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準確來說是一個小女孩,大概只有八九歲的模樣,頭髮披於肩后,粉嫩白皙的小臉蛋上略顯得有些臟。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完全吸引顧北目光的是她的衣服。

在這個世界見到的人類也很多了,但是這個女孩的衣服他倒是頭一次見。

不是那是衣裙,取代的是上身大襟短衣,下身長褲,鑲綉著某種花的花邊圖案,最主要的是這個女孩的眼瞳居然是藍色的。

正一臉茫然的看著正走過來的顧北,似乎充滿了不解和疑惑。

「你…是誰?」

女孩沒有站起來,坐在石頭上晃動著小腳,腦袋微斜,說話的時候停頓了一小會才繼續說道,但發音似乎有些不準。

「你又是誰?」顧北絲毫不敢大意,只是理她十米的地方便停了下來反問道,這個人類女孩出現的太奇怪了。

很有可能就是野豬王元炁的來源,但卻沒有察覺到她身上有任何的元炁波動。

被顧北這麼一問,小女孩海藍的瞳孔似乎閃過了一絲波瀾,沉靜了片刻后才晃動著自己的小腦袋搖搖頭道:「我…我也不知道。」

「絕對有問題…」

顧北警惕更重了起來,居然不知道自己是誰,那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第一反應就是她騙自己。

「你是來帶我走的么?」女孩顯然沒有任何驚訝眼前的土狗會說話,反倒稚氣卻有些發音不準的聲音來了這麼一句。

「帶你走?」顧北懵逼了,第一次見她就說要讓自己帶她走,說話怎麼不按套路出牌的。

「你到底是什麼人?」顧北有些厲聲的問道,他實在沒有太多時間跟她耗下去,並且元炁爆發出來想給她壓迫感。

元炁瞬間圍繞著小女孩,只是見她臉色有些微微變了一些,抬起頭直視顧北。

「什麼鬼?」

顧北不由的倒退了幾步,是意識讓他倒退的,因為被那雙海藍色的眼睛直視時他感覺所有東西包括記憶什麼的都被她窺視了一遍。

彷彿硬生生的把記憶從他腦子裡抽出來,看完了又給放了回去。

「你叫…顧北?」這時女孩突然開口說道,露出了一抹淡雅的微笑。

聽到這個女孩叫出他的名字,不由的恐慌了起來,這什麼變態的人?居然能看穿他的記憶。

而且用來壓制她的元炁居然一點效果都沒有,就好似直接被她忽略了一般。

「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在這裡么?」

平復了一下內心的震撼后,顧北緩緩說道,他很想弄清楚這個女孩的來歷。

女孩卻依舊的搖了搖頭,臉色似乎有些失落,輕聲回答:「不知道…我醒來后就在這個森林了,我也想知道自己是誰…」

……

經過一番交談后,顧北終於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就是一個小女孩突然醒在了一個山洞內,卻忘記了所有的事情,包括自己的名字…

之後一個人出來碰見了野豬王,把她帶到了這裡,至於野豬王的元炁是怎麼來的,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其實顧北也很疑惑,她一個那麼小的小女孩為什麼會被出現在這距離人族那麼遠的地方,而且她怪異的服飾根本就不像平常人穿的。

「這個圖案…」

顧北看見她黑色衣服上畫著的一朵花的圖案,葉子和花的形狀呈三角形很是詭異,而且花蕾上面似乎還畫著一個紅紅的小球。

「系統老哥,認識這種花么?」

至少他是沒見過這樣的花,就是不知道博學多才的惡狗系統能否解答。

【幽香暗紅!】

「那是什麼?」

顧北疑惑的在意識中追問道,這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沒有詳細資料無法解答,不屬於此年代產物。】

額…

不屬於此年代產物是啥意思?

「狗哥哥,我們可以走了嗎?」

無雙見顧北有些發獃不知道在想什麼,提問了一句。

因為她沒有名字,顧北只是臨時給她起了一個名字叫「無雙」。

「走哪去?」

顧北懵了下,他還沒答應要帶她走呢,而且這個女孩這麼詭異,帶在身邊還不知道是好是壞。

「我想去外面看看…」無雙顯然很期待外面的世界,但卻從未出過這個森林,至少記憶中沒有出過。

「行,我可以帶你出去,但是你得先告訴我,為什麼你能看見我的記憶?」顧北很少很在意這件事,只要直視她的眼睛,感覺整個人都會被解讀出來。

「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能看到,但看不見深層的,只能知道你一些簡單的記憶。」

無雙依舊回答不上來原因,只是把她能看到的說了出來。

「行了,你坐我背上去。」顧北特意蹲下身來,直接把她放族裡面去就行了。

因為她身上的秘密似乎有些多,而且系統沒有提示危險,想來應該是沒有惡意的。

無雙見顧北答應,很愉快的騎到了他背上,還貪玩的一直摸柔順的狗毛。

幽香暗紅…

回去的路上,顧北心中一直糾結著這個花的名字,連繫統都無法解答出來的東西,究竟會是什麼?

要知道系統收錄著整個炁元大陸所有的靈草、靈物和妖獸類信息,只有他看見以後就會自動傳輸給系統,確認信息以後就會反饋給他。

喬木思南 「狗哥哥…森林外面是什麼樣子的?」

還在背上的無雙,有些期望的眼神一直看著前方,並且重複了這幾句話。

……

(留言打卡處) 可以去看一下我去年唯一完本的小說。

簡介:

一覺醒來,我TM居然變成命運悲催的牛郎?

不過按照劇情,我應該有一個漂亮的織女老婆…

這讓牛郎有些欣慰,可以娶一個神仙老婆了。

等等…

神話故事中織女不是溫柔善良的么?為什麼她在追殺我?

……

天兵:報…天帝…牛郎…騎著一頭牛打上天庭來了!

天帝大怒:立即讓楊戩帶領天兵天將誅殺他!

可是楊戩已經被打的趴了…

天帝慌了,快去西天請佛祖!

……

報!佛祖戰敗,逃回西天了…

《惡狗系統》無標題章節 「額…其實都差不多。」

顧北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敷衍的答了一句。

回到族內的時候看見已經聚集到了一起,除了之前投降的野怪,居然還有野兔、狐狸和黃鼠狼之類的。

看見族長回來,眾狗紛紛讓出了一條道,但目光卻注視在了他背上的小女孩身上。

因為這裡基本沒有人類踏足,這次突然來了一個,而且居然騎在族長的背上。

看見如此之多的野獸,按照正常人的反應肯定會有懼怕感,但無雙顯然沒有表現出任何一點。

反倒很開心的四處張望,一雙靈動清澈的大眼睛一直看著圍觀她的野獸。

顧北一躍跳到了一塊巨石上面,低頭望著下邊的眾野獸,然後把無雙放在旁邊。

「諸位好,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狗族目前的族長,你們可以叫我顧北。」

看著那些剛來的野獸,尤其是比較弱小的動物都似乎有些不安,畢竟它們在這裡是墊底的存在,不免感到恐懼。

「既然你們願意成為我們族的一員,我自然會善待你們,接下來我會劃分領地,每個種族不可躍過其他族群的領地。」

顧北繼續說著,他主要是想把之前混亂的野獸們有秩序的安排好,畢竟每個種族都有自己生活點習慣。

倆座森林的資源可以提供給狗族們暫時的安定,但是真正的想要長久生存,必須把五個森林的全部資源弄到手。

花落花開孤成凰 顧北想的是想在剩下的半個月時間裡把全部森林攻下來,然後他就可以放心的離開了,畢竟他也還要去修鍊,總不可能一直呆在這裡。

把領地規劃完了以後,顧北讓二狗黑虎等人把它們都帶了下去,他打算休養幾天然後再進攻極暗森林。

但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他發現了無雙這個女孩身上的謎團越來越多。

她來族內三天了,居然完全不用睡覺,晚上的時候就是一直蹲在視線較好的地方,然後一直注視著星空,一看就是一個晚上。

而且有幾次顧北還發現,她一個人的時候會說一些奇怪的語言在那自言自語的,但他卻一句都聽不懂。

腹黑誘拐小萌妻 這天清晨,一早就把小白派去極暗森林先行一步打探情況了,而顧北卻帶著無雙回到了耀日森林內。

因為是顧北主動要求的,說想看看無雙醒來的那個山洞在哪裡。

按照無雙指的路,穿過了森林中一個小泥潭后,果然在一處隱蔽的山崖下發現了一個山洞。

總裁求放過 洞口不是很大,但顧北還是勉強能進去,洞外荊棘叢生,布滿了各種雜草,要不是認真看,還真發現不了這裡有一個山洞。

啪啪!

幾道瘋狗狂刃揮出,瞬間把洞外攔路的植物都劈了開來,露出了一個黑漆漆的洞窟,顧北直接用鈦合金狗眼掃了進去。

但驚訝的是,這裡超出了鈦合金狗眼五百米的距離,依舊看不見盡頭。

帶著無雙走進去后,發現越往裡走,洞窟的越大,而且道路開始慢慢往下延伸,而周圍除了碎石外什麼都沒有。

「無雙,你看得見?」

越往裡走洞窟內越是黑暗一片,顧北是靠鈦合金狗眼能目視一切,但無雙似乎並不受黑暗影響,還讓他注意腳下哪裡有大石頭。

「看得見啊。」無雙嘟起小嘴,有些不解的回答道,又接了一句:「狗哥哥,你看不見么?」

「到了…」正當顧北想要回答時,他的鈦合金狗眼五百米遠處外,居然看見了山洞的盡頭。

怪異的是,當走到盡頭的時候,洞窟裡面居然亮了起來,不是火焰的照明,而且四周牆壁散發出來的光芒。

顧北有些驚訝的走上前去查看,發現這裡的石壁和之前洞窟的完全不一樣,非常的光滑,但卻不知道是何處石材,此刻正散發著淡淡的紅光,照亮的山洞。

「我醒來就是躺在那裡。」

無雙指了一下山洞中的石床,因為山洞盡頭內除了這張石床外便再無他物。

緩緩走到了無雙說的石床前面,臉色頓時大變。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石床上非常平坦,像是精心雕刻的,但讓他感到意外的卻是上面刻著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字體。

上面一大行他都看不懂,就如同鬼畫符一般,但最後一行字,居然是他最熟悉的。

簡體中文…

這本該是地球上的字,居然出現在了炁元大陸上面,簡直不可思議。

字只有寥寥的一句話:「如果你醒來還記得我…」

但之後卻戈然而止,沒有繼續寫下去,但應該不是寫這個字的人不想繼續寫。

因為後面還要筆畫,卻沒有寫完,應該是突然出了什麼事情導致只寫到了這裡。

「你能看的懂上面這些字么?」

顧北回過頭問了一句,上面這些鬼畫符一樣的字說不定才是重要的,奈何他看不懂。

「不認識…」無雙卻搖搖頭,但臉色有些微微的蒼白,沒有了之前外面的那種紅潤。

無奈的他只好把這些符號都記在了腦海里,說不定以後能解讀出來。

「這裡有一個手印!」查看完石床上的字后,顧北抬起頭就發現靠近石床邊上的石壁上有一個紅紅的手印。

「好像是一個小孩的?」顧北仔細觀察了許久,這個手印不可能是大人的,畢竟很小。

無雙似乎想到了什麼,下意識的走到了前面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放了上去。

完全一致…

讓他震驚的是,這個手印居然就是無雙的。

轟隆隆…

但是當手印覆蓋上去后,整個山洞居然開始劇烈晃動起來,如地震一樣。

正當顧北準備帶無雙撤離的時候忽然卻又停了下來,恢復如初,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咯吱…

地面卻又忽然震動了一下,隨後一座人形石像居然破地而出,出現在了倆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