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這事兒兒跟丹丹講啦,丹丹一聽聞駱臨把我調到歌廳去賣酒,當即笑了起來:「蠢丫環,駱臨此是在給你創造契機呀。」

我不太明白,丹丹像瞧煞筆似的瞧我:「歌廳可以有多少事兒兒,隨便招個小妹便行,用的著把你調上去?你亦不想了下,人家華少多長時間才瞧一回新車展銷會,可歌廳便不似的啦,他幾近每周全都喊好友來唱歌。」

「駱臨如今把你放上去,擺明了便是要你捉住華天桀這根兒大魚。」

「那為啥是我?」我更為困惑,「集團那樣多漂亮娘子呢?」

「你覺的駱臨想用你?」丹丹翻了個白眼兒,「便你這臭脾氣兒,他最是不想用的估摸便是你。僅是之前亦往華天桀身側送過不少美女,人家壓根兒連瞧全都不瞧一眼,蘭蘭全都算在華天桀跟前有臉的。如今你一來,好傢夥,華天桀即刻幫你出頭,把她揍了一頓,你講駱臨心中怎想?」 「蠢妮子,他此是押寶呢。倘若華天桀真真的瞧上你,那你往後在駱臨跟前,便是這。」

我卻是聽的心驚膽戰。

以華天桀那類翻臉不認人的狗脾氣兒,我可以捉的住他?

不管咋樣,我給攆鴨子上架,亦沒的選。

駱臨要我在家休憩幾日,把面上的傷養好再去上班。

負責歌廳這邊兒的頭兒喊峰哥,便是蘭蘭那駢頭。

僅是人家壓根兒懶的理睬我這類小人物,我方才過去,他便指了一下一個托盤,要我給一個VIP包間送過去。

拍開VIP包間的門,瞧著中邊的人,我緊忙低下頭,輕聲講:「抱歉,我走錯啦。」轉臉便想跑。

「回來!」華天桀的聲響傳來。

我像作賊般的,拔腿便想跑,他的聲響即刻追來:「吳幼幼!」

一句剎那間把我定在原處,我跟個木頭似的停住步伐,使勁閉了閉眼。

轉頭端著托盤迴至VIP包間,我乃至不敢瞧卡座上的人。

華天桀跟他那好友坐在正當中,左側坐著乾巴猴子,右側的倆人,當中一個便是梁安!

我餘光瞥到他那邊兒,自他面上瞧著一縷驚愕。

他肯定在想,我怎會在這類地點當服務員。

我腦袋深切埋在心口,把托盤放到桌兒上便想走,華天桀抬起腳尖朝梁安那邊兒點了些許:「小楊,你們認識?」

梁安怔了下,而後搖了搖頭:「沒,不認識。」

那一剎那間,我心中比起給蘭蘭打那樣多耳光全都要痛,難堪地無地自容,指頭狠緊摳住衣裳下擺,指腹攫的生痛。

轉臉瞧過去,梁安心虛地別開眼,腦門上竄了一層虛汗。

「還覺的你們認識呢。」華天桀嗤笑一下,譏諷的視線瞧在我身子上。

我心中匝匝的痛,像吞了一把琉璃渣子,扎的我心臟上一個一個小孔。

「桀哥,你講啥呢,梁安怎可可以認識這兒的小太妹。」梁安身側那娘子大剌剌地抱住他的胳臂,不善的視線自我身子上掃了下。

我幾近要喘僅是來氣兒,一尋思到我在梁安跟前這般丟人,便恨不的一腦袋撞在牆上。

即使他不愛我,我亦想在他跟前留一個好印象。

「華少,沒啥事兒兒的話。」 一夜定情:帝少的天價新娘 我乾巴巴的講了句。

「等一下,我講要你走了么?」華天桀拽拽的,翹著二爺腿倚靠在真真皮沙發上,「宋林,先玩兒上一局再講。」

「媽的給我這般多幹麼。」華天桀笑著罵了句,招乎我坐在他右掌邊,恰好捱著梁安:「傳牌會么?」

我點了下頭,把牌接過來,方要遞於梁安,華天桀一下捉住我的手掌,可笑地瞧著我:「你是真真純還是裝純?」

我不明因而地瞧著他。

他嗤笑一下,把那些許牌全丟桌兒上,手中僅留了一張,而後把牌吸在嘴兒上,示意我用嘴兒去接。

我一下愣住,面上火燒似的燙起來。

華天桀無音地用目光催促我,我一尋思到背後的梁安,便覺的一陣屈辱。

他目光一黯,兩手捉著我胳臂,雙唇吸著牌徑直衝我嘴兒湊過來。邊上的乾巴猴子吹了聲口哨。

我惶忙扭過頭想躲避開,結果舉動幅度太大,耳光不小心拍在華天桀面上。

VIP包間中霎時間安謐下來。

華天桀的雙眼黯沉沉的,我心中亂戰,惶恐地瞧著他。

他捉起嘴兒上的牌丟在一邊兒,一掌攫住我後頸子,湊到我耳際低語:「怎,怕他瞧著?」

我的身子隨著他的聲響不住戰抖,兩僅手揪住真真皮真真皮沙發,抑制著貝齒不要打戰。

「我還偏要要他瞧著,瞧瞧你是個啥東西。」

華天桀講著,突然把我向後一推。

我駭的頭皮生麻,駭懼地求他:「華少我錯啦,我錯啦!求求你高抬貴手!」

他的手掌在我腰上一摸,我全身雞皮疙瘩剎那間爬起來,驚懼地大喊道:「我玩兒遊戲!我玩兒!」

「你玩兒?晚啦!」

華天桀毫不留情,手掌沿著我的腰便向上摸,一下碰著我心口。

我餘光瞥到梁安坐在一側,面色蒼白,兩僅拳頭攥的狠緊的。

為啥要要他瞧著這一幕!為啥!

我方要抬腳去踢華天桀下邊,身子上突然一輕。

驚異地張開眼,便見梁安捉住華天桀衣領把他拽過去,一拳打在他面上,漲紅著臉咒罵咧咧:「你這畜牲!」

他忽然發怒,華天桀全無預備,給他打的腦袋一偏,唇角霎時淌出紅血。

邊上的乾巴猴子瞧著華天桀捱打,一腳踹在梁安腰上,咒罵咧咧:「敢打我桀哥,你找尋死!」

梁安給他踢飛出去,一腦袋撞在牆上又掉下來,狠緊捂著腰發出一下燜亨。

之前抱著梁安胳臂的女生嚇的大喊一下。

我臉全都嚇白啦,乾巴猴子不甘心,又衝過去在他身子上兇狠踢了兩腳。

「別打啦!別打啦!華少,你快喊他停手呀!」我一下跪在地下,淚珠嗙嗒嗙嗒往下掉。

華天桀面色冷如寒冰,瞧我跪在地下,抬步在我膝蓋上踢了下,寒聲道:「再哭一個我便搞死他。」

我嚇的緊忙憋住淚珠向回咽,嗆的我狠狠咳嗽了幾下。

「把他給我拽出去。」他蹙著眉,不耐心煩地命令一句。

那女生緊忙扶著梁安出去,我亦想去瞧瞧,可是瞧著華天桀陰森森的目光,我連動全都不敢動。

VIP包間中霎時間空啦,我老老實實地跪在地下,身子還在抖唆。

華天桀站立在我跟前,伸掌挑起我的下頜,譏扎道:「僅是踹了他兩腳,便心痛成這般?」

我狠緊抿著唇不敢講話,駭怕一張口便哭出聲來。

我緊忙跪著爬到桌兒子旁,把牌拿在手中遞於華天桀。

華天桀沒接,兩僅幽黑的眼看著我。

我擦乾淨淚珠,把牌吸在唇瓣上,站起來沖他貼過去。

牌已然貼在他唇瓣上啦,全都沒反應。

我張大眼,惶恐地瞧著他。

突然,他伸掌把牌一抽,我的唇瓣徑直碰在他唇上,燙的我縮了下頸子,卻是沒敢退開。

他面上的陰霾一下便散啦,兩僅眼中噙著笑容,喉嚨中發出一下輕笑,模糊道:「這般主動?」講著在我唇角咬了口。

我「呀」的喊了下,吸溜了下嘴兒,舌尖舔了下唇角,嘗到了血的味兒。

他便像小孩兒般的,方才滿面陰鷙,如今又莫明其妙開心起來。

華天桀坐回真真皮沙發上,把桌兒上那一摞牌拿起來:「繼續。」

我活生生接過他塞到手掌中的牌,瞧著那厚厚一摞,心中霎時沒底。

梁安方才給踹了那樣多下,亦不曉的如今咋樣啦,我全都快擔憂死了。

瞧我心不在焉的模樣,華天桀面色一沉,我緊忙收斂心神,qiang笑著沖他湊過去。

他終究滿意啦,把我往邊上一推:「今日給你個小小的懲處,下回再敢當著我的面跟其它男人眉來眼去,我要你好瞧!」 華天桀一走,我身子跟虛脫下般的,一點氣力全都沒。

匆匆跑出去,梁安早便不在了。

我找尋出手機給他打電話,他非常快接啦,講他在樓後邊的小巷子中。

我緊忙跑過去,便瞧著他倚靠在路燈下邊,兩僅手捂住肚子,弓著背站立在那兒。

他一米八幾的大個子,這般畏畏縮縮的,似個小老頭似的。

「梁安。」我叫了下,鼻翼突然一酸。

他亦瞧著我啦,沖我招招手,面上帶著爽朗的笑,僅是那笑意映襯著腫起來的面頰,瞧起來特別滑稽。

我飛快地沖他跑過去,在他跟前站定,使勁喘了兩口氣兒,才張口問他:「你……你咋樣?得虧么?」

他點了下頭,上上下下端詳我,啞著喉嚨問:「你呢?他有沒把你咋樣?」

我曉的他鐵定瞧著我嘴兒上的創口啦,心中一陣難受。

我搖了搖頭,愧疚地瞧著他:「抱歉,之前跟你講了謊,實際上我在這兒上班,上回亦沒啥朋……」

「你既然不想講,鐵必有你的由頭。」

我之前還怕他厭憎我,如今聽著他的話,心中忽然堵的難受,一縷淚意不住往眼圈中沖。

「我瞧瞧你的傷,是否是非常嚴重?」我掀開他的白襯衫,瞧著他肚子上青絳的腳印時,倒吸一口寒氣兒。

這乾巴猴子,壓根兒便是欲要他的性命!

我眼圈一熱,險些哭出來。

頭頂上傳出一陣溫熱的觸覺,梁安大大的手掌掌放在我腦袋上,微微搓了搓我的秀髮。

我一時間怔住,內心深處湧出一縷不可思議的暖流。

抬眼瞧著他,他亦恰好瞧著我:「幼幼,你這般真真好。」

「我不好,一點全都不好,方才全都怨我……」

「別講啦!」他突然抱住我,把我的腦袋壓在他心口,我聽著他劇烈的心跳音,心臟彷彿要蹦出來。

他貼著我的耳朵講:「沒人比起你更是好。 平淡愛情纔是真 你不曉的,起先你忽然便不理我,我有多難過。前幾日瞧著你時,我全都驚呆了。可是我不敢找尋你,我怕你厭惡我,不想瞧著我。」

我給他勾起遙遠的記憶,尋思起我十歲時的事兒兒,尋思起霍晉要挾我不準跟梁安講話。

「沒,我沒厭惡你!」我雙掌捉在他襯衫兩側,梗咽著講,「全都是旁人逼迫我的,我想跟你在一塊,不想跟你分開。」

他的身子驟然一怔,抱著我的手掌臂突然收緊,似要把我嵌進身子中。

我們倆抱在一塊,在路燈下邊站了好長時間。

我擔憂他腰上的傷,帶著他回了獨立小區,找尋藥物水給他化瘀。

塗藥物時,他的眼全都黏在我身子上,瞧的我非常抱歉,心中像小鹿亂撞。

尋思到VIP包間中那女生,我禁不住問:「那女生,她是你女友么?」

梁安掌上舉動一頓,我一枚心剎那間提了起來。

他抬眼,面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意:「怎可可以?那便是我一塊學。自小到大我最是愛誰,你會不曉的?」

我搖搖頭。

自自不再作同桌兒,全都進了旁人的肚子。每回瞧著你跟其它女生開開心心的講話,我心中便鈍鈍的疼。

我委曲地揪著棉給,心中非常不是滋味兒,那原先全都是我的。

「這般在意?」他笑著搓了搓我的秀髮,「那好,往後僅須你一人吃。」

我使勁點了下頭,開心地笑起來。

他微微捉起我的手掌,問:「往後,你可以別去那兒上班么?」

我楞了下,方要回復他,防盜門突然響了下,丹丹開門進來,瞧著我們坐在客廳,她怔了下,隨後沖我ai昧地眨展眼。

「丹丹你誤解啦,」我攆忙縮回手,困窘地瞧著她,「這便是我一塊學,他受了些許傷,我帶他回來處理一下。」

「明白,明白,我全都明白。」丹丹退回門邊,瞧著我們調侃道,「兩名同學,春宵一刻值千金,可別浪費了呀。」

講著「嗙嗒」一下閉上門。

我跟梁安面面相覷。

我緊忙闡釋:「那是我一個姊姊,她開玩兒笑的,你不要在意。」

梁安紅著臉搖搖頭:「我……我沒在意。」

一時間困窘地要死,我真真快要厭惡死丹丹了。

梁安身子上有傷,這時候回學校,估摸會給宿管盤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