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人! 青衫無墨 您是我藍家的大恩人!我藍博願此生做牛做馬報答您!」

一個大老爺們,竟然跪在鹿一凡面前,哭的像個孩子一樣,可見他是有多感激鹿一凡了。

「一凡,不管你以後怎樣,我都會好好照顧你的。 神樹領主 哪怕你以後不能過正常的性生活,我也願意做你的女人。」藍允兒同樣激動的對鹿一凡道。

「喂,我都說了,不過是區區一個腰子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們趕緊起來!」鹿一凡無語道。

哥算割十個腰子,也照樣雄起!

可藍允兒卻不這樣想。

知道鹿一凡少了一個腎,接下來的幾天內,她死活不讓鹿一凡出院,寸步不離的跟在他屁股後頭,連走個路都要扶著鹿一凡,跟他有多麼虛弱一樣。

更可怕的是,她給鹿一凡做的飯菜,讓鹿一凡這一輩子都對腰子產生了陰影!

「爆炒豬腰,清蒸羊腰,烤外腰,黑木耳拌腰花,清燉牛腰……大姐啊,我知道你什麼想法,吃啥補啥,可你這腰子做的也忒多了,我這滿嘴都是腰子的騷味,真吃不下去了啊!」鹿一凡苦笑著說道。

「來,張嘴,我喂你把這最後一個腰子吃了。乖,只要你吃下去這個腰子,我讓你吸我的奶,怎麼樣?」藍允兒說著,輕輕將她本身低的衣領拉的更低,兩個****露在外面三分之一,渾圓、雪白而誘人。

每次鹿一凡吃不下去,藍允兒開始****他。

這種方法百試不爽,可藍允兒是不讓鹿一凡進行最後一步,因為她知道鹿一凡剛摘完腎臟,肯定不能做那種事情,那樣太傷身了。

鹿一凡是痛並快樂著,在醫院過了一個星期,才跟劉艷芬一起出院了。

陶水市,盧家別墅,

盧廣鍾看著自己的假肢,滿臉怨恨的對自己盧平道:「爸!那鹿一凡毀了我一條腿,難道咱們這樣忍氣吞聲了?」

盧平恨鐵不成鋼的看著盧廣鍾道:「你還有臉說?要不是你去招惹人家,人家怎麼會廢了你一條腿?」

「可是是他先搶我未婚妻的,這難道是我的錯?」盧廣鍾委屈的說道。

一個穿著打扮雍容華貴的婦人,心疼的看著盧廣鍾,然後扭頭埋怨盧平道:「老公啊,這次不是我幫著兒子說話,確實是那個鹿一凡做的太過分了!

誰的未婚妻被當著面調戲,搶走了,都受不了啊!

更何況咱們兒子當時並不知道鹿一凡認識劉震撼。」

盧平聞言,嘆了口氣,無力的點點頭:「你說的,其實我都知道。可連劉震撼都要尊稱人家一聲爺!

我能有什麼辦法修理他啊?」

「爸,我是好不容易才讓管家兌現承諾,將管詩涵許配給我的!我不管,管家的財產我咬定了!

管詩涵那個小賤人我也玩定了!」盧廣鍾眼神陰毒的說道,似乎腦子裡在想著如何折磨管詩涵才過癮。

「這個倒好說。軍方有明規定,不準軍人插手咱們家族之間的婚姻。

算劉震撼是將軍,也不可能違反央下達的規定,否則,其他軍區的人也不會給他好果子吃。過些天,我帶你去管家討個公道便是。

只是我怕那鹿一凡……」盧平憂心忡忡道。

「父親莫怕,你看這是什麼!」

說著,盧廣鍾拿出一張封面用鎏金印著一條血色長龍的黑貼。

盧平瞳孔一縮,見到那黑貼不僅倒吸了一口涼氣,恐懼道:「這是……血煞的龍紋黑貼!你是從哪裡拿到的?」

「血煞殺人,必發黑帖,黑貼現,血光見。收到黑帖的人,必死無疑,也是血煞的標誌。」盧廣鍾緩緩道,「父親放心,這不是血煞發給我的黑貼。我只是認識血煞的人而已。」

血煞,乃是華夏最神秘的殺手組織!

這個組織殺人之前,會發一張龍紋黑貼,面寫著被殺之人的名字。

收到此貼的人,至今無一存活!

所以江湖也流傳了一句「龍紋黑貼,血殺無邊。號令群雄,誰敢不從!」的話。

哪怕是劉震撼,也不敢招惹血煞的人!

當然,想要雇傭血煞幫忙殺人,那價格也是貴的嚇人。

出於安全考慮,也出於對於兒子的愧疚,盧平決定請血煞的人去擊殺鹿一凡!

..net

記住手機版網址:m. ?「檢查也做完了,醫生都說我強大如牛,這下可以出院了吧?」

在住院的最後一天,鹿一凡終於無奈的強烈抗議要出院。『天籟.⒉

藍允兒拉著鹿一凡從頭到腳檢查了一個遍,連大便都檢查了,確信他沒事之後,這才同樣讓他出院了。

「好,正好我媽今天也出院,我先陪她回家,等過兩天再去看你。」藍允兒道。

藍允兒走後,鹿一凡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出院。

收拾完后,看到桌子上有藍允兒留給自己的愛心早餐,鹿一凡不禁心中一暖,坐在床上開始吃飯。

「咦?這是什麼玩意?上面怎麼還寫著我的名字?」

鹿一凡吃飯的時候,見到床邊有一張黑貼,打開一看,上面寫著他的名字。

不過看了一眼他就扔一邊去了,也沒在意,繼續吃飯。

要說他住的這間病房的確是很舒服,寬敞、明亮而且寧靜,背山傍水,難怪連高官們也愛來住上幾天。

唯一的不便是不能隨心所欲的欣賞校園裡各種美麗的小姐姐。

要知道這個季節正是大白腿與短裙以及黑絲橫行的季節!

當初鹿一凡能拿一個望遠鏡在陽台上一呆就是一整天。

運氣好的話,他還能看到對面女生寢室里,某位饑渴的小姐姐拿著電動棒棒,安慰自己的刺激場面。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后,一個護士走了進來,讓鹿一凡呼吸都為之一滯。

苗條而勻稱的身體裹在一身素白的工作服里,腰間緊束著窄窄的腰帶,胸前的美妙輪廓清晰可見。

頭上戴著高高的燕子帽,烏黑的秀被束進了帽內,只剩下一縷露在外面輕輕飄揚;兩條**被白色的絲襪收藏起來,但修長和纖秀的曲線一覽無遺;一張清秀的瓜子臉上,長長的睫毛、清澈的明眸、潔白的皓齒,還有甜甜的微笑。

好美的護士!

鹿一凡沒忍住,開啟了透視眼,光明正大的將這位護士姐姐看了個通透!

哇塞!

現在的護士小姐姐都這麼狂野嗎?

不僅紋身,還有健康的馬甲線!

我去,內褲居然是勒身的t字皮褲!

如此香艷的場景,讓鹿一凡忍不住血脈賁張。

「咦,鹿先生,您怎麼流鼻血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快躺下,讓我給您量量血壓!」溫柔動聽的聲音傳到他的耳里,他全身連骨頭都酥軟了。

鹿一凡軟軟把全身的重力都靠在她的身上,頭順勢枕在她的胸前,一隻手悄悄的在她高聳的雙峰上摸了一把,柔軟得就像剛出生的鴿子一樣。

這位護士很是乖巧的嚶嚀一聲,媚眼如絲的望著鹿一凡,嬌嗔道:「鹿先生,您真壞!」

「嘻嘻,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小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啊,要不要加入我的後宮啊?」鹿一凡嘴角微翹,掠過一絲詭異的笑容,手卻在這護士曼妙的**上不斷的摸索著。

「我啊,您叫我胡麗就可以了。鹿先生,我跟了您,您可要好好的對人家啊!」說著,胡麗背對著鹿一凡嫵媚的一笑,開始脫衣服。

只見她撥了一下自己的秀,然後開始解工作服的扣子,寬大的工作服隨著鈕扣的一粒粒解開滑下了肩頭,胡麗雙手往外一分,脫下了工作服,於是一具美妙誘人、潔白細膩的青春**幾乎是全果的暴露在鹿一凡眼前。

這胡麗的工作服下,真的只有白色的罩罩和小三角褲,此外別無它物,鹿一凡看得眼都直了。

鹿一凡眼神貪婪的欣賞她瑩白的**:長長的秀烏黑而柔順,光滑的皮膚潔白而晶瑩,纖細的腰肢苗條而潤澤,窄窄的三角褲緊貼著豐滿圓渾的臀(和諧)部,中間的部份自然下陷,勾勒出深深的峽谷的形狀,兩側雪花一般的白(和諧)臀暴露在外面,伴隨著她水蛇腰的扭動,一抖一抖的。

修長的雙腿結實而勻稱,緊緊的夾在一塊,沒有一絲空隙,她的足尖輕輕地踮起,圓潤的足踝和雪白的足底令鹿一凡恨不得衝上去捉住這一雙美足。

「胡麗啊胡麗,你可真是個小狐狸精啊!快,來凡哥懷裡來!」鹿一凡笑著道。

胡麗乖巧的扭著火辣的嬌軀,輕輕的邁開雙腿,騎在了鹿一凡身上。

接著,她的左手開始在鹿一凡身上遊走,右手卻詭異的伸向了床邊的柜子里,從那裡,胡麗掏出了一把黑洞洞的手槍。

那手槍上,還帶著消音器!

「胡麗小姐姐,人家快忍不住了,快給人家嘛!」

鹿一凡貪婪的雙手從胡麗的胸上,一直遊走到她的禁忌之處。

那一雙大手簡直如同有魔法一般,搞得胡麗這個殺手都需要不斷提醒自己,甚至是咬住自己的舌尖才能勉強保持清醒。

如果鹿一凡不是她的目標人物,恐怕胡麗早就淪陷到這帥哥的懷中了。

「別急,別急,姐姐馬上讓你嘗嘗上天堂的滋味!」

胡麗眼神中抹過一絲殘忍,黑洞洞的手槍已經悄無聲息的饒到了鹿一凡的背後,對準了他的太陽穴。

「小姐姐,我有一件事很好奇。」這時,鹿一凡突然停止了摸索,而是看著胡麗的雙眼開口問道。

「什麼事?」胡麗心中一驚,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很好奇,咱們醫院的護士都是穿著靴子來上班的嗎?」鹿一凡微微一笑,指了指地上她的靴子。

「穿靴子很奇怪嗎?」胡麗笑著反問道。

「護士是不允許在醫院穿靴子的,因為會打擾到病人。而且……你身上的紋身,應該是為了掩飾你身上的槍傷吧?」鹿一凡笑著,狠狠拍了一下胡麗的美(和諧)臀,絲毫不在意自己太陽穴上的槍口。

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胡麗臉上那嫵媚的笑容瞬間化為了冰冷。

一支黑洞洞的手槍,頂在了鹿一凡的額頭上,胡麗低沉的說道:「沒想到一雙靴子就能被你看穿,你果然不是普通人物。

罷了,能死在我B級殺手狐狸手上,是你的榮幸!」

(本章完) 「B級殺手?你的實力應該在真氣境後期……嗯,既然我都要死了,那能不能告訴我,你們殺手組織的名字和等級制度。」鹿一凡嬉皮笑臉著,絲毫沒有任何懼意,手甚至還在胡麗光滑大腿的皮膚上越摸越上,一直伸到胡麗的內褲里,他的手摸索著,很快就觸到了大腿根部。

胡麗嬌軀一震,內心居然十分享受鹿一凡那雙貪婪大手的撫摸!

俏臉微紅著,胡麗忍住內心的愉悅感,故意佯裝陰沉著臉道:「連血煞都沒聽說過,看來你真的不是江湖中人。

我們血煞的殺手,分為sss、ss、s和A、B、C、D、E這八個等級。

Sss級殺手只有一個,也就是我們的老大,血煞的創始人。

Ss級殺手有十個,s級殺手有一百位。

餘下的殺手就數不勝數了。

好了,我告訴你的夠多了,你可以死了!」

雖然十分不舍鹿一凡那有魔力的雙手撫摸的感覺,可胡麗還是將槍口對準了鹿一凡。

只見鹿一凡微微一笑,淡淡道:「你可能搞錯了一件事,血煞只派你區區一個B級殺手就想殺死我,似乎太看不起我了。」

「哈哈哈,好笑!現在你的命都在我手裡,你居然還敢吹牛!」胡麗笑道。

「哦,是嗎?你開槍啊!」鹿一凡依然風輕雲淡,瞧著胡麗雪白的脖子下面飽漲得似乎要跳出來的前胸,不由的伸手摸了一把。

雖然隔著胸衣,柔軟而富有彈性的雙峰,還是讓鹿一凡忍不住嘆道:「好大,好軟!」

胡麗差點舒服的叫出來!

再也受不了鹿一凡這樣玩弄自己了,胡麗對準了他的額頭,嘭的一聲,真的開槍了!

結果,眼前的一幕讓胡麗瞳孔猛的一縮!

只見鹿一凡體外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金色光罩,在光罩上面,以一顆銅製子彈為中心,向周圍泛起層層波浪。

「怎……怎麼可能!」

看到這一幕,胡麗終於失去了淡定,驚聲尖叫了出來。

在她看來,槍是無所不能的。

哪怕你武功再高,哪怕你是化境高手,只要一顆小小的子彈,也能將你斃命!

鹿一凡輕輕摘下子彈,手在胡麗的胸前輕輕一捏,悠然嘆息道:「你還真敢開槍啊!」

「不可能!」

胡麗冷著臉望著鹿一凡,像是瘋了一樣,拚命的開了十幾槍。

鹿一凡解除光罩,雙手如影如幻的急速狂抓!

十幾枚子彈,就這樣被他空手抓在了手中!

「我說了,派你這種級別的殺手來,就是看不起我!」說著,鹿一凡將一枚枚子彈仍在地上。

連槍都殺不死他!

胡麗滿臉不可思議,但是身為殺手,她的直覺告訴她,自己絕不是眼前這男人的對手。

不可力敵,只有撤退!

胡麗兩條赤果的雙腿猛然一蹬!

嘩啦啦!

病房內的窗戶玻璃被她撞了個粉碎,而她本人,則雙腳猛踩醫院的牆壁,如同鳥兒一般,快速的往醫院比鄰的海中滑翔而去。

當跳入海里的那一刻,胡麗心中一陣輕鬆。

太可怕了!

那個男人太可怕了!

自己想要殺死他,恐怕只能選擇在遠處狙擊,絕不能近身攻擊!

頭露出海面,胡麗正想著應該往哪裡游時,一個戲謔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小姐姐,跟我玩不好嗎?為什麼要走呢?」

胡麗心中一驚,扭頭一看,只見鹿一凡正腳踏海面,急速的朝著自己這裡狂奔而來!

胡麗嚇得幾乎花容失色。

踏在海面上奔跑,速度比快艇還快,這是人能做到的?

很快,鹿一凡便跑到了胡麗身邊。

一隻手掐著胡麗的脖子,將她提到了海面上。

胡麗驚恐的掙扎著,第一次感覺死亡距離自己如此之近。

「你要殺我嗎?」胡麗慘白著臉問道。

鹿一凡輕笑著搖搖頭,一把將她上半身只剩下唯一可憐的罩罩撕了下來,嘴巴貪婪的在她胸前狠狠的吮吸了一陣子。

「嘿嘿,好了,便宜占夠了。」鹿一凡將胡麗扔到了海里,「這次我不殺你,是因為我討厭殺人,如果你還有第二次,那就別怪我辣手摧花了!」

言罷,鹿一凡轉身腳下一點海面,身軀如同沒有重量一般,向著醫院飛翔而去。

赤果著上半身的胡麗望著那如神如魔的俊逸青年,臉色一片慘白。

當游到岸邊后,胡麗在海中襲擊了一個女人,脫掉了她的泳裝,給自己換上,然後堂而皇之的上了岸。

這時一個皮膚小麥色,染著一頭黃毛,穿著沙灘褲,身上爆炸性的肌肉暴露在空氣中的壯漢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喲喲,這不是我們的小狐狸嗎?怎麼,任務失敗了?」壯漢嘲弄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