閣主,所以來人也只能如此稱呼。

而此時陸奇在場,陽凝芙便也不敢多問,轉頭詢問陸奇。

陸奇望了過去,發現來人膚色略黑,一副憨厚老實的相貌,雖然修為在築基初期,但外表還算樸實,讓陸奇內心好感頓生,於是他對著陽凝芙問道:「此人是剛收的?叫甚名字?」

『嗯,」陽凝芙點頭道:「他叫邢學民,我看他人品不錯,頗為老實,就讓他擔任縹緲峰管事一職。」 陸奇點點頭,道:「用人方面,你自己拿主意,不管修為如何,品行端正必須是第一位。」

陽凝芙急忙躬身應道:「謹遵閣主之命。」

陸奇和陽凝芙的對話,那邢學民一直默默地低頭傾聽,極為穩重,不敢插言半句。

而後,陸奇問道:「邢管事,究竟是何事?你但說無妨。」

邢學民道:「回閣主的話,剛剛藥王谷送來請帖,說是谷主的掌上明珠剛剛年滿十七歲,準備舉辦成人禮,故此邀請了閣主您前去參加。」

聞言,陸奇面上一驚,『藥王谷的掌上明珠,還有17歲的成人禮,難道是官百合?若是算起來的話,我與百合認識之時她才十六歲,如今過了大約有半年左右的時間,到現在應該差不多十七歲了。』

邢學民望著陸奇似乎在沉思,便也不敢打擾。

一念至此,陸奇問道:「藥王谷的成人禮都邀請了哪些勢力?」

邢學民仍是低著頭,恭敬的說道:「大概有合歡宗、金蠶谷、映月城主、映月修真院、烈火宗、疾風世家等等,原本還邀請了屍陰宗,但是此宗已經被您所滅,所以就不需要了。」

說完,邢學民把請帖遞了過來。

陸奇接過請帖,粗略的掃視了一眼,大致內容:

時間是五天以後,地點在藥王谷內,至於人數並未有所限制,估計是無論帶多少人皆可。

陸奇閱畢,對著邢學民道:「你退下吧。」

那邢學民卻是並未離開,又道:「送信之人還有口信相告。」

說完,邢學民望了望旁邊的陽凝芙,欲言又止,因為這送信之人專門說了,此事只能讓陸奇一人知曉,所以他才有所顧忌。

這短暫的變化,陸奇一眼就看了出來,說道:「這裡都是自家人,你直說吧。」

邢學民道:「此次成人禮的舉辦還有另外一個目的,那就是藥王谷主可能會藉助此次的成人禮,想要為他的女兒尋找一位德才兼備、品貌皆優的英雄豪傑作為夫婿!」

聞言,陸奇和陽凝芙皆是面帶驚容,陽凝芙的神色瞬間就緩過神來,畢竟她是女子,這尋找夫婿一事對她來說並無任何關係。

而陸奇的內心卻是泛起了驚濤駭浪:『想不到這官展鵬竟然藉助女兒的成人禮,公然為百合物色夫婿,想必這次的競爭甚為激烈,我既然已經和百合有過夫妻之實,絕不能讓百合落入外人之手!』

想到這裡,陸奇擺擺手道:「此事我已知曉,你退下吧。」

邢學民躬身行禮之後,轉身離開。

此刻,陸奇和陽凝芙站在山峰的邊緣,望著山下的陡峭懸崖,一片白霧蒙蒙。

陽凝芙道:「師父,此次您一定要爭取把藥王谷的掌上明珠給娶到手,若是兩家宗門聯姻的話,我天蒼閣的實力也會水漲船高,到時足以傲視整個修真界,恐怕連皇族也要為之震顫。」

聞此言,陸奇默默地點了點頭,就算是陽凝芙不說,他也定會把官百合給迎娶過來,不單是為了增強實力的原因,就算是他對官百合的承諾,也會儘力完成,哪怕是殺上整個藥王谷把百合給搶回來,他也在所不惜!

一念至此,陸奇忽然想到了皇族一詞,急忙問道:「這個皇族究竟有多厲害,為什麼你們每個人提及都會如此懼怕?」

陽凝芙輕笑一聲,道:「師父您有所不知,皇族對於整個映月城來說,那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任何人都不可撼動,想必師父您遠在外鄉對於這邊的情況不太熟悉,等到時間久了,您自會知曉。」

「也許吧,」陸奇隨意答道,之後他想到這邊既然對皇族如此熟悉,肯定相隔較近,便又問道:「等等,這皇城離映月城很近嗎?」

陽凝芙道:「算是比較近的,即便是騎獸飛行,也只需七日的路程。」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這邊的勢力如此之多呢,」陸奇沉思道。

「師父的家鄉難道就沒有勢力嗎?」陽凝芙好奇的問道。

「沒有,從未聽說過。」陸奇搖搖頭道。

「這就奇怪了,師父的城市也屬於修真城市,為何會沒有勢力?」陽凝芙疑惑的說道。

陸奇道:「我也不知道,這次回去一定要打聽一下當地人,究竟是什麼原因所致。」

說完,他的思緒飄向了遙遠的飛天城……

原本陸奇是要這幾日便出發回到家鄉去,可突然被官百合的成人禮給打亂計劃,讓他不得不再呆上半月的時間,把百合給爭取到手再行離開,因為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百合成為他人之妻;可這樣一來一回又要拖上一月的時間,不知道父親的傷勢如何,能不能經得起這麼久的虛耗?

這時,天邊飛來一頭翼虎,而騎獸之人卻是長發飄飄,紫色長裙隨風擺動,露出兩條白如美玉的細腿,看的讓人心生眷戀,陸奇的眼神直勾勾的望著來人,目不斜視。

來人緩緩地落地,一襲紫色長裙拖地,面帶微笑的注視著陸奇。

陽凝芙見狀,抱拳說道:「在下有事,先行離開了。」

說完,她整個身軀騰空而起,向著巍峨峰飛去,這座山峰與縹緲峰相鄰,也是她所居住的山峰。

陽凝芙行至高空之時,望著地面的俊男靚女,內心也有些羨慕和感慨……

陸奇微微笑道:「婷婷,你來了。」

陽婷婷莞爾一笑,道:「嗯,我今日閑來無事,就過來看看你。」

說完,她接著又道:「你看我有沒有什麼變化?」

「變化?「陸奇狐疑的道了一聲,然後一雙色眯眯的雙眼盯著陽婷婷的胸脯看個不停。

片刻之後,陸奇壞笑一聲,道:「那個……胸好像大了不少。」

聞言,陽婷婷面色一紅,啐道:「去去去,整天腦子裡凈想些亂七八糟的。」

「我猜到了,是腿又細又白了。」這時,陸奇的眼神已經往下看去,笑道。

這聲誇讚雖然帶些挑逗之意,但說的卻是及其到位,毫不做作,頓時把陽婷婷說的心花怒放,整個人嬌羞不已,況且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哪個女孩不希望自己玉腿秀美? 片刻之後,陽婷婷嗔道:「整日就會油嘴滑舌,虧你還是金丹期大真人呢,這點細微的變化都瞧不出,算了,本姑娘告訴你吧,我晉陞啦。」

聞言,陸奇凝神細瞧,發現陽婷婷竟然到了築基後期,竟連身體都有了細微的變化,但見她的胸脯飽滿圓潤,身軀婀娜多姿,腿部線條完美,竟然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讓陸奇不由得為之迷戀。

「喂,你看夠了沒有?憑你的修為難道還需端詳這麼久嗎?」陽婷婷似乎是發現了什麼,嬌嗔道。

陽婷婷雖是善良,但以她玲瓏聰慧的心智,早已發現了端倪,終於忍不住的喝止了陸奇的猥瑣行徑。

「哦……誰讓你生的如此好看呢,讓我被徹底的吸引住了……」陸奇毫不遮掩,直接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聞此言,陽婷婷的面色徹底紅到了耳根,但這是自己心愛男人的誇讚,讓她的內心頗為甜蜜,整個人愣在原地了許久……

「修為增長的很快,不錯不錯,」陸奇慌忙道了出來,打破了此時的尷尬局面。

陽婷婷崛起小嘴,道:「哪有,比起你的速度,不還是如同龜爬一般?」

陸奇望著婷婷有些失落的心情,安慰道:「沒事沒事,等你到了築基大圓滿之時,我幫你迅速結金丹,如何?」

聞言,陽婷婷喜出望外,說道:「真的?」

陸奇道:「當然,我何時騙過你了?」

此話一出,陽婷婷甚為感動:『不錯,他從未騙過我,雖然平時有些冷落於我,但卻是說一不二。』

「嗯,我相信你。」陽婷婷使勁點頭。

之後,兩人一直無話,望著廣場上打坐修行的諸位弟子們,突然,陸奇想起一事,直接拉住了陽婷婷的玉手,向著縹緲峰的府邸奔去。

「陸奇,你……快鬆開,這麼多弟子們看著呢。」陽婷婷羞澀的說著,玉手輕輕的甩動了兩下,便不再動了。

陸奇平靜的說道:「沒事,整個天蒼閣誰不知道咱倆的關係,若是誰敢妄言,我不介意當眾讓他灰飛煙滅,」

聞此言,陽婷婷便也不再矯情,默默地跟著陸奇進入了府邸。

一路上,遇見好幾個縹緲峰的弟子,全都對著陸奇恭敬的行禮:「閣主好!閣主夫人好!」

這閣主夫人叫出之後,把陽婷婷給羞得滿臉通紅,但心裡卻是甚為愜意。

陽婷婷突然停了下來,拉住了一名弟子問道:「誰讓你這麼叫的?」

那名弟子頓時被嚇了一跳,以為自己說錯話了,戰戰兢兢的說道:「是冉長老讓這麼叫的,弟子只是遵從而已,望閣主夫人不要怪罪。」

陸奇望了過去,發現這個弟子年約十八歲左右,還是個天脈體質,資質算是最為優秀了。

陽婷婷心地善良,生怕自己嚇著了弟子,急忙解釋道:「沒事了,你去忙吧。」

「弟子告退,」那位弟子逃也似的奔了出去。

「走吧,」陸奇拉著陽婷婷的手直奔房內。

此刻,陽婷婷的大腦一片空白,她已經隱隱猜到陸奇接下來會對她做出什麼,但她從理性上覺得不應該進行的這麼早,但行動上卻又特別想去狂野一番,這就是她的矛盾心理。

雖然她對於男女之事還處於懵懂的狀態,但她也並不是一無所知,畢竟她和陸奇還未有過任何的婚禮儀式,若是就這麼草率的行那夫妻之事,那她和一些淫婦有何分別?

想到這裡,陽婷婷走到門口之時,終於控制住了內心的那份衝動,止步不前,可心臟卻砰砰直跳,臉頰微紅,默默地低頭不語。

這細微的變化,被陸奇看在眼裡,以為陽婷婷是顧忌一些閑言碎語,於是他急切的說道:「快走啊婷婷,難道你不想嗎?」

陽婷婷思索片刻,朱唇輕啟道:「我們畢竟還沒……成親,就這麼行……夫妻之事,會壞了禮數的。」

說完,陽婷婷愈發羞澀,一雙玉手緩緩地掙脫了陸奇,而後緊緊地攥著衣衫,神情極為緊張。

這一幕,陸奇望著竊笑不已,忙道:「哎呀,你想哪去了,都說女人的心,海底針,還真是。」

陽婷婷抬頭直視著陸奇,道:「難道你不是這麼想的?」

說完,她又道:「雖然我喜歡你,可並不代表我們現在就能那樣……」

「哪樣?」陸奇哈哈大笑。

「哎呀,不跟你說,羞死人了。」陽婷婷平日多麼端莊穩重的女孩子,這一刻卻又發嗲起來。

這美妙的嗲聲,立刻把陸奇給迷醉的無法自拔,同時,陸奇又發現了陽婷婷的另一面,那就是此女雖然心性善良,但骨子裡還是純潔無暇,並且還有著一分傲氣,這點讓陸奇刮目相看。

陸奇正色道:「算了不逗你了,我拉你進來,是為了幫你提升修為的,」

「提升修鍊?那你不早說,壞死了都,」陽婷婷嗔道。

陸奇笑道:「哈哈,我只是拉你進屋而已,你非要往那方面去想,我有什麼辦法。」

說完,他還表現出一副無辜的表情。

此時,陽婷婷終於放鬆了下來,柔聲道:「好了,你沒錯,是我多心了,走吧。」

而後,陸奇帶著陽婷婷進入房間之內,隨即從身上摸出了五塊上品靈石,按照各個方位布置起了『混元聚靈陣』,不多時,一陣嗡嗡的響聲,大陣即刻啟動起來,如水狀的靈氣慢慢開始匯聚,迅速形成了一滴滴的水珠之狀。

陽婷婷沉浸在如此濃郁的靈氣當中,整個嬌軀舒展了片刻,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啊,居然能夠匯聚如此濃郁的靈氣?」

陸奇頓了頓,隨口說道:「這是……陣法而已,名字太繁瑣了,一時半會也說不完,你抓緊修鍊,爭取踏入築基大圓滿,等我再次回來之時,助你凝結金丹!」

聞言,陽婷婷大喜,使勁的點頭。

「還有這些丹藥,你慢慢吃,要量力而行,切記不要操之過急。」陸奇說著,又從儲物戒里拿出了幾粒丹藥,全是大還丹和聚氣丹。

陽婷婷望著丹藥,心中感動不已,開始潛心修鍊,漸漸進入了冥想之狀,對於這麼高級的陣法,她可不捨得浪費分毫。 陸奇望著陽婷婷已經進入修鍊之狀,便也不再打擾,而是自己默默的走了出去,只因外面的弟子們全都看到陸奇和婷婷一起進入房間,為了不讓外人非議,他只能單獨出來澄清一下,以此確保陽婷婷的清白,雖然這種流言蜚語他全然不在乎,可陽婷婷畢竟是個黃花閨女,斷不能讓她遭人話柄。

『混元聚靈陣』是他所布置,其內的陣眼以及出口也只有他最清楚,隨著他一陣掐訣之後,便一個閃身奔了出來。

由於陸奇身在府邸之內,而旁邊還有大大小小的院落及閣樓幾十處,卻只有極小部分被弟子們佔據,剩餘的全都處於空置的狀態,只因縹緲峰只收天脈弟子,所以弟子們本就不多,其餘的都是一些侍女和家丁等人。

招募這些侍女們陸奇從來沒有問過,大多都是陽凝芙招進來的,有時候陽婷婷也會幫忙物色一些,不過這些侍女的人品還算不錯,從未有任何狡詐之徒,再說這些人在陸奇的眼皮底下也不敢放肆無禮,除非是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