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夜來不及細想什麼,直接隱身走進雲王府里,摸著胸口,一步步的朝兒子星耀所在的位置逼近。

……

書房地底密室。

白丞相坐在那裡,眼神直勾勾的看著面前的小男童,突然開口說話,「小傢伙,你若迷路了沒關係,我讓啞奴送你出去。」

星耀看著面前的老人,只覺得對方很是慈詳和藹,上前問道:「你讓啞奴送我出去,那你不想出去嗎?」

「老夫出不去。」

白丞相苦笑,他若能出去的話,也不至於會被在這裡三年多的時間。

星耀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膛,「只要你想出去,我帶你出去!」

白丞相聞言,不由失笑,「你看老夫手腳的這鏈子,你可別小看它,它可是寒鐵所鑄,尋常的兵器根本不能損傷它分毫。」

寒鐵?

星耀則是眼前一亮,他之前可老聽景南郡的趙元叔叔在自己面前老叨叨,寒鐵這東西是多麼難得的呢!

真沒想到,這雲王倒是大手筆啊!

只是囚禁一個老頭,還用那麼多的寒鐵?

星耀連忙上前,巴巴的看著那些鐵鏈子,一臉貪婪的眼光,「哇!原來這就是寒鐵啊?太好了,海嘯哥哥,我要你把它們都給弄回去!等我回景南郡的時候,我一定要讓趙元叔叔給我弄把趁手的兵器!」

白丞相見這小男童居然不怕生,看到自己手腳上的寒鐵鏈子,居然還想著全部拿走!

這天真的語氣,讓白丞相不由失笑,「小傢伙,這可是雲王的東西,你若拿了他的東西,就不怕他要你的性命嗎?」 「就憑雲王那個慫包,還想要我的性命?那也得問問我父親,還有邪邪是否同意呢!」

星耀昂了昂首,一臉驕傲。

今天他看到了父親迦夜霸氣狂拽的一面,心裡嚮往著擁有父親那樣的實力。

最重要的是,他覺得父親給邪邪塞的那把刀,看起得很不錯呢!

嗯!

他想到了要用寒鐵打造什麼樣的兵器了,他要刀器!

一想耍大刀那帥氣,星耀的小心臟激動的急速跳動。

面對小男童那滿不在乎的語氣,白丞相併沒有任何生氣,也不覺得這孩子在胡說八道。反倒是溫和的笑著,善意的勸道:「孩子啊,這裡不是你呆的地方,你快些離開吧。」

「那可不行!我是專門來帶你出去的呢!」

星耀連忙搖頭,他就這樣離開的話,豈不是白來一趟么?

話音剛落,他就吩咐海嘯動手,解救老人。

當他們一行人從密室里走出來的時候,結果……悲劇的遇上了雲王正好回來!

一個推開書房的門,一個正好從機關里出來!

兩方的時間直接杠上,簡直他喵的太吻合了!

星耀一出密室,就看到了門口上的雲王!

彼此同是怔呆了半晌,愣是沒反應過來!

這下子,就算是瞑幽狐有那障眼法都沒用了,因為雲王已驚悚的大聲叫道:「來人啊!抓毛賊!」

得!

有他這殺豬般的尖叫,書房四周安排的侍衛們,就如春天雨後的竹筍,紛紛冒了出來。

星耀見狀,直接咒罵出口,「卧槽!今天怎麼這麼邪門啊?」

進來書房的時候,也差點被雲王發現,有瞑幽狐幫忙,也算是逃過一劫;好不容易把人給救出來了,出了密室機關,就與剛剛進門的雲王對上!

這是什麼狗-屁運氣?

雲王見白丞相被那一大一小的人救了出來,臉色變得鐵青,「來人!除了那個老人,另外兩個不知死活的毛賊,給本王拿下,膽敢反抗者,格殺勿論!」

「是!」

整個書房外,立即圍堵了上百人。

一個個激動不已,在雲王面前建功的時候到了,他們豈會放過這個機會?

海嘯臉色十分難看,他對著星耀低聲說道:「小主子,您先離開吧。奴替您斷後!」

星耀突然淡聲反問道:「你一個人能砍得了外面上百號人嗎?」

海嘯咬咬牙,一臉毅然,「奴拚死也會護著小主子離開!」

星耀的小臉上,劍眉下的那雙眼眸帶著執意,他不甘!

很不甘心啊!

我再也不要愛你 靠在海嘯身邊的白丞相,因為長時間在地下密室生活,四肢無力,但並不影響他說話,他在剛剛看到雲王的時候,心下也感覺無奈。

上天是要絕自己的後路,他又何必心裡再有希翼之光呢?

於是,白丞相看著面前的雲王,開口了,「雲星愷,放他們走吧。老夫留下便是。」

「你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雲王怒道,駁回了白丞相的提議。

白丞相只是抬起眼帘,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你不放他們走,那老夫便自裁在你面前。」

「你——」

雲王被氣倒了,可白丞相所說的話,卻又讓他有所顧忌! 白丞相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雲星愷,別把老夫的話當耳邊風!老夫說了,讓他們安全的離開雲王府,別傷他們一根寒毛!否則你只能得到我的屍體。老夫若是死了,你可沒什麼好處!」

哼!

這個死老頭!

都落得這樣的下場了,還不願意服軟!

雲王氣得不輕,但為了要得到寶藏的下落,他卻又不能不忍氣吞聲。他正在衡量著白丞相所說的話時,突然外面一陣騷動,從雲王的後背,傳來了一道冷喝:「本尊倒要看看,誰敢對本尊的兒子,格殺勿論!」

迦夜的出現,讓整個局面發生了變化!

話音一出,包圍在雲王府的人,個個眼神盯著迦夜,全場瞬間鴉雀無聲。

雲王更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根本不敢置信,這強者怎麼還沒離開雲王府啊!

這強者跟著雲邪一起的,那他會不會認識白丞相啊!

想到這裡,雲王心下一片冰涼,但眼神卻變得陰鷙起來,不!他不能束手待斃!

王牌特工 他還要爭奪南樂國的龍椅,他還要走上人生顛峰,做這南樂國的帝皇之尊!

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懼怕面前這個連叫什麼名都不知道的男人!!

雲王想到這裡,雙手緊握,青筋浮現,目光死死的盯著迦夜,殺意滿滿。

書房裡的星耀又驚又喜的看著迦夜,失聲叫道:「父親?!」

迦夜神色微滯,兒子居然喚他為父親了。

只是,真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承認了他的身份。

兒子第一次叫這聲父親,讓迦夜心裡甜絲絲的。

迦夜心情愉悅,嘴角微勾,笑對著星耀:「你出來玩耍,為何不告訴我一聲?你看看,若不是我及時趕到,你得惹出多大的禍事出來?你也不怕你母親擔心?」

雖然迦夜的語氣並沒有特別嚴厲,但也讓星耀有些愧疚不安,「父親說的對,是我錯了。」

雲王聽到這裡,臉色更是陰沉!

他萬萬沒有想到,那個小屁孩,怎麼會是面前這個強者的兒子?

白丞相在旁打量了一眼迦夜,只覺得對方一身殺戮之氣,而且還是這稚童的父親,也就鬆了一口氣。

至少有這位強者在,可以保證救自己的稚童平安無事離開這雲王府。

他上前勸道:「這位公子,您快些帶著他們一同離開吧。」

迦夜看了這老人一眼,確定自己並不認識眼前這位老人,不由疑惑道:「你是?」

星耀連忙拉了拉迦夜的衣袖,示意父親低首,等到迦夜低下身子的時候,小傢伙則是在他耳邊輕聲說道:「父親,這個老人是在書房密室里找到的,那個莫姨娘不是讓邪邪要留意嗎?說這個人對雲王很重要呢!」

迦夜聽到這裡,星耀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雲王爺的書房裡,心裡有了答案。

原來這小子想要替夫人跑這一趟,想要表現立功啊。

億萬總裁【完結】 迦夜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老人的身份,於是對著一旁站著的海嘯吩咐道,「海嘯,你背著這位老人,現在就帶他去你主人那裡。至於星耀,便交給本尊吧。」

膽敢對他兒子說格殺勿論,那就要做好被他屠殺滿門的準備!

嗯——順便給夫人的親弟弟出口惡氣,這主意也是不錯的!

——————

樓媽:求月票啊!求月票!給月票的粉絲,投票后,進群截圖,便可以領2元現金紅包哈。企鵝群號是18856295

不負責的小劇場9——

雲燁懵了:姐夫,什麼叫順便給我出口惡氣?

迦夜點頭:沒錯,你就是順便的。

雲燁怒了:為什麼?

迦夜理所當然的回答:因為,你是男配啊!

妖孽學生 雲燁當即淚奔,奔到樓媽的房間,哭嚎:樓媽!你咋給我弄了個這麼欺負人的姐夫啊!

樓媽假咳了兩聲:介個……我寫著寫著……就這樣把他的形象折騰成這樣了,你忍忍吧。

雲燁傻眼:樓媽,你這樣會失去我的!

樓媽淡漠:沒事,你不是男主。

雲燁倒地不起,一臉生無可戀:原來,樓媽才是那個最腹黑的。

迦夜難得贊同的點頭:這話我贊成!

樓媽啞然:…… 「海嘯,你背著這位老人,現在就帶他去你主人那裡。至於星耀,便交給本尊吧。」

迦夜如此吩咐海嘯,海嘯怔了一下,隨後點頭,「是。」

聞風和九狐兩隻小獸,不敢現身,恨不得將自己的氣息收斂一乾二淨!

可是,迦夜是誰?

在他出現在這書房的時候,便知道了它們二人的存在。

雖然它們沒有現身,但迦夜的眼神嗖的一下盯住了虛無的兩獸身上,「你們也別呆在這,保護海嘯。」

「諾!」

聞風咽了咽口水,小心肝怦怦的亂跳。

九狐心下同是一驚,王……這是生氣了!

想來回去杏嵐山莊后,它和睚眥都要收緊點皮,否則是要讓王狠虐一番了!

早知道就不要聽星耀慫恿,讓它們跟著一起干這票……

九狐低下眼眸,思索這件事的前因後果,發現其實就算這件事重頭來過,它和睚眥都會心動,跟著星耀照干!

因為,天靈丹對它們靈獸、神獸而言,絕對有著致命的誘惑!

兩隻小獸灰溜溜的飄到了海嘯的身邊,海嘯也就從懷裡拿出之前星耀從主人云邪那裡弄來的一瓶護體丹,從裡面拿出一顆,遞給了白丞相,「您先服下一顆,我再背您離開。」

白丞相點了點頭,二話不說的將那不知名的丹藥,吞咽下肚。

雲王見面前這群人居然全都無視自己,那個強者更是目中無人,居然要在他的眼皮底下將白丞相那個老頭帶走,這怎麼可以!

欺他雲王府無人嗎?

雲王面容已經扭曲,大吼一聲:「雲騎衛,都給本王現身!」

隨著他大吼一聲,雲王的身邊冒出了整整二十個人,左右各十人,橫著一排站在雲王的身後。

這雲騎衛的二十人一出現,海嘯臉色頓時變得發白。

因為,面前這二十個人,全身散發出壓制著他的氣息。

他們隨便哪一個人,都比他的實力還要強!

雲王看到海嘯的臉色變了,心情愉悅了,「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走!本王的雲騎衛,都是由玄品極星武靈(武力值196-199之間)組成!本王還真不信你們還能跟我的雲騎衛比拼!」

迦夜面對那二十人的玄品極星武靈,眼皮也只是抬了一下,一臉淡定自若的將星耀抱在懷裡,冷笑道:「什麼雲騎衛?在本尊面前也不過是螻蟻罷了!」

「放肆!」

雲王當場震怒,瞪大雙眼看著迦夜,他辛苦培養的雲騎衛,可以說是他搜羅了整個南樂國,重金許利,千方百計才將他們招來做自己的護衛!

他的雲騎衛,比皇宮裡的驃騎衛都要強上許多倍!

可是,雲王引以自豪的雲騎衛,到了這男人的嘴裡,就成了螻蟻不值一提,這讓他的內心幾乎在滴血!

海嘯與白丞相二人的臉色,同時皺眉看向迦夜,他們擔憂不已。

迦夜嘴角微勾,眼眸從墨色再一次變成了血紅,眼神直勾勾的看著雲王,低啞的嗓音說道:「放肆的人是你!你可知道,惹惱我炎迦夜的人下場,只有一個,滿-門-屠-殺!」 炎迦夜?

雲王只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時想不起來。

雲騎衛的一個老者,突然驚語:「你……你竟是戰神之王,炎迦夜?」

戰神之王!

在場的人,紛紛倒吸一口氣,戰神之王的名聲,他們怎麼可能沒有聽過?

那可是曾經千年之前,天城大陸一統諸國的戰神之王——迦夜!

因為其戰功赫赫,被皇族賜姓炎,其名聲都超越皇室的風頭。最後卻被身邊的人在戰場上動了手腳,本該是絞殺敵方的將帥的陷阱,卻成他的墓地。

雲王驚恐的連忙矢口否認,「不!戰神之王早就死了,他怎麼可能還活著!他不是戰神之王!」

雲騎衛的那個老者,卻是皺起眉頭,「王爺,你別忘了,還有鬼域的存在。」

「鬼域……不,我不信!」

雲王聽到這裡,臉色變得青白,心裡的驚慌恐懼,讓他不知道該如何去相信面前這個強者,就是千年前的戰神之王。

他的事迹,流傳千年,至今還是人人崇拜的戰神之王!

迦夜沒有興趣理會雲王等人,在他們對自己身份的猜測的時候,他已經悄然無息的出手。

迦夜雖然是抱著兒子星耀,但依舊無損他半分實力,身影幾近模糊,腳下焰起一片紅色的火焰,身形如同閃電一般,疾速朝雲王的方向掠去!

他成名的絕殺技——蒼焰聖拳。

迦夜已經不再是鬼王境界,而是天品下星鬼帝(武力值324)!

拳頭緊緊的握起時,原本收斂起來的磅礡殺意,也在這時瞬間爆發!

雲王抬眼一看,驚出了一身的冷汗,臉色驟變,連忙向後退了幾步,嘴裡大叫道:「雲騎衛!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