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那位NPC老爺爺用這招的時候帥呆酷斃了啊。爲什麼到了自己手裏,用盡渾身死氣,才憋出這麼幾個石頭尖尖?

它們還能炸開嗎?

有威力嗎?

“唉……”隨着他一聲輕嘆,距離唐牧北最近的石頭尖尖爆炸了!

威力不算很強,但它的衝擊力全都傳遞給了下一個石頭尖尖!

一個個爆炸掀起一股氣浪直衝神通道士而去!

“神通師兄爲什不還擊?明明對方的攻擊速度不快啊!”一位修爲較低的道士問道。

木魁道人微皺眉頭,“牧店主佈置下的結界很有問題。這裏面似乎只能採取回合制,也就是說神通接下來這一招,才能反擊。”

“那木魁大師兄,待會兒您上陣的話,一定要先出手打他個落花流水!”該道士忙出主意。

木魁道人微微頜首。

而兩人之間的石頭越崩壞氣勢越磅礴,直到最後一個炸開,神通道士運足靈氣支撐住防護盾纔沒有被炸飛。

“呼!沒想到果然有些力道!”神通道士慶幸自己往後退了兩步,剛好沒在石頭尖尖的攻擊範圍內,否則光是這波爆炸積攢的衝擊力也夠喝一壺了。

唐牧北:……

這招是不是放空了?

那……還要繼續用倒海嗎?

原本以爲是回合制該神通道士反擊的一衆道士將視線放在他身上,都等着看他一招制敵呢。

可神通就是戳在那兒不動!

尼.瑪還不反擊?你千里迢迢跑過來就是爲了給他當人肉靶子的啊?

木魁在心中暗暗罵道。

而神通道士也很絕望啊,他剛纔加護盾的時候明明調動靈氣一點都不受剋制,可現在該發起進攻了,卻是調動不了一身靈氣!

就像是被屏蔽了一樣。

艹!

果然是這個結界有古怪!

“砰!”突然一聲巨響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唐牧北定睛一看,前面都炸完了最後居然還有個兩米高的石頭尖尖遲到的冒出來!

而且,位置就在神通道士正下方。

“艹!幸好我反應快,否則就要被爆花了!”神通道士跳躍在半空中這麼想着,那個兩米高的石頭尖尖轟隆一聲炸開。

跳躍而起沒來得及做下一步動作的神通道士頓時被炸的灰頭土臉。

唐牧北一臉懵逼再次掐訣。

“倒海!”

半空中烏雲密佈翻滾,電閃雷鳴甚是駭人。

倒海顯然比排山要出招利索,很快就有一股股水從天而降。

然而,量還是太少了。

全場所有道士雨露均沾吶,一人一盆從天而降的水,頓時沒防備的人都被澆成落湯雞。

這時就看出來實力差異了。

五品道士及六品的木魁道人從頭到腳都是乾的,其他人狼狽不堪。

“牧店主,求你了讓我直接把他們砍翻得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凌雲劍目瞪口呆好一會兒後主動請戰。

溯洄:……

扶桑:……

“爲了鍛鍊他的打架功夫,你把結界設置的都這麼bug了,他還是打成這樣。想採訪一下你,有沒有一種練小號的感覺?”溯洄回過頭來用傳音入密問道。

扶桑同樣爲了不傷牧小朋友的心,用傳音入密搖頭道:“感覺這個小號好像練廢了!”

“凌雲劍,速戰速決吧,我們還是參加百鬼夜行比較好玩。”扶桑宗主下達最終命令。

芭比娃娃,天上灰來個小王爺 凌雲劍拔地而起強行飛到唐牧北手中,興奮道:“牧店主跟着我的節奏嗨,看我帶你起飛!” 然而話音未落,他只覺得眼前一片劍光閃過隨即就被強橫力道擊中。一秒鐘喪失了戰鬥力的木魁道人只能眼睜睜看着牧店主手握飛劍,釋放出不亞於七品的實力出來!

噗!

我們被騙了!

牧店主原來早已晉升七品!

這就是等級間的差距,七品對上六品絕對是赤裸裸的壓制。

牧店主顯然很生氣,一邊哇啦哇啦叫着一邊使出強大劍法,只見整個結界中劍氣縱橫,許多實力低的師弟們僅是碰觸到劍氣就已經倒地不起。

“木魁大師兄,救我!”

“木魁大師兄救命啊!”

……

整個結界化作屠宰場,自己的同宗師弟們瞬間淪爲待宰羔羊。

他們多數還將希望寄託在六品大師兄身上,然而他們的大師兄已經在第一時間赤裸裸的跪了!

木魁此時自身難保,只能躺在地上默默祈禱這位牧店主不是個殺戮成癮之人。

否則龍虎宗小輩要折損傷亡慘重!

“啊~~~”唐牧北在一陣頭暈目眩中終於感覺停了下來,最起碼腳踩到地了。

被凌雲劍拖着飛了一大圈,他感覺嗓子都要喊啞了。

太特喵可怕!

以後千萬要離凌雲劍遠點,從內心拒絕它!麻蛋留下的心理陰影太嚴重了!

一大羣幾十個道士橫七豎八躺在地上被封印住,扶桑這才解除結界。

最先衝上來的是無瞳,它早就看上那些眼鏡了,上來就開始往袋子裏裝。

“牧店主,您後面打得太沒意思了,還是前面那段好看!”嚶年誠懇道:“又是暴菊又是炸他們,尤其用水澆的那招特別棒! boss大人請留步 從心理上藐視打擊他們,後面純屬凌雲劍搗亂!”

“是啊是啊,凌雲劍前輩想出風頭也不能蓋過我們牧店主啊,下次注意!”冬苓忙跟了一句。

凌雲劍:0_0

什麼情況?

我特喵纔是功臣好伐?

你們一羣P都不懂的渣渣!沒看出來我那套凌雲劍法的精妙之處嗎?

哼!你們不識貨,牧店主肯定……

它一轉頭就看到坐在地上腿軟了的唐牧北。

大明之雄霸海外 得,你們牧店主估計還暈着呢。

去找我主誇獎比較靠譜!

“嗯,凌雲劍表現還可以,劍法沒有生疏。你以後經常跟在牧小朋友身邊,還是要多指點指點他的。”扶桑宗主滿意點頭。

凌雲劍激動地轉了好幾個圈,聽見沒?我主說了“經常跟在牧店主身邊”!擦!以後我可以長期放風了!

“感謝我主栽培,感謝我主的肯定。以後我會盡心盡責保護牧店主安全,儘量讓他早日擺脫水貨身份!”凌雲劍的劍尖尖點的像小雞吃米。

溯洄把腿軟的唐牧北拽起來,安慰道:“小朋友啊,你等着心竅裏的貓娘醒過來之後,再修煉那些功法。

我總覺得功法施展效果不理想,可能是因爲你那個死氣的緣故。

以後試着調用靈氣來施展,說不定會好一些。”

“還有,你該抓緊時間找人蹭蹭天劫了。都升級到三品了,實力還不如一品巔峯強,得抓緊時間提高啊。”扶桑宗主語重心長。

“好。”剛緩過勁兒來的唐牧北點點頭應下。

衆厲鬼看了一場好戲,都準備娛樂項目去了,山谷中頓時熱鬧起來。

百鬼夜行最後一項其實就像個大型廟會,都是各個厲鬼展示才能的時候。

幾萬厲鬼影影綽綽手持掌心蠟,熱鬧穿梭着。敲鑼打鼓鬼音唱響,吃喝玩樂熱鬧非常。

扶桑和溯洄也變化了形態,假裝厲鬼混雜其中。

“好強的殺氣!”正在爲鬼衆表演桃扇舞的桃娘眉毛一挑,視線落在山谷入口處。

與此同時,略微有些修爲的厲鬼都有察覺,神色均是微微一頓。不過它們並不十分在意,畢竟有牧店主在,還是很安全的。

“嗯?”扶桑與溯洄同時擡頭看過去。

山谷濛濛迷霧中,猛然出現一個身影。

身材修長,從迷霧中一步步向山谷走來,步履穩重衣帶飄飄。

“好鋒利!”溯洄目瞪口呆,看了好一會兒才傳音入密道:“這是……妖刀?!”

扶桑瞄了一眼滿臉都是一言難盡,“它是妖刀也不是妖刀!”

“什麼意思?”溯洄都愣住了。

“我的本命武器妖刀,和本體呆在一起,這個只是……我也不知道它打哪來的!” 啟稟王爺,王妃會捉鬼 扶桑鬱悶的直撓頭。

溯洄更目瞪口呆,“不會是分裂出來的吧?大哥,你有問題啊!還不抓緊時間想辦法解決,天天以這種狀態浪,找死呢你?”

“你覺得我還有什麼辦法解決?要是洛水還在,他或許能幫忙;還有你妹妹蒹葭也有可能。現在能找到嗎?”扶桑兩手一攤,“我自己的命,你覺得我會胡鬧?”

一遇慕少愛終身 看溯洄無法克說,扶桑繼續道:“你也發現牧小朋友命格古怪了,別忘了他連洛水的因果都繼承了,所以……”

“所以你把希望放在小朋友身上?!”溯洄驚奇地看了他一眼,又看看唐牧北,“那你不早說,我就不坑他了呀!”

扶桑頓時覺得頗爲感動。

不等他回話,溯洄冷哼道:“我直接玩死他,讓你斷了這個沒希望的念想!”

扶桑:……

“對不起牧店主,我來晚了。”妖刀看了一眼地上那堆道士,“接到您的紙人傳音我正在灰界,用最快時間趕過來,沒想到還是晚了沒能幫牧店主排憂解難。”

喝了幾杯心情很好的唐牧北哈哈大笑,“我叫你來是參加百鬼夜行的,跟打架沒關係。來來來,今天晚上吃好喝好放鬆放鬆!”

妖刀:……

您特喵浪費了一張小紙人,就是叫我來玩耍的?

擦!

我正在灰界打怪懂不懂啊?

不過面對如此熱情的牧店主和厲鬼們,妖刀終於把到嘴邊的話嚥下去了,“那羣是什麼人?戰利品嗎?我幫忙看守他們吧!”

喝多了的祁天佑一把拽過妖刀,“來來來,咱兄弟倆比試比試,看誰力氣大!”

一臉懵逼的妖刀很快就被熱情似火的厲鬼包圍住,起鬨要它跟祁天佑比賽掰手腕。

“靜心扳指!快出來!”神通道士躺在地上全身不能動卻是沒有失去語言能力,他抓住難得機會趕忙嘗試呼救,“快點,用扳指裏的傳音陣呼叫老祖速來支援!”

流光閃過,白城出現在它身邊,俯身從神通手上將扳指摘下來,“緊急呼叫老祖,請授權!”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神通對着扳指念出密碼,扳指內傳音陣開始運轉。

“神通,發生什麼事了?需要用傳音陣?”

靜心扳指傳來輕微語音聲,這顯然就是個僞裝版的手機啊!

扳指另一端傳來的聲音,自然就是龍虎宗坐鎮的靜心老祖。 “老祖救我!”神通道士剛叫了一聲,扳指就被白城拿走了。

聽到神通的叫聲,靜心老祖當即有幾分緊張。

此次行動有小輩中天才大師兄木魁相伴,即使是遇到普通店主也不會遭遇危險,。

神通不是說那個店主剛剛上任修爲很低嗎?

難道是有救兵?

否則他怎麼會啓動傳音陣法緊急求救?

正在靜心老祖打算佈置接應計劃之時,傳音陣另一端傳來的熟悉的聲音。

“老祖你好,我是靜心扳指。”

是自己辛苦培養出來的器靈!靜心老祖剛準備告訴它別慌,自己這就派精英部隊前去營救。

白城卻拿着扳指盯着神通一字一句道:“跟着你們這羣廢物實在太沒有前途了,我要去做一個有文化有內涵見過世面有格調的器靈了,各位:撒由那拉,拜拜了您嘞!”

話說完,它直接切斷了傳音陣,拿着本體扳指連頭也不回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見。

神通:……

衆位龍虎宗師兄弟:……

那可是老祖最心愛的扳指吶!

要不是神通在大殿比試中奪得首魁又發下毒誓一定會拿下三座城市的鬼事處理權,老祖怎麼會捨得把扳指賜給他暫用?

可這是什麼情況?

靜心扳指特喵爲什麼自己跑了?

“神通,你對扳指器靈做了什麼?它怎麼私自逆反逃跑了?”木魁道人被嚇得不輕。

扳指器靈還是當着大夥兒的面親自跟老祖說它要走了……

這尼.瑪怪罪下來,老祖的怒火可不是誰能承擔起的!

“我……我什麼都沒做啊!”神通道士都快哭了,自從拿到這個扳指自己差不多天天供着!

只是那天一時貪財,他就答應把扳指借給卜志強用。

而且當時約法三章,他只能晚上睡覺戴着,一早就要歸還的!自己爲防意外甚至還給它施了個束縛咒。

如此嚴密的防備,都沒阻擋住可惡的牧店主擄走器靈!

這下可好,靜心扳指自己跑了,回去怎麼跟老祖交代?

這段叛逃小插曲唐牧北自然是不知道的,作爲倍受愛戴的店主,他早就被熱情的厲鬼們灌的迷迷瞪瞪了。

反倒是受了誇獎的凌雲劍拿出高手氣派,全程監管山谷中的動靜;

扶桑和溯洄倆慢條斯理吃着炒豆子喝着小酒,白城將自己原來的本體扳指奉上。

扶桑隨手一抹,靜心扳指與原主人靜心老祖之間的關聯就徹底斷了。

正在努力尋找扳指所在位置的靜心老祖受到反噬,頓時吐出一口鮮血怒吼道:“神通你這個混蛋!你對我的扳指到底做了什麼?!”

“emmm……這個扳指做的很精緻。”溯洄拿過來研究片刻,隨手戴上,“給我玩幾天,我要研究研究傳音陣。”

剛來時還一臉嚴肅的妖刀,這會兒早就被祁天佑灌蒙了,抱着自己本體躺倒在舒服的夜行臺上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