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花了他三個多小時,把整個樹林都逛了小半,他才終於在一個樹洞中發現了這種神奇的魔獸。暗蛇的戰鬥力算不上特彆強,本傑明直接搞出一塊堅冰,把它凍在裡面,便收進了自己的包裹之中。

就這樣,在這片樹林之中也沒什麼別的事情好做,本傑明轉身,離開了這裡。

靜謐的夜色之下,他往漢克鎮一路飛行,準備把東西交了,從老人那裡把那兩本書換到手,正好,今晚睡前躺床上就能看。

然而,就在他快要抵達漢克鎮的時候,還是忽然發生了一點小意外。

半空之中,他與法師小隊里另一位法師——弗蘭克相遇了。

「本傑明閣下,真巧,我正要去樹林那邊找你呢!」

本傑明有些疑惑,道:「找我幹嘛?鎮上出什麼事了?」

「別擔心,不是什麼大事。」弗蘭克搖了搖頭,道,「就是旅店裡忽然來了兩個法師,說自己是什麼法師公會的人,說想跟你見一面。」

法師公會?

本傑明感覺有點摸不著頭腦。

被法師公會了解到自己的位置,這倒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但……他們來找本傑明幹嘛?受女王之託要強行拉攏他們?沒必要吧,他們早就遠離了軍營,就兩個法師,也不可能強迫他們做什麼。

再聯想到老人對法師公會的描述,還有陌生青年說的那些關於法師公會的隱秘,本傑明感覺更奇怪了。

不過,人都上門拜訪來了,他也沒辦法說不見就不見。因此,本傑明還是點了點頭,說:「行,我馬上回去見見他們。」

實際上,他也有點好奇。作為伊科爾境內的大型法師組織,所謂的法師公會,裡面的人究竟會是一個什麼姿態。

這麼想著,本傑明與弗蘭克一同飛回漢克鎮。

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兩個還沒走進旅店大門,就看到不少人圍在的旅店門口,各種嘈雜的聲音傳出來,一付有好戲看的樣子。

疑惑之下,二人走近一看,結果發現人群中居然還有不少熟面孔。老闆娘、瓦利斯、奧古斯汀……從克魯鎮跟著逃出來的法師們,全涌在這群人里了。

重重的人群之中,還圍出了一片空地。空地里站著兩個人,一個是小隊里的法師喬安娜,另一個,就不是熟面孔了。

見狀,本傑明也忍不住皺了皺眉。

「怎麼回事?」

弗蘭克看著這一幕,也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說:「不知道啊……我剛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大家就都跑出來了?」

本傑明沒辦法,只好撥開人群走進去。他走到人群中心的空地,喬安娜的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這是在幹嘛?發生了什麼?」

喬安娜聞言,有些驚喜地轉過身:「本傑明老師,你終於回來了?」

本傑明不明所以地點了點頭。

搞什麼?有人能給他解釋一下現在到底什麼情況嗎?

與此同時,站在空地對面的那個陌生人,聽了這話,也把目光投向本傑明,露出有些驚訝的神色。

「您就是那位本傑明大人?」只聽得他開口,這麼問道。

聞言,本傑明點了點頭,卻更加不明所以了。

「有人能告訴我,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他環顧了一下四周,除了團隊里的法師,還有很多圍觀的路人,都是一臉好奇地看著他,看得他也有點無語。

終於,喬安娜反應過來,露出有些尷尬的表情,小聲給本傑明解釋了這一切。原來,站在她對面的那個陌生人,就是法師公會來的法師。他和另一個人說要來見本傑明,但本傑明又不在,他們只好等在旅店裡,結果卻和其他法師聊了起來。

剛從王國逃出來,法師們對於外面的世界還是很好奇的,聊著聊著,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聊到了兩邊魔法的差異上。頓時,法師們的好奇心就更重了,還隱隱生出一股不服氣的感覺來。

正好,法師公會來的還都是兩位冒險法師。就這樣,他們約到旅店的門口,想要一起切磋一下水平,看看王國之外的魔法,是否已經發展到了一個他們無法想象的地步。

於是,便有了本傑明眼前的這一幕。

聽完整個過程,本傑明感覺也是挺無奈的。不過還好,看現場的氣氛還是挺融洽的,估計只是一次隨便的戰鬥水平交流,對團體里的法師應該也會有幫助。

因此,想了想,他沒有表示反對。

「好吧……那你加油吧,好好打,別給我們丟人。」

對於結果,本傑明並不抱期待。他這些法師有幾斤幾兩,他還是很清楚的。他們剛接觸到冥想法則也沒多久,面對人家法師公會培養出來的法師,又怎麼可能會是對手?

就當鍛煉一下吧。

然而……

「本傑明老師,你既然來了,那我就不能出場了,應該你出馬才對啊!」喬安娜看上去一臉高興,「你才是我們之中最厲害的人,要代表我們霍里王國的全部法師,跟他們切磋才對!」 ?此言一出,圍觀人群的興趣更高了,其他二十多個法師興奮地點頭,表示贊同。至於空地對面的對手,也隨之兩眼發光,一臉期待地看向了本傑明。

見狀,本傑明也有點無奈。

……他早該想到的。

說實話,今天戰鬥了那麼多次,又是和魔獸打,又是和神父打,他都感覺有點累了。精神力的消耗並不是簡單像魔法值那樣,用完了坐一會就恢復回來了,它恢復得很慢,尤其是在多次連續戰鬥之後,它恢復得就更慢了。

不過,眼下這個狀況,他也不太好拒絕。

「不知道這位朋友的意思是?」想了想,他轉頭,看向了空地對面的那位來自法師公會的法師。

「我叫理查德,很榮幸見到你,本傑明先生。」對方點了點頭,說,「這個要求確實有些失禮,不過,我也確實對於王國的魔法水平感到很好奇,不知道會不會冒犯到您?」

聞言,本傑明有些驚訝地挑了挑眉。

因為先前老人的一些介紹,那些壟斷性的行徑,他對於法師公會的印象還是不太好的。但沒想到的是,眼前這個法師卻看上去一點囂張的態度都都沒有,反而感覺很有禮貌。

不過,大概也是因為他的禮貌,本傑明就更不好拒絕了。

「既然如此,那就比試一下吧。」他點了點頭,這麼說道。

說著,他又環顧了一下四周,周圍的群眾除了法師,還有一些好奇的路人。不過圍觀的人不算很多,也有不少人看一眼就走了。大概在伊科爾境內,法師出手也不是什麼特別稀罕的事。

可惜,他並沒有看到那位老人的身影。

本傑明一邊想著,一邊把他收穫滿滿的包裹放下,交給邊上的一位法師。他活動了一下有些發酸的肩膀,調整著自己的狀態,也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聽說閣下剛剛從南邊的暗魔獸林回來,精神力應該也消耗得很厲害了。」然而,這位來自法師公會的理查德,似乎善解人意得有點過了頭,「如果就這麼動手,感覺有點不太公平。」

本傑明卻搖了搖頭,說:「隨便切磋一下,沒關係的。」

雖然不知道對手究竟什麼水平,但是他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比較有自信的。況且,又不是什麼生死相搏,沒必要看得那麼重。

可惜,理查德卻搖了搖頭,說:「不如這樣吧,為了保證公平,我們都不用低級以上的魔法,只用入門級和低級魔法。這些魔法對精神力的需求都不大,就算閣下之前經歷了幾場戰鬥,也不會有多少影響。」

聞言,本傑明的臉上忽然浮現出有些古怪的神色。

……說真的?

圍觀人群之中,那幫從王國一起逃出來的法師們,也都面面相覷,眼神想到古怪,甚至有的人還伸手捂住嘴,彷彿不想讓人看到自己忍笑的怪異表情。周圍的其他人看到這個反應,自然更摸不著頭腦了。

「對面開始送了,快上!」系統也冒出來,有些興奮地喊道。

「……」

本傑明倒覺得沒什麼好激動的。切磋一下而已,就算贏了也只是面子上好看一點,沒啥實質性的好處,系統有必要興奮成那樣嗎?

不過……

說到好處的話。

「你確定真的要這麼打嗎?」一邊想著,本傑明一邊開口,禮節性地問道。

理查德點了點頭,自信滿滿地答道:「本傑明先生,也請你不要小看我。我的基本功很好的,在公會裡一向被稱為基礎魔法百科。提出這個條件,其實並不單單隻是為您考慮,對我也是有利的。」

基礎魔法百科?

這樣啊……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本傑明心裡忽然感覺有點想笑。

「那麼,既然要比試,不如我們來賭點東西吧。」他忍住不讓狡黠的笑意浮到臉上,貌似正常地說道,「光這樣打,輸贏都無所謂,好像也沒什麼意思。」

然而,聽了這話,對方反而露出一副正中下懷的模樣。

「正好,我們來這裡拜訪你,其實只是希望能夠邀請閣下去瑞吉納,參加一次我們公會的活動。」他那種有點小得意的語氣,聽上去反而像是他在下套,想套路本傑明的樣子,「如果我贏了,我也不要求什麼東西,只是希望閣下能夠接受我們的邀約,在約定的時間裡前往都城。」

聽到這裡,本傑明卻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有點不對勁……

這就是法師公會專門派人找他的目的?

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全世界的人都在往伊科爾的首都跑。隱藏身份的三個神父不知道為什麼,在往那跑。結果現在,法師公會的人還專程找上門來,要把本傑明拉去都城。這是個什麼情況?

有種……要出事的感覺。

這麼想著,本傑明忽然有點慶幸自己打了這麼一個賭。

還好打了這個賭。

有這個賭約在,本傑明相信自己是穩了。

因此,他還是點了點頭,道:「沒問題。不過……如果我贏了的話,你就給我一瓶魔葯吧。哪種魔葯你看著給,相信以你的為人,一定會給出一個價值均等的賭注。」

聞言,理查德也沒有反對。他拿出一瓶非常小的玻璃瓶,裡面裝著奇怪的紅色液體,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中,展示給本傑明看。

本傑明感覺有點疑惑。

這就是魔葯了嗎?

通過水元素感知法,他並沒有感受到瓶子里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元素波動。不過,他也不懂這些東西,看對方那個謹慎的樣子,應該是挺不錯的貨色。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短期魔力增幅藥劑,喝下去之後,能夠讓法師在一段時間內實力倍增,是一瓶非常珍貴的魔葯。」只聽得理查德異常鄭重地介紹道,「我好不容易才弄到一瓶,現在拿來當做賭注,應該夠格了吧。」

本傑明點了點頭,沒有異議。

就這樣,兩人間的賭約也訂立了。周圍的圍觀群眾向後退幾步,給他們留出一個更大的空間。同時,他們也各自後退,露出微笑,向彼此點頭示意,準備完畢,可以出手了。

伴隨著低吟的咒語聲,十個連珠火球,在理查德的頭頂被凝聚出來,在漆黑的夜色下,宛如十個閃耀的小型太陽,在眾人之中引起一陣陣驚呼。

「好厲害……一下子召喚出十個火球的連珠火球,這都是怎麼練出來的?」法師團隊之中,弗蘭克這麼感嘆道。

「這有什麼,還不是我們冥想的時間太短,時間久了,肯定也能用得出來。」

在眾人各異的目光之中,理查德雙手一揮,十枚火球宛如從天而降的隕石,朝著本傑明直衝而去。隨之,也宣告著這場漢克鎮中的魔法比試,就這麼正式開始了。 ?看著由自己召喚出的連珠火球,理查德也不由得感到一陣自豪。

作為傳播最廣泛、攻擊性也數一數二的低級魔法,連珠火球幾乎是每一位法師必備的魔法。可即便如此,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用得好它。火元素的聚集、調動、精神力在施法過程中的細微控制……總之,它雖然只是一個低級魔法,但其中的學問還是很多。

因此,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這個魔法,還一次性召喚出十個威力強大的火球,這已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他也確信,整個伊科爾境內,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並不多。

或許有些人學會了不少中級甚至高級魔法,能夠釋放出威力驚人的攻擊,但憑藉著低級魔法,理查德還是在法師公會中打出了自己的名頭,受到了一些大人物的重視。

——在法師公會內,這可是一件相當了不起的事情。

也因此,當法師公會的會長找到他,讓他和另一位法師邀請這個名叫本傑明的傢伙去都城時,他心中還是懷著疑惑的——一個從鄉下地方逃出來的法師,有必要這麼重視嗎?理查德雖然沒怎麼和教會的人交過手,但他卻隱隱覺得,如果把他拋到霍里王國,他也能憑藉著自己的能力逃出來。

所以,在最開始,他就有了這個人過上幾招的念頭。

他覺得,如果自己能輕鬆地打敗這個本傑明,會長知道以後,是不是會更加重視自己?自己獲得的公會資源也會變得更多?

懷著這種想法來到漢克鎮,他在和其他法師聊天時,就有意無意地把話題往這上面引。果然,那些法師沒見過什麼世面,很快便被他挑起了戰鬥的慾望,想和他「切磋」一下。

為了等到這個本傑明回來,他找了各種借口拖時間,幸好,一切如他所計劃那樣順利發展。最後,這群流亡法師的頭領——這個被會長特別重視的法師也站到了他的對面。

說真的,當他第一次看到的本傑明的時候,雖然什麼都沒有表現出來,但他的內心是很不屑的。

這人才多大啊?

雖然理查德也知道自己不善於看人,但是一個二十歲都沒滿的小毛孩子,也不知道撞什麼大運,成了個法師,然後帶著另一群半吊子法師,僥倖逃出霍里王國,結果竟然就引起了會長如此的重視?

理查德覺得很不甘心。不就是個大門,突破很難嗎?為什麼其他人都把這件事情看得有多厲害一樣?

一個毛孩子能做到的事情,他一樣也能做到。

他要向所有人證明這一點。

實際上,開打前提出的那個條件,是他早就想好的一個小策略。雖然他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可他也不是莽夫。他是看不起從王國逃出來的法師沒錯,可是能受到會長的重視,那這個人想必也有他的過人之處。

因此,他要確保自己百分之百的把握。

豐富的戰鬥經驗告訴他,想要打敗對手,就要創造有利的條件,最大程度發揮自己的優點,迫使對手使用弱點迎戰。因此,理查德想出了這麼一個方法。低級魔法的強勢運用是他的優點,至於對方……霍里王國的魔法是不成體系的,或許對方天賦過人,會些什麼很厲害的偏門魔法,但論基本功,肯定好不到哪去。

於是,他便借著對方剛從暗魔獸林回來的借口,搞了這麼一個只用入門級或者低級魔法的戰鬥條件,既顯得自己有風度,又暗中增加了不少獲勝可能,這多有智慧的一個舉動啊!

所以,在本傑明提出賭約的時候,他才會答應得這麼乾脆。

賭就賭,只能用低級以下的魔法,這小子怎麼跟他打?別告訴他,這傢伙還能用水球術把他給砸死?那可真是要笑掉他的大牙。

不是有必勝的把握,他也不會把他最寶貝的魔葯拿出來當賭注。

當然了,自信要有,謹慎對敵的心態也是要有的——他很清楚輕敵會為一個法師帶來什麼樣的下場。因此,在戰鬥剛一開始,他便用出了他的拿手好戲。

十發的連珠火球,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小子要拿什麼來擋!

「閣下小心,萬一抵擋不住了,我也可以馬上收手。」理查德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對著本傑明,用關切的語氣說道。

然而,令他有些疑惑的是,本傑明居然對他的話毫無反應。而且,面對流星雨般的火球,本傑明卻只是開口,念出了一個極為簡短的咒語。

理查德也認得這個咒語。

是蒸汽之柱。

……啥?

那一瞬間,他就感覺事態有點朝著他意料之外的方向發展。

他沒聽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