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

灰熊一過來,立馬揮着自己的爪子,給王陽看。

王陽仔細一看,也是吃了一驚。

灰熊的四隻爪子上,那已經不是指甲了,而是銀閃閃的東西。

很尖,很硬!

可以說,它四隻爪子上的指甲變成了銀甲,變得又長又尖!

王陽很欣慰,摸了摸它的頭。

灰熊是一隻妖,不是鬼魂,實力提升的級別自然不是半身紅衣。

他猜的果然沒錯,如果三杖增魂丹都給一個好朋友吃的話,絕對能造就出一位紅衣來。

只是三個好朋友都不想一個人獨吞。

三大戰將的實力提升,王陽也有了很大的信心,對未來的任務充滿了自信。

這個晚上,王陽睡得很早,難得不用出去熬夜,他必須珍惜這個機會。

……

兩天的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

王陽感到奇怪的是,自從那天晚上過後,蕭月居然沒有給他發信息。

這就讓王陽感到有些不正常了。

不應該啊!

想想,自己又有點犯賤!

人家找他的時候,覺得煩躁,不找了吧,又想人家。

這不是犯賤是什麼?

把東西準備了一下。

三杖鎮邪銅錢還沒有用,王陽也不知道它們的威力有多大,今天晚上的任務應該也用不上。

「大兄弟,今天晚上還是不能帶你去,用不上你,你的實力太強了。」

王陽又安慰了一下紅色收音機。

在他的認知之中,紅色收音機可是有着與紅衣媲美的實力,今天晚上的任務應該不是很危險。

有三大戰將足以。

想了想,王陽又把鐵頭老大爺帶上了。

他把鐵頭老大爺當成自己的夥伴,好好培養,應該有成為紅衣的實力! 是的,可以這麼說,現在,對於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來說,困擾他們的最大的困難,那就是食物和給養問題。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他決定可以採取兩步走,首先,那就是向總部從而提出支援的請求。儘管,他也知道,總部方面也很為難,因為他們的那一支搶灘登陸作戰部隊所需要消耗的資源,肯定比着他們要多很多。

第二點兒,那就是,自力更生。雖然說,這裏是沼澤地帶,很難尋找到可以果腹的東西,可是,話又說回來了,只要想辦法,也應該能夠找到出路的。

思之再三,最後,赫拉特里隊長最後決定,還是不要再給總部添麻煩了。他知道,會長那邊,肯定早已經為主力作戰部隊的給養問題,給搞得焦頭爛額了。是的,主力部隊那邊,屬於淺灘地區,剛剛搶灘登陸成功,那裏的條件,肯定會更加困難。

因此,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自己自然應該~~~應該多多的體諒一下總部,而不應該再給總部那邊增加困難了。如此說來,自己現在也就只有一條道路可走了,那就是,自力更生!

―――――――――――――――――――――――――

就這樣,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終於想出來了一個辦法。他叫過來了那一位戰地參謀,道:「告訴大家,咱們的給養問題,我已經想到辦法去解決了!」

「什麼辦法,隊長?莫不是哄我們不成?」一個突擊隊長說道。

「是啊,隊長,這裏可是沼澤地帶啊,在這樣的地方,我們又到哪裏去尋找食物啊?甚至,弄不好的話,我們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呢,要是被泥潭給吞沒了的話,那將更會得不償失了!」又一個突擊兵隊長說道。

赫拉特里隊長聽了之後,呵呵一笑,道:「不會那麼糟糕的。聽我的沒有錯。雖然說,這裏確確實實是一片沼澤地,我們無法向沼澤地要吃的用的,不過,我們卻可以向我們的敵人去要啊!我想,他們的手裏,肯定存放着相當充裕的物資,不然的話,他們這麼多的據點,這麼多的防空炮陣地,那麼多的作戰人員,他們肯定也會需要消耗掉大量的物資啊!而他們所需要的那一些物資,到底在哪裏呢?呵呵,肯定堆放在某一個地方!

「因此,我們只要找到對方囤積物資的地方之後,那麼,我們的給養問題,不也就隨之而解決了嗎?因此啊,我們自己的問題,還是由我們自己來解決!這才是正道,這才是正道啊!」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語重心長地說道。

―――――――――――――――――――――――――

「可是,赫拉特里隊長,我們又怎麼知道,敵軍的那一些物資,究竟被他們給囤積在什麼地方呢?畢竟,這裏可是人家的地盤,是在人家的家門口,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啊!」那一位戰地參謀看着赫拉特里說道。

「這個問題好辦!我們現在的手中,不是已經擁有了反坦克武器了嗎?很好!那麼,我們不妨再打掉敵軍的幾輛巡邏車,然後,活捉幾個傢伙,不就能夠從他們的嘴裏盤問出來了嗎?」赫拉特里隊長信心十足的說道。

「嗯,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那麼,隊長,我們什麼時候行動?」那一位戰地參謀猶疑道。

「什麼時候採取行動?哼,還在等什麼啊?現在就馬上行動,我們現在就馬上開始行動!如果我們再等的話,只怕是,黃瓜菜都快要涼了!趕緊吧,那可是我們這一大幫人的性命啊!」這個時候,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一臉鎮定地說道。是的,對於他來說,現在最需要的事情,那就是鎮定。他相信,不久之後,敵軍方面的另外一支巡邏部隊,很快就會到來!

而只要敵軍的那一支巡邏兵作戰部隊過來之後,他們將會使用他們的最新配備的反坦克武器,直接地將其給解決掉。然後,他們也就能夠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了。

――――――――――――――――――――――――――

夜色沉沉,一些不知道名字的夜鳥的叫聲,不停地傳來,聽起來,有些讓人感到心驚膽戰。天空之中,不時的,還會傳來一陣陣轟鳴之聲,那是敵軍的防空炮再一次開火時的聲音。不過,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知道,在現在的這一種情況之下,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方面不可能會再有大型運輸機過來,因為剛剛在不久之前,他們的又一批次的空降物資,剛剛被空降下來。

從時間的角度來看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會再一次將物資送達。由此可見,此次敵軍的防空炮打擊,其實也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其實也就是一種無中生有的自我安慰而已。

「隆隆隆~~~~」一陣戰車轟鳴聲音,此時此刻終於傳來了。聽到了這裏之後,所有的突擊隊長們,都顯得異常的興奮:「隊長,目標出現了,我們的目標出現了!」

「隊長,你可真是神機妙算,我們的目標說來就來了!太好了太好了,這可真是太好了!這樣的話,不久之後,我們就可以有吃的了!」又一位突擊隊長看上去顯得極其興奮地說道。

是的,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的行動,無法不跟他們的補給聯繫起來的!是的,真的就是這個樣子的。不久之前,他們的這一位赫拉特里隊長就已經對他們說過:要想保障自己的補給,那麼,當前來看的話,只有一條道路,那就是,從敵人的手裏獲取。

「弟兄們,都給我做好戰鬥準備!現在,敵軍的第二支巡邏部隊開過來了!這可是我們向我們的敵人要吃的的好機會啊!打掉他們,然後,再活捉一個活口,那麼,我們的目標也就會隨之而實現了!呵呵呵呵,這可真是天助我也,這可真是天助我也!」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興奮得臉色看上去,那簡直就像是一隻公雞一般。

隨後,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然後轉過身去,向著布署在最後面的那一支反坦克炮作戰部隊道:「你們,特別是你們,這一次,主要就看你們的了!記住了,瞄準了目標之後,再狠狠地去打!一定要給我保證攻擊的準確度!不然的話,一旦你們開火之後沒有打掉對方,對方的炮火肯定將會把你們給幹掉!都聽明白了嗎?」

「是的,赫拉特里隊長,我們都聽明白了,請隊長放心,我們一定會一炮打掉敵軍的一輛戰車的!」那些反坦克炮隊長們都異口同聲地喊道。

不久之後,一道雪亮的探照燈,就像是一柄利劍一般,一下子刺破了夜空。接着,由兩輕型裝甲車和三輛汽車所組成機械化巡邏隊,終於開過來了。他們行進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在車輛的頂部,都安裝着亮度極高的探照燈。那一些探照燈四處晃動着,將那強烈無比的光柱,向著四周的方向橫掃過去。

「噠噠噠~~~噠噠噠~~~~」車輛在行進的過程之中,還不停地向著四周進行着掃射。看上去,煞有介事的樣子。看到了這裏之後,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厲聲說道:「大家都千萬不要輕舉妄動!這是敵軍的火力偵察,是引誘我們暴露目標的!」

果然,對方在狂掃了一氣之後,這才放心大膽地繼續向前開進。五輛車輛,呈一字排開,行走在那一條公路之上,向著前面行進而去。他們不知道,死神就在前面等待着他們,他們走在了一條不歸之路上。

―――――――――――――――――――――――――――

「上尉,上面說,不久之前,我們的巡邏部隊曾經遭受到了敵軍小股部隊的襲擊,而且,三輛汽車兵,一個巡邏小隊,全部都被對方給幹掉了!雖然說,對方也傷亡不小,可是,總起來說,對於我們的巡邏部隊來說,真的是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啊!因此,對於敵軍滲透進來的這一小股作戰部隊,我們還真的不應該掉以輕心啊!」這個時候,一個副手對那一位上尉軍官提醒道,看上去,顯得很是擔心的樣子。

「不要擔心,這個並沒有什麼。不就是一支小小的滲透進來的敵軍小分隊嗎?這有什麼!切,此前咱們的那一支友軍之所以被對方給幹掉了,原因其實也很簡單,那就是,他們實在是太過愚蠢了!而若是換了我們的話,則肯定不會出現那樣的情況的!小小的一群毛賊,難道說,還真的成了什麼氣候不成嗎?切,都反了天了!不怕,不怕!」此時此刻,那一位上尉無所顧忌地說道。

「不過,雖然說是這樣,可是,畢竟他們還是被敵軍給幹掉了!聽說,敵軍當時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重型武器,只是依靠着他們手中的輕型武器做到了這一點兒,這就說明,對方真是很可怕的!」副手仍然不死心。

「我的小可愛,看來你還真的是相當的可愛啊!你想啊,他們連重型武器都沒有,又怎麼能夠打掉我們這一個巡邏中隊呢?我們的手中,那可是擁有着三輛輕型裝甲戰車的作戰力量啊!明白了嗎?而這三輛輕型裝甲戰車所具有着的防禦能力,豈是那一些對方的輕型武器所能夠摧毀的呢?我想,你還是不要如此的杞人憂天好不好啊?我這裏,都快要被你給嚷嚷壞了!請你讓我安靜一下好不好啊?」那一位上尉這個時候,似乎有些微怒。

「可是,上尉,他們以前的時候沒有裝備重型武器,那可並不意味着,他們永遠都不會裝備重型武器啊!我們必須認識到極其重要的一點兒,那就是,敵軍在空中方面,特別是在空中運輸方面,確確實實佔據着極其明顯的優勢。對此,我們不得不防啊!」那一位副手仍然喋喋不休地說道。

「你,你,你要是再敢胡說的話,我馬上就會摔掉你所有的職務!」那一位上尉真的怒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猛然之間,一陣陣奇異而可怕的聲音突然傳來!

緊接着,隨着一道暗紅色的火光一閃,不久之後,自己手下的一輛汽車,便轟然一聲,爆炸掉了。而這一切,簡直就是來得太突然了,簡直就像是電光石火一般!幾乎就是在那一剎那之間完成的。

「啊~~~」對方的那一位上尉仍然還沒有緩過神來,可是,這個時候,隨着一陣極其劇烈的撞擊,他所乘坐的那一輛輕型裝甲戰車,就像是從山崖之上掉落到了地面之上一般。憑藉着經驗,他明白,看來,自己的這一輛輕型裝甲是被擊中了!

「轟轟轟~~~~」緊接着,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的傳來,自己後面的又一輛汽車給炸掉。那暗紅色的爆炸火光衝天而起,看上去,顯得十分的嚇人。

―――――――――――――――――――――――――

「都給我撤退!馬上給我撤退!有埋伏,敵軍有埋伏!」這個時候,他終於發出來了這今天最大的一個聲音。可是,這也卻是他所發出來的最後的一個聲音。

「轟轟~~~~」隨着最後的一聲巨響之後,那一條公路之上,終於再一次平靜下來了。三輛輕型裝甲,兩輛汽車,就這樣,完全地被摧毀掉了。而且,整個的戰鬥過程,僅僅只是持續了不到十分鐘!

「沖啊,沖啊~~~」這個時候,隨着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的一聲令下,所有的突擊隊員們都衝出了他們所埋伏的地點,向著公路之上的那一片火海方向,沖了過去。是的,這一次的伏擊作戰,對於他們來說,真的是太成功了,成功得甚至讓他們都感到有一些的不大適應。

在此之前,他們並沒有重型反坦克作戰武器,因此,一旦對上了敵軍的裝甲部隊,那麼,他們只有被動挨打的份兒,只有撤離逃走的份兒,根本就沒有其他的任何辦法去應對。

現在,隨着總部方面,終於給他們配備了重型火力——也就是那一種專業級別的,專門配發給步兵的反坦克武器之後,應該說,他們的力量也便隨之而得到了明顯的提升。現在,當他們再面對着敵軍的裝甲戰車的時候,自然而然的,也就再也不會感到畏懼了。他們再也不會感到不安了。相反,一種巨大的信心,甚至是一種巨大的激情,已經佔據了他們的頭腦。這樣的話,自然而然的,他們的戰鬥力,也便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是的,通過剛才的那一次戰鬥便可以說明任何的問題。剛才的時候,他們僅僅就是憑藉着手中的那一些剛剛裝甲上來的反坦克武器,僅僅只是花費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將敵軍的五輛車輛給打掉了!這樣的戰線,放在以前的話,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是的,這一種最新裝備的反坦克武器,一次攻擊,便可以擊毀掉敵軍的一輛汽車!只需要兩次攻擊,便可以打掉對方的一輛輕型裝甲!這樣的殺傷力,是他們此前的時候,根本就無法想像的事情。可是現在,這樣的一件事情,卻已經成為了一個事實,已經擺在了他們的面前了。

―――――――――――――――――――――――――――

「弟兄們,注意抓一個活口,注意抓一個活口,明白嗎?活口,活口!明白嗎?只有抓到了活口之後,我們才可以找到敵軍囤積物資的地方!」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大聲地喊道。是的,對於他們來說,此次作戰的一個最大的意義之所在,就是能夠抓到一個活口。通過那一個活口,他們才能夠審問出敵軍的物資的囤積之地,也才能夠解他們現在的燃眉之急。

不過,說實話,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要想抓到一個活口的話,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因為,這一次的攻擊他們完全只是使用反坦克武器,火力兇猛無比,這樣的話,隨着敵軍的那一些戰車被接連摧毀掉,那麼,車輛上面的那些敵軍,能夠活下來的可能性,其實並不是很大。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們也並不是沒有一點兒的希望。是的,希望總會有的。現在,所有的作戰隊員正在認真地清理著戰場。而他們的希望,也就在於他們的正在進行着的清理之中……

「怎麼樣,還沒有找到活口嗎?哇靠,他娘的,怎麼這麼不巧啊,尋找一個活口的話,就真的這麼困難嗎?如果不能夠找到活口的話,那麼,我們的這一次伏擊戰,其實嚴格的來說,並不算是成功的!」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心焦如焚地說道。

。 影神色複雜,看了眼身後房門,轉身朝着走遠的炎曦月追去。

「炎姑娘…我主子他…」

對着一個女子說這類問題總歸有些難以啟齒。

好在炎曦月並未為難他

「他不會有事,半個時辰藥效就散了。」

自己就是單純的想要軒轅阡陌出個丑而已,又沒想要他的命。

影聽此鬆了一口氣。

屋內的軒轅阡陌沒了禁錮再次坐起身。

苦笑着搖搖頭

曦兒生起氣來自己還真是有些吃不消。

現在的他兩頰浮着不正常的潮紅。

哪裏還會面色蒼白?

下一刻身形一動,卻是消失在原地。

該泡個冷水澡了…

……

李府

李元仲書房內

「父親,這易敖是我在宗門內結識的人,此人可以修鍊一種獨特的神識技能,還能刻畫出一種符篆,以進行攻擊,這種攻擊是完全不同於靈力的直接攻擊的。

若是與他結交好或是能夠得到他的符篆,無疑是一種保命手段。而且,他因為能修鍊這種神識之力,幾乎在宗門內都沒有人會主動與他交惡,他也極得宗門內長老的重視。」

李元仲聽的認真

李龐洲換了一口氣接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