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面都處於絕頂姿態,林昊這一遁起來,自然不是尋常遁光可比。

便是那道青光,後面追不上,前面攔截不住,不過眨眼之間,他就衝出了布置的天羅地網,朝著無定城外廣闊的天地而去。

人群在後面窮追不捨,靈月仙子也在其中。

「臭混蛋,說誰是垃圾呢?」

「有本事別被抓住,否則,本聖女非得給你扒光了吊在城門口,暴屍三日!」

「……」

濃濃的怨氣在胸腔瀰漫,顯然也有些氣壞了。

夜無痕等不少當日論道之人也在其中,速度並不輸許多大乘修士,只是內心之怨毒,又非靈月仙子單純的氣惱可比。

林昊不斷朝著萬妖窟方向前進。

儘管如今的古玄星是人族修士地盤,為古玄聖地所掌控,但古玄星曾經也是有妖族的。

萬妖窟便是遙遠時期古玄星妖族大本營,雖然已經荒廢已久,而今卻依然是不少人修士歷練尋寶的首選去處。

這些情況也是這段日子才知道的,路線也早就打聽清楚。

如同蒼雲秘境一樣,萬妖窟乃是一處被封印的空間,區別在於這個空間入口敞開著,隨時隨地可以進入。

他此行的目的地就是萬妖窟。

因為早就傳出風聲,說萬妖窟最深處有強大的妖仙之器,且他身為妖族之人要去取出妖仙之器,這個時候萬妖窟裡面的探險尋寶的修士特別多。

尤其入口處,赫然又是大批合體期乃至渡劫大乘期修士在狙擊。

其實薔薇拍賣行負責人說得沒錯,情況的確很危險。

而今這追殺陣容之強大,恐怕真正的仙人來了都吃不消。

可偏偏這就是林昊希望看到的。

用了一個月時間,他親手策劃了這一幕,為的就是聚集起這麼一群大魚。

而事實上,真正動起來的不僅僅大乘修士,連散仙都出動了。

散仙,一種十分奇特的存在,乃是那些成功渡劫卻又在天劫之下破滅了肉身的修士修鍊而成。

這種存在也叫嬰仙,簡而言之,就是元嬰修成的仙人。

因為失去了原本的肉身,這種散仙雖然具備了許多仙人的手段,但是根本無法飛升仙界。

而且每過千年,這種原本就十分懼怕天劫的元嬰仙人都要承受一次天劫。

散仙之劫一次比一次強,唯有成功度過九次,方能獲得天道賜予的一線生機,飛升仙界,重塑仙體。

這次便引動了散仙,而且不止一位!

真正仙人不出現的情況下,散仙便是修真界絕頂的力量。

尤其那些經歷過四次五次散仙之劫依然存活的存在,其手段戰力之強,比之天仙都不遑多讓。

而要說這修真界什麼人最拼,什麼人最渴望得到強大的機緣,必定就是這些散仙無疑。

一千年一次的散仙之劫,一次強過一次,實在是太可怕了。

無時不刻不在的死亡危機,使得這些散仙不得不拼。

也就是時日不夠,否則出現在此的散仙絕不僅僅只有這些。

儘管如此,一位三劫散仙兩位一劫散仙的強大陣容,也足以讓幾乎九成以上的大乘修士感到絕望。

偏偏林昊最不怕的就是散仙!

別說三劫散仙,就是五劫六劫,他依然無懼。

恰恰相反,他就樂意看到這種存在,他就希望這種存在越多越好。

散仙,元嬰仙人,本質上就是一種靈體,是存在於下界的仙嬰。

不論對於修士還是妖獸,這種存在都是大補之物,也是煉器之時作為器靈的不二之選。

只是因為實力上的原因,等閑沒人敢去找人散仙,也奈何不了散仙。

可他不同!

靈體最怕的就是心魔,天劫最後的心魔劫原本就是針對元嬰。

尤其散仙,失去了肉身的庇護,對於心魔他們的抵抗力無比微弱,稍有不慎便有焚滅之危。

如此一來,身為移動的混沌心魔,他自然不怕這些所謂的散仙。

當然,現在也不是料理他們的時候。

引動如此龐大的追殺隊伍,他也沒可能硬拼的。

當務之急,還是按照原計劃進萬妖窟。

是以面對三位散仙並一眾修士的攔截,他並未發動反擊。

撐起龍紋血罡,上千龍影群龍亂舞,遁光速度再次攀升,他輕鬆突破封鎖,衝進入口。

還不能停!

萬妖窟一共七層,他至少要下到第五層,方能真正撇下那些沒用的和看熱鬧的,甄選出真正有價值的目標。

說起來還是沒那麼重殺氣了,這要放在上一世,絕對來多少死多少。

億萬寶寶:老公不負責 萬妖窟七層,一層比一層深入,一層比一層危險程度高。

前面三層還好,漫長的歲月中早就被蕩平了,不存在太多危險性。

可第四層開始,入口便有人把守了,除卻要繳納一筆巨額的門票,更要求至少和體期的修為。

只此一項,便能攔住不少人。

而第四層進第五層,門票更貴,要求的修為也提升到渡劫期。

這樣的安排是有道理的,因為裡面的的確確需要對應的修為才能勉強應付。

把手入口的是無定城派出的人,修為不算特別高,但通常無人敢於違背。

可林昊不管,直接就沖。

率先殺到的散仙大乘修士等也不管,有什麼責罰回來再說,先沖。

那些後面辛辛苦苦跟上來的就不行了,沒那膽子,也沒那實力,只能被堵在外面。 進入四層入口一道坎,進入五層入口一道坎,連續的兩道門檻,使得絕大部分跟來的修士被攔在了外面。

大約也是知道沒什麼希望,這些人也沒怎麼鬧事,要麼安安靜靜就在入口處等,要麼就在附近活動,一邊尋寶一邊等待。

可即便如此,進到第五層的依舊上千人之多。

雖然修為參差不齊,有散仙,有大乘,有渡劫,甚至於還有合體修士。

但單論戰力,這些人普遍擁有著堪比大乘修士的水準。

這樣一群人無疑已經是古玄星修真界位於金字塔尖的力量。

不論身上籠罩的氣運,還是自身潛力底蘊,又或者隨身的仙器法寶等各種配置,這些人都是頂尖的。

便是這樣一群人,一直對林昊窮追不捨。

萬妖窟的第五層並不太平,這裡的危險首先在於妖氣瀰漫,其次便是層出不窮的兇殘妖獸。

此外,複雜的地形惡劣的環境,都是阻攔探索者腳步的重要因素。

正常情況下,哪怕是大乘修士也不敢在這裡放肆。

但今天顯然是個例外。

借據新娘 妖獸再兇殘,也不意味著完全不知道怕,之所以不怕,那是因為力量壓迫還不夠。

就像眼下,林昊遁光破空,總還有不知死活的妖獸或阻攔,或在後面拚命追。

可當後面煌煌上千遁光流星一般劃破長空,所過之處,規規矩矩,要多安靜有多安靜,要多老實有多老實。

五層的空間依舊廣袤,用了將近一天的時間,林昊才來到中央處前往第六層的入口。

入口處存在上古年間的封印,使得上面的下不去,下面的也上不來。

此處已經十分危險了,大乘期妖獸比比皆是,就連散仙都不一定能在這裡保證安全。

林昊就在這裡停下。

剛落地,便有不下二十道恐怖氣息將他牢牢鎖定。

那是附近的大乘期妖獸,它們很想去第六層,但是下不去。

對於這個突然闖入的人族修士,它們內心也充滿殺意。

只是這人族修士身上有一種恐怖的氣息,使得一時之間它們並不敢輕舉妄動。

再者,此人族修士肩上的血色小狗也讓它們本能感到敬畏。

林昊也沒在意這些蘊含敵意的目光。

落地,上千道龍紋鋪天蓋地將他拱衛,他只心念一動,原本空曠的地方突兀就多出一座宮殿。

美輪美奐的華麗仙宮,仙光萬丈,華彩萬道,殿門上書四個仙道銘文——九天仙宮。

沒錯,就是九天仙宮。

林昊把九天仙宮召喚出來了,不是分身,而是本體。

雖然以他現在的實力還催動不了這座宮殿,但身為主人,收進去拿出來還是做得到的。

此刻九天仙宮也沒有展現它身為九天玄仙之器的本質,它只表現出了相當於金仙之器的水準。

可即便如此,那也是萬道仙光,衝破天穹,照亮諸天寰宇。

便是這衝天而起的仙光,身後追兵瘋狂了。

「好濃郁的仙光!」

「仙器,無比強大的仙器!」

「他身上果然隱藏著極大的秘密,追,決不能讓他跑了!」

「這絕對不是普通的仙器,如此濃郁的仙光,至少是天仙之器。」

「本座乃三劫散仙,這仙器比屬於本座,阻我者死!」

「快,絕不等讓那林紫霄得逞,否則我人族危矣。」

「……」

幾乎被閃瞎眼。

看那濃郁的仙光,知道不是凡物,追兵熱情暴漲,速度也暴增一截。

如此情況下,原本還隔著一段不短的距離,卻是很快追上了。

緊跟著他們聽見林昊瘋狂的笑聲。

「九天仙宮,好一個九天仙宮。」

「萬道仙光條紋,已成金仙之器,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本帝才是九天仙宮真正的主人,若能得此仙宮,若能將仙宮中的一切據為己有,本帝將成古玄星修真界獨一無二的王。

即日起,古玄星修真界,以本帝為尊。」

「……」

笑得十分狂熱。

看他一步一步走向仙宮大門,一聽居然不是天仙之器,而是更強的金仙之器,頓時以三位散仙為首的追兵大急。

「混賬,還不止步?」

「竟敢覬覦本座之物,該死!」

「仙宮是我的,誰也別想搶!」

「沖,如此仙宮,內中一定蘊藏仙機無數,不能讓他一個人都佔了。」

「……」

都急眼了。

天仙之器都是傳說的古玄星修真界,出現金仙之器是無法想象的事。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瞳孔都是紅的,充滿血色。

就連那三位散仙此刻也陷入空前的狂熱中。

要到手!

一定要到手!

金仙之器等閑根本不可能出現在修真界,若錯過這次,可能終身不會再有機會。

而一旦拿到這件金仙之器,拿到其中豐富的仙藏,幾乎九劫不敢說,但起碼能平安度過七劫。

便是這樣一種心態,加上林昊正和適宜的表演,完全想都不想,三名散仙駕馭著遁光追進宮殿。

緊隨其後,是茫茫多的大乘的修士渡劫修士,以及夜無痕之流。

毫無阻礙,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全都進去了。

獨獨靈月仙子,原本要進去的,卻突然清醒過來,在仙殿門口止步,面色煞白,心有餘悸。

就這時,身後有幽聲傳來耳邊。

「你怎麼不進去?」

靈月仙子嚇得一哆嗦,瞬間一道月輪祭出,全身戒備。

等看到林昊,頓時又鬆懈下來,沒好氣道:「你不是進去了嗎,為什麼還在這裡?」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林昊笑:「小小的障眼法而已,我一直在這裡,從未離去。」

靈月仙子不言,只靜靜看著,莫名渾身發冷。

好一陣過去,才深吸一口氣,目光驚悚道:「這都是你布置的?」

看來不傻。

林昊點頭笑:「是我。」

靈月仙子又問:「那些傳言也是你故意散播的?」

林昊再點頭,笑道:「是,造謠好像不犯法吧?」

靈月仙子根本沒心情玩笑,眉頭緊鎖問道:「如此處心積慮,你到底想做什麼?」

林昊抬頭看了看「九天仙宮」幾個字,笑道:「不想做什麼。

就是修鍊資源有點不夠用了,想問人借點……」 好一個「借」字,饒是有著超乎尋常的涵養,靈月仙子也氣笑了。

秀眸圓瞪,她嗤笑道:「說得好聽,你是想把這所有的人一網打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