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接起電話,剛滑開手機,便有一陣風一樣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沈星,你不把人逼到絕境不罷休嗎?葉南做錯了什麼?你要這麼對他?他為了你受了那麼大的傷害,你還要置他於死地嗎?」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連珠炮的聲音根本沒有讓沈星說話的餘地,可是她也聽出了對方的聲音:「許……蓉?蓉蓉?」

「不要叫我蓉蓉,好像我們多麼親近似的。」電話里的聲音帶著一份鄙夷。

沈星:「……」難道,她們不親近嗎?她學生時代最好的朋友。

「你,你在哪裡?你回國了嗎?」沈星激動地問。

「我在哪裡不重要。重要的是,沈星,請你放過葉南,他已經很可憐了,你放過他吧,不要把人逼死!」

沈星越聽越不明白了。

她什麼時候逼葉南了?

她對葉南什麼都沒有做過。

是他在她的婚禮上綁架了她。

「我沒有……」沈星還沒說完話就被許蓉打斷。

「沈星,我求求你,葉南真的很可憐了,他很不容易,你現在有霍擎天,已經很幸福了,何必再趕盡殺絕?仁慈一點,放了葉南吧。」

終於等到許蓉停下話鋒,沈星連忙說:「蓉蓉,我聽不明白你的話,我沒有對葉南做什麼,你是不是誤會了?」

「誤會?沈星,通緝令都已經發遍全國了,這叫誤會?」

「那是因為他……」

「沈星,就算葉南對你做了什麼也是不得已,他救過你的命,就當你還他一命好了,可不可以這次不要追究?撤了通緝令?」

沈星手握手機,沉默了一會兒,期間許蓉並沒有掛電話,通話中的兩人都在沉默。

一個在等對方的回答。一個在考慮怎麼回答。

終於,沈星說:「蓉蓉,葉南的行為是犯罪,通緝他的是警察局。」 「呵!別跟我說得冠冕堂皇。沈星,我相信以霍擎天的能力,這根本不叫事。」

「但是……」

沈星並不是一定要置葉南於死地,但是他犯了法,是事實。

「我要見你,你不會躲著我吧。」電話那端許蓉冷冷地說。

「當然可以,你已經在國內了嗎?」

電話已經掛斷了。

不一會兒就發來了相見的時間和地點。

沈星一看時間,是在半個小時候。

連忙上樓換了件衣服。

「要出去?」霍擎天挑挑眉。

而且看她的意思,是想自己單獨出去?

那可怎麼行。

剛剛將她找回來的後遺症還沒有好透呢。

「許蓉回來了,她約我去咖啡廳坐坐。」

「我也去。」霍擎天立刻要跟著。

蜜月期嘛,本身就要形影不離、成雙成對才好。

沈星見他一副你不讓我去我也不讓你去的架式。

笑了一下對他說:「「其實我只是去和許蓉坐坐,喝杯咖啡而已,你不用那麼緊張,讓你的人遠遠地跑著我就行了。」

沈星沒有拒絕保鏢。

「那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好吧,沈星甩不掉這隻大尾巴,只好帶著。

來到咖啡館見許蓉時,對方撇了撇嘴巴,嘲諷道:「果然是如膠假漆啊,但是在你自己幸福的同時,也不要忘記還有人在痛哭呢。」

沈星並沒有介意許蓉的話,可是霍擎天介意,他的小女人他都捨不得說一句,憑什麼讓不相干的人數落?

「許蓉,你說話客氣點,否則我立刻帶她走。」

本來他就不想讓沈星跟許蓉見面。許蓉是葉南那邊的人,如此一來就是霍擎天和沈星的敵人。

「哦,霍總果然厲害。」許蓉將頭扭向玻璃窗一側。

沈星一見,輕輕推了推霍擎天:「如查你無聊,就先回車裡休息一下,或者坐在那邊。」

沈星用眸子示意了一下。

霍擎天不動。

沈星又輕輕推了推他,霍擎天才起身坐到另一張桌子上,那裡離沈星不遠,如果許蓉想耍什麼花招,他來得及控制。

料想許蓉還沒有那個膽量,在光天化日公眾場所下做什麼小動作。

「沈星,請你將通緝令撤銷。」許蓉直言。

她一點不想繞彎子浪費時間。

早一點撤銷,早一點對葉南有利。

「許蓉,你知不知道葉南對我做了什麼?」沈星十分不解許蓉為什麼這麼做。也許是不知道葉南綁架過她吧。沈星心裡默默地猜想著。

可是許蓉似乎不給她這個幻想。

「你在你的婚禮上綁架你,但是他並沒有傷害你,也沒有對你做出不仁不義的事情來,他唯一的願望,就是你能呆在他的身邊,就連這點你都不想滿足他?只想將他弄進監獄,只為了給你自己出氣?

沈星:「……」這是出不出氣的問題嗎?

這是犯了國家法律,是要受到一定的制裁的。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沈星,你不要一副自己無辜的樣子,如果你知道葉南因為救你受到了多少身心的傷害,你不會這麼狠心的。 「你不知道他承受的是什麼樣的痛苦,你不知道,如果你知道……你一定不會那麼狠心的。」

「但是……但是我曾經答應過他,誰也不能告訴,誰也不能說,更不能對你說。」

許蓉想起當時葉南知道了自己的身體狀況以後的反應,那真是像死一樣的表情。

那樣好的一個葉南,竟然在他的臉上,所到了死亡。

許蓉抬起頭來,她看著沈星,懇求道:「沈星,看在他救過你的份上,你就仁慈一下,饒過葉南吧,無論他做什麼,都是因為他愛你的原故。」

「他不會做真正傷害你的事的。」

「蓉蓉,你話裡有話,為什麼不跟我說清楚?」

許蓉扯嘴一笑,她以為她不想說嗎?如果不是答應了葉南,如果不是葉南用死來威脅她,她早就告訴沈星了。

「說清楚什麼?說清楚葉南的身體在恢復的過程中遭受了多少痛苦嗎?沈星,當你和心上人雙宿雙飛的時候,你可曾想過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叫葉南的人,為了你能好好的、健康的活著,正在忍受的痛苦?」

「他……他的身體恢復得不好嗎?」沈星看到的葉南都是整整齊齊的裝扮,外表形象看不出一點與正常人有什麼不同。

「好?」許蓉彷彿是對那一個字極其反感。

「星妞,其實說再多也沒什麼用,我見你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想讓你放過葉南,就放過他這一次,好不好?」

霍擎天在鄰桌上聽不下去了。

他走到沈星面前,將她從座位上拉起來。

充滿敵意的看著許蓉。

「許小姐,看在你們曾經相識一場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今天的事,但是以後請不要出現在我太太面前。」

許蓉似乎並不在乎霍擎天的警告,她也站起來。

看著一臉嚴肅表情的霍擎天。

「霍總,您已經娶到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又何必跟一個曾經的競爭者過不去?難道您還怕他將您的幸福搶走不成嗎?莫不是堂堂霍總連這點自信都沒有?」

許蓉周身上下的氣質都不同了,也許是出國一年曆練的原故,如今她在霍擎天面前一點也不怯場,甚至還出言譏諷。

霍擎天在心中冷哼一聲。

「這樣落伍的激將法,也妄想觸動他?

「許小姐,我認為,如果愛一個人,就要守好他。許小姐對葉先生這麼深情的感情,我霍某都為之動容,可惜葉先生怎麼就這麼不惜福呢?」

呵!放著身邊愛自己的人視而不見,反而一心惦記別人的老婆,真是過分,不像話!

他給他一個通緝令,也是告誡他,不要肖想不屬於他的東西。

霍擎天的話總是一針見血,一句話就戳到了許蓉的痛處。

這麼久以來,許蓉一直陪在葉南身邊,包括前期的治療,後期的康復護理,她從有一分鬆懈,但是卻沒有換得葉南半分愛意。

她認了,他不愛她又怎麼樣,眼裡沒有她又怎麼樣?

只要她還能在他身邊照顧他就行。 葉南曾經不止一次地趕她走,讓她不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他說她不愛他,給不了她想要的愛情。

她卻笑著告訴他,愛不是索取,她願意在他身邊照顧他的生活,如果他的身體沒有別的女人照顧他的話。

但是如果有一天,他已經有了他喜歡的人照顧自己,那許蓉,也不會再糾纏葉南。

她會安安靜靜地走開,一定不吵不鬧。

愛不能勉強,她懂。

可是這一次,他竟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不辭而別,然後做出那件瘋狂的、在沈星的婚禮上將他搶走事情。

他真是已經瘋了,完全不計後果。

一道通緝令,不是將他全都毀了?

許蓉的笑容里有些些苦澀,卻也不全是苦,也有一絲絲甜,哪怕只有可憐的一點點。

能夠為自己心愛的人做一點事情,心裡也是滿足、充實、甜蜜的。

所以,許蓉非常淡定的對著霍擎天,同時也是對沈星說的:「愛不需要回報,也不問值得不值得。」

說完,她昂頭走出去。

越過他們兩個人的身體。

如今的許蓉和從前的許蓉變化可真大。

沈星真得很驚異。

畢業以後,隨著生活經歷的增加,或許改變都是必然的。

畢竟這個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只有星辰日月。 囂張特工妃 就連海水湖泊都會有變遷。

沈星瞪了霍擎天一眼,埋怨他擾亂了和好朋友的相聚。

霍擎天卻微笑著攤攤手,那意思是好像告訴她,一切都有他在。

「阿擎,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想讓你放棄對葉南的追究,你會不會生氣啊?」

「嗯?」霍擎天比沈星高了幾乎一個頭,此時他居高臨下看著沈星。

沈星既然這樣問,那必然是心裡有了打算。

「當然,會生氣。」敢搶他霍擎天的人,這麼明目張胆跟霍氏作對,除非他真的活膩了。

「那……你可不可以不生氣?」

「你不提無理的要求我都不會生氣。」霍擎天直接將沈星的話堵死。

呃……她要求的算不算無理呢。

「阿擎,葉南的事情,可不可以到此為止,不再追究?」沈星說完就低垂下了頭,彷彿害怕被人看到她不自在的臉。

霍擎天大拇指和食罷勾沈星的下巴,竟味深長地說:「既然是求我,不需要做點犧牲嗎?」

然後,霍擎天鬆開手,邁開大步,走出咖啡廳,往自己停在外面的車走去。

他要等著小狐狸自己上鉤。

沈星:「……」看著英俊的男人丟下一句話就瀟洒地轉身離去。

在心裡恨恨了一聲,然後趕緊跟上去了。

坐在副架駛上,拉過保險帶給自己繫上。

深呼吸一口氣,此時沒有說通,那就回家再說好了。

霍擎天從後視鏡里看著小狐狸眨眨眼就靠在車窗上,閉著眼睛。

想睡覺?

霍擎天就猛地一蹈油門,車了迅速駛出。

沈星被強烈地震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