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兄弟,你們來了啊。」正在聊著就看到吳晗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旁邊這張桌子就是我們的人了,等一會咱們再認識一下。」吳晗做到孫岩身邊對着孫岩介紹道,「你看那邊一群人都是非常年輕的,還有幾個穿着校服的那些人了嗎?」

孫岩點了點頭:「他們就是學生黨的吧。」

「沒錯,他們就是學生黨的,他們的頭兒是學生會的主席,一個很強的覺醒者。」

「你在看那些帶着兜帽神神叨叨的,他們就是那個詭異的教派。」

就在這個時候,孫岩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昨天見過的周雷。

看到孫岩已經注意到周雷他們,吳晗低聲對孫岩說道,「周雷現在正在跟本地幫的那群人聯繫,有點像結盟的意思。」

「對了,兄弟你看那邊。」吳晗隱蔽的指了一個方向。

孫岩也順着吳晗的指引看了過去,只看到一張桌子上一群人坐在旁邊吃着東西,這群人跟其他人顯得有些不一樣,但是具體哪裏不一樣,一般人看不出來。

但是卻被孫岩和常刀看出來,因為這些人都是習武的人,也可以叫做武者。

孫岩微微蹙眉:不知道他們是家族的還是財團的吶?看來需要讓常刀去跟他們溝通溝通了。

「哈哈哈哈……」幾聲大笑從最前面的一張桌子傳了出來。

「那就是本地幫的嗎?」孫岩向吳晗問道,他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本地幫的人感覺非常奇怪呢?

吳晗點了點頭:「嗯他們就是本地幫的,囂張的很啊。但是他們想要留下,我們想要離開又不是一起的互不干擾,沒有什麼衝突。」

孫岩點了點頭,吃着手裏的東西,心裏不停地想着接下來的計劃。

「對了吳大哥,咱們這誰是第一個來到這個別墅的隊伍吶?」

「啊!」

突然間一聲尖叫響起,緊接着就是一陣的騷亂,正在談話的孫岩幾人也朝着發生混亂的地方看去。

只見廚房口打飯的地方已經被幾個人圍了起來,為了打飯方便,在廚房口這塊擺了幾張桌子,上面有幾個盆子裝着各種各樣的食物,打飯的人會拿着自己的東西,排隊去那裏買吃的。

但是現在幾個盆子被打翻在地,桌子也倒了一張,一個人正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著,那人大概有三十歲的樣子,雙手死死的捂著自己的喉嚨,一臉的猙獰。

不一會一絲血液從他的嘴角流了出來,人群中幾道人影猛地躥了出去,圍在那人身邊查看起來,但是沒有一個人伸手去救治地上的人,又過了一會那人身體的抽搐漸漸地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孫岩疑惑的問道。

吳晗眉頭緊緊的皺着開口說道:「不好,應該是食物里有毒。」

孫岩只看到那幾個人低聲說了些什麼,本地幫所在的幾張桌子的人紛紛站了起來,拿出了手裏武器對着找其他人,還有幾人跑到門口堵住了幾個想要離開的人。

「死的是本地幫的人。」何嘉榮低聲對孫岩說道。

話音剛落,只見人群中走出來一個男子,這個男子留着一頭披肩的長發,五官冷峻,像是刀削一樣,一雙眸子也充斥着冷光。

「各位很抱歉,今天我派來到廚房幫廚的一個手下死了。」

「這是本地幫的虎頭,叫做孟猛。」何嘉榮適時的給孫岩普及各個組織的情況。

「虎頭?孟猛?」孫岩有些疑惑的看着何嘉榮。

「本地幫分龍頭、虎頭和豹頭,虎頭就是老二的意思。」

「孟猛,呵,這名字還挺萌啊。」孫岩雙眼中精光一閃,「有點意思。」

孟猛那雙寒星般的眸子掃視着在場的人們,半晌后才聽他再次開口說道:「死因是中毒。」

「嘩」

食堂的眾人都吃了一驚,紛紛相互議論起來。

「幫廚毒死了,咱們吃的東西會不會有毒啊。」

「這是誰下的毒啊?」

孟猛沒有理會眾人的議論繼續說道:「既然有人下毒,不管毒死一個人還是一群人,都違背了規矩。」

這時一個長相富態,有點向老闆模樣的胖子緩緩地走了出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已經死掉的幫廚若有所思:「孟虎頭的意思是?」

「那個神秘組織的人,每次參與某些事情都是他來,不知道詳細的情況,只知道他們的人都管他叫張伯。」

孫岩點了點頭,這個神秘組織確實神秘啊。張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很大的概率這個組織就是古武世家。玄冥海,紫星宮的宮殿之內,聚集了數百位紫星宮的強者,它們都是七品以上的實力,其中不乏八品強者。

至於實力達到九品,在玄北大陸都是鳳毛麟角的強者,也有十三位之多,它們正是紫星宮的十三位長老!

大殿之上,一隻人首蛇身的海獸,雙目微閉,聽著屬下的回報。

「海龍族三十六域已

《全球御獸:只有我能看到隱藏信息》211禁止套娃! 陸離送走了蕭錦麟,坐在屋裡發了會兒呆,薄荷在門口探頭探腦,她招手讓薄荷進來。

「在看什麼呢?」

薄荷扯著手指頭一副膽小樣:「都怨奴婢大意,讓姑娘遭了算計,我怕殿下把我趕走。」

她跟著陸離去陳家送嫁,本也是亦步亦趨跟著,後來新房裡人手不夠,她被支著去找百子被,找了好久,回來就聽說新房裡出事了,還好姑娘脫身了,否則她萬死難辭其咎。

陸離輕笑,讓她不要有壓力,陳家那麼多人在,陳欽南自己都遭了算計,更何況她是去做客的,誰能想到這樣的大喜之日還有人出幺蛾子,日後再警醒一些就是了。

薄荷欣笑,挺直腰板道:「奴婢知道了,日後無論去哪裡,都不離開姑娘半步。」

巧雲站在門口,看到薄荷在姑娘面前討巧,心裡一百個不得勁兒,走了個曉宛來了個小七,走了個小七又來了個薄荷,全是毛毛躁躁的小丫頭,姑娘偏偏寵幸她們,她穩重踏實,只是嘴巴不甜,姑娘便一直不親近她。

蕭錦麟既然知道是七皇子乾的,什麼都不做可不是他的風格,回宮之後便讓人送了些東西去寧國候府,那是七皇子的岳丈家。

平家收到了一個包裹,打開來看是一些書信,看到落款是七皇子,以為是七皇子寫給平清婉的,便讓人交給姑娘,平清婉打開信封后臉都綠了,雖然是七皇子的字跡,寫的也是情話,可這個珊兒是誰?丫鬟提醒平清婉,七皇子的庶妃,禮部員外郎的次女,閨名就叫庭珊。

平清婉氣得將書信撕了,讓父兄給她做主,七皇子欺人太甚,寫給妾室的書信,傳到她這兒來做什麼?難道是來給她示威的不成!

寧國候讓女兒稍安勿躁,「這怎麼可能是七皇子讓人送來的,他想借咱們家的助力,怎麼可能這樣得罪咱們,既然這些信是寫給陸氏的,怕是陸氏對你下戰書了。」

平清婉氣得咬牙:「她敢!一個五品小官之女,七皇子的庶妃,還敢爬到我頭上來?她倚仗的是什麼,是不是七皇子對她的偏愛?我就說,陸家要錢沒錢要勢沒勢,七皇子看中他們什麼,原來是早就暗度陳倉了。」

平清婉氣得要進宮找皇后做主,家裡人讓她冷靜,「你已經是七皇子的未婚妻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你難道不知道?有什麼氣嫁進門之後再出。」

平清婉不願意,她眼裡揉不得沙子,「七皇子既然和陸氏女鴛鴦情濃,我嫁給他能得什麼好,便是我用正妃的身份壓住了陸氏,七皇子會多看我一眼么?他們不是兩情相悅嘛,我成全他們,我要退婚,讓他娶那個陸氏做正妃吧,我倒是要看看,他們成了親還能不能一直情濃下去。」

「胡鬧!那是皇家的婚姻,豈能你說退就退,便是要退婚,也只有皇家退咱們的,你有多大臉敢退皇室子?」

寧國候府是打算息事寧人了,平清婉心氣高,她說:「要嫁你們嫁去,我是不嫁了,若是皇家降罪,我便把他這些書信公諸於世,讓世人評評道理,咱們平家的女兒就如此該死不成?若是換了英國公府的姑娘,這口氣怎麼咽得下!」

寧國侯府前身是寧國公府,平清婉的祖父是和英國公平起平坐的四大國公之一,前些年她都是國公孫女,可到了她父親這一輩降爵成了侯府,平家就差沈家太多了。平清婉能嫁給七皇子,家裡覺得是樁大好姻緣,斷然不會讓她胡來。

寧國候被女兒出言頂撞,氣的將她關在房中閉門思過,書信他收起來了,雖然不許女兒拿出去宣揚,但證據還是要保留的。

寧國候世子弱弱說了一句:「其實小妹的擔憂不無道理,婚前就這樣,婚後她得受多少委屈,趁如今還沒成親,還有轉機……」

「什麼轉機!她犯渾你也跟著犯渾不成,這是御賜的婚姻,就算七皇子是坨屎,她也得嫁!」

這麼說不太好聽,但在平家人眼裡,七皇子和一坨屎也沒什麼區別了。

七皇子還未成親便得罪了岳家還渾然不知,原本做好了準備蕭錦麟要報復他,卻意外的平靜。蕭錦麟回到宮裡后安心準備婚禮,皇帝不給他安排差事他也不急,每日往宮外還在施工的府邸跑,和工部官員商量王府建造細節,但是關於王府匾額之事,他說不急,反而給其他院落親自題字。

主院叫祥熙院,主院堂屋裡掛的匾額上寫了和光同塵四個大字,主院嘛,總得取個祥和大氣的名字。

他在府中還專門僻了處休閑娛樂的院落,叫琴瑟館,內設琴棋書畫投壺打靶等技藝設備,還有個大池子,商紂王的酒池肉林也不過如此,婚後他和阿離身處其中,得多快活呀。

他府中還起了座高高的綉樓,取名藏珠樓,他的女兒本就是明珠,叫藏珠樓再合適不過了。

其實內里如何倒不急,大門口的匾額才是最要緊的,但六皇子的封號遲遲沒下來,工部也不敢擅作主張,牌匾早就做好了,只差往上題字。

周貴妃見兒子天天往宮外的府邸跑,忍不住提醒他幾句:「你還打算在那兒久住不成?差不多就成了,不必耗費太多心血,多花點時間討你父皇歡心,讓他早日給你安排差事才是最要緊的。」

如果兒子事成,那座府邸住不了多久,若是沒成,更住不了多久,花費那麼多心思布置做什麼呢?

蕭錦麟振振有詞:「先成家后立業,我成了家自然知道上進了,母妃別催我,您難道就不想早日抱孫子嗎?」

周貴妃想到至今無子的東宮,忍不住譏笑:「早早成家也不一定就能抱孫子。」

蕭錦麟知道她在說皇后,同母親道:「母妃放心,我和阿離婚後恩恩愛愛的,我們兩人都身體健康,抱孫子那是遲早的事。」

太子不上道那就讓他上道吧,無論成家還是立業,他都比太子強。

。 「蟲蟲。。。蟲子!」

刺耳的尖叫響徹了常磐森林的入口,驚起了躲藏在樹木叢中棲息搶地盤的波波和烈雀們。

「只是一隻綠毛蟲啊。」小智饒了饒頭,對於小霞的大驚小怪感到好奇。「難道說,小霞你怕蟲子嗎?」

「當然害怕啊,長長的,還在蠕動。。。」

「綠毛蟲,來戰鬥吧。。。我收服綠毛蟲了!」

看着小智激動的樣子,高明又起了壞心思,「我聽說在芳緣地區,如果抑制綠毛蟲的進化,一直培養,就會激發綠毛蟲身上蘊含的龍系血脈,然後就會進化成芳緣地區的傳說寶可夢,裂空座!」

「!!!」小智和小霞明顯沒聽過這樣的傳說,震驚了。

沒有等他們細問,高明就看到另一邊的草叢裏爬著兩隻綠毛蟲,連忙跑了過去,打暈,然後收到靈界中。

小智和小霞也跑了過去,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身後的草叢裏爬著三個身影。

「小次郎,你聽到了嗎?」

「當然聽到了。」

「嘿嘿嘿,綠毛蟲會進化成為測試寶可夢,如果把這個消息交給老大,一定會獎賞喵的。」

「笨蛋,喵喵,咱們當然是要把裂空座培育出來,再交給老大!」

「升職!」「加薪!」「快去抓綠毛蟲喵。」

呵,看來火箭隊三人組已經信了高明的鬼話。

「明哥,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不懂就問,這是小智的優點。

「只是傳說而已啦,我覺得不是真的,人家裂空座只是顏色和綠毛蟲有點像啦。」

「哎,假的嗎?」

小智有些失落,但很快就振作起來,開始尋找新的寶可夢。小智的下一個目標是尼比市,常磐森林是必經之地。

而且這裏生活着很多蟲屬性寶可夢,不算太強,對於新人相當友好,再加上小智只有一隻寶可夢,就準備在這裏呆上幾天。

隨着不斷的深入,周圍不斷響起昆蟲振翅和爬過草地的沙沙聲,這讓小霞十分難受,畏畏縮縮的躲在小智後面。期間小智還收服了一隻比比鳥,算是一個不錯的收穫。

不過這對於高明就不算友好了,高明是來增加靈界生物的,而不是來當寶可夢大師的,對於這種一下只能收服一隻的效率感到有些不滿。

傍晚,升起篝火,高明看着天空中明亮的夜空,稍微放出一點氣勢震懾住了想要過來打秋風的寶可夢,開始思考起接下來的路程。

一直跟着小智是肯定不行的,而且蝴蝶忍還在靈界裏待着,當初對小智發出邀請有些草率了,等到了尼比市就分開吧。

事情比高明想像中的還要順利,在來到尼比市的途中遇到小剛的父親,然後經過一系列的操作,逆屬性大師發威,打敗了小剛,小智的隊伍又增加了一人。

也許是這個世界的旅行家都比較脫線,經常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很容易把身份證明給弄丟,再加上不是所有訓練家都有資格被聯盟收錄信息的,在確認高明和蝴蝶忍在其他地區沒有通緝之後,很容易的得到了身份證明。

小智一行人準備去華藍市拿下一個徽章,而高明準備先在常磐森林裏抓到一定數量的蟲系寶可夢。

「這就是你說的寶可夢嗎?」忍看到一隻綠毛蟲,蹲下來撫摸著。

「是啊,然後會進化成蝴蝶。」

「不愧是異世界呢。」

忍並不害怕蟲子,甚至有些。。喜歡?

綠毛蟲作為常磐森林裏數量最多,同時也是最弱的寶可夢,面對蝴蝶忍的氣勢瑟瑟發抖著,不要忘了,忍在鬼滅世界裏也是一位柱,殺的鬼也不少了,自然會帶着些殺氣。

蝴蝶忍的特性,威嚇,野生的綠毛蟲攻擊力降低了。

作為剛來到新世界沒幾天的高明,自然是沒錢買精靈球的,沒有精靈球就沒辦法收服寶可夢,沒有寶可夢就沒辦法進行寶可夢對戰,所以高明只好貼身肉搏了。

「忍,你要培養這隻綠毛蟲嗎?」

「對呀,阿明可以嗎?」

「當然可以。」

「真是太好了,小傢伙,你以後就跟着我吧。」

寶可夢的收服除了用精靈球以外,也可以靠感情和人格魅力收服,不過高明哪裏來的人格魅力,都是靠武力收服的。

常磐森林不愧為蟲系新手村,短短一天的時間,高明就抓到了幾百隻寶可夢,包括派拉斯和派拉斯特,綠毛蟲的三種進化型,一個中型的大針蜂家族,還有毛球、凱羅斯,還有幾隻飛天螳螂。

傍晚,高明升起篝火,簡單的吃了點東西,然後就陷入了安靜之中,看着明亮的夜空,身旁的佳人,荷爾蒙在體內快速分泌。

「阿明,有東西過來了。」

忍小姐突然看向了遠處的一片草叢,常年殺鬼的生活讓忍養成了時刻警惕的習慣,哪怕是一點細小的聲音都能引起她的注意。

「沒事,」高明其實早已經發現了,只不過那只是一隻體型很小的寶可夢,沒有一點危險。「要去看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