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神界和魔界的長老…」

「他們早就勾結在一起,而小金的封印破了是他們的意料之外。九黎一族本就是異心的,想要這一次殺了小金就可以一勞永逸,九黎王沒有後嗣也無懼了。冥沖本就是眼中釘了,神帝想要一統三界,魔族長老只是想要掌握魔界所以若非小金自己犧牲了,這場戰役混亂之中冥沖也必定會死而君夜很有可能也不例外。畢竟神帝的目的還有妖界。」

「不過也才導致了後面的神魔開戰,這些都是我知道的,否則我也不會殺了長老……難道?」落越看著鳳沐璃,「你是故意的,是你故意打向我的,所以小金為了護我才會……」那日原以為逃出了煉獄殿,可是哪知道墨濯再一次的朝她致命一擊。若非是這樣,在小金替她受了這一擊之後都沒有那麼及時發現,因為那個男子再一次想要置她於死地。

真是傻啊!說完便癱坐在地上,難怪小金即使知道是墨濯動手也沒有讓她報仇的額,要知道她家的小金和她一樣都是睚眥必報,錙銖必較的!他雖不確定但必定是看出了什麼,只在最後交代拿回龍角護好九黎而已!

他還是救了她一命,救了冥沖和君夜以及九黎的子民,對竹笙和小金他們,在死之後至少都是完成了心愿。

「原是我看不清的,原是我太笨了。」她瑟縮在了地上,抬眼看著那張陌生的臉,「我,是不是讓你很辛苦?」

他那樣一個聰明絕頂的人攤上了這樣一個沒有腦子的她,她什麼都不會更是只憑看見的聽見的卻判定一切,沒有去解釋也沒有讓他解釋的機會。

「沒有!」抹著她的淚連忙地搖頭,「只是我沒有說清楚,而我也讓你心累。你我很公平。」扯開了嘴角煞是欣慰。

「是我看不清你的心,對不起。」因為她覺得他不承認景禾,可是他想的是以墨濯的身份去愛她,畢竟他永遠是墨濯。

「是我讓你也失去了神的位置,對不起。」因為她的執念讓他也隨之而去,否則天之驕子的他長生不老,俯瞰眾生。

落越閉上眼靜靜地抱著他,「對不起!我欠你的,但是我不後悔因為終究最後我還是會選擇死去的。」死在你的劍下,至少你還會一輩子記得我——那是落越當年的想法。如今才知道她錯得有多離譜。

「沒有,為你我從來心甘情願。記得嗎,越兒一直是被放在心上的。越過人海,千年之後我和你還是遇到了,這便是我對你的心。」鳳沐璃從前不懂為什麼第一次見到了舞依炫便認定了她,如今他明白了,他不過是一直在找她罷了。

「我愛你!」墨濯愛落越,鳳沐璃愛舞依炫,換的只不過是名字。

「你……」落越沒有再說話,情不自禁的,二人便相擁而吻。

冥沖和君夜已經退了出去,這一次君夜就算是不想走也不可能了,留下來難堪嗎?

「看到了嗎?他們的愛情不是你能夠插足的,你和她沒有姻緣之結。她等的一直都只是這個人。千年之前你就該明白的,如今也該死心了。落落她說了她做的一切不後悔,包括對你的。」冥沖說。

「他愛她?我又何嘗不是?」陪著她度過那些艱難的日子是他,竹笙的死,金九黎的死,還是她被毀了全身的時候哪一日他沒有在她的身邊?

「君皇!」

冥沖還沒來得及伸手扶住君夜便已經有人插手了,「六公主?」

「君皇,你沒事兒吧?」鳳沐靈拍了拍他的臉,沒反應!算了,直接帶走!托起這人,一見這邊上還有一雙手伸過來,氣不打一處來,「你說說,是不是你把人叫出來的?你說說,人都……」

媽呀!見鬼了!「我家鍋上還坐著水呢!」

冥沖就看見瘦弱,不不不,一發育不良女子背起他家小夜在雨中奔跑,「公主,你的傘丟了!」(這要是舞依炫擱這兒估計就喊了,「官人,你的傘丟了。」)

「小身材,大力量!」

冥沖這耳邊不合時宜的響起了一個巴掌,別誤會是肩膀上的,「別來無恙啊!」小魔爪已經悄悄來襲,人是逃不掉了。

攬月軒,這地兒挺好!鳳沐璃覺得實在是不錯!看看,這地兒隱蔽,這地兒「刑具」也挺多得感謝七弟,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冷。

「炫兒!省點力氣。」

某炫已經瘋了:讓你個不要臉的在巫山些毒蟲,毒花,毒草,毒物的,還都是成了精的這是要開一個聯歡晚會是不?

「幹嘛!」某炫已經順手拿了鳳沐英之前準備離家出走的繩子綁了人了,這時候是不是該來個烙鐵了?

「萬一來人了,他也好方便跑啊!」鳳沐璃找了幾個乾的布過來,湊到了舞依炫旁邊給她擦了擦濕頭髮。

「說的很有理,萬一有人看見了這廝對我的形象很有破壞!」舞依炫鬆開了手,「你說你這臉這麼多年了倒還是挺緊緻的,用的哪家護膚品啊?」

冥沖可算是解脫了,臉蛋子這麼多年沒被人瞧見過這被人終於看見了卻受到了這等非人待遇,士可殺不可辱,捂捂臉揉一揉!

「害得我哭了這麼長時間可是累死了!」她覺得身體真的是耗費了很多精力,很累,很累!

任由著鳳沐璃給她擦著頭髮,「你先出去等我,準備好站穩了!」她抓住了他的手,眼睛眨了幾下。

她撩他!他必暈,「好!但是為什麼?」

「因為我要一個心理準備好告訴你,出去做好心理準備,一定要站穩了!」舞依炫探探腦袋,「正好不下雨了!快去!」

「這就去!」

冥沖實在是想象不到他們倆的相處方式,「要說什麼?」

舞依炫也盤起腿坐了下來,「謝謝你!」戳了一下他的臉蛋,「謝謝你這麼多年的不放棄我,謝謝你這麼多年的朋友,謝謝你這麼多年照看小夜,謝謝你這麼多年來還活得自在!」

「阿沖,謝謝你尊重我的選擇,尊重他的選擇!」

不用言說的,二人相視一笑擁抱對方更是各自拍了一下。

「大恩不言謝!」說起來這麼多年也沒有白費,那些債,那些怨也都結束了。

舞依炫審視起來,「你說這麼多年你都是孑然一身的,不會是等著……」

「收起你的骯髒思想!」這孩子以前不是這樣子的!「君夜是妖皇總該是有個后位留著的。」

「那改明我介紹個給你!一把年紀了你這也忒不像話了!放心吧,我也不會忘了小夜的。」舞依炫說,「我會找他好好說說的。」

冥沖點點頭,等會兒~「你這是做什麼?」

「給我家小璃子一個驚喜,做個起跑的準備!」舞依炫往後退了好幾步,看樣子這是百米衝刺的架勢!就是滴著水有點壞形象!

冥沖搖搖頭,看來此地不宜久留!

「小璃子!」

原來真的是要站住了身子的,「準備和我說什麼?」媽呀,得虧他年輕不然腰就折了!

舞依炫摟著他的脖子,一隻手接過油紙傘,人已經是上了他的後背,耳朵揪了過來,「咱們去了南國之後就成親了吧!」

「真的?」

「當然真……哎哎哎你別跑,我顛得慌!」舞依炫趕緊摟緊了。

某璃已經瘋了,乘著小雨,背著美人,「我要成親了!鳳沐璃要娶舞依炫嘍!」

「哈哈哈~~你慢點!」

「我要成親嘍!哈哈哈~~~」

風吹雨成花,可是都不及這兩個在雨中的傻子笑靨如花!

——————————————————————————————————————————————————

「我叫什麼名字?」

官方表示,「你雕寶石把自己腦子也回爐重造了?」直接給了木蘭一個開了個盒子。木蘭趕緊把玉石往懷裡湊了湊,「是她!」哇撒~

「那我呢,我呢,我是誰?」

官方戴上自製墨鏡,「哪陰暗哪待著去!這太陽剛剛出來姐姐我且曬著。」這孩子穿的神馬?小愚兒去了后廚房喊了聲,「是她!」這夠暗!

「那我呢? 法醫狂妃:王爺你命中缺我 嗚嗚嗚,你之前把我的手都甩開了,現在這廝還…五哥居然說要和你成親了!嗚嗚嗚!」

官方摸摸頭,「乖乖咱不哭,哭腫了眼睛就不漂亮了,你哥的媳婦兒你該瞅不清楚了。」遞給她一沓子畫冊,沐心一秒收回,「是她!」這麼多的候選人!

「我說你帶上我做什麼!」鳳沐清真是喝口茶也不得安生,蹭點安靜容易嗎?

聽書:主子,那您來錯地兒了!

舞依炫摘下墨鏡,踱步在五樓之上,「都表說話!噓!」

她直接先湊到了木蘭跟前,「蘭蘭,這盒子的寶貝都是給你的。這多年來我省吃儉用的去搜刮月川的寶貝以及這各國的玉石珠寶,就當是給你的禮物了。」

「都給我的?」說著已經上手了果然是和舞依炫混跡的人,純善的木蘭也是不例外的。「有什麼條件你直說!」

「就你最懂我!」舞依炫勾了一下蘭妹子的下巴,「我即刻出發南國這一字閣就交給你和……小愚兒別看了沒你的份!你最多就是個被管轄的。」藍若愚滿是希冀的小眼神徹底毀滅。

「小愚兒別傷心要是木蘭覺得表現良好,行為規矩你就上位了!」舞依炫到底是疼愛若愚的!

若愚立馬躥騰,「一定聽話!多多指教了木蘭。」想和舞依炫來個「抱抱」,可惜飛揚比較快的把人扔給了天涯——藍少爺,出門右拐下樓!

「木蘭你和木蓮姐好好地看著一字閣,南國那邊我還是決定去一趟。不過多了一個候選人要你們培養一下,所以就勞煩你再看管一個人了!木蓮姐的報酬我也有了!」舞依炫扯了扯木蘭的衣袖,小紅唇嘟著差點沒讓鳳沐璃撈了過來。

「這麼努力地賣萌一定有問題,這個人一定很麻煩!所以……」木蘭也學著挑挑眉,因為她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

舞依炫一看有戲,她家蘭蘭最好哄了,「沒問題,這個如何?」雙手高抬拍了拍,如果說剛剛那個箱子可以放在雙人桌上一覽無餘的話,那這次讓四樓的客人晃了晃腳踝的箱子絕對拿下木蘭!

「同意,絕對同意!」立馬接過舞依炫手中的信封!

沐心砸吧了嘴,「哥哥,木蘭姐的狂野是不是很少見!」那一箱子的破石頭有什麼好的,竟然比上面的那小箱子的精美珠寶玉石來的還激動!

「是你不識貨!」鳳沐清白了眼,混跡了這麼久他這個妹妹還真是不開竅,回去還是得好好地補點知識才是!不過木蘭也是誇張了些,這馳騁在箱子裡面——有點同情四樓下面的人。 419

「沐心,這些書是給你的,我已經讓讀書愛好者小璃子、小英子都做了貢獻。」有三摞,沐心坐著,放在桌子上剛剛過了鼻子。

「我會努力看完的!」相信只要看完了就是一年後了!

站在一邊的舞依炫側了點身子給沐心留點可看空間,「請看這裡,這是資深讀書協會的女會長——木葵房間的一些比較不錯的書,來!記得好好看完!」別擔心,只有一摞,沐心還是坐著但是剛剛過了舞依炫的鼻子!

「嗚嗚嗚嗚~~~」想想要是看完了,那就是十年後了!「哥哥,救命啊~」

「還有沐清吶,這店你還是抽點那一丟丟的空閑時間來照看照看!你們都給我聽一下我的演講,我是這麼的舉足輕重,店離不開我我是很懂得,所以呢我要是走了你們千萬一定不要想我。」這邊長篇大論的自我誇獎。

這邊就,「這個玉石不知道裡面鑿開了什麼顏色的?」木蘭拿著一塊石頭對準了陽光看的可仔細了。

沐心是覺得她這一年是不是那這些書當飯吃了,「為什麼裡面都是字,吃起來一點味道不好!」扔掉一本,再一本!

「三哥,你覺得這點心和這個點心那個好吃一些?」鳳沐璃推了推面前的糕點。

沐清很是不給力嫌棄,「不用看了,長相太丑了!」鳳沐璃的心思一眼看穿,不就是為了討依炫歡心嗎?

「嘔嘔嘔嘔~」鳳沐英已經在一邊吐了。

「看吧,答案已經揭曉了!」鳳沐清別過臉,七弟啊,你該多補補心眼了!

唐厲倒是閃得快,不過也還好拿了個桶過來讓鳳沐英吐好。

舞依炫興高采烈地結束了這場演講,「好了,我說完了!」

「嘩啦啦啦!」掌聲一個個都不約而同地響起,就是摻雜了一個木桶聲。

「你幹啥?」舞依炫立馬揪起來了鳳沐璃的耳朵,「他們就算了,你膽敢不聽我說話了!」牙咬著狠勁兒說話倒是挺有感覺的。

「你剛剛說了,大家會捨不得你的,但是你希望大家要好好地幹活而且要任勞任怨。分紅絕對會少不了當然你不在這生意可能不會有你在的時候紅火,所以分紅會是往年一樣的最低底線,但是不會低的。」

要說聰明人就是聰明人,鳳沐璃這嘴巴到底是厲害的,腦子更是一流的,所以說舞依炫和鳳沐璃誰壓著誰還不一定呢?

「說得好!大家就當是在清楚的複習一遍!」舞依炫在這邊「指點座位」!

天涯:我第一次聽,小姐應該是說的話是離王的十倍之多,我還是……沒有聽明白,原來是這回事兒!

飛揚:我聽了很多次了,這最後的結果的話從來不帶變得,果然小主子還是摳門之神吶!

飛星:原來這樣啊,飛揚你的薪酬是多少?

剛剛回來的飛羽:我知道!

眾:多少?

飛羽:瓜果點心!眾人秒懂!飛揚挖牆!

「對了,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處理的來著。」差點忘記了!

靈犀宮

「你說說他這半條腿都躺進棺材還要這冒著大雨跑出去,真是不要命!」鳳沐靈擰了擰毛巾,終於給他換好了衣服擦了身子,可是累死了。

但是就算是忙完了她也還是沒有離開,弓起腿抱著,小腦袋歪著找著最佳的角度去找凝視這個男子。她就想不明白了,怎麼這個男子就這麼好看呢?比女人還要美艷,這臉上彷彿是畫師精心琢磨,看遍了人世百態選出了最佳的五官,他便是完美的組合。

人家都說長得好看的人都是花心的壞男人,以前不在人界不知道雖說神界也有人愛沾花惹草,但是到底是有自控的更是不敢透漏的。來到了這人界,似乎三妻四妾乃是常事,不說好看的人受到女人歡迎了,不好看只要你有錢有勢的同樣有。可這個男人什麼都有,卻只愛著一個女子。

「有些不懂!明明我都看得出來天君愛君上愛得那麼深,君上也是非君不可的,怎麼他就死腦筋看不明白呢?千年,數千年的時間就這麼……你也是讓我好找啊~」

「主子!」

鳳沐靈心上咯噔了一下,「唐風以後你還是走路帶點聲音吧!」沒了神力這人類的心臟實在是經不住摧殘的。靈力也還沒有聚集夠,還被這個傢伙都吸了去。(解釋一下,這個神力和靈力還是有點點區別的,靈力是放之四海皆準的,可是轉換神力,魔力,妖力的輔助作用之類的。 皇后她總沉迷於事業 所以說靈神的作用很大,也極少出現。祤靈也就是鳳沐靈便是靈神。)

「君皇,你和他很熟嗎?」這些天來,主子竟然親力親為的照顧著他,即便是一國之君可到底是陌生人。而且身份地位到底是放在錦國是不妥的,「君皇在這裡的話,會不會不太好?萬一有人找來了怕是對主子您不利的。」

「別怕,不會的!」她可是布了陣的,怎麼說她這個靈神也不是白混了千年的!這麼容易讓那些小嘍啰找到,她還混不混了?

「不知道在八公主的心目中,明鏡算不算是小嘍啰?」

唐風根本使不出任何的招式,只能獃獃的站著,「明鏡公子!」傳說明鏡公子武功內力都是了得的,沒想到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

明鏡朝著裡面走來,一身的清華,走過唐風身邊說道,「一個稱職的護衛還是在外面守著的。」說完唐風像是魔障了卻還是不忘記對裡面的人一一行禮才走出去。

「明鏡公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但,沐靈此地就不得不怠慢了。夜已經深了,沐靈這裡無茶無水的,而且最近一直下雨倒是讓人很犯困,若是公子有事不如明日再談可好?」沐靈竭盡全力想要擋著身後的人可是沒有用。

因為她本是想要拿被子遮住的,可是身子卻半分動彈不得了。

明鏡不顧她的話,而是直接坐到床邊,一個光圈便籠罩住了君夜,「多虧了你的靈力才讓他還可以撐著。」

咦?能動了?「不知道明鏡公子說的什麼話?沐靈怎麼一句話都聽不懂?」立馬把大臉盤移到了明鏡的眼前。

明鏡笑笑,更是移了後面一位看起來是不太喜歡和人家靠這麼近,「你是想說這是個長得很好看的人,不過是你好心的收留了他!對了,是她,是女的她!是嗎?你的措辭是準備這麼說的嗎?」(要不說君夜很是討厭冥沖這一點技能,很了不起嗎?是!非常!)

「我我我…」她昨個可是聽見了,這是誰,是魔界的上一屆的上一屆的魔君大人吶!冥沖!多少年不見了?

「怎麼?公主難道要明鏡公諸於世嗎?八公主在房裡私藏了一位男子與之私通!還是,說錦國八公主對君國帝皇下了毒手,隱瞞不報準備暴屍荒野!」

抱大腿!立馬的祤靈諂媚起來,「冥沖大人別來無恙啊!好些年不見你這還是青春洋溢,魅力四射!」

「我本就是不會老的。」明鏡嗆了聲。

沒詞兒了!「我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