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閉嘴!!!」

邪王狼妃 楚軒的母親,錢淑芬一黑臉,呵斥道:

「丟人丟的還不夠嗎?

情深總裁有點壞 得了菜花,你還敢跟人家醫生在這吆五喝六?

你算什麼東西?

美顏App系統 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玩意?」

「媽……我……」

楚軒委屈巴巴的還想說話。

錢淑芬立刻一巴掌呼了上去。

然後扭頭沖著鹿一凡道:

「鹿專家,讓您見笑了。

希望您別介意。」

鹿一凡見楚軒的母親目光柔和,一臉慈祥,態度還如此端正。

他的語氣也放緩了下來:

「阿姨,您過來,我來幫您看看。」

錢淑芬聞言,一愣。

麻家豪卻是趕緊推了推錢淑芬,恨鐵不成鋼的道:

「快去啊!

我們鹿專家輕易不出手。

一出手,無論什麼疑難雜症,一定能藥到病除!」

「啊?

哦哦,好!」

錢淑芬立刻走到鹿一凡面前,然後想撩開上衣,露出自己的背部。

卻被鹿一凡阻止道:

「不用了阿姨,我只需要把脈即可。」

「啊?我這是強直性脊柱炎,您不需要先看看我的脊柱狀況嗎?」

錢淑芬愣道。

「不用。」

鹿一凡淡淡道。

錢淑芬將信將疑的伸出胳膊。

鹿一凡沒有動用任何真元和神通,而是真的只是用純中醫去進行了診療。

診療完畢之後。

他道:

「阿姨,您這確實是強直性脊柱炎,而且脊柱和胸椎已經有點變形了。

算是晚期了。」

「對!是這樣的!

和之前拍片的醫生說的是一樣的!」

錢淑芬眼前一亮。

之前她還有點不相信鹿一凡。

畢竟是個小年輕。

但是沒想到,他能通過把脈,將病情狀況說的一絲不差!

這就真的不是一般人能辦得到的咯!

「我媽的病,能治嗎?」

楚軒此時開口問道。

鹿一凡瞥了他一眼,自負的道:

「換做是別的中醫,可能治不好。

但是我,就不一樣了。」

「阿姨,您跟我來針灸室,把上衣脫了,趴在床上,把後背露出來。」

錢淑芬想也未想,照做了。

穿越之貓咪不好惹 眾人全都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鹿一凡這是要針灸診療了啊!

國術在海賊 但是針灸真的能治好強直性脊柱炎?

這是聞所未聞的事情啊!

所有醫生,全都好奇的要命。

鹿一凡想了想,開口道:

「麻主任,關彤彤,岳風鵬你們三個跟我過來,看我診療。」

其他人都不是跟針灸相關的醫生,沒有基礎。

鹿一凡也沒法教。

聽到鹿一凡叫自己的名字。

三人全都一個激靈。

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表情!

這可是宗師級中醫現場教學診療啊!!!

這輩子怕是都沒第二次這種機會了!

麻家豪簡直樂的跟中了五千萬大獎一樣,嘴巴都合不上了。

(本章完) 眾人跟著鹿一凡來到了針灸室。

錢淑芬因為年紀大了,而且經常看醫生。

不像是那些小年輕,有那麼多的顧忌。

直接脫下上衣,露出背部,趴在了床上。

「彤彤,你去藥房給我按照這個藥方給我抓藥。

把這些葯,按照我寫的分量,給我用小的藥包包好。」

鹿一凡囑咐道。

聽到鹿一凡叫自己彤彤。

關彤彤瞬間嬌軀一顫,心裡一股異樣的暖流流過。

就好像是腦殘粉被自己的偶像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而且還叫的是昵稱一樣。

那感覺,別提有多開心了!

關彤彤美滋滋的過去了。

本來關月山就開會叮囑了各大科室一定要鼎力配合鹿一凡的工作。

所以關彤彤一去藥房說是鹿一凡派來的。

藥房的大夫幫忙兩分鐘就把葯給配好了。

很快,關彤彤就回來了。

前期準備工作和普通的針灸一樣。

沒啥特別的。

將針進到一定深度,找到感應,施用手法。

鹿一凡將一根根細細的針刺入了錢淑芬的穴位內。

很快錢淑芬就感覺到了一陣酸麻沉脹的感覺。

這個時候,鹿一凡留針不動。

到這一步,三人也沒看出來有什麼了不起或者特別的地方。

但是下一刻,鹿一凡在針尾裝裹如棗核大或小棗子大的艾絨,點火使燃。

包好的小藥包開始散發出了陣陣葯香味。

而且藥包怎麼燃燒,都沒有有一個火星掉下來!

這讓眾人看的嘖嘖稱奇。

「這個針灸……好像也沒啥了不起的啊?

就是普通的針灸刺激穴位,就是後面加了個燃燒的小藥包而已啊。」

岳風鵬疑惑不解的道。

這有什麼好教的?

這種針灸之法,網上一大把教學視頻。

普通人照著視頻學都能很快學會。

關彤彤也看不出來有什麼門道來。

只有麻家豪眼中閃爍著驚疑不定的光芒。

此時。

當小藥包緩緩點燃。

隨著時間推移。

就聽到錢淑芬竟然無比舒暢的呻吟道:

「啊~~~~好舒服啊……」

麻家豪趕忙問道:

「大姐,你感覺如何了?」

錢淑芬道:

「我之前背部一直如同針扎一樣疼的要命。

稍微一動,就恨不得咧嘴。

鹿專家給我這一針灸。

我感覺整個背部好像被一股股的暖流通過似的。

那種僵硬感和疼痛感,被這股暖流不斷的驅除。

整個背部都好像得到了解放似的!

簡直不要太舒服啊!」

鹿一凡笑了笑道:

「阿姨,其實如果您在發病的初期就來找我。

可能我針灸個兩三次就能給您治好了。

可惜啊,您拖的時間太久了。

這針灸可能得持續三個月,才能讓您痊癒。「

「什麼?!三個月?!」

錢淑芬直接愣在了現場。

強直性脊柱炎晚期,就已經是不治之症了。

雖然死不了人,但是極其痛苦。

她去看西醫。

那邊說只能是做手術,開刀矯正脊柱或者是注射玻璃酸進行緩解。

但是副作用也挺大了,還無法根治,複發起來可能會更痛苦。

錢淑芬本來已經放棄了。

想靠吃止疼片渡過自己的下半生。

但是後來實在疼的沒轍了。

這才想到來看中醫。

看了大半年的中醫,也沒見好。

錢淑芬都絕望了。

沒想到!

鹿一凡這裡幾針下去!

痛苦減輕了好多!

而且,更恐怖的是!

他說三個月就能痊癒!

這簡直超乎了錢淑芬的想象力!

她就是做夢也不敢想,三個月就能治好強直性脊柱炎啊!

不過她的這個表情,在鹿一凡看來,卻是誤會了。

鹿一凡帶著歉意道:

「阿姨,三個月的時間,是久了點。

可是,如果這真的已經是中醫的極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