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田七葵之前對此一無所知,而當她知道的時候,韋子衡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已經打消了這個念頭…

「怎麼了,七葵?」樂陽看這田七葵接過文件后,本來認真的模樣,有了一絲不自然,便開口詢問道。

「沒…沒什麼…有個人,我好像認識。」田七葵如實的回應道。

「認識?」樂陽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嘴角揚了揚…

幾小時后。

離開會議室的田七葵一個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時間的反應不過來今天發生的事情。

她有些後悔…不應該說自己認識韋子衡…不然…

「七葵,七葵,聽上去好刺激的樣子。」陸庭歡從開完會到現在,一直都處於十分興奮的狀態,直到辦公室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她才找到機會過來和田七葵聊及此事。

「刺激?」田七葵皺著眉,搖了搖頭,她可不這樣覺得。

「當然,做卧底啊!!!」陸庭歡興奮的站在一邊,繼續開口說道:

「給我一個機會。」

「怎麼給你機會。」

「我以前沒的選,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好啊,去跟Fa官說,看他讓不讓你做好人。」

「那就是讓我去死。」

「對不起,我是JingC。」

陸庭歡一會站到左邊,一會站到右邊,說著《無間道》里的經典台詞,興奮的不得了。

田七葵長吁一口氣,翻著白眼,彷彿下一秒鐘就要Godie…

「你怎麼一點都不興奮?」異常興奮的陸庭歡終於冷靜下來,看著一臉苦哈哈的田七葵問道。

重生之撲倒未來總裁 「呵呵噠…」田七葵不想說話…只是心裡的一萬頭小怪獸不停的呼嘯而過。

就在剛剛,一個小時前。

樂陽知道了她和韋子衡的關係,便異常的興奮。

樂陽之前已經看到過西蘭花文學的一些簽約作家的作品,還是有很多作家相當的有潛力,如果N.X能夠把他們全部挖過來的話…

想到這裡,樂陽的心裡便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希望田七葵可以借用這韋子衡學妹的身份,潛伏在西蘭花文學做『卧底』。

根據樂陽對西蘭花文學的了解,他們公司確實有一些違法違規的行為,只不過相關部門還沒有找到證據。 樂陽希望田七葵可以借著這次機會,找到證據…然後…

田七葵聽著樂陽的『宏圖遠大的志向』,一臉的懵逼和拒絕。

她只是一個實習生啊,無間道,使徒行者什麼的,她真的不行啊!!!

奈何,Guan大一級壓死人啊!

樂陽根本不給田七葵一點的拒絕,愣是在辦公室看著她給韋子衡打了這個電話…

韋子衡是西蘭花文學某個頻道的主編,此刻正在閱讀著電腦上的稿子。

聽到電話聲響,韋子衡沒有注意號碼,便直接接了起來。

「學長,您…好…我是…田七葵…您還有印象嗎….」天知道,田七葵打這個電話的時候,有多麼的緊張。

大學的時候,她和韋子衡只見過兩三面。

當時的韋子衡對她很熱情,單純的田七葵並不明白他的目的,只是把他當做一個善良的學長…

後來韋子衡畢業了,兩個人也就沒有了什麼聯繫…

韋子衡接到田七葵的電話,整個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要作何反應…

他緊緊的握著手機…看著上面的號碼,那幾個熟悉的數字…讓他沉寂多年的心,突然間活絡了起來。

「學長,是您嗎?」田七葵隱約聽到對面急促的呼吸聲,卻沒有聽到回應,一時間緊張的追問道。

「是…咳咳…是我…韋子衡…」韋子衡起身,離開了辦公室,快步走進了一個會議室,站在窗子的角落,看這外面有些泛黃的落葉,心思才慢慢的沉下來。

「學長,不好意思,打擾您了。」田七葵聽到韋子衡的回應,鬆了一口氣…

「嗯…學妹,有什麼事情嗎?」韋子衡故作清冷的回應著,但是腦海中卻一遍又一遍的描繪著曾經校園裡那個穿著白色連衣裙女孩的輪廓。

「學長…是這樣的,我快畢業了…希望可以找一個實習的工作…我聽學校的老師說,您也從事文學編輯方向的工作,您看您方便…」

「方便…」

田七葵的話還沒說完,對面的韋子衡便馬上應聲同意道。

方便,當然方便。

韋子衡在西蘭花文學雖然不是什麼大的角色,但是好在他手下的幾個作家爭氣,給平台帶來了不少的利潤,連帶著他的地位也高了不少。

如果想憑他的關係進來做什麼高位,可能不太容易,但是實習編輯還是不在話下。

「真的嗎?」田七葵的語氣中沒有興奮,只是意外。

她確實沒有想到韋子衡會這麼快的答應。

畢竟在她看來,她和韋子衡已經來兩年多沒有見面了…

這個電話打過去,她是做好了被他直接掛斷的心裡準備的…然後她也就有借口和樂陽說…他的計劃並不靠譜…卻不想這個韋子衡竟然馬上就答應了…

「你什麼時候可以上班?」韋子衡說完這句話后,便也覺得自己好像有些唐突,便繼續補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正好現在我們有一個實習生的培訓,明天就正式開始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在最開始的是就落下…」

韋子衡解釋著…田七葵也沒有多做懷疑…畢竟她是靠著關係進到公司的…如果在被人發現詬病,那麼後面的調查可能會收到阻礙。 田七葵這邊心思著,那邊樂陽就給她做了個手勢,意思是明天就可以去報道…

看著樂陽急於把自己推出去的模樣…

田七葵….咳咳,無f*ck可說。

之後韋子衡便將公司的地址和報道需要準備的事情和田七葵做了簡單的交代便掛了電話。

樂陽聽著電話的內容,知道韋子衡已經同意了田七葵的要求,心思著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

「不過…那個韋子衡真的只是你的學長嗎?」陸庭歡冷靜下來,便開口詢問著,總感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學長學妹的,最容易有貓膩了…

「歡歡!!!」田七葵看著陸庭歡那意味深長的模樣,突然覺得有些可惜…「你這個腦洞當編輯真是可惜了…怎麼不去當作家?還應該是那種言情小說的作家..全世界都喜歡你的女主的那種!!」

田七葵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裡也在暗示著自己,韋子衡願意讓自己去西蘭花文學上班,肯定只是學長幫助學妹的情分…

不過想到這裡,田七葵又馬上去到了總編的辦公室。

看到還沒離開的樂陽,田七葵和他做了一個交易。

田七葵這次去西蘭花文學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到他們的違規違法證據…但是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影響到了韋子衡…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事情。

重生之攻追攻異 所以田七葵希望樂陽能夠答應自己,如果韋子衡的事業受到影響了,那麼N.X願意接收這個人…

樂陽想了想,沒有答應下來,畢竟西蘭花文學不是一個乾淨的地方…他無法確定韋子衡在中有沒有參與…

不過如果韋子衡是乾淨的…樂陽樂意之至。

和樂陽聊了差不多之後,時間已經到了快七點。

因為馬上要換一個工作環境,很有可能短時間內都不會回來,田七葵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放到箱子里后,才離開了辦公室。

田七葵今天接收的消息太多了,已經忘了早上和秦哲的約定。

直到走到樓下,看到秦哲站在B牌車的門口,她才恍然大悟。

「你怎麼又來了?」田七葵皺著眉,她不是和向禕辰說過,不需要人來接了嗎?…怎麼…

「太太…先生讓我來接您。」秦哲公式化的微笑掛在臉上,然後恭敬的幫著田七葵開門。

田七葵雖然不太情願,但是天色已晚,卻也沒有在做僵持,便上了車。

「先生給您在餐廳定了晚餐。」秦哲上車系好安全帶后,對身後的田七葵說道。

「一起嗎?」田七葵閉著眼睛,看著後座的椅背上,順勢的問了一句。

她有些累了,不太想去吃飯,但是如果和向禕辰一起,呸呸呸…她的意思是,如果是向禕辰請的話,她是可以考慮的…

「先生…這段時間會比較忙…」秦哲沒有正面回答,但是言外之意已經很明確了…向禕辰很忙,忙的沒有時間和她吃飯。

「哦…」田七葵點點頭,她沒有失望,也沒有失落,更沒有不高興…真的,一點都沒有。

秦哲回應之後,看到田七葵沒有再說什麼慾望,便收回目光,專註的開車。 車子大概運行了二十分鐘左右,便開到了一家餐廳的門口。

說是餐廳,其實連個牌匾都沒有,整個環境看上去走的是素雅的風格,田七葵推斷大抵是一家私房菜。

私房菜不大,沒有公開的卡座,餐位,只有四五個包間的樣子。

田七葵在秦哲的指引下,走進了其中的一間包間內。

包間當中放了一個圓形的餐桌,鋪著白色的桌布,中間插著一束玫瑰花。

田七葵看著這個包間的設計,本來冷清的心,有一絲的活絡…

向禕辰不會是想給她一個驚喜吧?

田七葵有些興奮,但是同時又有一些失落。

她興奮向禕辰的驚喜是什麼…是不是會偽裝成上菜的服務生,抱著玫瑰花出現突然的出現…說著情話?

而失落的是向禕辰是個Gay,如果這些情節真的出現,那麼也只是為了他和總編之間小情緒的演練。

田七葵想到這裡,忍不住的搖了搖頭,她怎麼又開始胡思亂想了呢?

是不是和陸庭歡在一起走了,整個人的腦洞都止不住了。

「太太,可以點菜了。」

秦哲已經拿著菜單站在旁邊五六分鐘了,看著田七葵的表情不停的變化,卻絲毫沒有結過菜單的意思…忍不住提醒道。

「哦哦哦…」田七葵聽到秦哲的話,這才接過了菜單,看著上面的菜色。

私房菜的菜單上沒有什麼花枝招展的菜色,都是一些普通的家常菜,田七葵點了一條紅燒魚和一個炒青菜,便將菜單又遞給了秦哲。

「你要一起吃嗎?」田七葵問了問站在一旁的秦哲。

秦哲急忙的搖了搖頭,表示拒絕…

他怎麼敢和太太一起吃飯…要是被總裁發現了…

咳咳…保命要緊。

田七葵沒有注意到秦哲避之不及的表情,而是聽到他的拒絕之後,點了點頭。

過了十幾分鐘之後,田七葵點的菜便陸續的上來。

第一個上來的是青菜,田七葵並不關心上的是什麼菜,她只想看看上菜的是什麼人…

看到進來的是一個扎著馬尾的服務員之後,田七葵便收回了視線,繼續看了手機。

過了幾分鐘之後,紅燒魚也上來了,田七葵依舊抬眸盯著上菜的人…同樣的失望…

她扯了扯嘴角,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有些無語撓了撓自己的頭髮,便拿起筷子,不管不顧的吃了起來。

她確實有些餓了,今天這一天的工作太過精彩,讓她消耗了不少的體力和腦力。

所以看到色香味俱全的菜上來之後,田七葵便忍不住開動了起來。

十幾分鐘之後,田七葵便吃光了桌上的菜,在餐桌下面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

吃飽喝足之後,田七葵想要買單,卻被秦哲告知向禕辰已經買過了。

田七葵『哦』了一聲之後,面無表情的離開了餐廳。

秦哲將田七葵送到了鳳凰灣的樓下,下車之前,田七葵和她說了自己明天換了一個工作的事情。

秦哲有些驚訝,但是卻不敢多問…不過接太太上班這件事,不管是在哪裡工作都是要照接不誤的。

田七葵見自己對秦哲說話,怎麼說都說不通的樣子,便氣呼呼的上了樓。 向氏樓上,向禕辰的晚餐是一道紅燒魚和炒青菜。

他看著桌上的菜,又看著電腦屏幕上和自己吃著同樣菜的女孩,面色柔和。

屏幕上的田七葵夾了一筷青菜,向禕辰也同樣加起來,放進口裡…

田七葵又夾了一片魚肉…

向禕辰亦如是。

隔著屏幕,向禕辰似乎也能感覺到和她一起用餐的快樂,彷彿兩個人在一起一樣,即使是普通的菜色,也讓他覺得味道很好。

「哦?這就是大嫂?」現在是晚餐時間,岑雲吃過飯之後,便過來向禕辰的辦公室彙報今天的工作進度。

不知道是向禕辰吃飯吃的太過認真,還是想事情想的太過入神,他竟然沒有看到岑雲從門口走進來。

聽到岑雲的話,向禕辰將電腦的屏幕關掉。

小妮子吃飯的樣子那麼的可愛,怎麼能被被人看到…

向禕辰想到這裡,便瞟了岑雲一眼。

岑雲突然覺得剛剛那一眼好像有實質一般,扎進了他的身體里…有點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