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琳,你快跟我回去。」中年男人冷漠說道,聲音中的堅決和不容置疑是那麼的明顯,毫不掩飾。

韓紫琳整理一下衣服,淡漠看著中年男人,說道:「如果我不回去呢?」

帝少強勢寵:夫人,求名分 這個中年男人就是韓紫琳的三叔,韓戰雲。

韓戰雲聽見韓紫琳的話,眉頭一皺,說道:「沒有如果,你必須跟我回去。」

「你這是在逼我嗎?」韓紫琳絲毫不懼韓戰雲,直視後者。

「是爺爺叫我來找你的,今天王家的人也會來。」韓戰雲說道。

韓紫琳絕美的臉上露出笑容,不過怎麼看都很冷。

韓紫琳別個頭,不想看韓戰雲這一張討人厭的臉。

她一扭頭,就看見站在一旁,一臉茫然的林奕,看了看椅子上的衣服,美眸中異彩紛呈。

「你們不就是想讓我嫁給王節嗎?不過三叔,你來的有點晚了!」韓紫琳看向韓戰雲,平靜說道。

韓戰雲眼睛一眯,問道:「什麼意思?」

韓紫琳踱步來到林奕面前,然後一把摟住林奕的脖子,踮起腳尖就想吻上林奕的嘴唇。

林奕被這架勢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扭頭,可下一刻,他的臉頰被一雙冰涼的玉手捧住,給掰了回來,緊接著一張絕美的臉龐在眼瞳中放大。

林奕的眼瞳猛地一縮,整個腦海中嗡嗡作響,就好像被人拿鐵鎚砸了一下。

韓紫琳身上有一股很淡的馨香,此時這一股馨香更加濃郁,林奕感覺頭有些暈。

韓紫琳並沒有真的,吻上林奕,兩人的嘴唇還有一小段距離,不過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一個女孩子,也祖夠讓林奕心猿意馬了。

林奕覺得這樣不好,就想說什麼,可下一刻韓紫琳已經鬆開了林奕,轉身看向韓戰雲。

「三叔,昨天晚上我已經和他在一起了,所以我是不會和你回去的。」

林奕一臉懵逼,這玩笑開大了!不要隨便拿人當擋箭牌好嗎?

韓戰雲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幾乎能滴出水來,看著林奕的目光更是寒冷。

林奕被韓戰雲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渾身汗毛豎立,就好像被一條毒蛇給盯上。

好在下一刻,做一道目光就移開了。

「那就將他帶上,跟我一起回去,好好說清楚!」韓戰雲在『清楚』兩個字上加重語氣。

他當然不相信韓紫琳那麼隨意的就和一個男人上了床,他很清楚自己這個侄女心中的驕傲和矜持。

只不過此時韓紫琳為了不和他回去,特意編出謊話來欺騙他,甚至為了噁心自己,去吻一個陌生人,這使他是真的生氣了。

「等一下,你們問過我願不願意去沒有?不要自顧自決定好嗎?」林奕忍不住開口了。

自己從始至終都是無辜的,什麼都沒有做。

從韓紫琳和這個中年男人的對話中,似乎有更麻煩的事情,所以林奕不想去。

韓戰雲扭頭看著林奕,目光深冷,一股無形的壓力驟然壓迫向林奕。

林奕感覺有一座大山壓在身上一樣,想將他壓倒在地。

右眼清楚的看見,一絲絲如同絲線一樣的東西從韓戰雲身上散發出來,他清楚這是什麼,因為他昨天才在劉瑛身上看見過。

這是魔力!韓戰雲是一個魔法師!

魔法師,完蛋了! 林奕一臉鬱悶,看著窗外飛速滑過的風景。

他還是沒能逃過去,被韓戰雲給塞進車裡面。

韓紫琳就坐在他身邊,面無表情,看著另一邊的風景,兩個人中間有一塊很大的間隔。

他們真的不熟,昨天才見過面。

韓戰雲開著車,從後視鏡裡面清楚看見後排兩個人的情況,冷笑一聲。

車子駛出濱川市,朝著郊外的別墅區疾馳而去。

林奕曾經聽同學提起過,住在這裡的不是富甲一方的富豪就是手段通天的一方大佬,最便宜的一套別墅也要上千萬。

本來林奕以為韓家就是住在這,不過讓他意外的是,韓家的車子直接從別墅區穿過。

林奕從車窗看向面前的一座山,他好像看見山頂有一棟房子,那是韓家的房子?

富豪大佬都只能住山腳的別墅區,韓家居然能住山頂,這是不是意味著韓家比那些富豪大佬還要厲害?!

自己是不是惹事了?

幾輛車子駛入一座別墅,不應該說是別墅,而應該是莊園了,因為太大了,這佔地得有十幾萬平方吧!

車子一停下,就有保鏢上來將車門打開,韓戰雲瞥了一眼韓紫琳和林奕,然後下車。

不過他剛剛下來,就有一個穿著燕尾服的中年男人從如同宮殿的房子里走出來,來到韓紫琳面前一躬身。

「三爺,你回來了,老爺讓你回來後去書房,他在那裡等你!」

韓戰雲點點頭,走向別墅。

韓紫琳抬腿走下車,林奕嘆了口氣,也走下來。

既來之,則安之,現在想那麼多也沒有用了。

「小姐,你可回來了!」中年管家對韓紫琳躬身道。

韓紫琳點點頭,算是應答,然後瞟了一眼林奕,對管家說道:「柳叔,他……嗯……他是我朋友,你接待一下,我去換一身衣服。」

中年管家推了眼鏡,點點頭,笑道:「大小姐,放心交給我吧。」

韓紫琳點點頭,也不再說什麼,徑直走向別墅。

中年男人目送韓紫琳走進別墅后,來到林奕面前,微笑道:「這位先生,請隨我來!」

林奕笑道:「大叔,你還是叫我名字吧,我叫林奕,先生聽著感覺好老。」

管家點點頭,笑道:「那麼我就叫你小林吧!」

「可以!」林奕點頭。

跟著管家來到客廳,林奕才知道自己以前的見識是多麼的狹隘了。

這也太大了!也太豪華了!

光是一個客廳,看著就有數百個平方了,頭頂的吊燈直徑都有兩米了,是由最貴的魔力晶石製成的,那麼大一塊魔力晶石製成吊燈,怎麼也得上千萬吧!

沙發居然是稀有的月牛皮製成的,一張也要上百萬。

管家將林奕引到客廳坐下后,就去吩咐女僕準備茶點。

林奕嘆了口氣,平常只有去女僕咖啡廳才能看見的女僕,這裡居然有十幾個,呵呵呵,萬惡的有錢人!

林奕在心裏面吐槽一下,然後四處張望,看著周圍的裝飾品。

最後他得出一個令人悲傷的事實,裝飾用的一朵花,他都買不起。

因為那是血蘭,一種能入葯的稀有藥材,葉子能凝聚魔法元素,提升魔法元素的濃郁程度。

嘆了口氣,林奕端起女僕端上來的一杯咖啡,抿了一口后,眼睛一亮,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手中的咖啡。

這很好喝!咖啡豆苦澀的味道中帶著一絲炒麥芽的香氣,醇厚的口感讓人流連忘返。

腹黑總裁的蛻變情人 林奕集中精神,看著咖啡杯,右眼中銀色的光芒一閃,咖啡就被解析出來。

「幕里蘭的咖啡,反覆研磨了三遍,艾爾西的牛奶,應該是今天早上剛剛運過來的。」

林奕一邊解析,一邊得出結果。

『虛空之瞳』可以根據林奕的意志,解析出他看得見的所有東西,透視並不是唯一一個功能。

這個解析的功能他也是在剛剛才發現的。

在韓戰雲用魔力壓迫自己的時候,林奕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韓戰雲,漸漸的韓戰雲身上出現一些數據。

這些數據包括他的年齡、身高、體重、身體健康程度、魔力等級等一系列的情況。

當初購買『虛空之瞳』滴眼液時,簡介上說它進化到最高級,可以解析所有東西,讓其虛無化。

一開始林奕還沒有在意,現在看來有可能是真的。

管家端著一盤糕點放在林奕面前,說道:「小林,試試看,這是大小姐吩咐讓你嘗的。」

林奕有些疑惑,韓紫琳吩咐的?

拿去一塊糕點,咬了一口,林奕臉色一變,然後左顧右盼,找著什麼!

管家似乎早就知道這種結果,將一塊帕子遞給林奕。

林奕接過手帕,捂住嘴,將口中的糕點吐出來,然後拿起咖啡一口氣喝下去,這才感覺好了一些。

這是糕點?確定不是一塊鹽?那麼咸,是想齁死我嗎?

「小姐說你今天沒刷牙,這塊鹽是給你漱口的。」管家笑眯眯說道。

林奕嘴角抽了抽,還真的是鹽啊!可她為什麼要拿一塊鹽給自己?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不一會,林奕想明白了,她是在報復自己,原因就是那一個吻!

她吻自己那時候是大清早的,他還沒有刷牙,所以她不知道怎麼的就不爽了。

林奕感覺自己很冤枉,躺著也中槍。

第一、韓戰雲一大早的就來敲門,自己哪有時間刷牙?

第二,是你自己貼上來的,自己明明都已經扭過頭去了,你硬是掰回來,那也是自己的初吻好嘛。

第三,最後不是沒親到嘛,最多有些口氣而了,有必要這樣嗎?

這就像是你走在馬路上,然後摔倒了,還怪馬路不平,埋怨施工單位不負責一個道理。

看著韓紫琳挺清冷的,萬事不繫於心的那一種,可實際上那麼小心眼,愛記仇。

林奕今天算是領教了女人的小心眼了,就因為沒刷牙,然後拿一塊鹽來整自己。

林奕想著種種的時候,韓戰雲扶著一個老人從二樓走了下來。

林奕急忙站起來,看著韓戰雲和那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老人下來后,一雙枯黃的眼睛看著林奕,褶皺的像是千層面一樣的麵皮抖了抖。

「小夥子,多少錢,你開個價!」 韓老爺子開口就是這麼一句話,林奕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您說什麼?」眨了眨眼睛,林奕問道。

「多少錢?才能離開我孫女!」韓老爺子說道。

林奕懂了,他很想笑。

好經典的橋段和台詞,一無所有的窮小子和千金大小姐相愛,千金大小姐家裡面百般刁難。

或者是反過來,灰姑娘和帥氣又多金的富家男主的故事。

最經典的就是一上來剛剛韓老爺子那一句話,『多少錢?離開我女兒(孫女、兒子)』,太經典了。

林奕想著自己看過的那些言情劇,現在自己是不是神情無比的嚴肅,然後擲地有聲的說:我們是真心相愛……

然後再一番討價還價,最後陰沉著臉,拿著錢離開,出去后再將支票或者現金什麼的向後一拋。

那瀟洒、那霸氣、那視錢財如糞土的高冷范兒,感覺不要太美妙!

說干就干……

「咳咳!」

林奕咳嗽一聲,這一刻他把自己想象成言情劇裡面的窮酸男主。

影帝附體!

「老先生,我……」

林奕故意頓了頓,故意醞釀一種因為受到羞辱,受到壓迫而慍怒的抑鬱氛圍。

可這種氛圍沒有形成,就被韓老爺子給打破。

「我很清楚現在你們這些小年輕心中的驕傲,你肯定會說你和紫琳是真心相愛的,我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

韓老爺子咳嗽一聲,說道:「這樣吧,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用行動來證明。」

林奕還有些跟不上韓老爺子的思維,這和言情劇裡面不像啊!現在不應該是狠狠的羞辱自己。

然後讓自己清楚和韓紫琳的差距有多麼大,想和她在一起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異想天開嗎?

怎麼轉眼間又說給自己機會了?

「戰雲!」韓老爺子喊了一聲。

「父親!」韓戰雲微微低頭應答。

「全力出手,如果十秒鐘后他還站著,你就去祖地領罰吧!」韓老爺子吩咐道。

韓戰雲點點頭,看向林奕,目光變得森冷起來,右手緩緩地抬起,同一時間,韓戰雲身上也一些光點若隱若現。

這些光點散發出一股壓力,林奕旁邊的咖啡杯在這一股壓力下驟然爆碎。

林奕肩膀一沉,就好像落入海底深淵,強大的壓力要將自己碾碎。

林奕曾經在劉瑛身上感受到的壓力在這一股壓力面前猶如螞蟻一樣弱小。

因為當初劉瑛的大部分魔力都是針對嚴大師的,林奕只是感受到散溢出來的一絲。

此時韓戰雲可是將魔力全部壓向他,這種壓力的確讓人吃不消,只是一瞬間,林奕臉色就蒼白如紙。

林奕右眼銀色的光芒一閃而過,韓戰雲身上的魔力他看的一清二楚,就連它們的走向林奕也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他有些明白了,為什麼【魔法師】被稱之為神之侍者了,因為魔力不是的確不是普通人能掌控的。

這種力量已經超越了科學能理解的範疇。

林奕堅持著魔力壓迫的時候,韓戰雲抬起的手掌凝聚出一個魔力團,緊接著一顆顆如同蝌蚪一樣的符文從光團裡面湧出來,組成一個直徑一米左右的魔法陣。

林奕本能感覺到危險,看向韓戰雲面前的魔法陣,眼瞳猛地一縮。

他昨天將書店開業,獲得《魔法基礎理論》的上冊,他了解關於【魔法師】的事情。

【魔法師】大致分三類,以魔力凝聚魔法陣的魔術師。

以魔力強化身體,獲得強大力量的魔戰士。

以及擁有增幅各種屬性的魔藥師。

此時韓戰雲凝聚的魔法陣告訴林奕,他就是一個等高階魔術師。

【魔法師】因為魔力量的不同,被分為五個階段。

魔法學徒、低階魔法師、中階魔法師、高級魔法師,以及聖級魔導。

劉瑛和韓戰雲現在都是處於高階魔法師的階段。

如果穆雨能控制體內的魔力,那麼她不需要什麼修鍊,直接跳過魔法學徒的階段,成為一個低階魔法師。

此時韓戰雲用的魔法是低階魔法,一個普普通通的【重力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