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不死,不過是扯淡而已!

蒙一蒙普通人還行,但是想嚇唬張誠這個不死小強界的老司機,根本沒什麼毛用。

找不到沒關係,老子半路給你截胡了,看你還有什麼辦法! 黑田光也發現了這個問題,眼看着重組的身軀越來越小,頓時發出氣急破壞的吼叫聲。

它一直試圖反擊,可是張誠的速度太快、力量太大,別說反擊了,連躲都躲不開。

基本上它剛凝聚肉身,就被張誠一磚砸爆,根本就沒有反應的時間。

此時黑田光才發現,自己之前想得太簡單了。

就算張誠來到東瀛之後消耗不少,但選擇看來,也不是自己能對付的……

因爲自己引以爲傲的龍魄之力,對有龍魂保護的張誠來說根本沒用,從一開始就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局面。

而且對方是鬼屍雙修,不僅會鬼術,屍身的力量也強橫無匹,再加上那如山般沉重的磚頭,根本不用花什麼力氣,一磚砸下來,就能破壞自己的妖身。

現在打了這麼久,他也確定了張誠的屍身境界,根本就不是情報上說的屍魔中品,而是已經達到了屍魔上品!

雖然說只是一個小境界,但是大境界越高,小境界之間的差距也就越大。

屍魔上品,距離屍王都只差一步了!

這種境界的殭屍,體內的屍氣何其恐怖,哪怕就是砸上幾天幾夜,只怕都不會耗盡屍氣。

最關鍵的是,原本還能依靠龍魄之力保住自己,但是現在對方卻藉着這個機會,趁機讓棍子裏的龍魂吞噬龍魄。

每見到黑龍吞噬一口,黑田光的心裏就像被刀割了般難受,但一時間也沒有辦法。

如果不招出龍魄之力,自己的妖身很快就會被滅,到時候就只能去做孤魂野鬼了。

可是招出龍魄之力,又有那條小黑龍半路截胡,完事自己一點沒撈到,反而全部便宜了對方。

黑田光一時間急怒交加,拼着被張誠砸掉半個身體,終於逃到了一邊,大聲命令道:“所有黑衛一起上,給我殺死他!”

隨着話音一落,齊藤齋等人神色一變,雖然心中膽怯,但還是隻能硬着頭皮衝上前去。

整個黑龍社總部瞬間沸騰起來,無數人影從陰暗處涌出,足有數百人之多,同時朝張誠攻去。

張誠也不去追黑田光,只是讓小黑守住龍神堂,不讓對方靠近。

朝周圍掃了一眼,張誠發現這些黑衛裏有不少的武者、劍客、忍者,甚至還包括許多手持着槍械的精銳戰士。

“滾,否者死!”

面對蜂擁而至的人海,張誠沒有一絲膽怯,反而爆發出一股凜然的氣勢,如同一把出鞘的寶劍,給人一種只要一靠近,必定身首異處的感覺。

不過這些都是黑龍會的死士,根本就沒有一個人後退,回答張誠的,是一顆拖着長長威嚴的火箭彈。

“找死!”

張誠眼中寒光一閃,也不硬抗,在火箭彈即將擊中自己的時候,突然擡腳往旁邊跨出一步,同時伸手在火箭彈下方輕輕一撥。

火箭彈的速度很快,但是畢竟快不過子彈,以張誠現在的靈魂強度,集中注意力之後連子彈都能抓住,更別提這個。

只見他手腕一翻,火箭彈就在半空中繞了半圈,調頭朝來時的方向疾飛而去,瞬間落進了人羣之中。

“轟!!!”

一聲巨響,巨大火光混合着黑煙在人羣中爆開,七八個武者根本來不及躲避,瞬間被炸成了漫天碎肉。

火箭彈的碎片爆射開來,周圍十米範圍之內的人都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很多手腳直接被削斷,還有的被碎片穿過身軀,留下一個恐怖的血洞。

看到這慘厲的一幕,武藤嵐忍不住臉色一變,看向張誠。

一出手就殺了這麼多人,張誠的表情卻沒絲毫變化,只是目光略微有些冰寒。

對於這副表情,武藤嵐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因爲張誠上次這樣的時候,傳承上百年的武藤家族一夜覆滅。

今天,主人恐怕又要大開殺戒了!

不過黑龍會在東瀛根基深厚,遠遠不是武藤家可以相比。

而且現在還是在黑龍會總部,負責守衛的都是黑龍會的精英力量——黑衛。

面對火箭彈之後的慘狀,這些人沒有一點猶豫,數十個持着武士刀的劍客從人羣中一躍而起,無數利刃從四面八方朝着張誠狠狠斬下。

這些劍客,每個人都身手矯健,目光如電,一看就是足以媲美服部彌代的存在。

這等人物,在武藤家都是能跟家主平起平坐的高手,放在外面,也是坐鎮一方的大人物。

但是在黑衛之中,居然一下就出現了幾十個,可見黑龍會勢力之大,只怕整個東京劍道,半數高手都被黑田光收於麾下了。

武松要救潘金蓮 “嗖嗖嗖!”

隨着一聲聲破空聲響起,數十把雪亮的武士刀宛如一道道閃電一般落在了張誠身上。

他們雖然不是法師,但是刀劍的威力也足以開金裂石,這麼多人聯手一擊,威力絕不容小覷。

但很可惜……他們面對的是張誠!

除非是村正那種稀世妖刀,其餘的兵刃在他眼裏都是不夠看的。

張誠根本不閃不避,任憑這些刀刃落在自己的身上,隨着一連串清響,刀身全部折斷,卻連一根頭髮都沒能斬落。

張誠隨手一揮,一股黑氣從掌間放出,席捲四周。

半空中的劍客無法躲閃,瞬間就像被無數兵刃劃過,被凌空斬成數截,血雨內臟紛紛落下。

但這只是開頭,在張誠殺死這些劍客之後,後面立刻又躍出數十個來,猶如潮水一般,無窮無盡。

黑龍會的底蘊實在太龐大了,整個東瀛的地下勢力幾乎都要聽命行事,每年都要選拔佼佼者獻給黑衛。

如此一來,黑衛之中不光有武士和忍者,甚至還有很多國外的異能者和陰陽師。

在武士和忍者衝鋒的時候,這些人也沒閒着,同時開始結印施法,釋放出無數法術異能,一時間整個廣場流光溢彩,如同一場盛大的焰火晚會。

在短暫的混亂之後,黑衛也很快就恢復了秩序,各自站位,如同一個陣勢,互相配合嫺熟。

在齊藤齋和阿莉斯的指揮下,更是進退有度,如同軍隊一般,一波一波的朝張誠攻去。

張誠冷哼一聲,掃飛周圍的十幾個黑衛,同時舉起右手,一道黑氣從掌心外放,凝聚起來,形成了一個直徑十多米的巨型手掌,拍蒼蠅似的朝着齊藤齋的位置拍去。

擒賊先擒王,先把這兩個帶頭的傢伙弄死,剩下的黑衛也就是一盤散沙,不足爲懼了。 眼見巨掌來臨,齊藤齋面色一變,在手掌落下之前急唸了幾句,一股無形的旋風在齊藤齋周圍凝聚。

“嘭!”

巨掌狠狠地落在地面,掀起一大片塵土,但是張誠擡手一看,卻發現下面並沒有齊藤齋的身影,只有一截被拍碎的爛木頭。

“喲……移形換位啊!火影啊!”張誠眉毛一挑,頗有點詫異。

不過齊藤齋既然能統領黑衛,實力肯定不低,要是一巴掌就拍死了,那未免也太水了。

齊藤齋消失,黑衛的主心骨就變成了阿莉斯一人。

這女人見張誠的目光轉向自己,頓時嚇得一激靈,連忙大喊了幾句。

周圍的異能者和陰陽師沒有絲毫猶豫,攻擊一轉,襲向阿莉斯,瞬間就將她淹沒其中。

這……

見到這一幕,張誠也不禁有點發懵,就算再害怕,也用不着自殺吧?

但是還沒等他想明白,圍繞阿莉斯的法術和異能同時一縮,就像是被黑洞吸進去了一半,瞬間消失。

阿莉斯重新出現在視線中,不過氣勢已經陡然不同,龐大的法力與異能,如同海洋一般在她體內洶涌澎湃。

“我的異能是吸收,所有攻擊落在我身上,都會變成我的力量。”

感受到體內龐大的能量,阿莉斯恢復了信心,微笑着看向張誠,右手往虛空中一抓,一朵紫色的火焰瞬間出現在掌中。

“紫薇天火!”

張誠目光一縮,心中暗自警惕,陽火分爲幾等,按顏色分就是紅色、白色、紫色,在華夏分別對應凡火、三昧真火和紫薇天火。

東瀛這邊叫法可能不一樣,但是火焰的性質卻是相同的。

紫薇天火,乃是天師級別的火焰,已經能威脅到張誠,更別提阿莉斯體內積聚了上百陰陽師的能量,只怕威力更大。

雖然之前對付黑田光很輕鬆,但那是因爲對方的力量剛好被自己剋制,但是黑田光這兩個手下可就不一樣了。

能坐到黑衛統領的位置,實力肯定不低,雖然不是法師,但起碼也是天師水平的。

而且張誠以前也沒跟異能者打過交道,說以對於他來說,眼前這女人比黑田光更難對付。

阿莉斯見張誠面色嚴肅,不禁發出一聲嬌笑,手一揮,大喝道:“受死!”

只見那朵紫薇天火飛上半空,瞬間放大,猶如一個火環一樣懸浮在張誠上空,無數火流星從火環中飛出,急速落下。

張誠臨危不懼,冷哼一聲,雙手合在一起,默唸幾句。

邪尊誓寵:凰妃請入帳 一股凝入濃墨的鬼氣頓時從他身上飛出,化爲一片黑色的波濤,擋在了天火的下方。

鬼氣凝聚出的水波,發出嘩啦啦的浪濤聲,更紫薇天火互相抵消,不斷地發出“滋滋”聲響,白煙滾滾,沖天而起。

上方是火雨漫天,下面是驚濤駭浪。

這種只有在科幻片中才能看到的場景,瞬間驚呆了黑衛,不少人都下意識的放下手中兵器,瞠目結舌的擡頭看天。

阿莉斯見自己的攻擊被擋,冷笑一聲,雙手同時揮向張誠,雙手就像兩臺火焰噴射器一樣,射出長達十幾米的火龍,企圖繞過水波的範圍。

“跟我玩火?你還嫩了點!”

張誠也不懼,又是一口鬼氣噴出,一半化爲黑水,圍繞身周擋住兩條火龍。

另一半鬼氣則凝成了無數綠幽幽的火焰,朝着阿莉斯飛去。

與陽火不同,張誠的鬼火屬於陰火,並沒有一絲炙熱的感覺,反而讓人覺得冰冷刺骨,大白天的看見都忍不住打上幾個寒顫。

張誠已經是鬼首修爲,放出的鬼火與紫薇天火差距不大。

綠火說過之處,黑衛紛紛躲避,但是任然有動作慢的被火焰碰到,瞬間就變成了一根根綠色的火炬。

被綠火包裹,這些黑衛拼命掙扎慘叫,眨眼間全身都變得焦黑乾枯,但是卻沒有一點黑煙和焦糊味,看上去就像是風乾的木乃伊一般。

爲了避免這些人將鬼火帶到其他人身上,周圍人毫不猶豫的對他們舉起了屠刀,很快就將這些人全部打翻在地,沒有絲毫猶豫。

張誠表情不變,繼續操控鬼火朝阿莉斯飛去。

眼見鬼火近身,阿莉斯也不敢大意,只能斷掉火龍,收回雙手在胸前作出一個怪異的手勢。

一股詭異的吸力立刻從雙掌只見傳出,飛到周圍的鬼火瞬間不受控制,打着旋飛向了阿莉斯的掌間。

“嘿嘿……”

眼見自己的攻擊就要被對方吸收,張誠不僅不急,反而露出一絲壞笑。

“給我爆!”

話音一落,那些鬼火瞬間炸裂開來,“轟隆!”聲不絕於耳。

這些鬼火距離阿莉斯只剩下幾米距離,突然爆開,無數火星頓時朝周圍飛射。

阿莉斯反應也快,一見避無可避,腳下一動就鑽進了人羣裏,躲在了一個身材高大的黑衛後面。

“噗噗噗!”

無數火星就像綠色的螢火蟲一樣漫天飛舞,瞬間籠罩了阿莉斯周圍十米的範圍。

凡是被火星沾到的,根本沒有幸存的可能,幾秒鐘時間就變成了焦黑的乾屍。

但是靠着人牆的阻擋,阿莉斯還是在火星全部落下之前,逃到了安全地帶。

回頭看着一地焦屍,阿莉斯也是滿臉的後怕。

她的確能吸收攻擊,但那是在她準備好的前提下,要是剛纔讓火星落在身上,她也不能倖免。

跟法師一樣,異能者也是人,只要身體受傷太重,就算再牛逼也會死。

眼看着那些被鬼火燒中的人橫衝直撞,阿莉斯臉黑如墨,但也只能指揮其餘人將他們全部殺死。

失去了阿莉斯的補充,張誠頭頂的火圈也開始慢慢縮小,很快就被漫天黑水徹底澆熄。

張誠收回鬼氣,笑嘻嘻的看向臉色蒼白的阿莉斯,“剛纔的夾心糖果怎麼樣?鬼火加陰雷,加量不加價哦!”

就這麼一瞬間的工夫,黑衛就死了將近百人,這種損失從黑龍會建會一來,從來都沒發生過。

阿莉斯氣得全身顫抖,突然大喝一聲,十八個身穿白色狩衣的陰陽師立刻站到阿莉斯身後,組成一列,將手掌放在前面一個人的背上。 一道道無形的氣息從十八個陰陽師身上發出,經由手臂飛速凝聚到了阿莉斯的身上。

這十八個陰陽師一看模樣就修爲不弱,現在齊聚十八個人的能量,哪怕阿莉斯這樣的頂尖強者,也是全身巨顫,險些被撐爆。

而且這股能量很奇怪,不是真氣也不是異能,看上去無形無相,只能通過神識才能感知到。

“我承認,你的身體的確很強,我不是你的對手……”阿莉斯擡起頭,咬牙對張誠說道:“但是……十八個言靈師集合起來的精神力衝擊,你絕對擋不住!”

雖然之前有些失利,但是阿莉斯依舊信心十足。

東瀛陰陽師最大的特色就是驅神御鬼,駕馭式神,但是連擁有妖身的黑田光都不是張誠的對手,阿莉斯也懶得讓那些陰陽師放出式神來獻醜了。

在她看來,一個人絕對不可能是全能,就算張誠也有弱點,既然身體這麼強,那精神力肯定就是對方的短板所在。

而在陰陽師中,還有一類言靈師,這類陰陽師專修詛咒之法,精神力遠超常人,可以達到隔空殺人的目的,而黑衛中的這十八位,更是言靈師中的佼佼者。

龍婿武帝 此時這十八人合力,將所有的精神力都放在阿莉斯身上,發出的精神攻擊堪稱恐怖。

而且精神攻擊與其他方式不同,看不見摸不着,沒有任何外力可以阻擋,就算張誠的屍身再強大也沒有半點用處。

“受死吧!”

精神力積聚完成之後,阿莉斯雙眼之中都爆發出兩道璀璨的光芒,猛地看向張誠。

果然,被這兩道目光掃中,張誠的身體猛地一定,眼神恍惚。

見到這一幕,阿莉斯不僅大喜,連忙大叫道:“齊藤老頭!你還在等什麼!”

話音一落,一蓬黑煙從張誠腳下憑空出現,之前消失的齊藤齋瞬間出現,舉刀刺向張誠的小腹。

也許是因爲精神衝擊的關係,張誠的屍魔之身都已經解除,膚色也恢復成正常膚色。

不過齊藤齋還是不願意冒險,畢竟高階殭屍之身太過變態,爲了穩妥起見,他選擇攻擊張誠的屍丹。

只要屍丹碎裂,這小子就算再厲害也沒用了!

“啊!”

眼見刀鋒臨身,張誠卻像是失去了意識一樣不閃不避,武藤嵐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胡玲兒也是表情一肅,猛地抖出長鞭,想擋住齊藤齋。

但是她的距離實在是有點遠,齊藤齋又是突然現身偷襲,現在想趕過去阻擋肯定已經來不及了。

齊藤齋也是這般想法,根本不理會胡玲兒,神色專注到了極點,用盡全力刺出一刀。

他的刀雖然比不上妖刀村正,但也是東瀛聞名的寶刀,全力一刺之下,就算是一塊鋼板也能刺穿。

現在對付一隻已經失去意識和防護的殭屍,他更是信心十足。

“噌!”

一聲脆響,齊藤齋的刀尖狠狠紮在了張誠小腹之上。

武藤嵐瞬間捂住了嘴巴,險些暈過去,黑龍會的人則是面露狂喜,等着張誠屍丹破碎。

但是接下的事,卻讓所有人大跌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