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佔有慾太強,顧錦也由著他去,誰讓她就是喜歡他的霸道?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好的老公大人,不過齊家人邀請我們去吃飯,怕是沒有安好心吧。」

司厲霆的臉色冷了一瞬,薄唇冷冷勾起:

「哼,要是普通的飯也就罷了,如果有什麼異動,那就是自取滅亡。」

顧錦本來還擔心司厲霆會因為齊嫣然的救命之情顧慮,既然如此,自己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齊小姐,盡情的作吧。

當司厲霆和顧錦在家甜蜜蜜的時候,林均在辦公室備受煎熬。

正打算給她換衣服被抓了個正著,偏偏他的手好死不死握住了不該握的。

軟軟的,暖暖的,就像小時候媽媽給自己準備的暖手寶一樣。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林均剛想要解釋,本在自己身下的女人竟然翻身而上,將自己壓下。

顯然某個女人是誤會了什麼,以為她昏迷的時候自己想要對她做些什麼。

譚洛汐臉上帶著壞壞的笑容,「林前輩,均哥哥,喜歡我就直說,之前以為是你身體有問題,現在才知道你是悶騷類型啊。」

林均第一次覺得司厲霆對自己太好也是一個問題,當初因為兩人都喜歡加班的原因。

重生空間:撿個傻夫養包子 司厲霆給自己辦公室修建套間的時候順便也給林均準備了一個。

也就是說林均不僅有獨立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也有一個套間。

以前忙碌的時候林均索性就不回家,直接在公司睡覺。

反正在家裡也是自己一個人,回不回去有什麼關係。

剛剛他要給譚洛汐換衣服,只好將她抱到了自己辦公室套間的床上。

譚洛汐才恢復意識就感覺到有人在解她的扣子,速度很慢,看著就是生手。

緊接著那手放在了自己胸前,譚洛汐自然以為林均是把持不住。

老娘的魅力回來了,她就說嘛,對自己的身材她可很有自信的,男人不動心才怪。

於是這會兒她整個人都陷入在一種激動和雀躍的心情當中,哪裡會想到男人只是單純想給她換個衣服。

「譚洛汐,你誤會了。」林均想要解釋

他身上的女人能聽得進去就有鬼了,他只看到她的雙眼在發光,如狼似虎。

譚洛汐剛覺得自己恢復了魅力,正要迫不及待證明自己的魅力呢。

手指曖昧的在林均臉上劃過,「林前輩,扣子不是你這樣解的,要這樣才對……」

她伸手扯開他的領帶,此刻她的內心之中滿是激動。

這個猶如冰山一樣的男人要是動了情會是什麼樣子?

想著上一次在酒店醒來,哪怕自己和他坦誠相對,他毫無感覺,當時自己還受挫了好久呢。

扯開他的領帶,她就已經有些期待了。

手指被人抓住,「譚洛汐,我說你誤……」

譚洛汐才聽不進去他的話,她慢慢俯下身咬住了他的耳垂。

「林前輩,上一次你沒有感覺,這一次就算是你的第一次,放心,我會讓你舒服的。」

其實那個夜晚根本就沒有發生什麼,這才是兩人的第一次。

譚洛汐像極了一個風流浪子遇到一個大家閨秀,她還好心的安撫著他,怕他緊張。

林均氣得跳腳,這蠢女人在幹嘛。

現在女上男下的姿勢,她還說著這樣的話。

林均剛想要伸手將身上搗亂的女人拉開,誰知道耳後被人輕輕的吮咬。

一種酥麻從耳朵順便傳到了全身上下。

單身了三十年的林均一直和自己的手相依為命,哪裡被人這麼對待過。

好,好奇怪的感覺。

饒是冰冷如他,一時間也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譚洛汐發現身下的男人輕顫了一下,這麼說來她的攻擊奏效了。

YES!還好她平時最喜歡看少女漫畫以及高H的漫畫。

裡面男主怎麼撩女主的姿勢她可以說是很精通了。

爲了蔚藍澄淨的世界 少女漫畫必殺技1——咬耳朵。

每個欲拒還迎的小女生被咬了耳朵以後必定滿臉通紅,然後半推半就的靠在男主懷中。

看來漫畫真的沒有騙人,這一招效果很好。

譚洛汐繼續在林均身上挖掘,一邊咬著他的耳朵,一邊單手揭開他的扣子。

一顆,兩顆,三顆……

林均以前在學校就屬於小白臉的類型,加上這些年的鍛煉,他的身材很棒且皮膚白皙。

經過譚洛汐的撥弄,他的皮膚上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

譚洛汐伸手撫著他的身體,兩人身體觸碰的那一瞬間,一道電流從她們身體蔓延開來。

兩人彷彿都被閃電給擊中,林均的大腦裡面一片亂麻。

高冷是什麼,能吃嗎?

女人是什麼,好像可以吃的?

這些話之中,還漂浮著一句話。

24K純天然魔鬼身材!「林前輩,你的反應我很喜歡。」 譚洛汐對上顧錦那雙明顯帶著狡詐的眼睛,她怎麼覺得這位總裁夫人有些不太靠譜呢?

「太太,你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林均這麼叫她,譚洛汐也就跟著這麼叫她。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咯,譚助理,你是不是喜歡林助理啊?」顧錦湊到她身邊一臉八卦道。

譚洛汐知道林均的性格,他肯定不會把談戀愛的事情大嘴巴告訴別人,更何況是總裁夫人了。

難道自己表現有那麼明顯嘛?

譚洛汐連連搖頭拒絕,「不,不是的,太太你誤會了,我和林前輩根本就不認識。」

「小丫頭就別和我裝了,我早就看出來了,之前在面試的時候你說你有喜歡的人就盯著林助理。

剛剛出現那樣的事情,你第一時間就是給林助理解釋,那模樣分明就是女朋友對男朋友解釋的樣子。

還說你們之間沒有一腿?我這眼睛可不是擺設哦。」

「太太,我……」

「哎呀不用解釋,我都懂的,你肯定是喜歡林助理。」

譚洛汐本來是否認的,可對上顧錦臉上的笑容她就知道自己解釋也沒有用。

「太太,我不是要和林助理髮展什麼辦公室戀情的,在公司我已經盡量不和他接觸,我沒想破壞規則。」

「放心啦,我找你可不是興師問罪,反而我覺得你和林助理真的很配,我想要撮合你們。」

譚洛汐一愣,「太太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劇情完全不對啊,怎麼和自己預想的不同?

造化煉神 總裁夫人難道不應該和總裁一樣冷酷無情嘛?

譚洛汐一頭霧水,完全摸不透顧錦的想法。

「我就說實話吧,林助理也老大不小的了,你也知道他性格古板又冷漠,根本不讓任何人靠近他。

以至於過了這麼多年他身邊還沒有女人,他自己還特別喜歡這種狀態。

我和我先生也是為他操碎了心,都希望他能早點成家立業。」

顧錦說話的口氣特別像是家裡三姑六婆,逢年過節見面就想要給你介紹相親對象。

譚洛汐怎麼都無法把她,甚至是司厲霆同傳說中的形象聯繫起來。

她腦中浮現出一個畫面,顧錦和司厲霆你一言我一語猶如小惡魔一般對林均催婚。

「那太太那天同意我進帝凰就是這個原因。」

「是啊,譚小姐膚白貌美大長腿,而且還喜歡林助理,有32D,我覺得你完全符合林助理的擇偶標準。」

譚洛汐扶額,32D也算上了。

關於這位太太她有過一些了解,可應該都和現在不太一樣啊。

「太太,如你所見,我是很喜歡林前輩,不過前輩並不喜歡我。」

「所以譚小姐不要放棄他,林助理這樣的男人其實很簡單。

一旦他真的對你動心,這一輩子你都是他寵愛的對象。」

譚洛汐無法理解,「像是他那樣的機器人會真的愛上一個人嗎?」

「會,而你肯定就是那個讓他動心的人,穿這件吧。」

顧錦沒有給譚洛汐拿襯衣,反而是拿了一件低胸的打底衫。

「這件衣服很低,不太好吧,剛剛才出了那樣的事情,林前輩他……」

其實譚洛汐本人是不太愛穿這樣的衣服,除了在馬爾地夫刻意勾引林均的時候穿過。

現在在公司,她的胸本來就大,穿這個打底會更加明顯的。

譚洛汐想到之前林均的臉色就害怕,他一定會以為自己是靠美色來蠱惑人的。

自己這幾天的努力全都在今天徹底泡湯,譚洛汐不想在林均心裡成為那樣的人。

「譚助理,你就相信我的眼光,穿這件衣服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

「快點換上給我看看。」顧錦開心的將譚洛汐推到房間去換上。

譚洛汐被她這麼看著也怪不好意思的,「太太,你可不可以轉過頭去?我,我都不太好意思。」

「之前你讓別人摸你胸大那股豪氣勁呢?我跟你說,林助理是典型的悶騷類型。

下次他要是不從,你就把他的手往你胸上按,保證他立刻狼性大發。」

譚洛汐哭笑不得,「太太,哪有你這樣的,林前輩不恨死你才怪。」

「譚助理的身材這麼好,將來他感謝我還來不及,他這人吃軟不吃硬,軟一點。」

在譚洛汐的心中林均是軟硬不吃,畢竟在馬爾地夫的時候自己那麼軟言軟語也沒有見他動心。

「太太,他那人比石頭還硬,根本就不吃軟,我說十句他也不回一句的。」

「那是之前,今天之後就未必了,林助理讓你去他辦公室,一會兒他要是罵你,你衝上去就是一個么么噠,看他怎麼辦。」

顧錦越說越誇張,譚洛汐有些無語,太太你這麼坑你的助理不太好吧?

「太太,你為什麼要幫我?」

「因為我喜歡你啊,我更喜歡你和林助理能好好在一起,加油,你會成功的。」

得到顧錦的鼓勵,譚洛汐心中很複雜,她分明是要來對帝凰不利,可是顧錦卻一心一意為她著想。

「太太……」

一時之間她有些猶豫和羞愧,顧錦看到她眼中的自責,她似乎有些明白譚洛汐的心情。

這幾天她也特地查了譚洛汐的來歷,人家姑娘心眼也不壞。

就是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情,歸根結底當初是因為自己,她恨帝凰也沒錯吧。

落跑椒妻,有種你別逃 好在譚洛汐和蘇夢那些極端的人不同,很適合成為林均的伴侶,最關鍵的是她喜歡林均。

「心裡是怎麼想的就怎麼做,不要辜負自己的心。」

譚洛汐抬頭和顧錦雙眼相對,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顧錦的眼神可以穿透她的心,看穿她的想法。

她慌亂的移開視線,「是,太太,那我先走了。」

說著她慌亂的逃走,顧錦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情也好了很多。

之所以知道譚洛汐有目的顧錦還一味放縱她,那是因為顧錦知道她翻起來的水花不足矣傷到帝凰。

雖然傷不了帝凰,不過林助理嘛就很危險咯。

顧錦捂著唇偷笑,剛剛她可是送了一枚原子彈給林均。

俗話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

從之前林均的反應來看就知道他內心深處對譚洛汐不是沒有感覺的。

否則他也不會醋罈子打翻,既然是互相喜歡還不自知,那麼自己就推波助瀾一把好了。

想著林均那木頭人變成寵妻狂魔,顧錦還有點期待呢。

哼,林助理還想要打我的小報告,就等著消受美人恩吧。

顧錦心情特別好,好到都想去聽牆角了。

譚洛汐心慌意亂去了林均的辦公室,此刻她的心很亂很亂。

她也發現自己對林均並不是做戲,而是真的很喜歡他。

顧錦還對她這麼好,一心要撮合自己和林均,自己怎能做出對帝凰不利的事?

就這麼心慌意亂的走到了辦公室,敲了敲門。

「林前輩,是我。」

才剛剛敲門就開了,接著她的身體被人大力帶了進去,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林均已經關上並且反鎖上門。

「譚洛汐!」

她聽到他咬牙切齒的叫著她的名字,裡面的冷意彷彿要將她生吞活剝了。

譚洛汐弱弱的回答道:「在……」

下巴被人捏住,向來沒有表情的男人此時卻是十分生氣的看著她。

「你就那麼喜歡勾引男人?」

這樣傷人的話,譚洛汐連連搖頭,她不想被林均誤會。

「不,不是這樣的,林前輩,我沒有勾引李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