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您是……」

「哈哈哈哈……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不記得我了,我們在Y國的時候見過面,一家麵包店門口。」男人提示道。

顧言馨望著男人的面孔,然後想了一下,「原來是你!老先生!」

顧言馨恍然大悟,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她在Y國的時候,遇見的那個乞丐,當時她還請了他吃飯呢。

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見了他。

他們還真是有緣分。

不過,眼前的這個男人,穿著打扮,一看就是非常有錢的樣子,和那天在Y國的時候,簡直就是天然之別。

也難怪她沒有認出來,誰能夠想到,昔日的一個乞丐,竟然會穿的這麼好,完全變了樣子。

「小姐你好,我叫奧斯。」男人友好地說道。

「我叫艾倫。」顧言馨說道,她決定用自己的英文名字。

「我們既然這麼有緣,不如一起喝一杯如何。」奧斯說道。

「好啊!」顧言馨爽快地答應了。

錯愛:傾城皇妃 奧斯現在打扮起來,像是五十歲的男人,那天在Y國的時候,他就好像是六七十歲的老人。

果然是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奧斯先生也是來澳洲旅遊的嗎?」顧言馨問道。

他們兩人現在坐在外面,靠著欄杆,欣賞著海面上的風景。

「是啊,我這個人比較喜歡旅遊,所以到處奔波。」

既然他這麼喜歡旅遊,那麼他肯定很有錢了,所以那天在Y國的……

奧斯或許是知道顧言馨的疑問,然後笑著說道:「艾倫小姐,我這個人除了喜歡旅遊,還喜歡一些比較刺激的遊戲,比如說扮丑,反正就是喜歡各種各樣的身份。」

顧言馨明白了,感情那天在Y國的時候,奧斯是故意扮成乞丐的。

他其實就是一個有錢人,看來那天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了,還想塞點錢給他。

「不好意思啊,那天在Y國的時候,我沒想那麼多。」

「艾倫小姐,其實你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子,我每到一個地方,就回去看一看那邊的風土人情如何,所以那天我是故意的。沒想到,您心地善良,竟然還請我這個老頭子吃東西,果然,我還是有緣分的。」

顧言馨笑了笑,「奧斯先生,您還真是有興趣。」

隨後,奧斯又和顧言馨聊了一些關於他旅行途中的事情。

反正顧言馨覺得很開心。 這時候,蕭逸晗過來了。

看見奧斯的時候,然後愣怔了一下,不知道顧言馨什麼時候認識了一個外國佬。

「你朋友來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奧斯說道。

顧言馨禮貌地點了點頭。

「我這才走了一會兒,你就勾搭上了外國佬,顧言馨,你可真是行啊!」蕭逸晗吃醋地說道。

「蕭逸晗,你瞎說什麼,那只是我在Y國遇見的一個朋友而已,沒想到在這兒又遇見了,真是讓我太驚訝了。」

「是嗎?你還真是有緣分啊!」蕭逸晗說完,然後便進去了。

這話語裡面,明顯的就是吃醋了,顧言馨覺得。

「蕭逸晗,你不要這樣好不好,奧斯真的是我在Y國的時候就認識了,沒想到在這裡見面了……」顧言馨跑著過去解釋。

隨後,蕭逸晗轉身,將她摟在了懷裡。

「老婆,我開玩笑的,你不要這麼著急。」蕭逸晗壞壞地笑了笑。

「去你的,臭男人!」顧言馨有些氣急,然後在蕭逸晗的胸膛上面捶打了幾下。

「對了,你今天起這麼早,你去幹嗎了?」顧言馨又問道。

蕭逸晗就知道審問她,她還沒有問他呢。

「你看。」蕭逸晗指著桌子上的東西說道。

顧言馨一看,上面擺滿了早餐,有煎餅,有牛奶等等。

「蕭逸晗……」顧言馨有些感動了。

沒想到,蕭逸晗起這麼早,就是為了給她做早餐來著。

「怎麼了?感動嗎?」某男臭美地問道。

「感動,沒想到我老公這麼好。」顧言馨眼裡滿滿的都是幸福。

她沒想到,堂堂的一個總裁,竟然會起早給她做早餐。

「吃吧,吃飽了,我們去下一站。」

這時候,外面突然間引起了一陣的騷動。

蕭逸晗和顧言馨愣怔了一下。

「蕭逸晗,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了?」顧言馨問道。

「老婆,我去看看,你在這兒別動。」蕭逸晗說道。

但是顧言馨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見蕭逸晗許久沒有回來,便也出去看了。

這時候,她看見甲板上面有個女人,她好像得瘋了一樣,然後拿著刀便開始亂砍,周圍的人都不敢靠近。

船上保安過來安撫,可是她的情緒似乎一直不穩定。

「各位,不好意思,她是我的太太,可是得了失心瘋,有些時候會發作。」這時候,一個男人說道。

然後旁邊的人立馬開始議論了,「既然得了失心瘋,那幹嘛還帶出來,明明知道是個危險的存在。」

「真是倒霉啊,居然會遇見這樣的事情。」

「我太太之前一直想來海上旅遊,所以我就滿足她這個願望,我實在是沒想到,她突然間就發病了。」男人還不忘解釋。

看得出來,他很愛他的老婆。

這時,那個女人立馬拿著刀,然後看見這邊的人便跑了過來,開始亂砍。

周圍的人立馬逃走了,然後有些人還摔倒在地上被踩踏了。

顧言馨也趕緊朝後面躲著。

有些來不及逃走的人,已經被女人給砍傷了,發出了一陣的尖叫聲音。

「救命啊!!」忽然間,一個女孩子摔倒在地上了。

然後女人拿著刀,立馬便要砍向了孩子。

顧言馨也是嚇了一跳!

這一刀下去,那孩子那麼稚嫩,不知道會怎樣啊?

簡直不敢想象。

這時候,只見蕭逸晗一把抱過了地上的小女孩,而他自己的手臂,被砍了一刀。

「蕭逸晗!」顧言馨大聲喊道。

蕭逸晗緊緊地將小女孩抱在懷裡,小女孩安然無恙。

顧言馨趕緊沖了過去。

那個瘋女人,也被人給抓住了,控制了下來,不過她還在咆哮。

「趕快給他止血。」這時候,奧斯忽然間出現了。

然後他手裡多了一些工具,他用剪刀立馬將蕭逸晗的袖子剪開,然後給他清洗傷口還有消毒上藥等等。

這個過程非常的流利,大約幾分鐘之內,就已經完成了。

這速度非常的快,好像是在流水線趕工那樣的快,而且巴扎也是完美無缺的。

眾人不禁對他豎起一個大拇指。

「傷口不深,幸好沒有傷到骨頭,只要不碰水,應該很快就能好起來的。」奧斯說道。

「奧斯先生,謝謝你。」顧言馨感激地說道。

「沒事,舉手之勞。」奧斯笑了笑,非常的溫和。

顧言馨再次驚訝了,奧斯竟然還是個醫生,看他剛才的樣子,醫術應該非常的嫻熟了。

「老婆,你冷靜一點,你冷靜一點……」這時候,那個男人抱著瘋女人,然後一臉的擔心。

瘋女人一直在咆哮著。

隨後,奧斯走了過去,拿出幾根銀針,插到了女人的頭上。

女人立馬停止了咆哮,然後軟軟地倒在了男人的懷裡。

「先生,我老婆沒事吧?」男人問道。

他剛才也看見奧斯給蕭逸晗處理傷口,所以他相信奧斯一定是個醫生。

「他這是失心瘋,用你們中國的俗語來說就是癲癇,有些時候是會發癲發狂的,然後失去自己的意識,變得很極端很狂躁。」奧斯說道。

「對對對對,我老婆就是這種情況,有些時候,一個月要病發一次,嚴重的時候,會發好幾次。」

「你們運氣好,這船還有幾天才靠岸,這幾天,你每天帶她過來,我給她治療一下吧,三天過後,她永遠不會再發。」奧斯說道。

「真……真的嗎?你說的是真的嗎?」男人不敢相信地問道。

「我說話一向都是算話的,不然的話,我也不會許下承諾。」

「謝謝你,先生。」男人感激地說道。

奧斯的醫術,還真是讓顧言馨感到驚嘆。

沒想到,在Y國被人瞧不起的乞丐,居然是一個醫術高明的人。

顧言馨將蕭逸晗扶到了房間裡面。

「蕭逸晗,你還痛嗎?」顧言馨問道。

「不痛了,那個外國佬的葯挺好的,居然還能止痛。」

「所以啊,你還叫人家外國佬,他叫奧斯。」

「言馨,你什麼時候認識這麼厲害的人?」

「我怎麼知道啊,我也很吃驚,沒想到,他竟然還會醫術,看樣子他的職業應該是個醫生吧!」 「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覺得我應該去看看奧斯先生,表示對他剛才的感謝。」

「好吧,不過你得趕快回來,我不允許你和別的男人呆太久了。」

東北野仙錄 「好。」顧言馨在蕭逸晗的唇瓣上吻了一下,然後便出去了。

來到奧斯的房間,顧言馨敲了敲門。

「是你,艾倫小姐。」奧斯說道。

「奧斯先生,我是來謝謝你的,謝謝你給我先生處理傷口。」顧言馨說道。

隨後,奧斯讓顧言馨進去小坐了一會兒。

「艾倫小姐,我這個人做事情是看心情的,今天我心情好,而且你丈夫很勇敢。」

顧言馨的目光在奧斯的房間裡面一掃,看見他桌子上放了好多醫書。

「奧斯先生,您是一個醫生嗎?」

「對,我是一個醫生,但我已經離開這個行業很多年了。我比較喜歡研究各個地方的醫術,尤其是你們中國。」

「奧斯先生,您的學問真是淵博,怪不得,剛才你竟然使用了中國的針灸,給那個他太太治病。」

「是啊,中國的醫術也是博大精深的,我這些年遊走各個地方,居無定所,也是為了想要了解更多的醫術。」

顧言馨和奧斯聊了一會兒,然後才回去的。

豪門枕上歡 她覺得,奧斯太神秘了,他的身上,還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

轉眼間,很快到了中午了。

顧言馨去廚房裡面點了餐,讓廚師做了一些清淡的食物送過來。

蕭逸晗受傷了,飲食方面還是要注意一下,這是剛才奧斯交代過的。

點餐之後,她才回到了房間,看看蕭逸晗怎麼樣了。

當她走到門口的時候,竟然看見裡面有個女人,不知道在和蕭逸晗說什麼。

「你是誰啊?」顧言馨進去問道。

女人轉身,然後看了看顧言馨。

顧言馨見她長得還挺好看的,應該是個混血兒,但是更接近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