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個世界也存在很多的危險和爭鬥,最危險的是外面那些流浪獸。

這些流浪獸有的是因為被雌性拋棄,有些則是不願意服從部落的管理,在部落中犯過錯被驅逐出部落的。

流浪獸居無定所,他們會搶雌性還會威脅到其他雄性的安全,而那些被搶走的雌性不是被他們玩夠了殺了就是被扔了,下場凄慘。

對於流浪獸來說只管自己過得高興快活,所以他們是所有獸人們首要防守的對象。

當然屠幽是個例外,他們一族不喜群居,獨來獨往慣了,和外面那些兇殘的流浪獸是不同的。

江緋緋和屠幽面前的火堆上架著一頭野豬,此時外面的肉已經變成了焦黃色,烤出來的肥油滴到下面的火星里發出「呲呲」的聲響。

屠幽雙手來回不停的翻動著烤野豬,等烤的差不多時,撒上了辣椒粉。

奇特的肉香味四散開來,吸引了其他獸人的視線。

這是什麼味道?好香啊?

他們好奇的看著江緋緋屠幽面前的烤野豬,被這香味刺激的口水泛濫。

屠幽撕下一塊烤好的嬌嫩肥美的野豬肉遞給江緋緋,江緋緋接過輕輕的咬了一小口,她一雙眼角微翹的大眼眯了起來,「唔」好吃!

見她吃得這麼開心,屠幽心情也很是愉悅。

茜茜拉一直注意著他們,看著屠幽看向江緋緋時那溫柔寵溺的眼神就讓她一陣火大!

聞著傳過來的香味,茜茜拉頓時覺得嘴裡咀嚼的肉失去了味道,乾巴巴的一點也不好吃。

憑什麼她就有美味的肉吃?而自己吃不到?真是豈有此理!

看著江緋緋那張美艷動人的小臉,茜茜拉就一陣討厭,她一來就搶走了所有人的目光,而曾經那些愛慕的目光是屬於她的。

都怪哈德讓這個雌性加入部落,她惱怒的瞪了一眼哈德,生氣的把肉扔在了地上,起身離開了這裡。

茜茜拉的獸夫們見她離開了,忙起身追了過去,爭相討好。

被遷怒的哈德深感無奈,自家雌性喜歡屠幽的心思他自然是知道的,可就算是身為一個部落的族長他也沒有辦法阻止,這就是獸世雄性的悲哀,在雌性面前只有無盡的妥協。

對於茜茜拉若有若無投過來的惡意眼神,江緋緋察覺到了,不過對於她這種,我沒有你憑什麼擁有的心態?江緋緋只覺得幼稚可笑。

懶得理會這種自以為是的人,江緋緋歡快的吃著屠幽不斷遞過來的肉。

在這時從不遠處走過來一個嬌小的雌性坐在了江緋緋身邊,她嬌羞的笑了笑跟江緋緋打招呼:「你好,我叫茜茜麗。」

江緋緋扭過頭看向這個不請自來的雌性,她差不多十六七歲,長相嘛很普通,不過身材倒是挺纖細苗條的。

對方友好的跟她打招呼,江緋緋揚了揚嘴角也禮貌的回道:「你好。」

「你們在這烤肉上撒的什麼呀?好香啊!」茜茜麗眼饞的看著火堆上的烤豬肉。

「這叫辣椒粉,是一種調味品。」江緋緋示意屠幽再撕一塊野豬肉。

屠幽不情不願的撕下一小塊肉給了茜茜麗,覺得這來搶食的雌性真是太討厭了。

茜茜麗高興的接過來這肥美流油的野豬肉,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隨即她就瞪大了眼睛,這也太好吃了吧?!

這辣辣的感覺是她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只覺得好吃的連舌頭都恨不得吞下去。

婚寵之梟妻霸愛 很快一塊肉就被她消滅掉了,咽了咽口水,好想再吃哦,可是她不好意思再討要了。

看出她的窘迫,江緋緋又拿來一塊肉給她。

茜茜麗紅了紅臉,邊吃邊說:「真的是好羨慕你啊,居然找了一個九幽貓獸做伴侶。」

江緋緋一臉不解地問:「怎麼了?他們有什麼特殊的嗎?」

「當然啦!他們神秘而又強大是所有雌性夢寐以求的伴侶人選,只不過他們行蹤不定數量稀少,很難碰到,而且他們擁有九條命和他們結侶的話就能共享生命了。」茜茜麗一副你怎麼連著都不知道的表情看著江緋緋。

好吧!江緋緋感覺自己又長知識了,原來這世界上真的有九命貓妖啊!也再次了解了屠幽的實力。

她看著昏黃火光下的屠幽,那俊美的臉龐無一處不精緻,宛如漫畫里才會有的人物,原來他這麼受歡迎啊! 屠幽發現江緋緋在看他,給了她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那露出的兩顆小虎牙和酒窩,江緋緋表示自己被萌到了。

吃了人家這麼多肉的茜茜麗,對江緋緋邀請到:「你有空的話可以來找我玩,我住的地方離你們的石屋不遠,往後數第三個就是。」

江緋緋點了點頭,柔柔的笑了笑:「好啊,有空我就去找你。」

一頓烤肉就能結交一個朋友她還是很開心的,畢竟要在這個部落里長久生活下去,總是要結交幾個朋友的。這樣一來可以幫助她更快的融入這裡。

這場為他們舉辦的歡迎儀式直到了後半夜,才散了場。

回到石屋,兩人靜靜地躺在獸皮上,背對著屠幽很快江緋緋就睡熟了。

而屠幽看著自己的下半身,無奈的忍著燥意輾轉難眠,只覺得夜晚無比的漫長。

早上江緋緋是被一陣烤肉的香氣給熏醒的,她緩緩睜開眼睛,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哈欠,伸了一個懶腰才推開門走了出來!

一出門她就看到屠幽在門口的空地上烤著肉,從地上花斑相間的皮毛上來看,這是一頭鹿。

從她打開門的那一刻屠幽的視線就黏在了江緋緋身上,她一頭青絲隨意的披散著,有些雜亂,雙目迷離,整個人慵懶魅惑,偏她還不知道自己有多勾人。

被屠幽常常用這種愛慕的目光盯著,江緋緋覺得自己已經習慣了,看那鹿皮挺好看的,她覺得等天冷的時候可以做一雙鹿皮靴來穿。

這裡的雄性獸人是不穿鞋的,本身他們就有厚厚的皮毛,只不過是化成了人形而已。雌性們則是會穿一種用草編織而成的一種草鞋,或者是用獸皮簡單做成的獸皮鞋。

「這個鹿皮挺好看的,可以做鹿皮靴。」江緋緋對著屠幽道。

屠幽當然不知道什麼是鹿皮靴,他只見過雌性們腳上穿的獸皮鞋。在經過江緋緋描述一番之後他才有了一個大概的輪廓,對於她的要求屠幽向來是有求必應。

他希望自己表現好點能讓緋緋快點喜歡上自己,答應和自己交配。

雖然她現在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但屠幽總覺得沒有交配過她就不屬於自己,沒有安全感。他很怕江緋緋會隨時離開自己,因為她太美了。

想不到有一天他屠幽也會這麼的憂愁善感,一點兒也不像從前那個孤傲果斷的自己,變化之大讓他自己都不得不感嘆。

江緋緋見肉還沒有烤好,就先回屋拿著洗漱用品去河邊洗臉刷牙了。

在去河邊的路上她吸引了無數雄性獸人的目光,雖然屠幽警告過他們了,但還是有不少獸人對江緋緋大獻殷勤。

一位黃頭髮的豹族獸人手裡捧著一束紫色不知名的花,走到江緋緋面前攔住她的去路,滿眼驚艷的看著她:「美麗的雌性,我可以成為你的獸夫嗎?」

其他獸人見被人捷足先登了,紛紛擠上前來,爭先恐後地對著江緋緋表達心意。

江緋緋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校園裡的生活,那個時候她身後也總是跟隨著一大堆追求者。

她在校園裡從來都是女神級的存在,因為奶奶是德國人,所以她有四分之一的德國血統,是一個混血兒。

她五官立體卻也不失柔和,完美的組合在一起精緻的就跟芭比娃娃一樣,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吸引一大片目光。

而在那麼多的追求者中,偏偏她就選了一個渣男,江緋緋覺得自己還真是眼瞎!

可是直到今天她也想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出軌,自己要錢有錢要貌有貌與他還有十幾年的感情,他有什麼不滿意的?!

難道就因為自己工作忙碌忽略了他?耐不住寂寞就去找了別的女人?

果然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都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江緋緋憤憤地想著。

現在嘛,看著眼前眾多表白的獸人,江菲菲沖著他們露出一個魅惑無比的笑容,直把他們迷得暈頭轉向的,然而她說出來的話卻把他們打入了深淵。

「想成為我的獸夫,就先打敗屠幽,我只喜歡強者!」江緋緋拿圖幽做了完美的擋箭牌。

打敗屠幽?怎麼可能?雖然挺打擊人心的,但事實就是他們和屠幽的差距很遠。

看著面前漂亮無比的雌性,深知自己是沒有機會了,獸人們都歇下了心思,垂頭喪氣的離開了。

耳根總算是清靜了,江緋緋在河邊洗漱完就回了石屋。

吃罷了早飯,屠幽要跟著部落里的獸人們一起去打獵,加入了部落就要受部落的約束,遵守部落里的規矩。

部落里的獸人分為幾波輪流著每天去打獵,為部落提供食物,獵到有等級的野獸時,誰打到的晶核就屬於誰,只要把野獸屍體上交給部落就可。

如果是合作狩獵到的,那麼就交由部落分配,這些上交給部落的晶核會發配給那些對部落有貢獻,或者實力強大的獸人。

猛爹 而打來的這些獵物會優先分配給雌性,其次是級別高的雄性獸人,剩下的才輪到那些普通獸人,這裡一切以實力說話,只有你足夠強大才能享受各種優先待遇。

屠幽走了,江緋緋百無聊賴的在石屋周圍轉著,看著不遠處那高大的樹木她琢磨了起來,這裡的生活條件真的是太簡陋了,就算鋪著獸皮每天睡在乾草堆上還是不舒服,哪能比得上她柔軟的大床?

想著空落落的石屋,她覺得可以嘗試一下自己做一張木床打些傢具出來,江緋緋越想越可行。

在條件有限的情況下,她也要儘力讓自己過得舒服,沒有就自己創造,過得這麼糙這可不像她。

黃昏時分,晚霞燒紅了天空,火紅的餘暉灑下來給大地渡上了一層淡淡的紅色。

超辣萌妃:腹黑邪王寵翻天 屠幽打獵回來了,夕陽將他的影子拉的長長的。 魔女打臉攻略 背著光影他沖江緋緋笑著露出一口大白牙,獻寶似的從空間里端出一個裝著白色粉末的竹筒遞給江緋緋。

「緋緋,這是你要的鹽粉,我幫你弄回來了。」他一副求誇獎求表揚的樣子。

見到鹽粉江緋緋心下高興不已,她往竹筒里瞧去,這個世界里的鹽相比現代就是顆粒更大點,裡面也沒有其它的雜質,很乾凈。 這下有了鹽食物就能改善了,沒有鹽的烤肉總是差點味道。

她紅唇翹起眼角彎彎的看著屠幽,那眼睛里彷彿綴滿了無數星光:「謝謝你!屠幽。」

江緋緋知道屠幽對自己的好,而且還是無條件的好,可是她卻回應不了他想要的,不由心裡有點微妙起來,感覺有點歉疚。

也許她可以嘗試接受他?

屠幽沒有告訴江緋緋這是他用五十顆橙色晶核跟大部落的人換的,要知道這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了。

此刻,見到她的笑臉他就覺得什麼都值了,就算她要天上的月亮,他也會想辦法摘下來。

「跟我永遠都不用說謝謝。」他一臉的深情,那眼中包含的情意彷彿快要溢出來了。

江緋緋有些不自在的咳了咳,把鹽粉收起來放好,轉移了話題。

把自己想做一張木床的想法跟屠幽說了,她就蹲在地上用樹枝畫出床的樣子,又細細解釋了一番。

等屠幽明白的差不多時,他們就開始動手了,但是沒有斧頭之類的怎麼砍樹啊?才剛開始江緋緋就遇到了難題。

然而她還是小看了屠幽,只見他修長有力的雙腿微微下蹲,雙手抱住樹榦一用力,大樹就被他連根拔起了,甚至毫不費力的就扛了起來。

他手掌揚起一個手刀劈下去,粗壯的樹榦就變成了兩半,簡直比機器切的還要整齊平滑,按照江緋緋畫的樣子,屠幽專心致志的擺弄著手裡的木頭。

「乒乒乓乓」的聲音傳來,直到夜幕降臨屠幽才停下了手裡的活計,地上已經堆了一大堆切好的木頭。

知道她愛吃魚,屠幽去河邊抓了幾條魚回來,還從樹上掏了一窩鳥蛋,他見過其他雌性好像是會吃這個。

看著面前的鳥蛋,江緋緋想著用那口石鍋做一些蛋花湯出來,天天吃肉她真是吃膩了。

屠幽生好了火把石鍋架了上去,那石鍋不大不小,打磨的也很是光滑。

等鍋里的水燒熱后,江緋緋把蛋殼打碎,把蛋液倒入鍋里,又加了鹽進去。

很快蛋花湯就熬好了,江緋緋用石碗盛了一碗,加了鹽粉的蛋花湯不咸不淡,口感正好,江緋緋喝了很多。

屠幽也盛了一碗嘗了嘗,這什麼蛋花湯的味道出奇的好,他不由睦子一亮。

但看著江緋緋很喜歡喝,他就不再吃了,而是等江緋緋吃飽了,他再吃鍋里那些剩下的蛋花湯。

這麼點蛋花湯屠幽當然沒有吃飽,看著那幾條肥美的魚,他也不打算用火烤了太麻煩了,以前他都是生吃。

知道她不喜歡看見自己茹毛飲血的樣子,屠幽就趁江緋緋不注意時,把那幾條魚生吞了。

第二日不用出去打獵,屠幽就繼續打著木床,只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木床就做好了。

看著這最後完成的效果,江緋緋忍不住讚歎,屠幽真是太心靈手巧了,一點就通。

做好了木床,屠幽按照江緋緋的指示又開始打造衣櫃,這些日子除了偶爾要出去打獵之外,他按著江緋緋的要求打出了各種物件。

木盆木碗筷子,吃飯要用的桌子和坐的凳子,還有洗澡的木桶。因為不方便,之前江緋緋都是用一種很大的葉子盛水回來簡單的擦洗身體,這下有了木桶,她就又可以美美的泡澡了。

屠幽照她的意思還做了一張梳妝台出來,上面簡單的刻了一些花紋樣式,頗有點古色古香的感覺。

江緋緋把自己的那些化妝品拿出來,一一擺在了梳妝台上,就是還缺了一面鏡子,她只好用自己那面小圓鏡子代替了。

看著擺設在屋中的木床和木櫃等傢具,這才總算是有了點家的樣子。

而且她還發現了一種棕紅色的樹膠,等樹膠幹了之後除非用火燒否則是不會融化的,倒是可以代替油漆來使用。

江緋緋和屠幽在木床木櫃和梳妝台上各刷了一層樹膠,這麼看著除了樣式簡單一點,和現代的傢具也沒什麼差距了,江緋緋滿意的點點頭。

其實她是想做兩張木床出來的,和屠幽分開睡,但是他死活不肯,江緋緋只好妥協了。

畢竟在這陌生的獸世里,她唯一熟悉的、最先遇到的也是他,如果以後真的回不去了,要在這裡一直生活下去與其接受別的獸人,她覺得還不如接受屠幽,對於他其實也沒有那麼排斥。

夜間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要是還睡在草窩上,地上那麼潮濕肯定會著涼感冒。現在她有了大床,而且她還鋪了幾層厚厚的獸皮,最上面的一層是非常柔軟暖和的灰兔毛皮,用來當被子的是同款的一張巨大的白色兔毛皮,她還用獸皮卷了兩個枕頭。

在這泛著涼意的天氣里,睡在床上一點兒也不覺得冷,還很溫暖舒適,舒服的讓江緋緋忍不住在床上滾來滾去的。

其實在這樣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生活也挺好的,沒有那麼多的勾心鬥角,不用朝九晚五的上班,時不時的加班熬夜,沒有了這麼多的煩惱,她發覺自己整個人的心態都年輕了不少。

屠幽看著她那可愛的小樣,愉悅的變成了獸形,用自己的大舌頭舔了江緋緋一臉的口水。

「嘖,好痛!」江緋緋痛呼一聲。

怎麼會?屠幽驚訝的瞪大了雙眼朝她臉上看去,只見那嫩白的小臉上此時發著紅,屠幽不由自責心疼起來,自己明明已經很溫柔了,可她還是受傷了,真的是太嬌弱了。

看出那綠色獸瞳里滿滿的心疼,江緋緋裝作不在意的擺了擺手:「過一會兒就好了,只是你以後不要再舔我了,被你舌頭刮一下真的挺疼的。」

屠幽愧疚的點了點自己毛茸茸的大腦袋,江緋緋瞧著他這個樣子覺得很是憨態可掬。

此刻變成獸形的屠幽,其實就是一隻放大版的黑色貓咪,作為一名愛貓人士,江緋緋忍不住擼起了貓。

她伸出手撫摸著屠幽的下巴,隨即他享受般地發出了舒服的呼嚕呼嚕聲,江緋緋忍不住輕笑出聲,還真是一隻貓咪呀!

兩人嬉戲打鬧了一番才睡下,屠幽側躺著把江緋緋摟到了懷裡,爪子搭在她身上,他喜歡和她這樣親呢。

江緋緋就當做自己抱了一個巨大的毛絨玩具,靠在他溫暖的懷裡甜甜的進入了夢鄉。 下過雨後的空氣更加清新宜人,還帶著泥土特有的芬芳,多聞上幾口便如清洗了身體里的濁氣一般,覺得渾身都輕了幾分。

剛吃完飯走出石屋的江緋緋忍不住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早晨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今天天氣這麼好,她想著去石屋後面散步晨跑一下,鍛煉身體。

在石屋後面跑了幾圈直到額頭上出了細密的汗,她才有點氣喘的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歇息,遠遠的看見了茜茜麗的身影,江緋緋揚起手臂揮了揮和她打招呼。

茜茜麗看見她,也向她高興的揮了揮手臂回應,並向著她走過來。

茜茜麗胳膊上挎著一個籃子,那籃子是用竹條編織而成的,還挺漂亮的。

籃子里裝了一些綠色的圓圓的果子,看外形倒是挺像現代的脆棗。

走近了,茜茜麗就從竹籃里抓了一大把果子遞給江緋緋,笑著說:「緋緋,這個果子很好吃,你嘗嘗。」

江緋緋道了聲謝,用手捧著接過來,拿起一個放入了口中。

果子的口感吃起來很脆,而且香香甜甜的,可比脆棗好吃多了。

江緋緋眨了眨眼睛看著茜茜麗,邊吃邊說道:「嗯,真的挺好吃的。」

「好吃你就多吃點,這裡還有很多。對了,你一個人在這裡幹嘛呢?」茜茜麗看著江緋緋問道。

「沒什麼事做,吃飽了飯就在這裡隨便散散步,活動一下。」江緋緋頗有些無聊的回答。

「這樣啊!那你跟我一起去部落後面的花海吧,部落里的雌性都會去那邊玩,那裡很漂亮的。」茜茜麗對江緋緋發出了邀請。

江緋緋想著反正自己也沒事幹,不如跟著茜茜麗到處逛逛,多熟悉一下部落。這還是部落里唯一一個肯主動跟自己交好的雌性呢,其實這種被同性排斥的情況她已經習慣了。

在現代時她就沒幾個真正的女性朋友,因為自己這張臉太過妖媚,她們都很害怕她會搶走她們的男朋友或者老公,都很防備她不願意跟她交好。

一開始她也會不解,也會傷心難過,但最後她漸漸想明白了也看開了,上天給你一些東西,必然也會讓你失去一些東西。

看著面前的茜茜麗,江緋緋從石頭上坐起了身,她彎了彎嘴角對茜茜麗說:「好啊!」

兩人一起結伴向著部落後方走去,下過雨的地上滿是泥濘,有些不好走。

走了沒多久她白色的運動鞋上面就沾了一大片泥巴,很臟,不過等回去洗一下就行了。再看向茜茜麗,她只穿了一雙草鞋,這會兒她的腳背上都沾滿了泥,不過她好似渾然不在意的樣子。

等到了茜茜麗說的花海時,江緋緋一眼望去,只見那黃的、白的、紅的、粉的無數的花朵迎著朝陽開得正艷,一陣陣幽香襲來,令人沉醉。

無際的花海,仿若人間仙境,彩蝶紛飛在花叢間穿梭往來,處處充滿了勃勃生機。

江緋緋發現這花海里生長著許多的玫瑰花、百合花和月季花,都是可以用來做香水做化妝品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