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人!主人,顧華容假借你的名義,已經統制了大半申海市的地下灰色產業。三天前,他們已經向申海市的有頭有臉的人物發出了邀請,邀請他們參加今天舉行宴會,地點定在了郊外的顧氏山莊。」

說到這裡,無名突然欲言又止,一副為難的模樣。

「繼續說吧!」顧銘淡淡的開口。

「顧華容以你的名義放出消息,如果凡是接到邀請的人沒有前去參加的話,將從申海除名。」無名說道。

「這麼說昨天晚上陳家兩兄弟召集那麼多人過來,為的就是這件事嗎?」顧銘問道。

無名搖了搖頭,「不是,調查顧華容之事,陳鴻飛是有功的,有一些消息是他傳遞過來的。昨天他召集的那些人,也是多少知道內情的人,所以我想他們是想告訴主人,他們並沒有參與這件事!」

「這倒是有意思!上次我就想去會一會這個假冒我的人,後來因為事情耽誤了,既然顧華容想找死,那我就成權他。」

顧銘笑了笑,雙眸突然冰冷。

「東北顧家,兩筆血債,那就先從顧華容開始,我讓要你們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隨後,二人直接出發,前往郊外的顧氏山莊。

二人到達山莊門口時,這裡已經非常熱鬧,人來人往,豪車扎堆。

不過,顧銘和無名準備進去時,卻被攔了下來。

無名頓時臉色冰冷,不由的看向顧銘。

顧銘冷笑,微微點頭。

頓時,無名便知道怎麼做了。

今天過來就是打假的,所以也不用跟他們客氣。

正當他準備動手時,旁邊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臭小子原來是你!」

顧銘回頭看去,不是顧華容又是誰!

可是令顧銘十分疑惑的是,此時的顧華容不僅完好,而且滿口的牙齒都是真的。

這是什麼情況? 搜魂術啟用。

越看越心驚,越看臉色越冰冷。

在顧華容的記憶中,顧銘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

爺爺是顧家害死的,已經不用確定。

而他的父親的死,正如顧銘所猜想的一樣,也是東北顧家下的手。

同時,他在顧華容的記憶中找到了那個可以隱藏武者氣息的方法。

以及那個高效遼傷葯。

這些東西,全部是顧家祖地中的東西。

他們從父親的嘴裡知道后,便在東北原始森林裡找到了祖地,但是他們能力只能打開一小部分。

僅僅這一小部分,便讓他們全部成為了武者。

確切的說是半修真者,而那個隱藏氣息的方法只不過是一個修真法訣。

「沒錯,是我!」顧銘冰冷的開口。

顧華容一怔,隨即大笑,「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竟然敢這麼和我說話,我告訴你……」

「神尊,人員來的差不多了。我看見陳家兩兄弟帶人也來,只要把陳家兩兄弟搞定,那麼整個申海市就是神尊您說的算了!」

顧華容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身邊的一個中年武者給打斷,並且將他拉到了一邊。

「行,我知道了!把這小子帶著,我要讓他知道得罪了不得罪的人。正好我要用他的腦袋來震懾這些人。」

顧華容冷哼,轉身向里走去。

那個中年武者沖著山莊的保安揮了下手,大聲說道:「讓他們進去!」

這時,陳鴻飛和陳波帶人走了過來。

顧銘看了一下,他們身後的人全部都是昨天晚上見到的人。

「顧先生!」陳鴻飛上前,恭敬的問好,臉上的愁容瞬間化解。

「嗯!走吧,我是來打假!」顧銘笑道。

顧銘此話一出,頓時引來一片笑聲。

有陳鴻飛帶路,顧銘倒也省去了許多麻煩。

顧氏山莊!

名字起的不錯,建的也十分不錯,依山傍水,相當的氣派豪華。

很快一行人來到了宴會的主現場。

主現場設在一片人造湖的岸邊上。

「這些人不感覺冷吧?」

顧銘笑了笑。

申海市雖然氣溫已經回升,可是現在外面的氣溫也就只有八九度的樣子。

真不知道是顧華容有病還是給他辦事的人有病。

端起一杯紅酒,抿了一小口,直接被顧銘吐了出來。

很冰,就和冰鎮的一樣。

現場的人,人手一個酒杯,卻不見有人喝,只是拿著裝個樣子罷了。

就在這時,突然從人工湖面上傳來了動靜。

眾人看去,無不驚訝。

只見顧華容腳踏水面而行,朝著岸邊慢慢的接近。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大驚失色,臉色大變,有些膽子小的竟然直接跪到了地上。

「他就是顧神尊嗎?」

「顧神尊真是神仙呀!他竟然會飛!」

「有顧神尊的庇護,我們今後還怕什麼呢!哈哈……」

眾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由最初的大驚失色改變成現在的驚喜。

「假貨就是假貨,竟然用這招,他就不怕被人拆穿嗎?」

顧銘冷笑。

顧華容怎麼可能踏水而行呢?只是水下放了一層玻璃,距離又遠,岸邊的人根本看不到罷了。

無名聽后,向前一步,一道靈力從手指彈出。

直奔湖面而去。

砰!

長相思3:思無涯 正當顧華容十分得意的時候,突然感覺腳下一空,瞬間整個人下墜。

當他反應過來時,已經掉到了水裡。

「救,救命!我,我不會,游泳!」

顧華容在手裡不停的撲通著,喊叫聲斷斷續續,身體不斷的下沉,喝了幾大口的湖水,真是透心的涼呀!

岸邊的人全部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

顧神尊落水了?

他怎麼能夠落水呢?

就在這時,兩道身影快速沖向湖中,他們踏水而行,速度之快。

在眾人還沒反應回來時,便已經將顧華容救了上來。

隨後三人消失。

這一幕發生在眨眼間,當岸邊的人再次看去時,顧華容重新站在了湖面上,而且身上的衣服也幹了。

顧銘冷笑,雕蟲小技罷了!

不過,令他驚訝的是,顧家竟然會派出兩個神話來保護顧華容。

剛才在顧華容記憶中並沒有找到這兩個人的信息。

看來他們應該是一直躲在暗中。

「主人,這兩個人有點實力。」

無名微微一笑,不屑的盯向了那兩個人。

此時的無名,已經不是武者,由於曾貢明把那個將真氣轉換為靈氣的功法告訴了顧銘,顧銘利用先天神珠完善了這部功法。

可以說,只要他願意,就能讓大批武者變成修真者。

但是,由於他們的體質原因,他們的成就一輩子也不會達到築基期。

除非是有可以改善體質的丹藥,再加各種資源的培養,他們才能真正的成為修真者。

而無名此時的實力相當於鍊氣中期。

「我剛才是眼花了嗎?」

「對呀,我明明看見顧神尊掉水了,怎麼出現在眼前了!」

「眼花了,真的是眼花了!」

那些選擇依附顧華容的人一臉的驚恐。

當顧華容穩穩的走到岸邊,朝著眾人而來時,那群人紛紛圍了上去。

「顧神尊威武!」

「顧神尊神功蓋世!」

「顧神尊,我要和你生猴子!」

就在眾人紛紛奉承時,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

眾人回頭看去,差點沒把早餐全部吐出來。

只見一個四十多歲,體態肥胖的女人搖晃著身體跑了過來。

「給我攔住他!」

顧華容大驚失色,急忙大喝。

頓時一群保安衝過去,將那個女人按倒在地,拖著離開這裡。

顧華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重新恢復笑容。

「諸位,感覺今日能夠前來捧場,我顧神尊謝過各位。只要大家以後跟著我,我保證沒有敢動你們。不過……」

說到這裡,顧華容停了下來,冰冷的目光看向了顧銘和陳家兄弟等人。

「不願意跟著我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路!」

顧華容慢慢的向顧銘走來。

眾人自覺的給他讓開了一條路。

「小子,看到了嗎?這就是我的實力。」

顧華容十分得意的盯著顧銘。

腦海中想像著顧銘會出恐懼,跪下道歉,並且大聲叫自己爺爺的畫面。

可是下一秒,他所想像畫面並沒有出現,迎來的卻是一道黑影! 啪!

響亮的巴掌聲傳遍整個湖岸!

顧華容瞬間飛起,直接被顧銘扇到了湖裡。

看著顧華容狂妄無比的囂張,顧銘實在是看不去了。

他不比實力嗎?

好就讓他看看,什麼叫做實力。

連三腳貓的功夫都沒有,還在這裡裝什麼神尊,裝什麼大師,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腦袋有病,這病必須要治。

話又說回來,顧銘還挺期待顧華容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表現。

所有的目光頓時全部集中在了顧銘身上,一時間,所有人都顯得非常驚訝。

這個年輕人是誰,看上去也只不過二十多負,居然一巴掌將顧神尊給扇飛了。

難道他也是神尊嗎?

還是說顧神尊是假的?

頓時,許多人心中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紛紛扭頭看向湖中。

此時,顧華容已經被救了上來。

顧銘出手太快,讓保護他的那兩個神話強者,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等他們反應過來時,顧華容已經沉入湖底,灌了個水飽。

「小子,你是誰?」

其中一個神話憤怒的沖了過來。

他冷眼看著顧銘,眼中閃爍著一陣寒芒。

突然,他直接伸手向顧銘抓來。

看著一動不動的顧銘,這個神話不由的咧嘴笑了起來。

就在他衝到顧銘面前,突然一隻手從旁邊伸了過來。

砰!

那隻手竟然抓住了自己手,劇烈的疼痛從手腕上傳來。

「啊……」

凄慘的叫聲從他的口中發出。

恐懼的目光看向出手之人。

只見一個看上去四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冰冷的看著自己。

「就這點本事,也敢對我主人面前得瑟嗎?」

無名不屑的冷笑,空閑的另一隻,突然甩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