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嚇得坐起來縮到床邊。

他看著鳳翎那聖潔無暇的酮體,鬱悶說道:「你這丫頭,怎麼一言不合就脫衣服呢?!」

鳳翎撅著小嘴,乖巧的跪到地上,眼神略有躲閃,在一個男人面前赤果身子,她也是羞赧的厲害。

「鳳翎知道錯了,請夫君責罰。」鳳翎比劃著,嘴唇嬌嫩欲滴,臉頰美得像是含羞草。

「責罰就責罰吧,你這脫光了什麼意思?!」葉飛神色慌亂問道。

「衣物纏身,不雅觀啊。」

「不,你誤會了!這樣才是不雅觀呢!」葉飛趕緊說道。

「那夫君原諒鳳翎了嗎?」

「原諒了原諒了!你趕緊把衣服穿上!」葉飛慌忙說道。

鳳翎臉色大喜,站起來,依偎到葉飛懷裡。

「既然夫君原諒鳳翎了,那就讓鳳翎侍候夫君就寢吧。」

葉飛身子一抖,然後看向窗外。

「哇!為什麼外面會有人在天上飛呢?!我去看看哈!」

葉飛說完就是掙脫開鳳翎束縛,然後化為了一陣風,嗖的一下跑出了房外。

鳳翎一個人在房間里,撅著小嘴,神色失落。

但終究無能為力,只好幽幽的嘆了口氣。

葉飛出了帝皇酒店,在外面閑逛。

晚上十點半,還不算是深夜,帝皇酒店又是在市中心的鬧市,街上依然有著不少的行人。

精靈之黑暗蟲師 他們看到葉飛,皆是投去鄙夷的目光。

不為其他,實在是葉飛此時的穿著,無異於裸奔!

他剛洗完澡,如今只穿了一件浴袍!

無視路人目光,葉飛帝皇酒店前面那條中央大道走了半個小時。

到了十一點的時候,準備要往回走,卻是看到一家奶茶店的門口,有熟人!

正是今晚見到的那唐木薇警官,以及她那個慫逼男朋友。

「木薇!我知道我錯了!在商場里表現的不好,但我那也是為你好啊!柳少爺在臨川,可幾乎就是隻手遮天的人物啊!」

「你惹上了他!會有大麻煩啊!」

「今晚可能你逃過了一劫,但是你也不要僥倖啊!興許是今晚柳少爺心情好才放你一馬的啊!」

嚴克朗在奶茶店前糾纏著唐木薇。

唐木薇的面色明顯不好看,畢竟自己的男朋友丟下自己一個人跑了,換誰都不會開心。

「木薇,好了,事情都過去了,難道你不懂我對你的真心嗎?」嚴克朗拉住唐木薇溫情說道。

唐木薇最終還是點點頭。

她貌似是個男人心性,對這種事情很容易就會釋懷。

見到唐木薇點頭,嚴克朗喜出望外。

然後他看了眼天色,說道:「哎呀!都這麼晚了,怕是也沒有計程車了,要不咱們就近找個賓館湊合一晚上吧?」

唐木薇聞言絲毫不退讓,啪的一下把嚴克朗的手甩開,然後堅定不移的說道:「克朗!這個問題咱們已經說過了,不到結婚的那一天,我是不會讓你碰我的!」

嚴克朗眉頭不易察覺的一皺,然後很快舒展。

「好好好!都聽你的!再說了,我就是看這麼晚了,怕你回去的路上有危險罷了,我這不都是為你考慮嗎?你看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嚴克朗笑呵呵說道。

「我親自送你回家好吧?」

唐木薇輕聲點頭。

「不過口渴了啊,咱們先喝杯奶茶吧,喝完了我送你回去。」嚴克朗提議道。

兩人進了奶茶店,點了兩杯奶茶。

途中唐木薇去了廁所。

然後葉飛看到嚴克朗從懷裡拿出一包藥粉來,加在了唐木薇的奶茶里!

「哼!交往這麼久,碰都不讓我碰一下!連親個嘴都不行!」

「等你回來喝了這杯奶茶!我就讓你把欠我的全都還回來!」嚴克朗面色陰沉的說道。

過了一會兒,唐木薇回來,拿起奶茶來準備喝。

嚴克朗眼神希翼的看著唐木薇手記的那杯奶茶。

喝吧!

喝了今晚就讓你欲生欲死!

就在唐木薇將要喝的時候,葉飛從後面拍了一下唐木薇的肩膀。

唐木薇把奶茶放下來,回頭看到是葉飛,面色頓時變得清冷。

「怎麼是你?!」唐木薇詫異問道。

「我剛好閑逛,看到了你們,就來打聲招呼。」葉飛說著向著一臉厭惡的嚴克朗揮了揮手。

嚴克朗眉頭緊皺,冷哼一聲,「原來是你小子?!怎麼?這是想來道謝嗎?我看就不必了吧?」

「不必就不必,但我想還是有些事需要我去做的。」葉飛笑眯眯說道。

「有屁就放。」

「實不相瞞啊,我懷疑你這奶茶里被人下了葯啊。」葉飛指著唐木薇那杯奶茶說道。

(本章完) ?「我覺得你這奶茶里被人下了葯啊。」葉飛如是說道。

他話音一落,對面坐著的嚴克朗馬上瞪大眼睛看著葉飛,神色無比陰沉,甚至於看向葉飛的目光也是極為惡毒!

「有人下藥?你胡說什麼呢?!」唐木薇錯愕的看著葉飛問道。

「這裡就我跟克朗兩個人,怎麼會有人給我下藥呢?除非……」唐木薇神色一滯,看向嚴克朗。

嚴克朗滿臉冷汗,對著唐木薇一笑說道:「木薇!你別聽這小子瞎說啊!我怎麼可能給你下藥呢?我能有什麼好處啊?再說你是我女朋友啊!我害你幹嘛?」

唐木薇思索一陣,點了點頭,然後面容冷峻的看向葉飛,「葉飛!你少在這裡胡鬧!趕緊離開!不然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我這可是好心好意。」葉飛說道。

「哼!什麼好心好意!我看你分明就是在污衊我嚴克朗的為人!」嚴克朗故作氣憤的一拍桌子站起來,指著葉飛的鼻子怒目而視。

葉飛神色隨意,平淡說道:「哦?既然你沒有下藥,那你就喝一口啊。」

嚴克朗神色一滯,迅速變得慌亂起來。

「克朗!我就不信你會給我下藥!你就喝給他看!打他的臉!」唐木薇嫌棄的看了一眼葉飛,隨後拿起奶茶來遞給了嚴克朗。

嚴克朗懵逼的接過來,整個人在糾結。

自己剛才在裡面下的可是春藥啊!

這要是自己喝下去,那後果不堪設想啊!

看著嚴克朗的猶豫神色,唐木薇皺起眉頭,心思變得沉重起來。

「真的是你?」唐木薇失落的問道。

「木薇!木薇你聽我解釋啊!」嚴克朗眼珠子亂轉,心思快速的轉動,想著什麼法子來應付。

之後他指向葉飛,「木薇!是這小子!絕對是這小子在誣陷我!我是不可能那麼對你的啊?」

看著事到如今還在狡辯的嚴克朗,唐木薇是徹底死心了。

「克朗,你走吧。」唐木薇小聲說道。

「以後都不要再來見我。」唐木薇又說了一句。

霸氣女友:冷少我來愛 嚴克朗神色大震。

然後低下頭去。

突然的獰笑起來。

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嚴克朗就好像變了個人一般!

他神色陰翳,眼神狠辣起來!

「對!就是我下的葯!跟你在一起這麼久?!你碰都不碰我一下!我是誰啊?!嚴克朗!你知道我玩過多少女的嗎?!哪一個不是被我乖乖的征服了!」

「怎麼我就征服不了你呢?!我就納悶了!」

嚴克朗歇斯底里的說著。

唐木薇聽著他那些話,逐漸變得面無表情。

「你給我滾!」唐木薇清冷說道。

嚴克朗皺著眉頭,走幾步來到唐木薇的面前,他神情的凝視著唐木薇的雙眼,然後柔情說道:「木薇!這麼久,難道你就真的不懂我對你的真心嗎?!」

說完之後嚴克朗就想拉住唐木薇的手掌,然後臉往前湊去。

唐木薇有心想躲,卻是因為手掌被嚴克朗握住,掙脫不了。

「嚴克朗!你放開我!」唐木薇怒吼。

然後嚴克朗就感受到自己手掌上傳來一股巨力,緊接著就是鑽心的疼痛!

他的手掌被葉飛整個的硬掰開了,唐木薇掙脫出來,後退了幾步。

嚴克朗看著面前的葉飛,他才回過神來。

貌似自己跟唐木薇到了如今這片天地,全都是因為眼前這個混蛋!

「你叫葉飛是吧?!我跟你有什麼仇?!」嚴克朗咬牙切齒問道。

「女孩子的真心可不是靠下藥得來的,我只是想交給你這個道理。」葉飛輕聲說道。

「卧槽尼瑪!」嚴克朗憤怒的罵了一聲,然後就想撲到葉飛身上跟他扭打起來。

結果葉飛一個手臂就是將他提了起來!

隨手一用力,把他摔出了門外!

嚴克朗狼狽從地上爬起來,面色氣的發青。

「行!你牛逼!你他媽給老子等著!」嚴克朗指著葉飛厲聲說道,然後快速的轉身逃跑了。

葉飛嘖嘖幾聲,回過頭來就看到唐木薇一臉不善的看著自己。

「幹什麼?我這是在幫你,別不識好人心啊。」葉飛無奈說道。

「我不需要你來幫!」唐木薇清冷說道。

「不是我說,做女人這麼硬氣,真的快樂嗎?」葉飛叉起腰來問道。

「不用你管!」唐木薇瞪了葉飛一眼。

「還是趕快離開這裡吧,嚴克朗有些朋友,估計一會兒就要到了。」唐木薇神色不自然的說道。

「來就來唄,反正我又不怕。」

「你這個人怎麼總是這麼愛出風頭?」唐木薇皺眉問道。

「誰啊??我嗎?!」葉飛指著自己,神色詫異。

「是!我知道你有些本事,能讓柳生畢恭畢敬,但這能證明什麼?你只有一個人而已,難不成還想單挑十幾個人??」

「我告訴你!現在不走,等待會兒嚴克朗帶人來了,我可保護不了你!」唐木薇瞥了葉飛一眼說道。

葉飛笑笑,「你的意思是覺得我需要一個女人保護?」

「總之我可不覺得你能打得過那麼多人。」唐木薇直言。

「好好好,你說打不過就打不過吧。」葉飛妥協。

「那趕緊離開這裡。」唐木薇說道。

「怎麼?你想我送你回家?」葉飛眉頭一挑說道。

「什麼意思?」唐木薇眉頭一皺。

「你自己回去啊,我還得回酒店呢,咱倆不一個方向。」

唐木薇瞪了葉飛一眼,「我是真沒見過像你這麼煩的人!」

她滿臉嫌棄。

葉飛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