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雨欣,你,你,你不能殺我,我父親是南城的市委書記,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保證讓你們安全回家……”在求饒的同時,趙明的眼神裏閃過一絲狡黠,儘管十分短暫,可還是被陳雨欣捕捉到了。

神識一掃,我便明白了怎麼回事。

拳擊館距離市區只有東風路這一條路,在這條路上,趙德發以趙明受到綁架的名義報了警,此刻,公安、特警等上百警力,遍佈了整個東風路。

“過來吧!”我伸手一抓,就把趙明抓在了手裏,對着趙明說道:“如果我死了,我保證你也活不了!”

見陳雨欣當場不敢殺自己,趙明的底氣略微足了一些,對着陳雨欣說道:“小子,現在放了我,我可以給你一條生路,否則……”

“閉嘴!”我一巴掌將趙明扇暈,將其抗在了肩膀上,帶着李雯走出了拳擊館。

此刻,在東風路盡頭的一座爛尾樓上,一名藍眼睛的外國人正在通電話。

“頭兒,陳雨欣連續擊敗了10名高手,現已劫持了趙明,出現在了東風路上……”

“OK,i know!”掛斷電話,藍眼睛一揮手,若干暗殺組織成員全部埋伏到位,只要陳雨欣一出現,馬上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藍眼睛就是上次暗殺及綁架失敗的暗殺組織頭頭,同時也是安排大卡車想要撞死陳雨欣的幕後黑手。

衛民花費3個億,委託藍眼睛幹掉衛軍及衛軍的女兒衛萌萌,但陳雨欣的出現成爲了他最大的絆腳石,上次損失了多名狙擊手,他已經受到了組織的處罰,這次,在他的眼裏,陳雨欣插翅難逃。

東風路另外一座老式居民樓裏,衛民和王林正在收聽着拳場嘍囉們的彙報,當他們得知陳雨欣連續幹掉十個國際頂尖高手之後,臉上露出了一抹沉重。

不過,作爲趙德發的走狗,衛民還是有些信心的,因爲他知道,趙德發這次爲了對付衛軍所付出的代價。

衛軍和衛萌萌此刻正被關押在市委大院的一座空房子裏,他們的旁邊站着荷槍實彈的武警,只要他們敢反抗,就會被立即擊斃。

得知陳雨欣身手,趙德發以對付****綁架趙明的名義,動用了大量武警部隊和特警部隊,如果這還弄不死陳雨欣,他乾脆拿塊豆腐撞死算了。

至於衛民,只是他的一條走狗,掌握了衛民,就相當於掌握了整個南城汽車公司的命脈,爲了貪污洗錢保駕護航,至於自己承諾讓衛民當上省****,只是一句空話而已。

月黑風高殺人夜。

我拉着李雯的手,用神識將方圓十公里範圍內的情形看的真真切切,趙德發還真是看得起自己,居然還動用了武裝警察部隊。

我的臉色閃過一抹凝重,隨即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喂,我是002,今晚我要在南城大開殺戒!” 肩上扛着趙明,手裏拉着李雯,每向前一步,我都在極力調息,丹田內的純陽戰氣急速運轉,本就恢復了三分之一左右的純陽戰氣正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很快就到達了充盈狀態。

走出拳擊館僅僅30米遠,東風路兩側樓頂的天台上便出現了刷刷刷的聲音。“看來,已經進入了敵人的第一波伏擊圈了。”我心想。

將趙明放下來,一腳踢到了路邊,又將李雯緊緊地護在了身後,我展開了全部識海的感知力。

左右樓頂的天台,分別出現了8名狙擊手,只要自己稍不留意,就會被即刻打成篩子。更過分的是,500米以外,還有兩枚火箭炮同時對準了自己。

“看來爲了對付自己,趙明是無所不用其極!”我心想。

“呯!”槍響了!“呯呯呯……”16名狙擊手幾乎同時扣響了扳機。

16顆狙擊子彈,在我的識海中如同16顆流行一樣劃過天際,瞬間就到了我身前,我使用純陽戰氣在周邊一平方米凝聚出了一道護體罡氣,把自己和李雯牢牢地圍在其中。

看準時機,我用手一劃拉,16顆狙擊子彈就出現了自己的手中。

“還給你們!”我趁勢一揮,16顆狙擊子彈從哪裏來又回到哪裏去了。那16名狙擊手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一擊中,倒在了血泊裏。

“狙擊手失敗,HJD開火!”

此刻,東風路某間民宿裏,一名不明來路的國字臉警察親自坐鎮,正指揮着對陳雨欣的狙殺。

“常警官,陳雨欣究竟是什麼人,他犯了什麼錯,需要咱們擺出這麼大的陣仗?”從警10餘年,此刻已升任南城公安局刑警隊長的漂亮女警花王靜忍不住說道。

“小王,此人罪大惡極,嚴格執行我的命令,從現在開始,不要再有那麼多的問題!”

“是!火箭手,即刻開火!”

王靜雖然不忍,但還是一聲令下,兩顆屁股上着了火的HJD便向着陳雨欣和李雯飛來。


我用神識鎖定了兩顆HJD,待兩顆HJD距離自己不足一百米時,果斷使出了瞬移,出現在了目標範圍之外,兩顆HJD失去了準頭,“轟!轟!”兩聲爆炸在了無人地帶。

我手指一卷,兩把飛刀便出現在了手中,憑着識海和氣機鎖定,運用純陽真氣將兩把飛刀擲了出去,不出意外,兩個HJD手應該已經倒在血泊裏了。

“混蛋!本來還有些同情陳雨欣的王靜,此刻態度發生了轉變,她親眼看到,陳雨欣殺了那兩名火箭手,這在她的眼裏,就是典型的殺人犯……”

在趙明的太陽穴周圍插入了一根銀針後,我拉着李雯的手,繼續向前走去。既然到了這個地步,繼續帶着趙明也沒有用,不過我略施針法,算是給自己預備下了一枚棋子。

見陳雨欣解決了自己的狙擊手和HJD手,國字臉常警官一陣蛋疼,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只說了三個字:“該你了!”

國字臉常警官就是南城公安局副局長常樂,被趙明買通,以反恐的名義,對着陳雨欣展開了輪番攻擊。

“好的,常警官!”電話的另一端,衛民掛掉電話後,用對講機對着藍眼睛外國人下達了擊殺命令。

由於知道陳雨欣有着隔空擊殺狙擊手的能力,這次,藍眼睛外國人並沒有再次攜帶狙擊手,這次,他帶來了十八個機器人死士。

這些機器人死士是暗殺組織的最新研發成果,速度快、身手敏捷不說,關鍵是還隨身攜帶着液體ZD,打不過敵人或者被擒住時,可以選擇自爆。

如果說韓成是陳雨欣獲得純陽戰氣以來遇到的最厲害的江湖高手,那麼這次的機器人死士,將是陳雨欣所遇到的最難纏的對手。

“嗖!嗖!嗖!”

18個機器人死士一同飛上了天空,在夜色下,跟十八隻大蚊子一樣,發出着煩人的引擎聲。

這些機器人彷彿有心試試水,其中一個機器人率先朝着陳雨欣飛去。

這些機器人作戰的特點歸納起來就三個字:快、準、狠。首先,速度快的讓人難以捕捉,其次專攻人體要害,再次打不贏就自爆。不愧是國際暗殺組織的科研成果,透着一種邪魅的氣息。

那個機器人死士瞬間便到了我跟前,嘴裏先是噴出一片毒霧,而後手腳並用,向着我發起了“奪命連環十八招”。

由於我和李雯周身有護體罡氣,毒霧自然對我產生不了影響,只見我一躲、二擋、三拿、四踢,便牢牢地佔據了主動權。

其實,就是沒有純陽戰氣加持,我也能夠和這些機器人打個平手,終年執行高危任務,我對於人體周身穴道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如今加上純陽真氣護體,每一招每一式都帶着巨大的氣勁波動,雖不是鋼鐵卻更似鋼鐵,這些機器人再先進,也只是個機器而已,輪貼身實戰,還是差了一些。

“咣咣咣!”三拳兩腳,我就把這個機器人打到在地。

憑神識,我察覺到這個機器人的體內似乎啓動了某個自毀裝置。

“不好,它要自爆!”想到這裏,我在這千鈞一髮之間,一腳將機器人踢出了一百米遠的距離,同時,自己施展瞬移,攜帶着李雯又往後挪了二百米的距離,才聽到“轟”一聲巨響,液體ZD的威力果然厲害,200米範圍內的建築全部坍塌。

見自己的夥伴失敗,剩下的機器人死士嗡嗡嗡地全部朝着我飛來。

“這下好玩兒了!”我撇撇嘴。 同時面對17個機器人死士,確實是個體力活,任憑陳雨欣拳腳功夫再厲害,此時也顯得有些手忙腳亂。只好憑藉識海的精準預判,不斷地施展瞬移,來躲避這些機器人死士的攻擊。

“總是這樣也不是辦法,怎樣才能快速把這些機器人拿下呢?對了,擒賊先擒王!”我靈機一動,確定先從藍眼睛外國人入手。

分出一部分神識,我將那個藍眼睛外國人鎖定,手腕一揚,一把飛刀就飛了出去,神識的好處就是特別精準,如同彈道DD一般,有着自主識別和追擊的功能。

此刻,藍眼睛外國人正躲在一千米以外的一座爛尾樓裏,畫面切過來,這個藍眼睛老外正對着電腦輸入着各種指令,指揮着機器人死士不斷地向着陳雨欣發出致命的攻擊,全然沒有意識到,危險已然來臨。

“噗嗤!”飛刀準確無誤地射進了藍眼睛外國人的喉嚨。

“on!”藍眼睛外國人帶着一種強烈的不甘,雙手捂着脖子栽倒在了血泊裏。他可能沒有想過,作爲非洲僱傭兵軍團暗殺組織排名老二的他,就這樣窩囊地死在了華國。

“oh!on!詹姆斯首領!”暗殺成員見自己的老大死了,紛紛發出驚呼,他們跟隨詹姆斯闖蕩世界多年,屢屢得手,從未像過這天這般,首領直接被人乾死。

詹姆斯,服役於非洲僱傭兵軍團20餘年,本身擁有着非常強悍的戰力,多年來,憑藉暗殺從無失手的戰績,在非洲暗殺組織里名聲鵲起,與其他9位首領一起,並稱爲“非洲十大暗殺之神!”

另一邊,正在和17個機器人死士纏鬥的我,第一時間察覺到了這些機器人突然之間失去了行動力,爲了防止它們自爆,我用神識查探了一番,將他們腰間的電池一一拆卸了下來,沒有了電池的機器人,就如同一堆廢鐵,再無任何價值。

這時,我雙手一伸,手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飛刀,足足有幾十把之多,要知道,在以寡敵衆之時,飛刀可是好東西,能幫助自己迅速地收割敵人的人頭。

神識鎖定住詹姆斯率領的暗殺組織成員,我微一運力,手中的幾十把飛刀便如長了眼睛的子彈一樣,朝着那棟爛尾樓飛去。

“噗嗤!噗嗤!噗嗤……”幾十條人命,幾乎在瞬間被同時收割。既然下了某種決心,我就不會再手軟。

“廢物!廢物!廢物!”

此刻,常樂氣得破口大罵。

“常警官,要不要啓動第二套預案?”

王靜向常樂請示道。

“可以啓動!”短暫的憤怒過後,常樂又恢復了一名指揮者的氣魄。

“啓動第二套預案!”

隨着王靜一聲令下,十幾輛防爆車和裝甲車排成了一字隊形向着我開來。裝甲車的身後,還有近百個荷槍實彈的特警。

此刻的我已經完全消滅了衛民所請來的全部外國殺手,走到了市區的正中央。

近百個特警的身後,還跟着大量的巡警、刑警等地方武裝力量,看樣子,常樂不把我弄死,誓不罷休啊!


仔細想想,我和趙明並無深仇大恨,我只是在他吞併南城某汽車集團的進度上起到了一些阻礙作用而已,再則就是在酒會上打了他,但趙明睚眥必報的性格,仗着他老爹趙德發的影響力,買通了常樂,欲除自己而後快,卻不知道,這次卻踢到了一塊鐵板。

“前方的歹徒聽着,我們是南城特警大隊,你已經被包圍了,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立即投降,立即投降……”

和電視劇裏的情節一樣,大喇叭裏響起了多數國人特別熟悉的聲音,只不過,我成爲了廣播裏的歹徒。

如果面對的是一般的小混混,我會毫不手軟地將他們全部幹掉,可是,現在面對的卻是南城特警,真動了手,自己早些年立下的那些戰功,恐怕也抵擋不住紅牆裏最高首長的憤怒。

正不知如何是好時,轟轟轟……,不遠處再次響起了裝甲車的轟鳴聲,數十輛裝甲車從我的身後緩緩開了過來,裝甲車的身後,是幾百個全幅武裝的野戰軍戰士。


“列隊!”野戰軍指戰員一聲口令,幾百個野戰軍戰士迅速集結。

“全體都有,向右看齊!向前看!稍息,立正!”

整隊完畢後,那名野戰軍指戰員向着我跑步前進,跑到距離我約十米左右範圍內時,才立正站住。

“啪!”野戰軍指戰員向着我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並報告道:“首長同志,駐南城野戰軍某師特種訓練營營長宋志剛報到,請首長指示!”


“稍息!”

“是!”

見野戰軍營長向着陳雨欣敬禮並報告,對面的特警隊員全部傻眼了,不僅他們傻眼了,正在指揮的常樂也傻眼了,王靜更是被震驚的外酥裏嫩,躲在老式居民樓裏的衛民和王林則嚇得瑟瑟發抖。趙德發終於在最後一刻趕到,阻止了常樂正欲下達開火的命令。

“不好,這下把天捅破了!”對於趙明的事情,趙德發心裏自然清楚,他萬萬沒想到,事情會鬧到了這種地步。

駐軍官兵來了之後,我本以爲事情到此就結束了,可就在我最放鬆的時候,一名特警隊長的手槍突然走了火,毫無防備的我被一顆子彈擊穿了胸膛,眼前一黑,我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老公……”

見陳雨欣中槍倒地,李雯瞬間哭成了淚人。

“準備戰鬥!”野戰軍特種訓練營營長宋志剛一聲令下,幾百名野戰軍戰士紛紛將手中的武器瞄準了特警,雙方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都給老子助手!”

一輛直升機出現在了對峙現場的上空,一名身着將星軍服的黝黑漢子,利用機載喊話器對着下方的野戰軍戰士和特警喊道。

直升機下降到雙方對峙的中間地帶,黝黑漢子走下直升機,徑直朝着那名開槍的特警隊長走去,那名特警隊長明顯心虛,嚇得渾身直打哆嗦。

“你,該死!”

“啪!”

說完,黝黑漢子直接甩了那特警隊長一巴掌。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