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夜的動作格外輕柔,讓她覺得懶洋洋的不想動彈,一會兒就覺得困了,竟然真的就睡了過去。

北冥夜幫她的十根手指全部上了葯之後,還輕輕地呵氣。

彷彿這樣她的手就感覺不到難受了。

兩個人的關係,竟然奇迹般的緩和了許多。

醫生說顧九九醒了就可以出院了,但是北冥夜堅持要她再住院三天觀察下。

他也沒有閑著,助理把公司要處理的工作都帶到了病房來。

助理來的時候,特意帶了一束百合花,熱情地問候:「顧小姐,你好些了嗎?」

「好多了,謝謝你,好漂亮的花!」顧九九靠在床頭玩手機,看到助理送的花,對他笑笑。

「我幫你找個瓶子插起來吧!」助理完全沒有看到房間里某人的臉上開始變難看了。

「謝謝你沈助理,你人真好。」

「哪裡,我也是希望你早日康復。」

兩人開心的聊天的時候,然後某人就陰陽怪氣地開口了:「沈明哲,你跟著我工作很開心嗎?」

助理愣了下:「沒錯,跟著四少工作是很開心。」

天啊,難道他敢說不開心嗎?

北冥夜用鼻子哼了聲:「就算是開心,也不必時時刻刻掛在臉上!」

助理眼睛一轉,總算鬧明白了,四少這是不高興自己跟顧小姐笑呢!

四少的霸佔欲到了這個程度也是醉了。

助理趕緊解釋:「我倒也沒有十分的開心。」

「開心怎麼了?」顧九九不解地說:「沈助理笑起來很好看。」

助理心裡叫苦不迭,我的姑奶奶你就少說兩句吧!

沒看到四少那雙眼睛冷冷地掃過來了嗎?

她再多誇他兩句,估計他今年的年終獎都沒有了啊!

在北冥夜給他小鞋穿之前,助理趕緊說:「四少,這些是今天要處理的文件,我先回公司了。」說完趕緊溜了。

北冥夜看也不看助理四下逃竄的狼狽樣,盯著在玩手機的顧九九問:「你覺得他笑起來很好看?」

「還行吧!」顧九九玩著手機,心不在焉地回答。

「他已經結婚了。」北冥夜小心眼的扔過來一句。

「哦!」顧九九壓根沒放在心上。

北冥夜覺得自己的力氣就像是打在一團棉花上面,無處著力,氣呼呼地不說話了,開始處理工作。

過了一會兒,北冥夜的手機「叮咚」一聲,他抬眸看了一眼正在玩手機玩得不亦樂乎的顧九九一眼,拿出來一看原來是顧九九發了朋友圈的提示。

她也是最近才剛開始玩微信朋友圈的,就加了幾個人,不外乎都是北冥夜及他身邊的人,比如說助理、大山小山、孫嫂他們。

她發了一張照片,是助理送來的百合花,寫了一句:「謝謝沈助理,美美噠!」

很快助理就點了個贊,然後大山小山也跟著點了贊,最後連孫嫂都點了個贊。

北冥夜迅速在眾多的點贊後面,也點了一個贊。

嗯,心理平衡了。

然後他開始盯著桌上那束百合花,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偷偷出去叫護士買了一束紅玫瑰,趁著顧九九去衛生間的時候,他飛速把百合花扔進了垃圾桶,然後把自己買的紅玫瑰裝進了花瓶。

馬大哈的顧九九出來后竟然也沒發現他的小動作,這樣北冥夜的心裡才稍微平衡了點。

然後開始小心眼地想助理最近工資是不是太高了,居然有錢買花了?看來漲工資的事情不用提了。

顧九九看北冥夜這幾天為了在病房守著她,把公司的文件每天都帶到病房來處理。

她忍不住說:「你不用一直在這裡守著我,讓孫嫂來就可以了。」 北冥夜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淡淡地說:「你是想讓孫嫂失業嗎?」

顧九九立刻閉嘴,這個小氣吧啦的男人!

北冥夜繼續處理工作,顧九九在床上躺了一會兒,手機也玩得覺得很無趣,眼睛就不自覺的朝著北冥夜前面的那堆文件瞥了過去。

「這裡好像寫錯了呀?」顧九九小聲的自言自語。

「哪裡?」北冥夜找出她在看的那份文件,看了一眼,全都是法文的。

突然想起她在法國念書,於是不動聲色地問:「是哪裡寫錯了?」

顧九九咬著手指,微微蹙著眉心:「這裡呀!」

北冥夜看了下,最近帝豪公司和法國一家企業做了一個合作案,彼此間有文件往來。

這是秘書翻譯之後送來的文件,竟然會出了錯誤,而且還被顧九九給發現了。

「九九,你幫我檢查下這份文件好嗎?我的秘書法語是個半吊子,我怕弄錯了到時候會對公司造成損失。」北冥夜假裝有些苦惱的樣子。

「那好吧。」顧九九正好在病房裡呆著很無聊,一聽有事做,立刻打起精神查看起那份文件來。

她微微蹙著眉心,認真地逐字逐句查看著文件的模樣,北冥夜覺得很可愛,索性讓她把整份文件給重新翻譯一遍。

顧九九總算找到點自我價值,準確地幫北冥夜檢查出了文件的錯誤,還重新翻譯了一遍。

北冥夜很滿意地看著重新翻譯過的文件,忽然開口說:「九九,要不你來當我的法語翻譯吧?」

「我?」顧九九想了想,咬著唇說:「那你還要我做保潔員嗎?」

追妻100天:男神的呆萌暖妻 如果北冥惡霸不僅要她做翻譯,還要做保潔員,壓迫她做兩份工作,那她肯定甩手不幹了!

北冥夜淡笑著說:「只做法語翻譯,工資嘛就按照我的秘書的標準發。」

見顧九九還在猶豫,北冥夜慢條斯理地說:「你別忘了,你還欠我的錢,我現在算是給你升職了,那也是看你有法語的特長,帝豪集團也不是誰都可以隨隨便便進來的。」

顧九九一聽小臉就垮下來了,北冥夜可是她的債主,她當然不想再做保潔了,現在能做法語翻譯,怎麼說也算是和她的專業靠邊了。

「好吧,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說!」

她咬咬唇,擰著手指:「我不想公司里的人知道我們的關係。」

北冥夜黑眸一暗,她就這麼不想和他扯上關係嗎?

「反正……我們的契約只有一年,一年後我也是要離開的,我不希望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們這樣的關係。」她低著頭說。

北冥夜咬牙切齒的忍住不要生氣,這個女人總是有辦法在一秒鐘挑起他的怒火!

什麼叫不想別人知道?

他親自把她從故障的電梯里給抱了出來,全公司的人都看見了,她以為他們之間的關係還能保密嗎?

真是天真!

他冷冷地哼了一聲,說:「明天早上九點,準時到公司報道!」

顧九九出院后,第二天一早就到了帝豪集團報道。

她剛到了北冥夜的秘書室,陳秘書就熱情地迎上來:「顧小姐您的辦公室已經準備好了,您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的,儘管跟我說就好了。」

顧九九愣了下,這個陳秘書好像是北冥夜的首席秘書,怎麼對她這麼熱情?

她靈光一閃,突然想起上回北冥夜把她壓在辦公室里做那種事情的時候,陳秘書闖進來看見了。

她一張臉猛地變得通紅,從耳朵一路紅到了脖子,支支吾吾地說:「我和北冥夜其實不是那種關係……」

陳秘書笑嘻嘻地說:「顧小姐,我都明白的。上一回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開玩笑!

陳秘書這個首席秘書做了也好幾年了,心裡跟明鏡似的,北冥夜什麼時候帶女人來過公司?

上回她就覺得顧九九絕對不是普通的保潔員,現在又成了北冥夜的專職翻譯,看來這位是真命天女,未來的老闆娘了,一定不能得罪。

顧九九知道人家都全看見了,再解釋就顯得矯情了,於是紅著臉說:「請你帶我去辦公室吧!」

「好的,這邊請!」

顧九九的辦公室被安排在和北冥夜同一樓層,她知道北冥夜對待工作從不會打折。

比如說讓她做保潔員的時候,那可是實實在在的保潔工作,累得她一天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現在做翻譯,她也做好了準備,果然一會兒電子郵件就來了。

是北冥夜通過公司內部郵箱給她發的郵件,裡面有幾份法國公司傳來的文件,讓她馬上翻譯。

顧九九好不容易找到和專業靠邊的事情,也就認認真真地開始工作。

「她怎麼樣?」北冥夜頭也不抬地問。

「顧小姐正在工作。」助理如實彙報。

「多盯著點,我不希望上一回的事情再發生。」北冥夜淡淡地瞥過來一眼。

助理嚇得冷汗直冒,連聲保證:「監控室的人盯著的,保潔部的劉主管被關在電梯里一天一夜。欺負顧小姐這種事情再也不會在帝豪集團發生了。」

北冥夜這才滿意,他的女人只能被他欺負,誰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欺負顧九九,那就是找死!

顧九九一工作起來,感覺像是找到了寄託一樣,全身心都投入了,連午飯都沒有去吃。

還是助理跑去請她到北冥夜辦公室里,她一進去才看到北冥夜點了午餐外送,等著她一起吃。

「還是這個餐廳的!」顧九九開心的歡呼著。

北冥夜幫她拿了筷子,淡淡地說:「嗯,這家餐廳在允安市也有分店,你以前不是就挺喜歡吃的嗎?」

顧九九嚼著美味的飯菜,突然覺得如同嚼蠟。

以前?

他是在說兩年前的事情嗎?

顧九九想起兩年前,北冥夜到允安市度假的那個星期,他們天天膩在一起。

當時他們在允安市去吃過這家餐廳,沒想到他竟然還記得。

如果當初不是因為她表白被拒,北冥夜走了,也許後面很多事情都會不一樣吧?

「吃吧!」北冥夜沒再說什麼,優雅地拿起了筷子。 丁玲上回在電視台仗著自己的身份打了張有晴的耳光,可沒想到轉眼她就在廁所里打了回去。

丁玲從小就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家裡安排她和北冥夜相親,她第一眼就被俊逸不凡的北冥夜給迷住了。

可還沒等到她抓住北冥夜的心,北冥夜就隔三差五的和張有晴傳出緋聞,她必須要教訓張有晴才能消這口惡氣。

張有晴本來就是窮人家的孩子,從小到大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要不是為了她的綜藝首秀絕對不可能站著等丁玲打她。

事後丁玲居然還敢出言教訓她,她當然忍不住了。

兩個人都是一肚子火,很快便纏鬥在了一起。

張有晴和丁玲這樣嬌滴滴的大小姐打架,根本就沒有費她什麼力氣,就把丁玲給摁倒在地,狠狠地扇了她幾個耳光還不解恨,又把洗手台上的洗手液倒在丁玲的頭上。

丁玲沒有想到,原來張有晴的力氣這麼大,她本來想要狠狠打她一頓的,結果兩三下就被放倒了,搞得自己一身狼狽。

她何曾這麼丟臉過?

憤怒都不足以表達丁玲此刻的心情,她雙眸赤紅,瞪著張有晴的眼神如同刀子,狠狠地扎向她!恨不得上去撕爛她!

沒想到的是,第二天丁玲的經紀人就拿著一份報紙,氣急敗壞地告訴她:「我的丁大小姐,你的女神形象還要不要了?你看看這個新聞,這下子可怎麼辦!」

報紙的頭條就是丁玲頂著一臉狼狽的洗手液,扶著牆站在衛生間外面的照片。

頭條的標題是:名媛爭風吃醋,淚灑電視台!

丁玲心中一股火氣騰的一下便升了上來。

「這是怎麼回事?」丁玲面無表情地看著報紙上寫著,自己因為爭奪某京城貴少失敗,結果使出陰招想要在電視台的綜藝節目上陷害某貴少的現任女友張有晴,但是惡有惡報,自食惡果。

某貴少指的自然是北冥夜,但是估計是因為北冥夜的名頭太大,報社不敢輕易寫他。

但是言語用詞之間全都在暗示北冥夜的身份,說這位貴少身份高貴,不是一般人。

「事情我已經查過了,是張有晴私底下拉著記者滿口胡言亂語,所以今天的報紙才會亂寫一通。」

經紀人早就知道丁玲會問,所以提前已經查清楚了是怎麼回事。

經紀人混了這個圈子這麼多年,自然和報社媒體都有一些關係,找人一打聽就問出來了。

「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麼做?要不要和四少說說?」

丁玲冷笑一聲:「跟他說什麼?還嫌不夠丟臉嗎?」

「那你打算?」

「直接報警!告張有晴為了訛詐錢財,故意扭曲事實毀我名聲。」

經紀人一聽這話,冷汗就冒了出來:「可四少那邊?」

對於丁玲下的命令,經紀人有些遲疑了。

本來他也以為,張有晴不過是個沒有名氣也沒有背景的三流選秀歌手,所以沒有把她放在眼裡。

在電視台拍綜藝節目的時候,也就眼看著丁玲下手扇了張有晴幾十個耳光,可沒想到張有晴竟然轉眼就打了回去。

張有晴不僅打了回去,還讓記者寫了這樣的新聞。

經濟人在這個圈子混了這麼多年,知道貴圈太亂,說不定張有晴還真跟北冥夜有一腿,那樣的話,丁玲是絕對惹不起的。

就在經濟人想要勸丁玲三思的時候,丁玲狠狠地瞪了經紀人一眼:「我說她有就有,要是不信,讓警察好好查查。」

滿臉糾結的經紀人看得出來她心情不好,趕緊應了一聲之後出去了。

丁玲除了「大提琴古典女神」這個稱號,家裡在京城更是名門望族,經紀人也不敢隨便違逆她的意思,只好照辦。

張有晴現在正火,因為她和北冥夜鬧緋聞的原因,正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上。

雖然這次媒體只用「某貴少」這三個字來報導,但是少不得有人捕風捉影。

北冥夜身份特殊,只要名字與他掛上邊兒,幾乎都會上新聞頭條。

上回北冥夜和張有晴的緋聞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了,越發讓眾人對這件事的熱情高漲。

幾乎才在丁玲報警的一瞬間,便有人得到了消息,很快的,張有晴的老底便被翻了出來。

說她出生卑微,家裡欠了一大堆錢,甚至還有她上大學前,沒有減肥時候的照片全都被人給貼了出來。

沒減肥之前的張有晴真的沒法看,跟現在判若兩人。不少人都說她整容了,還有人說她為了錢才勾搭上北冥夜。

說張有晴為了北冥夜爭風吃醋,不惜在電視台動手打人,把跟北冥家交好的丁家小姐暴揍了一頓。

一連好幾天幾乎報紙上都是張有晴的醜聞,本來就算不上是明星的人,這兩天上報紙的機率竟然超過了許多明星偶像。

最讓張有晴害怕的是警察直接找了門,說她涉嫌訛詐丁玲錢財和故意傷人。

張有晴當日只是因為不甘心被丁玲當眾羞辱,想要出一口惡氣,因此故意在記者面前胡說八道了一通。

她說話做事一向都不考慮後果,說了這一通之後直到被抓進警察局時才知道有些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