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第一縷陽光,散落在帝都。

慕洛琛一行人所乘坐的飛機,平穩的降落在郊區的機場。機艙打開,早早等候的醫院專家,立刻上前,檢查葉簡汐的狀態。沒多會兒,他們決定將葉簡汐,先送到帝都最好的協和醫院。

慕洛琛乘坐急救車,和葉簡汐一起前往。

抵達醫院,葉簡汐立刻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

慕洛琛站在窗外,看著躺在病床上,身上被插滿了醫用管子的葉簡汐,布滿血絲的眼裡,充斥著無盡的擔憂。

專家從病房裡走出來,說:「慕先生,慕太太身體里的子彈已經被取出,但由於手術過程中,有細菌感染,現在她的傷口開始出現了炎症。以慕太太現在虛弱的情況,我們無法對她再進行手術,只能慢慢的用藥,嘗試治療。」

「你們是專家,我都聽你們的,我唯一的要求是——盡一切辦法,保住簡汐的命。」

專家嘴角抽了抽。說了那麼多,就是想告訴慕洛琛,他們不可能百分百保證,能治癒慕太太呀。結果,慕先生做出這種要求,不是為難他們嗎?

可看著慕洛琛一臉煞氣的模樣,專家也不敢多說,「好,我們盡量。」

專家退出病房,去研究接下來,該怎麼治療葉簡汐。

慕洛琛繼續守在病房外面。

……

裴娜得知葉簡汐受到重傷回國的消息,立刻趕到醫院看葉簡汐的情況。得知葉簡汐命懸一線,哭的稀里嘩啦:「好好地一個人,怎麼過了沒幾天,就出了這種事?洛琛,你怎麼保護的簡汐?」

慕洛琛沒有說話。

楊樂拉住了裴娜說:「你別責備慕洛琛了,他比你更不好受。」

裴娜聽話,果然沒再針對慕洛琛。

她也知道,慕洛琛肯定會拼盡全力保護簡汐的。剛才說出那番話,不過是在氣頭上。

兩人在病房外面,陪著慕洛琛坐了片刻,起身準備去買些飯菜回來吃。

結果走到了轉角的地方,被一個女醫生拉住了,說:「裴小姐,你能不能去看看菁菁小姐?她好像有些不對勁。」

「菁菁?」裴娜慢了半拍,才想起菁菁是簡汐的女兒。此次去敘利亞,簡汐和洛琛是為了找菁菁回來。只不過,聽到簡汐受重傷的消息,一時糊塗了,就忘記了菁菁的事情。

「菁菁怎麼了?」裴娜又問。

「菁菁小姐前幾天發了高燒,整個人一直稀里糊塗的,嘴裡嚷嚷著哥哥和叔叔什麼的,轉乘飛機回國內的路上,她的病情越發嚴重,幾度休克了過去。我認為,菁菁小姐是受到了重大的刺激,導致了身體應激性的免疫力混亂……」

她一連串的學術名詞,裴娜都聽不懂,直接了斷的說:「你告訴我,菁菁到底是什麼狀態吧,別跟我說過程了。」

「菁菁小姐……好像忘記以前的事情了。」

裴娜的腳步一頓:「全都忘記了?」

「嗯。」

女醫生點了點頭。

裴娜頓時感覺到不妙:「那之前病的那麼糊塗了,怎麼沒告訴洛琛,找人給菁菁治療?」

「先生只顧著照顧太太,把菁菁小姐丟給了我。」女醫生吞吐道。

裴娜擰了眉頭。

閃婚纏情:霸愛老公別心急 說話間,三人走到了病房門口。

女醫生親自打開了門,門敞開,菁菁坐在病床上,正在看動畫片。

「菁菁。」

女醫生喚了她一聲。

小丫頭扭過頭來,看向門口。見到裴娜和楊樂,露出笑容,說:「爸爸,媽媽,你們來看我了嗎?」

裴娜:「……」

楊樂:「……」

女醫生尷尬的說:「菁菁,這不是你爸爸、媽媽,他們是你的叔叔和阿姨。」

「哦……爸爸、媽媽為什麼不來看菁菁?」菁菁小臉上寫滿了失望。 第1616章番外:老婆,我知道錯了。

女醫生回答不上來,裴娜扯回了思緒,輕咳嗽了聲,走上前說:「小寶貝,你爸爸媽媽不是不想來看你,是他們現在有很多事情要忙,你乖乖的養病,阿姨每天過來陪著你,好不好?」

菁菁盯著裴娜看了一會兒,歪著腦袋,看向她身後的楊樂說:「我想要帥叔叔陪我。」

裴娜:「……」

這臭丫頭,小小年紀竟然是個顏控!

到底跟誰學的呀?

一定是跟簡汐,不然當初簡汐怎麼會挑上慕洛琛?

裴娜笑了笑說:「好,那就讓帥叔叔陪著你。」轉過臉,裴娜沒好氣的對楊樂說,「還不趕緊過來,陪著我們菁菁小寶貝?」

楊樂笑的花枝亂顫:「娜娜,人類在嫉妒的時候,長相是最丑的……」

話沒說完,裴娜一腳踢過來:「你給我閉嘴!再敢說胡話,今天回去懲罰你睡沙發!」

楊樂不想睡沙發,所以立刻收住了嘴。坐在床畔前,楊樂笑眯眯的摸了摸菁菁柔軟的頭髮,說:「真是可愛的寶寶。寶寶,叔叔告訴你,這位阿姨也很漂亮哦,以後不許嫌棄阿姨,否則叔叔會不開心的。」

菁菁認真的點了點頭說:「嗯,菁菁知道了。」

「真乖,等會兒叔叔帶你去吃冰激凌。」

「冰激凌是什麼?」菁菁瞪著大大的眼睛,懵懂的問。

楊樂的一顆心都快要被融化了,這小丫頭長得可真是標緻,好像個小天使一樣。而且,比起蓁蓁,她更親近人一些,實在是讓人忍不住心疼。

「冰激凌是非常好吃的東西,嘶……疼!」楊樂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放手,老婆,我又做錯了啥,你要這麼懲罰我?」

「菁菁剛大病初癒,吃什麼冰激凌?你不想活了吧?」裴娜揪著他的耳朵訓斥。

楊樂這趕緊認錯:「老婆,我知道錯了。我這還是頭一次伺候小孩子嘛,沒有經驗,你就饒了我吧。」

裴娜無奈的放開。

楊樂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抱住裴娜說:「老婆,你以後要實施家法,能不能回家呀?在外面,多讓我丟面子呀。」

「這裡又沒外人。」

楊樂看了眼正在偷笑的護士,又看了看抿嘴笑的菁菁:「……」

裴娜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說:「好吧,我下次注意。」

楊樂像只無尾熊一樣,緊緊地抱住裴娜撒嬌:「還是我老婆好。」

裴娜翻了個白眼:「圓潤的給我滾開。」

楊樂撒手。

裴娜看著菁菁問:「菁菁,你餓嗎?阿姨給你買一些吃的。」

菁菁的肚子『咕嚕嚕』的叫了一聲,很響。

裴娜得到了答案,笑著說:「乖乖的和叔叔待在房間里,阿姨去去就回。」

「嗯。」

菁菁點頭。

裴娜再三的命令楊樂,說:「好好地陪著菁菁,如果整出什麼幺蛾子,等我回來饒不了你。」

「老婆大人請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地照顧小公主。」

裴娜這才放心的離開了病房。

……

買來了午餐,親自喂菁菁吃下。裴娜又哄她睡著,從病房裡出來,問女醫生道:「醫院裡給菁菁看病的專家呢?」

「慕先生暫時沒安排。」女醫生回答。

裴娜擰了眉頭,這慕洛琛怎麼對菁菁如此忽視?孩子都發燒的失去記憶了,他連個專家都沒請過來看看?

不等裴娜開口,楊樂主動提出建議:「我去幫忙找兒科的專家吧。」

「辛苦你了。」裴娜說。

楊樂痞笑著湊到她跟前,說:「老婆,親親我,當時獎勵。」

裴娜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臉上:「快去!」

楊樂斂了笑容,委屈巴巴的離開。

等到傍晚時分,楊樂找到了幾名帝都比較權威的兒科專家,仔細的為菁菁診斷。裴娜和楊樂,坐在外面等消息。

楊樂摟著裴娜的肩膀說,「老婆,你對菁菁好上心。我也想你這麼對我。」

裴娜最受不了,他這股膩歪勁,偏偏最近楊樂跟抽了風似的,整天這樣:「想讓我對你好,先去趟泰國吧?」

「老婆,你想去泰國玩?」

「不是。你去泰國做變性手術,回來跟我做好姐妹,我保證對你比現在好十倍百倍。」裴娜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楊樂感覺自己的胯下涼嗖嗖的:「……」

裴娜正在忍笑,診斷室的房門忽然打開,幾位專家和護士走了出來。她立刻站起來,問:「醫生,菁菁的情況怎麼樣了?」

「病人受到了重大的刺激,導致遺忘了過去的記憶。目前,我們沒發現,她身體有任何不好的地方。因此,失憶應該沒造成實質性傷害。」專家不緊不慢道,「考慮到病人年紀小,失去記憶對她的影響不是很大,我們建議是維持現狀,不進行治療。」

裴娜鬆了口氣,只要孩子身體健康,那失憶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醫生,請問,以後菁菁回想起來以前的事嗎?」

「有可能,但是幾率很小。普通人隨著年齡的增長,會逐漸的忘記小時候的事情。這段記憶原本就屬於遺忘的範圍內,所以年紀越大,想起來的可能性就越小。」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們。」裴娜感激道。

「宮太太客氣了。」

婚色妖嬈 專家點頭,帶著人離開。

……

裴娜和楊樂到病房裡,看了菁菁,見小丫頭拿著專家給的哄小孩子的玩具,正玩得開心呢,也沒多打擾,吩咐護士好好地照看她后,裴娜退出病房,去找慕洛琛說菁菁的事情。

可出乎意料的是,她跟慕洛琛說了,慕洛琛的反應很冷淡。

裴娜愣了愣,氣惱的問:「洛琛,你這是什麼意思?菁菁是你女兒呀,你看起來對她一點也不關心。」

「我知道該怎麼對待我女兒,用不著你來教我。」慕洛琛守在床畔,頭也不抬的說。

裴娜更加生氣了,想要上前找他理論,卻被楊樂拉住了。

「算了,我們先出去吧。」楊樂強行把裴娜拖出了病房。

病房裡恢復了安靜,慕洛琛握住葉簡汐的手,輕輕地親吻:「簡汐,快點醒來,好不好?」

葉簡汐一動也不動,面上毫無生氣。 第1617章番外:蘇醒

慕洛琛沉沉的眼底閃過憂傷,繼續默不作聲的陪著葉簡汐。

裴娜對慕洛琛的態度有些生氣,但還是默默的接管了菁菁。畢竟是簡汐的女兒,哪怕親爸爸不管,她這個做閨蜜的,也得替簡汐好好地照顧孩子。

眨眼,一周的時間過去。

葉簡汐的身體漸漸地有了起色,不過還是沒能清醒過來。

專家再三確診,預言葉簡汐這幾天會醒來。

裴娜格外的開心,時不時的來病房轉轉。只是,她對慕洛琛沒之前那麼友好了。因為和菁菁相處后,發現小丫頭比蓁蓁還要討人喜歡,整天像個小跟班似的,粘著她不放手。

她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慕洛琛能對菁菁那麼疏離。

偏偏慕洛琛不肯解釋,她也就愈發的替菁菁感到不平,覺得慕洛琛是因為菁菁自小離開了父母身邊,所以和菁菁感情沒那麼深厚。

裴娜時不時的說話,刺慕洛琛一下。

他都當耳旁風,沒聽到似的。

裴娜覺得無趣,也就把慕洛琛當成了隱形人。

……

中午,裴娜和菁菁一起用過飯後,給小丫頭讀了會兒故事書,哄她睡覺。菁菁躺在床上,眨巴著眼睛問:「裴阿姨,我爸爸媽媽還沒有忙完嗎?」

裴娜的手頓了頓,說:「嗯,還沒忙完。」

菁菁躲到了被子里,悶悶不樂。

裴娜心裡說不出的難受和心疼,輕撫著小丫頭的頭髮說:「菁菁,你再等幾天。你爸爸媽媽很快會來看你的。」

「好。」

菁菁點頭,閉上眼睛,開始沉睡。

裴娜等她睡著后,起身走到了簡汐所在的病房跟前。推開門走進去,見慕洛琛像座雕像一樣,守在病床前,忍不住抱怨道:「慕洛琛,你不能去看菁菁一眼嗎?只隔著幾個房間的距離,已經過去整整一周了,你都不去看她一眼,像話嗎?那可是你親生女兒,簡汐為了找回她,都受重傷了,你能不能給孩子一丁點關愛?」

慕洛琛彷彿跟裴娜隔了一道消音玻璃,完全沒聽到她的話。

裴娜:「……」好氣!

如果怒氣有形狀,此刻她腦袋上,一定頂著兩隻怒氣化成的牛角。裴娜蹭蹭走上前,強行拉著他起來說:「我知道你關心簡汐,可你也不能完全忽視菁菁啊!」

「放手。」

慕洛琛沉聲厲喝。

裴娜嚇了一跳,抬眸便撞入了慕洛琛森冷的眼睛里:「你、你想幹嘛?我告訴你哦,你再對菁菁不理不睬,等簡汐醒來,我一定要跟她告你的狀!」

說話間,裴娜的目光,閃爍著瞥向旁邊。注意到葉簡汐的眼睛再動,裴娜嚷嚷道:「簡汐醒了!」

慕洛琛一點也不相信她的話,拂開她的手,準備把吵鬧的人給轟出去。

結果,走到了房間中央,身後忽然傳來一聲虛弱的聲音:「你們兩個在吵什麼?」

慕洛琛的身體一僵,幾秒之後,不敢置信的回過頭,見葉簡汐的確醒過來,激動地把她抱在懷裡:「簡汐,你終於醒了!」

葉簡汐扯起一抹淡笑:「我醒了。我答應了你,要和你一起回家呢。」

她履行了自己的諾言。

慕洛琛渾身止不住的微微的顫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千言萬語最後只化為了一個字:「嗯。」

裴娜揉著被攥疼的手腕,走到兩人跟前嘟囔:「都跟你說了吧,簡汐醒過來了,你還不信我說的話。」

葉簡汐看到裴娜,說:「娜娜,你來了呀。」

裴娜目光落在葉簡汐蒼白的臉上,眼眶泛起酸澀,「你這個笨蛋,怎麼又把自己弄得那麼慘?」

「出了一點意外。」葉簡汐回答。

裴娜喉嚨哽了哽,心裡暗暗道:哪只一點意外,是幾乎喪了命!

葉簡汐輕輕地拍了拍慕洛琛的胳膊,說:「阿琛,你放開我吧,我喘不過氣來了。」

慕洛琛聽言,趕緊放開了她:「渴嗎?餓嗎?我讓人給你準備東西……」

葉簡汐搖了搖頭,清聲問:「菁菁呢?」

慕洛琛聽到女兒的名字,抿了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