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聽后,臉色漸漸的冰冷下來,眼中閃過一抹殺氣。

「你想學這煉製方法,你想幹什麼?」極其冰冷的聲音響起,房間內的氣溫急劇下降。

顧銘並沒有迴避老者的目光,直視老者說道:「小子也是一名煉器師,我嘗試了無數次想把奧義碎片融入武器之中,可是每一次都失敗,所以前來打擾前輩。」

「哼,你認為我會傳授給你嗎?」老者冷哼,「門在身後,趁我還沒有發怒之前,馬上離開!」

老者已經表明了態度。

但是顧銘並沒有離開,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目不轉睛的看著老者。

「前輩,難道就不想理提升一步嗎?我可以領悟奧義碎片的方法與前輩交換!」

顧銘拋出了這個誘人的條件,「是真正的領悟之法,比我傳授給老連頭的還要深奧很多。」

老者聞言,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但是很快被他掩飾了下去。

雖然他掩飾的很好,可是怎麼可能逃過顧銘的眼睛著。

心動了!

心動了就是好事。

顧銘心中不由一笑,隨即說道:「前輩如果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先告訴你一點點,你看我的說可對……」

隨即,顧銘說了一段奧義碎片的正確領悟之法。

老者聽后,手中突然出一塊奧義碎片,按照顧銘所說的領悟之法感悟起來。

半個時辰過後,老者猛然睜開眼睛,驚喜又震驚的看著顧銘。

平時領悟一塊奧義碎片,老者需要十天半個月,可是現在僅僅用了半個時辰。

這恐怖的領悟速度,著實是太恐怖了。

「好!我答應你了!」

老者絲毫沒有遲疑,立馬答應下來。

顧銘真的會把領悟之法傳授給老者嗎?

會,但又不會。

他所傳的依然只是皮毛,即便只是皮毛的內容,效果也十分的明顯了。

他可沒有傻到將真正的領悟之快傳出去。

就在顧銘跟著老者學習煉製奧義仙器時,雷芮婉和侍女小月回到了雷家,並且把顧銘活著回來的消息告訴了她的父親,中帝宮十一長老,雷家家主雷霽。

「你說他不僅安全回來了,而且還送給你們每人十塊奧義碎片?」

雷霽聽了女兒的話,驚訝的問道。

奧義之地是什麼地方,那裡可是十分的兇險,就算是老牌九品神境強者都不敢單獨行動。

而顧銘一個年輕人,不僅自己獨自活動,而且還活著出來了。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震驚了。

「是的父親,你看,這就是他送給我的!」

雷芮婉說著,取出十塊奧義碎片。

當看到奧義碎片時,雷霽猛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瞪口呆的盯著雷芮婉手中的奧義碎片,顫抖著聲音說道:「這、這是高級奧義碎片。」

「他,他竟然進入奧義之地深處了……」

震驚,無比的震驚。

雷霽已經無法再用言語表達此時的心情了。

聽到父親的話,雷芮婉也是震驚不已,「父親,你沒看錯吧?」

「我怎麼會看錯呢?這些可是外面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高級奧義碎片!」

雷霽急忙說道,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嘿嘿,女兒,商量一下……」

「不行!這是蕭銘送給我的!」

不等雷霽的話說完,雷芮婉急忙將手中的奧義碎片收起,警惕的看著雷霽。

雷霽見到女兒的樣子,不由的苦笑起來。

「女兒,先借給父親如何,父親需要它們來提升境界,否則被汪家那個老匹夫超過去,那我們雷家可就危險了……」

雷霽看著雷芮婉,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滔滔不絕的講了一大堆。

雖然這裡面有著水份,但是很多事情都是事實。

雷汪兩家同為中帝宮長老家族,但是兩家之間有著很深的仇恨,這個仇恨是根本無法解決的。

如果有解決的辦法,那就是一方滅掉另一方。

所以兩家都要暗中準備著。

雷霽和汪家家主的境界想同,兩人交手無數了,每次都是兩敗懼傷。

如果其中一人能夠滅掉另外一人的話,那隨之被滅的還有他們的家族。

聽了父親的話,雷芮婉很不舍的將高級奧義碎片取了出來,嘟著嘴說道:「蕭銘說了,如果汪家再找我們雷家的麻煩,就告訴他,他給我解決。」

「他解決?他怎麼解決?他以為他是中帝大人嗎?」雷霽下意識的說了這麼一句,目光始終在盯著那些奧義碎片。

忽然,他想起小月手中也有,目光不由的看向了小月。

小月頓時嚇了一跳,急忙將手中的奧義碎片取了出來。

「女兒,你的收回去吧,父親先借小月的奧義碎片一用。」雷霽呵呵一笑,隨即對著侍女小月說道:「小月,以你的實力根本無法領悟這麼高級的碎片,我用二十塊普通的跟你換!」 侍女小月並沒有太多的不願,乖乖的交自己的奧義碎片交給了雷霽。

雷霽微微一笑,取出二十塊普通的奧義碎片給了小月。

另一邊,顧銘從老者那裡獲得了煉製奧義仙器的方法,這讓顧銘非常激動。

不得不說,老者的煉製手段確實是高明了太多,結合自己的煉製經驗,顧銘非常有信心,能夠將奧義碎片加入到霸龍槍之中。

顧銘迫不及待的開始將奧義碎片融合到霸龍槍之中。

「哈哈,真是沒想到,真的沒有想到呀,原來融合奧義碎片需要這麼做,真的是太秒了!」

顧銘看著手中的剛剛融合的一把仙器,上面散發著恐怖的奧義之力,放聲大笑起來。

而老者並不在意,反而又送給了顧銘一件奧義鎧甲。

雖然這件鎧甲看起來有些破舊,不過顧銘卻感覺到,這東西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穿上鎧甲之後,顧銘能夠到自己的處於一股強橫的威壓之中,差點讓他認為老者想要害他。

因為別人的鎧甲是用來防禦用的,而且穿上后能夠活動自如。

但顧銘的這副鎧甲,不但不能活動自如,而且還對顧銘產生了一股壓制。

哪怕以顧銘現在的實力,也有些吃不消,這讓顧銘更加懷疑這件鎧甲的來歷。

不過饒是如此,顧銘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

「哈哈哈,我的這件鎧甲,是不是很厲害?」

老者看著顧銘,大笑的詢問。

顧銘見此,不由的苦笑,他知道自己撿到寶了,可這還是鎧甲嗎?如果真的與人戰鬥,沒被人殺死,也被鎧甲給壓制死了。

「前輩,這個鎧甲是不是有問題呀?」

顧銘直接詢問,緊鎖著眉頭。

老者聽了顧名的話后,搖頭說道:「這個仙甲,絕對沒有任何問題,只不過是你有問題而已!」

老者的話,讓顧銘很疑惑,「我有什麼問題?」

嬌妻在上:璽少,高調寵! 老者見狀,不由一笑,戲謔的看著顧銘說道:「你拿到這副鎧甲時,直接便穿上了,你就不知道檢查一下嗎?」

聽到這話,顧銘不由的苦笑,仙力涌動,直接將鎧甲脫下。

「前輩,你還是告訴我這鎧甲的秘密所在吧!」

顧銘誠心詢問,他實在沒有看出鎧甲哪裡有問題。

老者點了點頭,似乎對於顧銘的態度十分的滿意。

「這副鎧甲具體是什麼材質煉製的,老夫也不知道。 異世傾城 這是我一次偶然的機會得到的,不過我可以保證這絕對是一件好東西。配合鎧甲的還有一個調節的方法,可以將它的力量加在自己身上,也可以抵消外面的攻擊,我現在就將方法交給你!」

老者說著,然後便詳細跟顧銘介紹了起來,那認真的樣子十分的嚴肅。

顧銘也十分認真的聽著,目光之中閃過一抹驚喜。

他可以確定,這副鎧甲絕對是神器。

按照老者所傳授的方法,顧銘再次將鎧甲穿在身上,心念一動,果然剛才股恐怖的威壓消失不見了,而且一點也沒有感覺到鎧甲的力量,就好像從來沒穿過一樣。

「太神奇了!」

顧銘不斷的調節著鎧甲中的力量,忍不住的誇讚著。

聽到顧銘的話,老者嗤之以鼻,眼中閃過一抹不屑的神色,「哼,還真是沒有見過市面的鄉巴佬!」

這個時候,廣場這中,一隊仙人從外面回到了這邊,他們渾身都散發著煞氣,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令所有人不由的主動把路讓開。

「那不是汪正文嗎,他不是剛剛去了第二廣場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有人認出了為首之人的身份,忍不住開口詢問。

汪正文那可是汪家的天才,在這萬重山之中,也算是一個小強者了,畢竟沒有人真正的敢去得罪他,更別提和他動手了。

「不知道,不過看他那副殺氣騰騰的樣子,恐怕有人要倒霉了!」

又有人小聲的開口說道。

此時看到汪正文的樣子,都忍不住的縮回了脖子,臉上滿是恐懼之色。

汪家,那可是中帝宮的長老家族,更是這萬重山的管理家族之一,可不是他們這些傢伙能夠惹得起的。

眾人議論紛紛。

汪正文全部聽在了耳中,不過他卻沒有理會,目光之中滿是猙獰之色。

「查到了嗎?那個人現在在哪?」

汪正文向著一個手下詢問。

這個人是他們汪家人,在這萬重山第一廣場之中參悟著奧義,並沒有前往奧義之地獵殺奧義傀儡。

面是對著汪正文的男人,體型有些瘦弱,此時站在汪正文面前,卻彷彿是被嚇到了一樣,瑟瑟發抖,不敢有任何異動。

不過汪正文的問題,他還要回答,此時急忙說:「少爺,小的已經打聽清楚了,那傢伙已經回來了,直接向著一個小店走了過去!」

那個男子連忙說道,目光之中卻有著一股驚恐神色。

這話說出,那邊的汪正文,雙眸之中射出一股陰冷之色,冷哼道:「帶路!」

那個男子沒有任何遲疑,轉身帶著汪正文向著顧銘所在的小店走去。

很快,眾人便來到了這家小小的仙器店前方,那個男子討好的看著汪正文。

此時的汪正文一臉的冷漠,眼中滿是仇恨之色。

在他的身後跟著六人,這六人都是汪家之人,確切的說是他的護衛。

汪正文等人的出現在這裡,立即讓這片地域變成了眾人的焦點所在,疑惑的目光紛紛投了過來。

「少爺,那小子消失了一年,今日回來后就鑽進了這家破舊的小店裡,小的這就把他給抓出來!」

那個帶路的男子,直接開口說道,目光之中帶著一股憤怒神色,就好像顧銘跟他有著殺父之仇一樣。

而實際上,這傢伙跟顧銘根本沒有任何的仇怨,甚至他還聽過顧銘所講解的經驗,可以說受到過顧銘的恩惠。

男子的話,聽在汪正文耳中,不由的疑惑的看向男子。

那顧銘獨自一人進入奧義之地呆了一年,能夠完全活著出來,可見實力非同一般,可是眼前這個傢伙,連奧義傀儡都沒有獵殺過,此時竟然有這個勇氣與對方為敵,著實有些超出了他的意料。 不過這個男子所想的卻和汪正文截然相反。

他一直都在這第一廣場中參悟奧義之力,在他的印象中,顧銘還是當初那個剛剛步入九品神境的小子罷了。

因此他才覺得這是在汪正文面前表現的機會。

「少爺,那個傢伙就交給小的吧!」

男子再次開口說道。

這話說出,汪正文眯著眼睛點了點頭。

他不相信這個傢伙能夠將顧銘抓來,不過卻可以利用他去試探顧銘,也是不錯的。

反正這樣的角色,他們汪家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根本不用去在乎。

像男子這樣領隊在汪家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想要獲得利益,就必須付出代價。

男子見汪正文同意,目光之中閃過一抹激動之色,隨即化成一道光芒,進入了店中。

進去的快,出來的更快。

眨眼的功夫,便從店內飛了出來,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整個人被砸成了一堆爛泥。

這慘烈的死狀,嚇了周圍的人一跳。

所有人的臉上都閃過一抹驚恐之色。

「怎麼可能?」

汪正文此時瞪大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就算是他親自出手,也不可能如此輕鬆的幹掉男子。

在這萬重山之中,藏著一批強者,但是那些人,汪正文幾乎全部認識,他想不明白,何時這個小小的仙器店內出現了這麼一位。

一股驚恐的感覺從心升起,汪正文眼中閃動著驚駭之色,無比複雜。

這個時候,老者的聲音傳了出來。

「汪家的小子,你進來!」

這聲音傳出,汪正文不由自主的向著小店之中走去。

他身後的六人都沒有動,並不是他們不想動,而且是根本無法活動,他們被人給禁錮了。

「這是哪位大人,真的是太強了!」

一個人突然說道,其餘的五人,都驚駭的點頭,眼中的恐懼已經代表了他們此時的心情。

進入小店的汪正文,此時還處於迷糊之中,看著前方的老者,無比的驚恐。

猛然間,汪正文的眼睛瞥向了一旁的顧銘。

此時一股恐怖的仙力湧現,直接揮起拳頭,向著顧銘轟了過去。

「小子,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