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洛辰側眸看了眼那個已經被冰成了冰雕的人:「你對他那樣就是為了這個事情?」

離落瑤掙開他的手:「不然?我對這種隨意搭訕,長的又丑的沒興趣。」

季洛辰側眸看回她:「那我不考慮一下?」

離落瑤看向他,眉梢半挑了一下:「你認真的?」

「當然。」季洛辰雙眸認真,清冷的臉靠近她:「我不隨意搭訕,長的也還不錯,怎樣?有興趣嗎?」

離落瑤看著他,突地勾唇笑了下:「不好意思,我只喜歡我喜歡的。」

季洛辰很明顯不會被這樣就糊弄過去:「所以,我是你喜歡的?」

離落瑤嘴角弧度更深了點,雙手環胸:「你很有自信啊?」

季洛辰雙手都攔在她身旁兩側的牆壁上:「我有這個資本。」

離落瑤眉梢半挑了下,低頭勾唇,笑了下:「嗯,我承認。」

季洛辰嘴角剛要勾起一點弧度,就被離落瑤接下里的人一句話有硬是給攔了回去。

離落瑤抬眸,嘴角還勾著,妖冶未散:「可我不一定喜歡。」

說完,離落瑤就趁著季洛辰疏忽之下,逃出了他的禁錮…… 「快看快看!好帥!」嘉熙拍著身旁的好友,一陣興奮,「側臉就這麼好看,正臉肯定更帥!」

奧嘉敲了下她的腦袋:「想啥呢你,咱倆好不容易把你從你家那位手裡帶出來一天,就又犯老毛病了?腰好了?」

紊絮笑了下:「需不需要我聯繫一下你家那位?」

嘉熙愣了下,義正言辭:「你們這樣是不對的!看帥哥有什麼錯嗎?顏值高也是錯嗎?」

奧嘉並不反對這一理論,可是:「顏值高呢,是沒錯,看帥哥呢,也確實是賞心悅目,可是吧,我覺得你有必要低頭看一下你脖子上滴草莓,還紅著呢。」

紊絮拍了下奧嘉:「別說了,我們現在就把她送回去,免得我們又被她家那位用死亡凝視盯著看了。」

「你們怎麼能這樣?!」嘉熙是真怕了,她腰還疼著呢,「我不就看了一會兒嗎?帥就是帥嘛。」

離落芊聽著耳邊的談論聲,眉心微擰了下,拿出了一個帽子扣在了坐在對面的何禹微的頭上:「帶好。」

何禹微還沒反應過來:「幹什麼?」

離落芊眉心微擰著,又抬手按了下他頭上的帽子:「議論很煩,帶好了。」

「議論?」何禹微側眸看了眼那群人:「還好吧,這些事情也避免不了,總不能把自己裹成粽子出來啊。」

江湖位面小人物 離落芊眉心微擰:「所以你就花枝招展的?」

花枝招展?

「哈?」何禹微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他怎麼花枝招展了?

但是……

何禹微點頭:「行吧,那我以後不這樣了。」

離落芊莫名不爽:「你對待每個人都這樣順從的嗎?」

何禹微將自己切好了的牛排推到了離落芊面前:「不是啊,只對你這樣。」

離落芊聞言,愣了下,偏了下頭:「不用。」

何禹微笑著:「為什麼不用?我心甘情願啊,又不是被別人逼著做的。」

嘉熙捂住了自己的臉:「哇,這麼寵的嗎?」

紊絮笑了下:「你家那位也很寵你好嗎?知足是福。」

嘉熙這點確實無法反駁:「是這樣沒錯啦,可是……」

奧嘉補了句:「在某些時候一點都不寵對吧?」

紊絮側眸,嘴角微勾,攤手無奈道:「所有男人都這樣。」

嘉熙笑得賊兮兮的:「嘻嘻,小絮,你說的好那個啊~」

紊絮臉紅了下:「什麼啊?本來就是嘛!」

嘉熙笑著:「嗯,嗯,對,我知道,我都知道,別解釋,解釋就是掩飾。」

離落芊眸光落在他身上,突然覺得這些議論聲也不是那麼煩人了。

何禹微察覺到她在看自己,抬頭看著她笑了下:「怎麼了?」

「嗯?」離落芊愣了下,慌忙轉過頭:「沒,沒什麼。」

何禹微看了眼,還覺得有什麼奇怪,眉心微擰了下。

離落芊眸光微微側過來,正好和他的視線在空中彙集,臉突地就是一紅。

何禹微偏了下頭:「果然還是怎麼了嗎?」

離落芊又將眸光錯開了:「都說了沒什麼啦!趕緊切牛排,我要吃的!」

何禹微伸手指了指她面前的牛排:「已經切好了哦。」

「嗯?啊?」離落芊低眸,這才發現,臉上又是一紅:「啊,我我知道!不用你管!」

何禹微眉心微擰了下,伸出手去碰離落芊的臉:「果然還是不舒服嗎?臉這麼紅。」

何禹微的手碰到臉的一瞬間,離落芊幾乎是下意識的就彈開了。

何禹微也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臉上也是一紅:「對,對不起,那個,我不是……」

離落芊抬眸,輕咳了一聲:「沒事,趕緊忙你自己的事兒去。」

「哦,哦。」何禹微說完,就又低頭去給離落芊挑魚刺,耳根的紅一點都沒褪去…… 「跟丟了。」離落瑤站在遊樂園裡,湛藍色的雙眸里的情緒又變回了之前的模樣。

季洛辰就站在她旁邊,雙手抄著衣兜:「嗯。」

「……」

離落瑤側眸:「都怪你。」

季洛辰側眸看她,眉梢半挑了下,不是很懂她的意思。

離落瑤嗓音淺淺:「要不是你突然出現,擾亂我的計劃,我就不會跟丟。」

季洛辰附身靠近:「這樣不好嗎?他們約他們的會,我們也可以約我們的會。」

離落瑤抬眸看他:「情況不一樣,請不要亂說話。」

季洛辰嗓音緩緩:「一樣,都是未來已註定式。」

離落瑤嘴角微勾了下,輕呵了一聲:「你這樣,只會給小孩子造成壞的影響。」

季洛辰想了一會,看不出來半分說笑:「你都考慮到孩子了?雖然我不喜歡,但是沒關係,你喜歡就行。」

哇,好騷。

離落瑤眉心微擰了下,距離他遠了點:「請停止你的騷發言。」

季洛辰眉梢半挑了下,站直了身形:「實話。」

離落瑤突然想到了什麼,側眸對著他道:「你想約會?」

「嗯。」季洛辰確實是想。

一斛珠 離落瑤抬眸:「那你幫我一個忙,我就陪你。」

季洛辰眉梢半挑了下:「可以,不過……」

季洛辰又是俯身湊近:「你要怎麼陪我?」

離落瑤覺得眼前這個人騷到不能再騷了,強忍著怒氣道:「只是約會,還有,如果你再想偏的話,我真的會生氣的。」

季洛辰站直了身形,拉著她的手走:「那算了。」

離落瑤眉心微擰:「幹嘛?」

季洛辰牽著她的手很涼,卻比她的手暖上很多:「吃飯,現在下午一點,不餓?」

離落瑤很想給他來一句,她還真的不餓。

……

離落瑤眉心微擰了下:「你去點餐,幫我點一下。」

季洛辰挑眉,很坦然的去了點餐處。

離落瑤看著季洛辰走遠了,眉心微擰,『你來幹什麼?』

『喂喂,我真的就是普通的來遊樂園玩一趟而已,沒什麼目的的說……』

碧蓮心也是無語,怎麼出來玩也能碰到她,明明最近已經有在避開她了啊。

『怎麼?就允許你們情侶成雙成對的來玩,不允許我們單身人士來玩嗎?歧視啊?』

離落瑤眉心又是擰了下,『不是情侶。』

離落瑤為了不被季洛辰看出來沒有去看她,但她可是能看得到離落瑤的。

碧蓮心看了眼離落瑤,又看了眼那邊正在排隊點餐,卻總是回頭看離落瑤的季洛辰,眸光暗了下,接著聳了下肩,『好吧好吧,不是就不是,不過也虧你能發現是我,我明明已經換了樣貌了的。』

『換了真實的樣貌而已,我又不是沒見過。』離落瑤喝了口水。

碧蓮心低眸看了眼自己,挑了下眉,『也是。』

『不過你放心吧,還早,至少還有,嗯……今天是一月幾?嘛,反正我只要在五月前也就是四月末帶你回去就可以了,所以呢,你還可以再呆一段時間,安心啦~』

『啊,對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離落芊的生日應該是二月十七吧?你還可以陪她過完十八歲生日。』

『謝謝。』離落瑤清楚,那個人不可能會對她這麼仁慈,只有可能是碧蓮心對那個人說了什麼。

碧蓮心低頭笑了下,眸里有著說不出來的柔意,『這次,可真不是我哦,是他說的,在那之前就可以。』…… 『那也謝謝。』離落瑤低了下頭。

起碼,不是用強硬的手段,也沒有讓其他人知道。

碧蓮心桃色雙眸的眸光黯淡了下,『我一向不喜歡強求啊。』

離落瑤抬了下眸『還有,最好把你那雙眼睛收一下,已經招來了不少人了。』

「嗯?」碧蓮心挑眉,『怎麼,怕我把你家那位也勾來?放心吧,那人就是個木頭,除了你,其他的,在他眼裡,頂多就算一個雌性,算不算是一個人都說不定。』

離落瑤眉心又擰了起來,『都說了不是情侶。』

『好,好,我就不打擾你們約會了。』碧蓮心站了起來。

『都說了不是……!』約會這一點,離落瑤想反駁也反駁不了,畢竟這一點是真的。

『好,都說我知道了啦。』碧蓮心完全當做了害羞的話,『是夫妻嘛~,我懂~』

『懂你個頭啊!』離落瑤這次直接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季洛辰正好點完餐,走回來,眉心微擰了下:「怎麼了?」

離落瑤坐了回去:「沒事。」

季洛辰坐在她對面,雙眸凝視著她。

離落瑤抬眸:「幹嘛?」

季洛辰雙眸認真,側臉清冷的很:「我在想,如果以後我們有了孩子,會是男孩還是女孩?會有幾個?」

離落瑤眉心擰了起來:「你閉嘴!」

季洛辰還在說著,看不出絲毫開玩笑的模樣:「不過如果他和我搶你,我大概會把他丟出去。」

離落瑤耳根都泛上了紅:「都說了你閉嘴!」

季洛辰看著她發怒了,嘴角卻忽的勾了下。

離落瑤更氣了:「笑什麼?!很煩誒你!」

季洛辰伸手摸了下她的頭,嘴角微勾。

離落瑤想把他的手拿下來,卻拿不下來:「你放手!撒開!」

季洛辰揉了幾下就把手收了回來,嘴角還是勾著的。

這樣不是好多了嗎。

黃昏落下,深淺不一的橘和露出來了的夜色交纏在一起。

離落芊停在了一個買小飾品的小攤前。

何禹微也跟著停下來,看了一眼之後:「你想要嗎?」

離落芊眸光落在一個冰藍色的發卡上,看了一會兒之後,眸光黯淡了下,嘆了口氣。

何禹微側眸:「怎麼了?」

離落芊搖了下頭:「沒什麼,我們走吧。」

何禹微看著她邁開步伐走開,眸光淺淺。

「落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