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普通武者的話,被他一腳踢中,不死也殘。

先天武者的力量,可不是那麼好承受的。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必死無疑。

由此可見,蘇宏是個心狠手辣之輩。

風晴雪眸子中寒光一閃。

經歷了清風學院的大變,她的心態已經變了許多。

眼看那大腳就要踢在她的脖子上。

圍觀中,大部分人的心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黃珊珊更是連呼吸都屏住了。

她不希望風晴雪出什麼事。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風晴雪動了。

她手中的雞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放在了嘴巴中,接著,單手一抓,就精準無誤的抓住了蘇宏的腳踝。

被抓住腳踝,蘇宏的臉色就是一變。

要知道,他這一踢,起碼蘊含著數百斤的力量,就是一塊石頭,也能被他踢爆。

可是現在,他卻被風晴雪的手給抓住了。

看起來很是秀麗的一隻手,卻抓住了他的腳踝。

他終於意識到不妙。

對方,很可能真的是宗師境的強者。

也唯有宗師境的強者,才能如此舉重若輕的擋住他的攻擊。

他剛要變招,只感覺腳踝一疼,接著,他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朝地面砸落。

「砰!」

地面的地板直接龜裂開來,有鮮血飛灑而出。

蘇宏差點沒直接暈過去。

風晴雪卻已經鬆開了手,返回桌子前,繼續吃東西去了。

那傢伙真討厭。

差點讓她濺到血水,影響食慾。

見此一幕。

周圍的人,除了林凡跟華穎之外,其他人,盡數目瞪口呆。

這,是誰也沒有預料到的。

風晴雪,居然如此強大?

「真是宗師!」半晌,黃老出聲,眼中,充斥著濃濃的驚訝之色。

畢竟,風晴雪實在太年輕了。

對方,居然真的是一名武道宗師。

如此年輕便有此實力,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你居然敢傷我?」蘇宏從地上站了起來,渾身染血,雙眸怨毒無比的看了一眼風晴雪:「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居然敢傷我?」

風晴雪翻了翻白眼,懶得理會這傢伙。

你都要殺我了。

我還不能傷你?

呵呵,可笑。

當然,這些話,她是不會說出來的。

林凡撇嘴道:「哎,我說你這人是怎麼回事,是你要跟人家打的,現在被人打傷了,居然還沒完沒了了是吧?」

「是,又如何?」蘇宏仗著自己的身份,已經囂張慣了,哪裡會將林凡兩人放在眼裡?

「喲呵,還來勁了是吧?」林凡站了起來。

華穎知道這傢伙的暴脾氣。

一旦真的動起手來。

蘇宏恐怕要死在這裡。

而這,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當然,蘇宏,她並未放在眼裡,只不過,這裡是黃家,無論怎麼樣,她爺爺跟黃老也算有些交情,她不希望林凡在這裡鬧事。

所以,她連忙站了出來,對林凡說道:「此事到此為止吧!至於蘇宏,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林凡就是個無法無天的主。

連清風學院都被這傢伙給搞垮了,這傢伙有什麼不敢的?

所以,她也只能安撫林凡了。

如果態度過於強硬的話。

恐怕會適得其反。

黃老吃了一驚。

這句話很普通。

然而,卻暴露出了一些信息。

就連華穎,也對林凡,十分忌憚。

他打量著林凡,實在無法看出林凡的身上有什麼出眾之處。

頂多,就是有點小帥。

「蘇宏!」想到這裡,他面色一沉:「此事就此作罷,這裡的事情,如果你想要交代,可以,我黃家,必然會給你一個交代。」

黃老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個蘇宏,根本就是個心浮氣躁的傢伙,在蘇家,估計根本沒什麼話語權。

如此喜歡找優越感的人,動不動就抬出家族威脅他人的人,這一生,都難有什麼大出息。

蘇宏一聽這話,頓時氣得火冒三丈。

黃老也是不看好自己嗎?

「我要跟你生死決鬥!」蘇宏惡狠狠的看著林凡。

他真的要被氣瘋了。

一個個都看不起自己,憑什麼?

他可是蘇家公子。

江城蘇家的人。

什麼時候,對人如此對待過了? 全場驟然一靜。

生死決鬥。

武者間只要說出這幾個字,就說明,是要不死不休了。

身為武者,自然是有尊嚴的。

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是黃老,也不好插嘴了。

他,必須給這些武者,足夠的尊重。

其他人也沒有再開口。

蘇宏既然已經這樣說了,那麼今晚,就必須出一個結果,要麼林凡死,要麼蘇宏死。

華穎微微挑眉,她沒有想到,這個蘇宏如此極端,居然說出生死決鬥這種話來。

胡天等幾個小輩沉默不語。

蘇宏此刻青筋畢露,顯然真的是惱怒到了極點。

林凡看著他,很認真的問道:「你確定要跟我生死決鬥?」

蘇宏胸膛一挺,冷冷的說道:「不錯!」

就在眾人以為林凡會出戰時,林凡卻指著面前的豬肘子說道:「你知道它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嗎?」

蘇宏面色一變。

這是在說他不自量力嗎?

卻不料,林凡接著說道:「因為,它被紅燒了啊,它為什麼會被紅燒呢,因為,有人要吃它,知道要吃它的那個人是誰嗎?不錯,就是我,知道我為什麼要吃它嗎,因為,它很美味。」

眾人滿臉懵圈。

說生死決鬥呢,你扯這些幹嘛?

他們真是看不懂林凡了。

「所以啊,你要跟我生死決鬥,我就跟你生死決鬥,我豈不是成了豬肘子了,別人想吃,我就得變成大紅燒?想得美啊你!」林凡滿臉嫌棄的看著蘇宏。

眾人:「……」

「幹嘛這麼看著我?」林凡見到眾人都看著自己,頓時一驚,連忙將那肘子放在了身後:「卧槽,你們不會是想要搶我的肘子吧,我告訴你們,想都不要想,這是我先看中的,就是我的。」

眾人嘴角微抽。

這更肘子有什麼關係?

總裁大人,請就範 「你在侮辱我?」蘇宏的雙眸中彷彿要噴出火來,他是真的被林凡給氣到了。

「你是什麼東西,我為什麼要侮辱你?」林凡不解。

看他那一臉疑惑的樣子。

蘇宏真的要氣炸了。

「我殺了你!」

說話間,他已經撲向了林凡。

林凡直接轉身:「晴雪。」

「怎麼了?」風晴雪疑惑。

林凡頓時痛心疾首起來:「你沒有看到我現在有生命危險了嗎?你居然還有心情啃雞腿,要不是我,你已經被迫嫁給那個醜八怪了,我冒著生命危險將你救出來,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

風晴雪聞言,旋即點點踢:「所以呢?」

而說話間。

蘇宏已經一拳砸向了林凡。

林凡腳步一錯,已經避開了蘇宏的拳頭,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沒有看到我現在正被人攻擊嗎?他會打死我的你信不信,我救了你,你應該知恩圖報,不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吧,可是起碼,你能不能不要一臉無所謂的坐在那裡吃著雞腿看戲,這樣很傷人的你知不知道?」

「那我不看了!」 幻變諸天歸一劍 風晴雪一本正經的別過頭去。

林凡傻眼了。

這個時候,蘇宏又砸出了一拳,然後,又被林凡給避開了。

林凡像是沒有看到蘇宏一般,滿臉失望的看著風晴雪。

這小丫頭,咋就那麼不開竅呢?

「丫頭啊,這就不是我說了你了……」林凡開始說教。

於是,客廳中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蘇宏不斷的攻擊林凡,林凡卻像是能夠預知到對方的攻擊一樣,微微錯開,每次,都是險之又險的避開了蘇宏的攻擊。

不僅如此。

那貨還一本正經的看著風晴雪,說著各種各樣的大道理。

什麼做人不能講道理啊,要知恩圖報啊!

更過分的是。

他還在吃著東西。

那模樣,就彷彿將蘇宏當成了空氣一樣。

而此刻的蘇宏,已經徹底的發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