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陰鷙怎麼樣?!他喜歡你嗎?!”,青嫙的語氣很急切。

“呃,他跟我說了!留下我因爲我的長相!可是,他只是留下我而已,叫我別癡心妄想!”,我愁眉苦臉的說完這些,拿起桌上的服務員送來的咖啡便喝了起來。

還沒有喝一口,便被青嫙一把奪下。

“你就知道吃喝嗎?你若是討好了陰鷙,替他生下一兒半女,所有的人都會對我另眼相看,因爲你是我送去的嘛。這樣,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沒有地位了!”,青嫙一臉的不高興,“你能不能好好辦事?!我拜託你!”

“可是,他連房都不讓我進,看到我就凶神惡煞的怎辦?”,我有些無辜的拉下臉,“這個男人太冷酷了,我害怕!”

“害怕什麼?!跟了他,你想要什麼有什麼!哎!我怎麼找了你這麼一個笨蛋啊!”,青嫙伸出手重重的打了我一下,而後小心翼翼的從包裏面拿出一個精緻的小藥瓶。喏,這是好東西,你給陰鷙喝下,就能成全好事了!”

又來下藥這一套!?話說,青嫙你好歹是反派,能不能玩些宮心計或者高科技什麼的,來這樣俗不俗!?

“哦,知道了!”,我將藥瓶默默的放進口袋裏,

“反正,不管怎樣!你都給我辦好知道嗎?!”,青嫙伸出手指重重的點了一下我的頭,將我的頭點的轉向一邊。

心裏正想發火的時候,我的視線透過玻璃卻看到了驚人的一幕。只見一個十米左右高的黑毛人形怪獸正展開兩隻手瘋狂的嘶吼,不停的破壞外面的建築物,而它的身上到處都是眼睛。

路人紛紛化作青光四處亂竄着躲避,可是沒有來得及躲避的便那怪獸一把抓住,三兩下塞進了血盆大口之中。

見此,我趕緊拽了拽正在喋喋不休的青嫙,故作怯生生的指了指外面。青嫙先是不悅,目光卻在接觸到外面的怪獸時錯亂了起來。

“熾烈?!你趕緊回去,我去叫婆婆他們!”,青嫙拍了拍我的肩膀,便迅速的變成氣泡穿出了玻璃消失不見。

那怪獸居然是……熾烈?!熾烈身上的詛咒沒有接觸,倒是越來越厲害了,以前好歹還能看出人形,現在整個都扭曲了!

正想着,便聽到一陣尖叫聲,而後熾烈揮舞着那長滿黑毛的拳頭朝着玻璃打了過來,而那玻璃的前面站着一個三歲左右的小女孩。熾烈的大手在我的眼前突然張開而後一把抓住小女孩,接着,在小女孩驚恐的哭聲將她拋向空中,昂起頭張開了滿是獠牙的大口。

……

(本章完) 見那小女孩就要落在那流着粘液的大嘴裏,我瞬間轉移,向熾烈的嘴中打出一道冰棱,而後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胳膊翻滾到了旁邊。熾烈一口便咬碎了那冰,冰渣四濺。我拍了拍小女孩的後背,直到她變成一道青光飛走,這才直起身子正視熾烈。

此時的熾烈渾身的眼睛都是通紅的,似乎很暴躁,他望着我的方向突然昂天大吼一聲便擡起腳向我踩了過來,那腳掌足足有牀那麼大,帶着陣陣寒氣和壓力。

可是,在他腳掌快要落下之際,我先他一步,豎手成刃,直接從他的腳掌上面竄了出去。伴隨着一股暗紅色的鮮血涌出,我安穩的落在了旁處而熾烈痛苦的抽搐了一下子,後退幾步想要試着站穩最終還是重重的倒了下去,地面跟着一陣劇烈的晃動。

見此,我以爲熾烈會安穩,誰知他突然握緊拳頭渾身顫抖一下,身上的那些眼鏡一個個翻滾着脫離,而後帶着火焰向我衝了過來。那些火焰和那冰火毒徑的火焰一模一樣,雖然燃燒卻帶着濃烈的陰寒之氣,若是近身勢必會灰飛煙滅的。

我正雙掌花雪,準備用冰凌阻隔的時候,天空中傳來一陣四鳴,而後兩條胃部相連的怪蛇突然臨空而降,張開兩張大嘴吐出濃濃的水霧,硬生生的將無數個眼球阻隔在外。而後,一匹高頭大馬揚蹄而來,擡起前腿迅速的變成了一條大蜥蜴,伸出火紅的舌頭用肉眼幾乎看不到的速度一個一個將那眼球捲進了肚子裏面。躺在旁邊的熾烈似乎想要起身,一隻女人撲了過去,落在了他的身上卻變成了一隻體型優美的進去吧,齜牙咧嘴發出警告的吼叫聲。

這不是凕崆的四個護法嗎?!

想到這裏,我剛想回頭,一隻大手卻直接攬住了我的腰,帶着我飛到了另外一邊。

“寶,你沒事吧?”,陰鷙蹙眉望着我,口氣平淡眼神卻隱藏不住擔憂。

“沒事!”,我搖搖頭,卻沒有看到凕崆。

還想說什麼,雨桐和夜煞趕來,見熾烈猛

獸一般的和身上的金錢豹扭打,雨桐頓時慌了神的拽住了夜煞的衣服。

“夜煞,怎麼辦?!直了越來越不能控制自己了!”,雨桐驚慌失措,“連白天都會現出原形,這該怎麼辦?!”

“雨桐,不急!我們先控制住他再說!”,夜煞說着,揮出一道黑光射向熾烈。

金錢豹見狀,迅速的閃身,那黑光變成一條粗壯的鎖鏈將熾烈緊緊的裹住。就在以爲已經萬無一失,夜煞想要靠近過去的時候,熾烈一下子掙斷了鎖鏈,一拳頭砸向夜煞。夜煞雖然舉手接住,可是那巨力卻讓他半個身體陷進了地下。

按理說,夜煞的異能不弱,可是因爲之前幫雨桐續命,遊走各個平行世界以及耗損了大半,而雨桐卻將全部的異能給了我,自然不敵熾烈。眼見着夜煞吐血,雨桐被另外一隻手揮到半空的時候,我一下子飛了過去,一掌拍向了熾烈毛茸茸的後背。

只是眨眼之間,熾烈的身上迅速的結了一層冰,在他將要給予夜煞重擊的時候,整個凝結住了。雨桐見此,趕緊跑了過去扶着夜煞離開了危險的區域,而我剛想上前再次加固冰凌的時候,陰鷙卻輕輕的將我拉到了一邊。

“寶,這裏交給我好了!”,陰鷙摸了摸我的頭,而後威風凜凜的面對熾烈。

只見陰鷙輕輕一揮手,熾烈身上的冰迅速的破開,而後在熾烈猛烈的襲擊之際,陰鷙雙掌合十。從兩掌之間飛出一道金光,那金光凌空化作一張大網,整個將熾烈包裹住。隨着熾烈的痛苦吼叫,他卻在叫聲中急速的變小,最後恢復成常人的模樣,重重倒下,捲縮在地。

見此,夜煞和雨桐剛想上前,我卻一把攔住了他們。“那是佛光,碰到會灰飛煙滅的!”

沒錯,那是佛光,我不會看錯,而且是很強烈的佛光!真的沒有想到,陰鷙只是跟着凕崆修行一日而已,便有如此大的進步,簡直不敢相信。可是,誰在乎這麼多,陰鷙剋制住了熾烈不是嗎!

“陰

鷙!”,夜煞走上前,第一次對這個弟弟另眼相看。

陰鷙望着夜煞微笑,隨後輕輕點頭。“你和雨桐回去療傷,這裏交給我!”

“陰鷙,可以嗎?”,雨桐的眼神落在網中的熾烈身上,忐忑的問。

“我是是無量金佛凕崆的徒弟,你說我行不行?就算不行,還有凕崆呢,不是嗎?”,陰鷙對着雨桐淺笑,眼中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情深意切。

“多謝!”,雨桐輕輕點頭,扶着夜煞往一旁走去。

走到了我的旁邊,雨桐停了下來,眼神狐疑的望着我,而夜煞知趣的率先往前走去。

“你到底是誰!?我窺探不到你的意識,更窺探不到你的異能!是你太強善於掩飾,還是我太弱不善觀察?”,雨桐說到這裏壓低聲音,“但願你是友,不是敵!”

雨桐說完,便跟上夜煞,消失了。

自然是友,還是摯友!只是,這些人怎麼接二連三的告訴我,他們窺探不到我的意識?!難道,復生之後,我便連基本的屬性也改了?!

正想的入神,卻看到陰鷙走向熾烈一伸手他身上的大網瞬間化作金色的光消散不見,而後他一把將熾烈扶了起來。

“陰鷙,熾烈的詛咒該怎麼辦?!”,我焦急的迎上去問道。

“叫老公!”,陰鷙突然對我揚起嘴角,似笑非笑道。

真是的,這個時候調什麼情嘛!

“別鬧了,熾烈還沒清醒呢!”,我又羞又惱的錘了陰鷙一下。

“乖,叫老公,我喜歡聽!”,陰鷙說着攬住我的肩膀,而後將熾烈順勢一丟,而後那個金錢豹迅速的化作人形,將熾烈接住。

看着陰鷙認真的眼神,我的心砰砰的亂跳起來,可是拗不過他的執著。

“老公!”,我望着陰鷙,小心翼翼的喊道。

“恩,乖!”,陰鷙在我的眉心落下一吻,“你剛剛問什麼問題來着?”

……

(本章完) “熾烈啦!”,我指了指被豹女扶着的熾烈。

“恩,怎麼解除詛咒,你也知道!世間純陽之體卻純陰之氣的女子不太好找,讓他們彼此相愛,更是不太可能。所以,我只能佔時壓制那詛咒,而不能斷除!”,陰鷙攬住我的肩膀,卻淡淡的望着周圍被破壞的建築物。

眼睛只是輕輕的一眯,那些廢墟瞬間恢復了原來的模樣。哇,我的老公越來越厲害了!

“叔,你爲什麼突然變的這麼厲害了?”,聽陰鷙說暫時可以剋制,我鬆了口氣,笑眯眯的望着他。

“叫老公!”,陰鷙蹙眉,捏了捏我的鼻子。

“不要!太肉麻了!我纔不……唔……”

還沒有等我說完,陰鷙那熱烈的吻便劈天蓋地的席捲而來,一陣窒息之後,我差點站不住腳。

“封口,推倒,這是你傳授給別人的必殺技是嗎?”,陰鷙挑眉,戲謔的望着我。“如果你不叫我老公,我就這麼做,做到你心甘情願的叫爲止!”

呃……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話,爲什麼我聽着覺得那麼邪惡?!是我自己邪惡嗎?!

“叫不叫?!”,見我失神,陰鷙輕輕的咬了一下我的嘴脣。

“老公,老公好了吧!”,我又羞又惱的跺了跺腳,紅着臉望着陰鷙。“你好腹黑喔!”

“你喜歡就好!”,陰鷙輕笑出聲,攬住我的肩膀便大步了離開。

……

熾烈的事情,閻君等人很重視,這幾天來了一波又一波,聽陰鷙說暫時可以壓制便放心許多。我小傭人一般的在旁邊端茶倒水,而芷芊滿臉愁容的和陰鷙坐在一起。

“陰鷙,熾烈的事情拜託你了!”,芷芊嘆息,“現在你有幸得凕崆佛祖授予上層法術,得要好好研習,爲了自己也爲了我們冥界!”

“母親,兒子知道了!”,陰鷙點頭,“熾烈是我的侄子,我自然盡心盡力!而且,那詛咒出於佛口,自然佛亦能解除,所以不必擔憂,必要的時候兒子求凕崆相助便是!”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芷芊重重的呼出一口氣而後將目光投向我,“如花,你不需要把自己當成下人,那個僕人房就別住了,找見客房睡下。雖然,你和陰鷙沒有結婚,可是我們當你是媳婦,不能薄待了你!”

薄待?哪有薄待?!在旁人面前,我依舊住在下面的小屋,可是隻要到了夜深人靜之時,我一定是會被抱進陰鷙的房間吃幹抹淨的!

“哦,知道了!”,我乖乖的點頭,卻暗中對陰鷙吐了吐舌頭。

“母親,我想她不能住在客房!”,陰鷙突然開口。

“不能?!你什麼意思?”,芷芊突然站了起來,一把抓住我的手。“樓上那麼多客房,你空着也是空着,爲什麼不能給她住?”

看到芷芊這麼維護我,我有些暖心,因爲她的維護和照顧都是因爲我有着這麼一張臉,所有的關愛起源於初五罷了,而我,就是初五啊!

“因爲,她要住在我的房間!”,陰鷙含笑站了起來,將我摟在了懷裏。“母親,我忘了告訴你了,我們一直都在一起!”

對於陰鷙的突然這個行爲,我有些猝不及防,一時不知道怎麼反應。可是,芷芊卻比我更加的錯愕。

“你……你所謂的在一起是什麼?”,芷芊緊緊的盯着陰鷙,連神情都有些緊張了。

“就是,住一個房間,睡一張牀,然後……”

“老公,你再說我就不理你了!”,我瞬間紅了臉,窘迫的跺腳。

“乖,早晚要說的不是嗎?”,陰鷙對着我溫柔的笑了起來。

“老公?!你們……你們真的有了?哎呀!”,芷芊狠狠的拍了拍大腿,而後一巴掌打在了陰鷙的身上。“這個死孩子,我以爲你不喜歡如花呢!沒有想到,你下手這麼快!”

“母親今天要是不問,估計要到孩子生出來纔會知道了!”,陰鷙揚起脣角,“我們都很低調!”

聽了陰鷙這話,芷芊將色眯眯,咳咳咳,是期盼的眼神落在了我的小腹上,望得我一陣心慌躲在了陰鷙的後面。

“太好了!太好了!可是……”,芷芊先是拍巴掌,而後目光突然變的極其嚴肅。“可是,陰鷙!初五才死多久,你就這麼快移情別戀?!你就算心裏已經忘記,裝也該裝裝思念的吧!”

哎呦我去,芷芊這話聽在耳中怎麼這麼彆扭!

“我最愛的,只會愛的只有初五!”,陰鷙似笑非笑的拉住了我的手,“我和初五是真愛,和如花是傳宗接代!”

“這種話你也能說得出口?”,芷芊大怒。

哎,這個婆婆,自己就是個複雜體還怪別人糾結。

“沒事沒事!反正我之喜歡吃不喜歡他,他只愛初五,不愛如花!這不是正好嘛!”,我笑眯眯的望着芷芊,暗中卻狠狠的掐了陰鷙一下。

“隨便你們隨便你們!你這些年輕人,就是喜歡亂搞!”,芷芊對我們翻了一個白眼之中,便徑直氣呼呼的離開。

那邊芷芊一走,這邊我便不高興的瞪着陰鷙。“老公,你和我只是傳宗接代?”

“你和自己還幹吃醋?”,陰鷙揚起嘴角,露出一個秒殺衆生的笑容。“愛來愛去愛的不還是你,除非你真的想要一輩子都當如花!”

如花?!不不不!那情景太美,我不敢想象!

“我纔不要嘞!我要做你的老婆!”,我勾住了陰鷙的脖子笑眯眯的望着他。

陰鷙輕聲嘆息,輕輕的用胳膊圈住了我。“真的是一分一秒也不想離開你,可是,不讓自己變強,便根本沒有辦法實現這個心願!所以,還是那句話,乖乖在家等我,晚上回來再‘補償’你!”

這句話聲音很輕,可是聽的我面紅耳赤,未等我羞澀退去,陰鷙便吻了吻我瞬間離開。

哦,又開始了我怨婦般的生活!

隨意收拾了一下,我便徑直進到結界,而後直接來到森林乘上了電梯。

等電梯到了一層,剛打開,便看到一個人影突然飛了進來,‘哇’一口鮮血吐在了我的腳上,而後那對殘破的白翼黯淡無光。

……

(本章完) 佛翼?!

這個面容蒼白的男子張着佛翼,身上的傷口還隱約散發着佛光,一定是佛!可是,有誰能將佛打成重傷?!

我剛想蹲下身去將這個男人扶起,可是還沒有解除到,他便瞬間消弭成灰,而後那灰燼聚集成一個金色的光珠,‘嗖’一聲從我的眼前飛走。

我跑了出來,看着消失在天際的光珠,心情瞬間有種奇怪的壓抑感。

可是,令我壓抑的卻遠遠不止這些,當昔日的萬里無雲的碧空變的晦暗無比,當天空中錯亂的飛翔着許多搖搖欲墜的佛時,我的世界觀有些崩塌了。到底是誰能讓神佛如此的驚恐?!到底又是誰能讓那些佛沒有招架之力,紛紛灰飛煙滅?!

看着空中一顆顆光珠聚攏一起,而後消散不見,我突然覺得危機四伏。

眼前的人間,還是往昔的模樣,可是隻有我的眼睛才能看到暗藏的殺戮,那些佛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消弭了!縱使我不是佛,可是卻擁有人形,卻心懷憐憫。誰能跟我解釋,這到底是怎麼了!?

想要縱使躍起,又一個展着佛翼的佛女摔倒在我的腳下,她一把抓住我的腳只說了句‘佛族將滅’便消散成灰。可是這一次,我沒有讓她的光珠飛走,而是一把抓住緊緊的攥在手心。

就在我急着感應這個光珠先前的影像時,一股黑色的氣流瞬間迷離了我的眼睛,而後一隻大手重擊我的背後乘我吃痛之際奪過我手中的光珠。

穩住了身形,我回過頭居然看到了是梵埜,而梵埜在看到我只會錯愕了幾秒鐘便徑直放出一張金色的大網將我絲絲的裹住,縱使我使出所有的異能卻掙脫不了。

“是你?!”,梵埜說完這句,雙手合十一掌打向了我的天靈蓋。

意識模糊之際,我感覺到梵埜將手放在了我的頭上,而後便失去了知覺。

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被金絲線捆綁在一根柱子上,環顧四周發現這裏是無涯殿。梵埜將我帶回了他的老窩?!剛剛諸佛被滅,梵埜爲何不出手相救?!

正想着,梵埜走了過來,目

光陰冷的望着我。

“無魂無魄,哼!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梵埜捂着胸口,走到我的面前,看他的臉色像是受了重傷。

什麼東西?!梵埜這話說的,我倒是不知道回答什麼好了!他說我無魂無魄,難道這就是別人窺探不到我意識的原因嗎?!

“你在說什麼,我不懂!”,我緩緩開口,面無表情。

縱使我對梵埜,是有親情在的,可是經過過去的那些事之後,我可以做到不溫不火,平淡如水,就像是我們從未相識過一樣。

“哼,落到我的手中,也許是天意!”,梵埜說到這裏,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爲我們佛族做些貢獻,可好?!”

看來,佛族真的是發生大事,否則梵埜也不會這麼狼狽,可他對我說的這句話卻是什麼意思?! 一見傾心:腹黑王爺忙追妻 做出貢獻,又想讓我犧牲嗎?!

“好啊!你想讓我做什麼?”,我突然笑着開口。

見我這個反應,梵埜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而後輕輕搖頭。“我看不透你的心思,你在想什麼?!”

wWW✿ тт kan✿ C〇

“你需要知道我在想什麼嗎?!”,我揚起脣角,“事實上,我也很好奇,爲什麼你要殺了你自己的同族!爲的,就是那佛體舍利嗎?!

那光珠,是佛的精華和所有能力的集結,便是俗稱的舍利。我難以想象,除了梵埜還有誰有本事將這些諸佛一一嗜殺,奪取捨利!其實,我自然是不確定的,可是我若不是這麼說,那梵埜又被我逼着說出幾句實話?!

“不是我!”,果然,梵埜震怒了。

他捂住胸口,呼呼直喘,情緒很激動。“不是我動的手,根本不是我! 奪愛:婚外燃情 幾天之內,我佛族幾乎半數被輪滅,我追蹤許久總是找不到那個兇手,今天追到這裏卻看到你!”

“你不會以爲是我做的吧?”,我挑眉,梵埜這麼想就是太過高看我了。

“你沒用那個本事!”,梵埜蹙眉,“這個人的道行在我之上!”

在梵埜之上?!梵埜之上的不是凕崆就是洐天老祖,可是凕崆是佛不會殺佛,所以最大的嫌

疑人就是洐天老祖?!洐天老祖爲何滅佛?!他看起來,不像是爭權奪利的人啊!不過,我是不會讓梵埜知道我認識洐天老祖的,在事情沒有清晰明朗之前。

“既然知道不是我,爲什麼抓我?!”,我冷哼,“你們佛都是這麼不講理的嗎?!怪不得會被追殺滅族!”

“閉嘴!沒有我們佛庇護人類,人類何以繁衍生息?!今遭此滅頂之災,你該助我一臂之力!”。梵埜說着大手一揮,我身上的繩索便自動斷開。

得到了自由的我,也不拘束,乾脆找了一個臺階坐下,託着腮望着梵埜。

“你都是我無魂無魄了,那就不是人了!你庇護人類,和我有什麼關係?!我爲什麼要幫你?!”,說完這句,我靠在旁邊的珠子上假寐。

“你不幫我,便沒有存在的意義!”,梵埜冷聲警告。

“那你是想殺我嘍?!佛,不是該普度衆生的嗎?”,我閉着眼睛,聲音輕飄飄的從嘴角溢出。

“佛都無法自保,何以保你?!既然,蒼生已亂,那我便無懼屠殺!”,梵埜這是赤裸裸的威脅,要不幫他,要不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