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6年前第一部《玩命關頭7》推出之後,絕對沒有人會覺得,這部電影會成為一整套所謂電影影集化的長篇系列電影,甚至當年沒有馮迪索的《玩命關頭2》,以及完全沒有原始系列角色的《玩命關頭3:東京甩尾》,幾乎已經讓觀眾認為這套系列應該玩不下去了, 卻沒想到因為導演林詣彬,在完全沒有續集劇情連慣性壓力的創作上,讓他放手一搏,反而就這樣點燃起原本已經可以說宣告死亡的《玩命關頭》系列,推出了首集以來算是真正續作的第四集,讓保羅沃克與馮迪索元祖搭檔重新在銀幕上出現, 然後又巧妙的把口碑不佳的第二集以及完全沒關係的第三集劇情,全都串連到後來的第五、第六集,把《玩命關頭》串起成一個飆車電影始祖的傳奇系列。

除了首集《玩命關頭》把馮迪索與保羅沃克拱上國際巨星行列之外,這套系列之所以能有現在於票房上的穩定成績,華裔導演林詣彬的功勞絕對是難以令人忽視的。 從第四集開始,《玩命關頭》角色開始擺脫掉原始只是街頭飆車小混混的格局,隨著年齡的增長,這些原本只是打劫家電貨品的街頭小子,靠著過人膽識與駕車科技,成為協助美國追查偵辦國際緝捕匪徒的陣容,也因為靠著國家機器的協助, 讓這些角色們擁有越來越誇張的特種改裝車輛,進行著同樣越來越誇張的飆車追逐戲碼。

而在本片拍攝時,發生了一件全球影迷都感到遺憾的意外事故,那就是主角保羅沃克因車禍而過世,這對原本計畫《玩命關頭7》必須停拍重新修改劇本,以及重新架構安排保羅沃克已經拍攝完畢的片段。 在2015年重新開機拍攝完成之後,《玩命關頭7》的文宣重點,幾乎全都放在保羅沃克的不幸過世事故上,在標題最後遺作的高文宣度之下,可想而知本片的聚焦度,幾乎是不需要極度使力的在宣傳廣告上。

在觀賞本片的過程中,既使不是真的要去雞蛋裡挑骨頭,也不難發現導演溫子仁在重新安排保羅沃克的演出上,真的不太容易能够將劇情轉換的够順暢,即使劇情有著够完整的主題架構,卻也難以掩飾保羅沃克的戲份不如過往四、五、六集那樣集中與完整, 但這些明顯且大家都能理解的瑕疵,並不會掩蓋掉基本上整體所呈現出够分量的娛樂感,這一切應該還是要歸功於馮迪索與傑森史塔森這兩位演員,扛起絕大部分的角色演出戲份,在演員淡化戲劇主軸干擾下,仍能維持其濃度。

做為一部保羅沃克傳奇電影的告別作,《玩命關頭7》在捕手擔任導演的溫子仁手中,的確是呈現出與林詣彬不盡相同的風味,不管是否能够獲得大多數此系列影迷的認可與青睞,溫子仁在對於代替全球觀眾向保羅沃克告別的詮釋上,展現了相當極富情感的情緒宣揚, 不僅融合此系列回到原點與初衷的家庭價值觀主張,結尾的畫面結構分鏡,也成為整部電影最誠摯且令人動容的句點。

關於影像,本片採用數位攝影機拍攝,整體畫面質感極度的類比出膠捲菲林的影像質感,但純淨度卻是十足的數位淨透清澈,同時高畫質的解析感也相當的細膩,在一些近距離特寫鏡頭上的皮膚皺紋、毛孔以及斑點豆紋上,都清晰的呈現於畫面之中。 當然包括主角馮迪索刮得非常乾淨的光頭,也都能看的出來毛孔發根的分佈位置,而且我眼睛一直無法轉移盯著他那發福的雙下巴,因為在畫面上實在是太明顯了。

而全片在色溫的定義上,還蠻依照劇情地點國家的不同而呈現,在影片前段山路追逐戲,色溫採用比較高的冷色系,表現出高緯度國家與高山的寒冷天氣。 而當劇情進行到中東國家杜拜時,色溫自然降低到比較濃郁的沙漠色系,讓整個畫面的燥熱感瞬間提升許多,不過卻沒有明顯的影響到比較中性設定的演員膚色質感,讓片中一干不同膚色的演員們,都有著相同清澈的臉部氣色。 然而數位影像的色調對個人來說,雖然不能說百分之百比不上膠捲菲林的風味,但個人截至目前為止,還是能够察覺到數位影像在色彩上,似乎有種無法完全綻放開來的莫名約束感。

關於音效,《玩命關頭》系列音效有一個和其他商業動作電影音效不太相同的地方,就是除了觀眾原本就期待聽到的怒吼引擎聲、輪胎高速摩擦聲、迎面呼嘯而來的强力動態聲之外,就是嘻哈流行樂的比重一般商業動作片高出許多。 這裡的比重並不是指整部電影中出現的次數比例很高,而是在音軌中環境音效與配樂的層次比例分配,《玩命關頭》的音樂部分電平音量都較為明顯一些,甚至一般電影中,配樂最多或是經常出現的位置,就是在前方左右兩個主聲道而已, 但本片可以感受到連後方環繞音場都加入派對的行列,這麼一來在這裡的DTS HD MA7. 1聲道裏,就有四個聲道喇叭都在提供嘻哈音樂的輸出,所以那種街頭尬車的臨場感非常飽和,完全有種讓觀看者宛如在一臺音響大改的車子中聆聽樂曲的味道,在高密度的音樂包圍感當下,樂音幾乎好像就在頭頂上重擊著。

所以,在漂亮的汽車動態音效以及如猛獸出閘般的低頻轟炸下,光是影片前段的動作戲,從空中車輛自由落體開始,剪接著著路開始車輛追逐,一直到連機槍都出現掃射,再加上車內的保羅沃克與東尼嘉對打,根本就是一大段的音效演繹展示片段, 完完全全都可以滿足耳朵聽覺重口味朋友的需求,加上犀利的後環繞動態輔助,在商業動作音效這部份,個人覺得已經難以在這當中還能刻意挑出任何的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