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元玥是鈴,無病就是她的屋檐。

鈴懸檐下,檐為鈴守,鈴亦為檐警戒四方。

惡風吹檐,風亂鈴心,風過檐毀,鈴即休歌。

無情最是如風過,誰知檐痴鈴傻,心中何悲徹!

爐火搖搖獵獵,熱氣氤氤氳氳,青梅酸澀,脂粉淡雅,竹馬懵懂,酒氣辛辣。

青梅竹馬,情不知所起所終,一世依戀一世難捨一世盲從,三生三世林林總總,只為一夕之紅,連理花開並蒂,比翼雙飛長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一個時辰后,天光大亮,耿翀第一個來到了高地,凄慘大哭著躍下洞穴,找尋師父。

片刻后,溫薩、鮑泰、庫艾伯慶幾乎前後腳來到了高地和小山峰,路上見了不少動物的殘骸,即便完整的動物遺體,頭上的雙目也被燒成兩個窟窿,狀貌恐怖,燒焦的林木比比皆是。

殘缺的山賊屍體,到處都有,遍布乾枯的樹木上、土坑和石頭縫中。

小山峰只剩了半個,山腳下赫然出現一個二十丈的大坑,大坑裡還依稀冒著藍色的煙和白色的熱氣,空氣中散發著悶熱和惡臭。

庫艾伯慶、鮑泰、溫薩心中驚懼,命人四處尋找關再興,眾人看見深坑中的耿翀抱著一段胳膊,雙目獃滯。

庫艾伯慶眼睛一黑,栽倒在地,鮑泰扶起庫艾伯慶,喚醒起來,二人互相攙扶,踉蹌著走進了深坑,淚眼婆娑,嘴唇翕動。

溫薩咆哮,不相信這眼前的一切,手腳並用,哀嚎著挖土刨坑,東聖村的武士瞪大了雙眼,跟著四處挖刨。

挖著挖著,溫薩大哭起來,庫艾伯慶、鮑泰、趙廣近前,只見到了關再興的一雙腿,庫艾伯慶和鮑泰心中劇痛,悲怒之下,齊齊暈倒。

不知多久,庫艾伯慶和鮑泰緩緩蘇醒,溫薩跪在一邊,奉上了一個古怪的圓盤,庫艾伯慶和鮑泰知道這是無人機的控制盤,知曉用法,點了按鍵,關再興的聲音響起。

「大哥、二哥、妻兒們,我要回天宮了,我要走了,肉身毀滅,元神回天,天庭召我回去述職,多希望能夠和大家一道建功立業、光宗耀祖,時也命也。

我帶無病離開一段時間,學些天宮的法術,如天帝許可,一到兩個甲子之後,也許一二百年之後,無病會重現人間,歸來仍是少年,歸來便是王者,你們要找到他,擁護他。

火瓊花教教主的綢繆帶,我給了無病,我將教主之位傳他,懇請各位護法、長老、聖女一體裁決,不必將我的想法奉為圭臬,我尊重你們的決定。

妻兒們,我遺囑如下,你們必須遵從,否則我必責罰你們。

無論貧窮、富貴、生老、病死,關家與無病唇齒相依,永不分離,關家必須擇一端莊賢惠女兒與無病配婚,關家永遠追隨無病,永遠忠誠於他,直至死亡。

南陽眾豪族的興衰榮辱繫於無病一身,關家興旺存廢決於無病一念之間。切記切記。

一百年後,天下大亂,外戚亂政,大漢滅國,而後聖人出,力挽狂瀾,再造大漢。你們要在這百年內韜光養晦、未雨綢繆,應對兵災、飢荒、旱澇天災,多行善事,但願你們平安渡劫,並虔誠奉獻,造福社稷蒼生。

關家精武報國,關家效忠漢室,效忠無病,再塑大漢,關家必須有功於國。如違此誓,我將命人降臨人間,懲罰你等。再見了,我的愛人。」

趙廣聽得這些話語,心驚膽戰,目光閃爍,這一路入山搭救關再興義子,卻發現關再興有群峰無人機和能說話的圓盤,一時驚懼,一時恍然,心道,「關再興才是真正的上仙下凡,來侍候人主皇帝陛下,這才奉獻仙寶,原來如此。

百年後,外戚亂政,大漢滅國,不行,不行,我得稟報陛下。近有霍光擅權,遠有外戚,我趙家歷受皇恩,必忠於漢室。

那無病日後還要再臨人世,此子是福是禍,我該如何應對?」

趙廣聽得這話,最終返回長安后,細細告知父親趙充國,趙充國趙廣父子苦思苦議一夜,這才隱去無病的內容,將其餘情形全部稟告給皇帝劉弗陵,間接促使皇帝劉弗陵和霍光的爭鬥白熱化起來,短短几年後,劉弗陵失敗離世,霍光做了無冕的帝王。

趙充國、趙廣有私心,傾心結交關家,血誓保守無病的秘密,結成聯盟。此是后話。

庫艾伯慶、鮑泰眾人心中才好受些,淚眼朦朧的收攏了關再興的殘骸。

庫艾伯慶和鮑泰先後跪地宣誓,找到無病,效忠無病,否則死無葬身之地,言辭懇切,神思虔誠。

眾人悲傷的返回了宛城。

八百里伏牛山,青山依舊,流水悲鳴,山風嗚咽,古木森森,朝陽如血。

關家已經大亂,上下尋找秦元玥多日,不知所蹤,只覺得雪上加霜,急急派人手全城尋找,後來尋找經年也沒有結果,便也放棄。

蒼鷹大雕搏擊長空,凄厲哀鳴。熊羆虎豹跟隨出沒,默默獨行。 出現在了,葉龍等人的面前!

似有恐怖威壓,瀰漫席捲全場!

轟!

面對這等恐怖存在。

葉龍和一群巡捕房成員,都是身軀一顫,駭然不已!

這,這是誰?!

僅一人站在這,便已讓人顫抖至此!

「爾等螻蟻,都不想活了么?!」

花木蘭美眸冰冷,呵斥聲,席捲全場…!!

恐怖的威壓下。

撲通…!!

巡捕房隊長葉龍,再也忍不住,雙膝一軟!

直接被嚇得,跪倒在地!

而,四周。

所有巡捕房成員,都是渾身一顫。

齊齊,接連跪倒在地…!!

這等場面。

簡直…!!

而,與此同時!

「叮鈴鈴~!!」

隊長葉龍的手機鈴聲,急促響了起來!

葉龍跪倒在地上,面色驚疑不定,拿起手機一看,面色都是凝住了…!!

竟然是,他們西湖轄區巡捕房探長,高探長的來電?!

葉龍小心翼翼的,接起了電話。

而,就在這一刻。

那頭的探長高進,就是一陣暴怒喝罵聲出現,「葉龍,你個王八羔子…!!知道給老子熱了多少麻煩嗎?!」

「我去你大爺的!」

此刻,葉龍捏著電話,整個人都是愣住了!

這,這是什麼情況?!

但他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你他媽是不是出警,去了寧家宅院,要抓一個姓秦的人!?」

此刻,高進瘋狂怒喝,聲音近乎暴戾,「你他媽知道,那位秦先生是誰嗎?!自己想死,還要拉我整個西湖轄區巡捕房下水啊…!你個混賬東西!」

「混賬玩意兒,還不快將秦先生放了!」

「告訴你,今天這件事你處理不好,就給我辭職滾蛋…!!」

電話,啪的掛斷!

聞言,葉龍此刻整個人,都是徹底愣住了!

這,這他嗎…

開什麼玩笑?!

就連高探長,都對眼前這個青年,敬畏有加?!

他簡直…就是豬油蒙了心肝,還想着替自己親戚報仇…!!

難怪,都沒人敢來!

想到這裏。

葉龍在心裏,將蔣一南罵了千遍萬遍,同時臉上勉強對起笑來…!!

他就這麼挪動膝蓋,臉上神色無比諂媚,來到了秦蒼穹面前!

「小人葉龍,有眼不識泰山啊!」

說着。

葉龍直接砰砰砰,連續磕了幾個頭!

「今日,打擾衝撞了尊駕,這件事…實在是對不起!都是在下的錯…!」

「還望尊駕,大人有有大量,高抬貴手,饒恕小人罪過…!」

此刻,葉龍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他整個人快嚇的崩潰了,拚命磕頭…!!

葉龍就是再蠢,也能猜到,眼前人的身份了啊…!!

眼前這位。

必定,是西京武區,絕對了不得的人物!

結果,就這麼碰上了…!!

這,簡直…

就是無妄之災啊!

這該死的傢伙,千不該萬不該,求到了他的頭上…!!

結果,換自己前來倒霉了!

這他嗎…

想到這裏。

葉龍拚命磕頭,腦海中無盡怨氣!

他都恨不得,將那蔣一南這混蛋東西,給千刀萬剮了…!!

這該死的傢伙。

要不是他,自己怎麼可能,得罪這等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