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西進入劇組,一切拍攝都很順利。

眼看著《神醫王妃》要播出了,寧西也需要開始配合宣傳。

雲舒:【寧西,下周末的宣傳活動,我陪你一起去。】

寧西遲遲沒有回復。

大概還沒收工。

等了約莫半個小時,那邊回復了一個好。

得到回復,雲舒將手機扔下,下樓倒了一杯牛奶,端著走到書房門口。

「二哥,我能進來嗎?」

「……」

裡面沒人答應。

她推開門,裡面沒人。

二哥人呢?

她走進書房,找了一圈,確認沒人。

這才走出來,端著牛奶走回卧室,剛關上門,聽到浴室有聲音響起——

她走過去。

不等靠近,原本就沒鎖好的門直接開了!

浴室內,熱氣蒸騰,男子站在花灑下,溫熱的水珠漫過每一寸肌膚——

蜜色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結實飽滿的肌肉線條趨近完美。

腹肌,胸肌,以及擁有強勢力量的肱二頭肌,全部展露在她眼前!

「砰」的一聲。

雲舒瞪大了眼睛,腦子裡有什麼東西炸開了。

哪怕親密過無數次,但看到這麼勁爆的場景,她還是有些承受不住。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繼續——」

話落,她啪的一聲關上了浴室的門。

她端著牛奶坐在床上,眼前還是剛才看到的場景。

她只覺得渾身熱血澎湃,就連小臉都紅了一片,整個人看上去又可憐又乖巧——

她抿了一口牛奶,這才覺得緩解了喉嚨的乾澀。

那是什麼人啊!

洗澡不關門?

被看了也不知道捂著點?

越是這麼想,她的臉蛋就更熱,到最後,紅的幾乎能滴出血來!

她不敢再想下去,拿出手機,哪知道剛一拿出來,屏幕上彈出來了一連串的信息。

多半是俱樂部的人發來的。

她點開,一一回復。

剛回復完,看到溫楚楚發了一條消息:【在幹什麼,睡了嗎?】

雲舒回得快:【沒睡。】

溫楚楚:【這麼晚了,還沒睡,二爺也在?】

看到二爺兩個字,雲舒的腦海里又躥出了剛才看到的畫面,小臉爆紅。

咔噠一聲。

男人走出浴室,身上穿著灰色的睡袍,長手拿著一塊毛巾擦拭著頭髮,見她小臉紅撲撲的,「在想什麼?」

雲舒不敢看他的眼睛,「沒什麼沒什麼……我我我……我剛才就是有點渴了,所以喝點牛奶。」

她一邊說一邊端起牛奶往嘴邊湊——

傅南璟走到他面前,長手扣住了她的下巴,眼神微微閃爍:「舒舒,你臉好紅——」

「閉嘴!」

雲舒炸了,鼓了鼓腮幫子:「你洗澡為什麼不關門,你知不知道剛才……」

那一幕,要是別人看到了,怎麼辦?

「你又不是沒看過。」

他說的義正言辭。

雲舒看著他的臉,竟找不出一個詞語來反駁,好半晌憋出了一句話:「你不要臉!」

傅南璟扔下毛巾,狹長的眸子一眯:「舒舒,你剛才該不會是在想你看到的那一幕吧?」

「!!!!」

被看穿了心思的少女小臉更紅了!

「你胡說,我沒有——」

嗚嗚嗚……

能不能閉嘴,這話能隨便說嗎?

還要不要臉了?

傅南璟輕笑出聲,極富磁性的聲音就像是從胸腔里擠出來的一般,「舒舒,看到什麼了?嗯?」

雲舒:……

她不說話,想以此逃過一劫。

但傅南璟怎麼會給她機會,他伸手拿過她手中的牛奶,一飲而盡。

「那是我的牛奶——」 此時無源道人已經是出離了憤怒!先是有人半途截殺自己的弟子,而後又出現了一個魔族,將自己的小弟子傷成這幅模樣!

本源之力已經盡毀,雖然暫時性命無礙,但是這意味著以後再無修行的可能了!

因為本源之力最為緊要,乃是一個修士能調動天地靈氣,施展法力的重要根基!

不過還好的是,元嬰還在,只是已經昏迷過去而已。

想到這些,無源道人手握長劍,飛向那魔族所在之處。

那魔族此時正被四位長老團團圍住,先前在這四人剛到的時候,它就對這四人動手了。本打算突破包圍,然後遁走,可惜……

剛一動上手,自身的皮膚就已經被四周充斥的劍氣割裂開來。如果不是對方手下留情,此時它已經被劍氣撕成碎片了。

這魔族突然冷靜下來了,就連眼中的暴虐都消散了一些。

是的,雖然它是很強,但是他也怕死!

按理說一個渡劫期的魔族,就算對上尋常的渡劫期修士,一個打兩三個都不成問題。

可是此時他面對的,是四名渡劫期劍修。是修行界最不講理的!攻擊力高的嚇人。而且都是死腦筋!

如果這四人是化神期還好說,可是他們都是跟自己一樣的修為,甚至還比自己高出一線。這就很尷尬了。

這意味著,如果他繼續動手的話,可能會死的非常慘。更何況遠處還有一個更可怕的道人!

此時就是後悔,非常後悔!它是知道劍修難纏的,可是沒想到會那麼難纏!

它一開始就應該全力擊殺那個元嬰期的小子,不然也不會落到現在這幅境地。

跑是跑不掉的,打也打不過,只能老老實實的待在原地。它通過對方的神情來看,感覺對方雖然憤怒,但是應該還有可以商談的餘地。

畢竟自己手裡掌握著很多的秘聞,還有關於魔族的起源之地,怎麼來到這個界面之類的,難道對方就不好奇嗎?他捫心自問,如果是自己的話,肯定很好奇!

所以此時它雖然有些驚恐,但是也不是太害怕,它在等著遠處的那名道人過來。

眼看著那道人帶著一身的凜冽殺氣飛了過來,它突然感覺心裡有點沒底了。

不等無源道人到近前,這魔族已經開口:「道友……」

無源道人二話不說,當頭就是一劍,打斷了這魔族的話。

四名長老並沒有動手,只是在旁邊靜靜地看著,防止這魔族耍什麼花樣。他們知道掌門心有怒氣。

他們自己也是憤怒異常!沂南那小子是他們四人看著長大的,從小就聰明伶俐,惹人喜愛。

而且對於劍道的理解、自身的修行也是悟性奇高!來的路上已經聽洛羽那丫頭說了,沂南的劍道境界已經無限接近於劍道宗師之境!

這是什麼概念?要知道,玄劍宗已經接近數千年沒有出現這等人了。就連掌門現在都沒邁進那個境界,一直卡在那裡。

而此時一個剛剛百歲,且最有希望進階那個無上領域的人出現了!如果給他時間成長,他一定可以邁入更高的境界!

到時候玄劍宗的地位也會因此提升到另一個高度,宗門氣運足以再綿延萬年之久!

在這仙人不見的年代,龐沂南代表的就是最高戰力,比其他同修為的人都要高出一線,誰敢不服?而且以龐沂南的資質,未必不會成仙。

結果現在就是,他們這麼看好的一個弟子,就因為這魔族毀了,他們怎麼能不憤怒。還有那幾個化神修士,他們背後必然有其他大宗門授意。

真以為自家宗門不敢向他們動手嗎?以前的試探之舉,那是沒有觸碰到他們的底線。現如今這些人是越來越能作死了,竟然敢碰掌門唯二的親傳弟子。

他們已經決定,此事過後,如果龐沂南能夠恢復如初還好。如果不能的話,那就別怪自家宗門心狠,既然做了,就要承受後果!

此時此刻的無源道人正在一劍一劍的斬向那魔頭。無源道人只是將法力灌注進手中長劍,並沒有再用其他的手段。

但僅僅只是這般,劍修那無匹的攻擊力,也不是那名魔族能扛得住的。更何況還是一位渡劫後期的劍修!

只見那名魔族正在竭力的抵抗著,引以為傲的體魄,也被無堅不摧的劍氣斬的鮮血淋漓,頭上的雙角也已經斷了一根。

此時它邊抵抗著邊喊道:「我們可以談談!我願意為你弟子做出補償!」

無源道人聞言,手並沒有停下,只是冷冷的說道:「怎麼補償?你能讓我徒弟補全本源之力重新修行嗎?嗯?」

「……」這名魔族沉默了一下,這玩意咋彌補,即使在魔界也沒有那種方法啊。

不過它並不死心,繼續說道:「雖然我沒辦法,但是我這裡有你們人類修士想知道的信息!」

眼見無源道人無動於衷,也沒有停手的意思。這名魔族的話語漸漸急切:「你不想知道我是從哪裡來的嗎?不想知道我是怎麼來到你們這一界的嗎?不想知道你們這一界的高階仙人為何都消失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