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妖是被炎爆殺死的,所以海神親自出手,懲罰了炎爆,但是沒有把他殺死,而是給了在場的田老大一個面子,重傷了炎爆而已。海神這麼做的目的,肯定是想『摸』清炎爆的底細,在得到炎爆沒有獨自穩殺海妖實力的結論後,目標轉到了其他兩人身上。?? 最強靈魂收割者196

而麒麟的祥瑞軍,是在做另一方面的試探,試探和龍天關係密切的黃道生的底細。所以他們安排了人過來考察,想要更多的瞭解黃道生的信息,共同參與到第二看守所的開荒。

而鳳鳴本來就不是什麼知名人物,在知道鳳鳴從十字軍叛變轉而投入黃道生的驅魔人隊伍裏後,麒麟和海神的興趣全部轉移到了黃道生身上。

黃道生想到這一點後,所有的不解全部弄清楚了。

祥瑞軍故意不停的與他發生摩擦衝突,實際上就是在不斷的試探和了解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同樣,也是在心懷不軌的接近他靠近他。 最瞭解一個人的應該就是他的敵人,所以游龍總是在與黃道生衝突。

至於他和萱姐的關係,確實是巧合,只不過這個巧合使得游龍的衝突顯得更加合情合理,成功瞞住了所有人。

到了最後階段,游龍這次絕地反擊,不惜撕破臉皮和黃道生翻臉,不僅三條罪狀有乾貨,而且故意用女人關係作出最後的刺激,成功逼得所有人意圖殺掉游龍而後快,再擡出麒麟這尊大神壓場,成功逼得黃道生怒氣滔天而不敢動手,游龍和站在他身後提示他的那個人,總算是馬上就要完成麒麟交給他的任務——與黃道生之間不死不休!

看見黃道生臉上陰晴不定,游龍笑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他是因爲完成任務喜悅的笑,也是因爲各種羞辱而憤怒的哭。

他抓住最後的羞辱機會,神祕的說道:“舒克!我知道你很想幹掉我,但是你不敢,你也怕死!現在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讓你又能幹掉我,又不會受到我師傅的詛咒,你幹不幹?”

黃道生確實想讓游龍這個人渣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但是理智告訴他,不要爲了一個不值得殺的人丟命,理智也告訴他,越到最危機的時刻,越不能失去理智,越要冷靜思考每一句話,冷靜做出每一個決定,所以他問道:“什麼機會?”

游龍一字一句的說道:“死!亡!競!技!”

黃道生猶豫了,他不怕游龍。但是怕這個簡單的提議裏面有陷阱。

龍天小聲說道:“死亡模式的競技場,理論上是可以規避第三方詛咒的,因爲簽訂死鬥契約的只有兩人,第三方詛咒不在三界設定的死亡模式競技場規則之下。”

黃道生下定決心,說道:“游龍,簽訂死鬥契約要去政務廳,這裏籤不好,那好,我就讓你多活幾分鐘,等出去後。我會親手押着你去政務廳。籤不籤,都由不得你了!”

游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哈哈大笑着,師傅的任務終於可以完成了!黃道生終於和自己成爲不死不休。欲除對方後患的人!

所有人都認爲游龍是個瘋子。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子。就是爲了和黃道生籤死亡競技,主動找死,而且自曝弱點。妥妥的找死節奏,爲了多活幾分鐘,拋棄了所有尊嚴和底線的瘋子!

……

……

分裝備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黃道生除了分到兩件5級的典獄官的套件,私密的小玩具07也如願以償入手,至於其他裝備和材料,在全身極品裝備的黃道生面前,已經瞧不上眼了,分到他的,也是等同與積分而已。

裝備是按職業和需求分配,大多人都是更新原來的散件,少量實在是沒人要的裝備,以及剩下來的各種補給品和材料,全部進行內部拍賣,用積分競拍,最後按貢獻度分配所有的積分。

只有魂石這個東西比較特殊,市面上沒有流通,唯一知情的幾人也無法估價。

這次收穫僅僅只有3塊稍微大一點的,3塊小一些的,掉落下來的機率實在是太低,但是經過游龍等人的折騰,就算不懂它的用途,誰都明白就指甲蓋一點的魂石,那也是積分上千的好東西!

龍天干脆的說道:“3塊小的,三家盟軍聯隊的一家一塊,3塊大的,我們東道主隊伍拿了,另外周空兄弟家的補償問題,我們承擔了。”

沒有異議,四大天王的龍天,說出來的話基本沒有人反對,他的話就是金字招牌,說到就一定會做到。

分完裝備,到時間離開結界了。

雖然死了一個人,但是問題不大,24人死亡1個也不容易看出來,就算有監控,龍天也有辦法搞定這一切。

一行人依次走出看守所鐵門,在衛兵見怪不怪的目光中,越走越遠。

在看守所外的不遠處送行的地方,三個嘉賓還是老樣子,站在那裏,若有所思的看着這一羣人。

看守所上方的結界規則註定了這段旅程時間不長,裏面就算打了七八個小時,外面也只是一瞬而已,龍天一行人在門衛室整整磨了半個多小時纔出來,就這半個小時內,發生了很多事情,也是導致這三人表情古怪的原因。

龍天和黃道生兩人走到三位嘉賓面前,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幸不辱命,任務完成!”

可是炎火和田老大沒有笑容,力王前輩更是古怪的看着龍天,問道:“進去24個,出來23個,死的那個人是誰?”

龍天恭恭敬敬回答道:“祥瑞軍的周空,是被……”

話沒說完,力王臉色就沉了下來,低聲喝道:“祥瑞軍的人!龍天,你知道祥瑞軍是誰的團隊嗎?”

龍天雖然不喜,但也算得上配合:“是麒麟前輩……”

力王仍然不客氣的打斷:“還有海神!”

震驚!龍天和黃道生,炎火和田老大,都是一臉震驚!麒麟是游龍的前輩,龍天和黃道生兩人在裏面已經知道了,而炎火和田老大是剛剛這半個小時才知道的,所以他們倆沒有笑容。

而海神是另外一個後臺背景,這個消息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誰都以爲,孤傲的海神永遠是一個獨行俠,千里走單騎,永遠都是獨自一人拼殺。

但是海神培養了那麼多徒弟……黃道生突然想到了什麼,疑惑問道:“力王前輩,難道周空是海神前輩的徒弟?游龍是麒麟前輩的徒弟?”

力王嗤笑道:“徒弟?這一羣豢養的一羣奴隸,可以算的上是徒弟? 重生之醋娘子 不過這幾人的關係是這樣的沒錯,是他們的人!你們現在可知道後果的嚴重性了?不管是真心護犢,還是順理成章的找藉口,這兩人可都不是你們能惹得起的。”

龍天和黃道生無奈的對視了一眼,黃道生嘆了口氣說道:“力王前輩,不僅周空死了,而且游龍還被我綁住了,準備到政務廳籤契約和他打死亡競技……”

同時得罪兩大高手!炎火和田老大都驚呼起來,海神又死一個徒弟,麒麟徒弟也即將命喪黃道生的手,這可萬萬使不得!(。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力王眉頭緊皺,說道:“趕緊放了游龍!我們剛剛接到消息,麒麟和海神已經趕來了!”

這下糟了!幹翻了狼崽子,老狼跑過來護犢子!

一想到自己在裏面親口承認了海妖是自己幹掉的,黃道生背後不由得沁出一層冷汗,心中暗叫不好,恐怕游龍的激將是帶有強烈目的而來的,他還是上當了!

游龍激將套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成功爲黃道生引來一個天大的仇家,不,是給整個江城東道主團隊,引來兩個人類最頂級的高手仇家!

龍天和黃道生同時想到了什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彎腰,立刻半跪下來,對力王恭恭敬敬的行禮:“求力王前輩相救!請特殊局主持公道!”?? 最強靈魂收割者198

一旁的炎火和田老大也跟着行大禮:“請力王前輩出手!讓屠靈界成爲一個規則有序的世界!”

力王冷哼一聲:“你們用不着激將我!出於利益,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但是我必須知道兩個老傢伙的真正目的!你們不用驚慌失措,人多力量大,只要團結一心,也不需太過害怕他們!”

四人大鬆一口氣,既然力王開口,應諾接下此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和特殊局對抗,不是明智的選擇,麒麟本身還曾是特殊局的人,想必也是會反對無故私自報復行爲的。

彙集起所有人,將祥瑞軍的三人故意分開,龍天快速將事情講述一遍。引起了所有人的公憤,但是憤怒雖憤怒,怎麼迎接即將到來的大麻煩,這纔是最重要的事!

龍天和黃道生號召道:“齊心協力!共度難關!”

不遠處駛來一輛越野車,看樣子,是正主來了!

……

……

越野車裏下來了四個人,人數雖少,氣場卻毫不遜『色』。

帶頭一人穿着黑『色』長風衣,黑『色』長褲黑『色』馬靴,連體的黑『色』帽子將他的頭遮的嚴嚴實實。特製的帽檐和卷邊擋住了外面的光線。讓臉深深的隱藏在黑暗中,實在是讓人看不清楚相貌,而且他走路飄忽不定,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死氣。身上隱隱約約漂浮着一層黑煙將他圍繞。神祕恐怖。像是來自地獄中,多看幾眼就會讓人心中產生莫名其妙的不舒服感覺。

旁邊一人瘦高個子,凹眼睛高鼻樑。冷酷無比,桀驁不羈,看着好像是不服任何人,更像是任何人都不配和他相提並論。此人也不願與太多人交流,即使同處一方,距離前面的黑風衣男也有五步之遙,並且落後一個身子,但步伐倒是相當輕盈,動作敏捷,凹眼也有殺氣,直視之下,沒被瞪眼也能被其犀利目光所傷。

後面兩個明顯是小跟班,一人跟着前面一人,沒有個『性』,低頭行走,看起來略微有些壓抑,卻是不敢不從的模樣。

四人走到人羣前停下來,四人對二十六人,一點也不怯場。談判就在大街上進行,這裏人車稀少,不怕有人打擾。

力王首先開口,大笑道:“老傢伙還是喜歡裝神弄鬼!天天躲在陰影下,也不怕你心裏變態!”

風衣帽男子聲音沙啞,縹緲虛空,加上這個聲音,彷彿真是從地獄中出來的一樣,讓人根本『摸』不準來源,很顯然,他就是麒麟:“力王,你還是喜歡帶新人,要做楷模導師嗎?”

力王笑着說道:“大家都很熟了,就不用相互恭維了。海神,我們也有幾個月沒有見面了。”

瘦高個子的海神冷哼了一聲:“我的徒弟死了,你要給我一個交代!”

同時麒麟縹緲地問道:“游龍,我的徒兒們呢?”

站在人羣中,被龍躍等人束縛着的祥瑞軍三人,現在得意的掙脫了繩索,扒開人羣,走了出來,巨大的壓力憑空而起,沒人敢攔住他們。?? 最強靈魂收割者198

游龍走向麒麟身邊,得意洋洋,祥雲和周路走向海神身後,身體顫抖不已。

游龍還沒來得及開口喊師傅,麒麟空靈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你和舒克簽了死鬥?”

游龍得意點頭,回頭看了看錶情不自然的黃道生:“不錯,他……”

“嘭……”

正在走路的游龍腦袋突然爆炸,血肉橫飛,頭骨蓋也被炸成碎片,各種肌肉組織和腦部器官被炸成零散的粉碎,鮮血噴涌而出,直接癱軟倒地。

“啊!!!”人多的這邊有七個女人,親眼看着游龍爆頭而亡,承受能力差一點兒的直接昏倒下去,大多的人是驚呼尖叫着,緊接着就是忍不住的嘔吐。

不僅女人嘔吐,男人也在嘔吐,突然一個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面前,誰受的了?這場面比上次黃道生看見的墜樓還要恐怖殘忍,差不多一大半都吐了個稀里嘩啦。

殺靈魂和殺活人是兩碼事!

力王向前一步,臉上鐵青,厲聲喝道:“麒麟!你在幹什麼!”

麒麟放下漂浮在自己面前擋血的一塊黑布,隨手一扔,丟在路邊的草叢中,接着左手虛空輕抓,握緊指尖,向上緩緩提起,游龍的屍體身軀也跟着漂浮起來,被麒麟甩到那塊黑布上。

接下來麒麟右手伸出,修長的手指上指甲恐怕有10公分長。麒麟伸出食指,向黑布和屍體一指,嘴脣微張,一團綠『色』火焰嘭的燃燒起來,十幾秒鐘不到,黑布和屍體全部都燃燒殆盡。

綠『色』火焰甚至順着地上的血跡,一直延伸炙燒到游龍倒地的地方,將所有的血跡燒的乾乾淨淨,世界上再也不存在游龍這個人,已經毀屍滅跡,任何東西都沒有留下。

力王雙拳緊握,牙齒要的咯吱咯吱響:“麒麟!你又來這一套!不要把我和天樂當成聾子和瞎子!我們對你的忍耐也會有限度的!”

麒麟不爭不辯,輕描淡寫地做完這一切,不緊不慢的說道:“我在清理門戶,你有意見?”

游龍完成了任務,還要清理門戶?不少人實在是想不開,這是個什麼樣的師傅?這麼殘暴,不把徒弟當人看,莫非真的是把他們當成豢養的奴隸?爲自己謀私的利益體? 力王知道在這件事上他和天樂都說不過麒麟,這也是三人翻臉分裂的主要原因。

特殊局準備執掌屠靈世界中的秩序,可是自己一方的麒麟就是帶頭破壞秩序的人,就算三人曾經合作過無數次,但關係僅僅限於衝級做任務時的單純時光,等三人都到了6級這個巨坎之後,關係自然會破裂的無法彌補,只能各走其路。

血腥的手段,殘暴的『性』格,麒麟他是瘋子,他是死神,他不是人!

豪門協議,純禽老公別太壞 見沒人敢說話,麒麟左手擡起,指向站在力王身後的黃道生說道:“舒克,你出來。”

麒麟點名黃道生,不僅黃道生自己嚇的不輕,連力王也是緊張的很,揮手攔住,說道:“麒麟!你不要太過分了!”?? 最強靈魂收割者199

麒麟不驚不喜,不氣不惱,平靜的說道:“游龍和你簽了死鬥,但我殺了他。這樣對他來說不公平,所以我要換空明和你籤死鬥。”

此時麒麟身後低頭站立的一個人站了出來,看來他應該就是麒麟口中的空明。

力王眼睛眯了起來,不滿的說道:“麒麟,空明是5級,舒克是4級,你這是想以大欺小嗎?”

麒麟不爭辯:“我徒弟中最差的就是空明瞭。”

黃道生心中怒氣早就快要憋不住了,憑什麼他就要被人吆喝來指揮去?麒麟是什麼東西?是他黃道生什麼人?有什麼資格安排他的將來?更何況他和游龍的死鬥,根本沒有籤呢!

黃道生只憋屈地說了一個詞:“前輩……”立刻就被力王擋住了。

力王也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這是強者的一個共『性』,站在高處,就會覺得下面的人算不了什麼,或多或少都有一種王者心裏,帶着捨我其誰的氣勢,其他人就必須聽命,不管別人的任何意見。

力王制止住黃道生,說道:“麒麟,舒克現在是我們特殊局看中的潛力,識相的話。你就不要『插』手。免得多惹出什麼事端來!”

麒麟聲音中略微有些驚訝,但很快變得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哦?潛力?這麼說來,那個計劃你們還是開啓了?”

力王也不否認:“不錯!”

站在一旁的海神突然說話了,尖酸刻薄的很。一點面子都不給:“我要他的命!他殺了海妖。害死了周空。我要拿他的血祭奠!”

黃道生心中暗自叫苦,肯定是剛纔祥雲和周路把這句話捅出去了,海神和他們倆不是師徒關係。就是熟人關係,而且海神需要的只是一個藉口,任何人說的話,即使是聽風捉影,海神都可以拿出來說一說。

力王不悅了,海神是獨行俠,上次不顧江湖道義追殺比他低幾級的炎爆,『性』質極其惡劣,從來沒有把特殊局放在眼裏。

現在麒麟出走,和海神勾結在一起,肯定是有原因的,能讓眼高於頂的麒麟和多年的獨行俠海神合作,兩個人組合在一起,必有巨大利益存在。

但是特殊局的面子不能不維護,威風不能丟,他力王剛纔答應了的事情就必須完成,否則特殊局怎麼能在江湖上立足?

力王冷哼道:“你的徒弟是什麼貨『色』,誰都知道!你也少在這裏假惺惺裝腔作勢,你怎麼對待這些豢養的奴隸大家都心知肚明!聽好了,舒克是我的人,你們倆誰要是敢動他,就是動我力王!”

“這……”力王竟然會爲了保黃道生,不惜與兩大高手同時翻臉?而且聽這口氣,黃道生就是力王麾下的徒弟和大將了,這事情發展的太快了,黃道生好像纔出來,沒拜師吧?

衆人小聲地議論紛紛,黃道生更是尷尬的很,小聲在力王身後說道:“前輩,我……”

麒麟和海神低聲解釋了兩句,很快達成一致,麒麟說道:“除非你們那個計劃,加上空明,以及海神的徒弟海狼。”?? 最強靈魂收割者199

力王斷然拒絕:“不行!這是我們內部計劃,外人不能加入!”

海神獰笑着:“你保得了他一時,保不了他一世!你保的了他一世,你保不了在場所有人的一世!”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在場所有人譁然,海神這種小心眼的刻薄心態,完全不符合一派高手的作風!這完全是恃強凌弱,將整個屠靈世界都不放在眼裏,完全沒有道義,完全沒有人『性』的做法!他引起了衆怒!

力王瞬間召喚出一把金光閃閃的靈魂收割者,衝着海神遙遙一指,怒喝道:“海神!你敢威脅我!你想現在翻臉嗎?你這是和整個屠靈世界作對!”

海神不甘示弱,一把毫不起眼的木製長弓也出現在他左手上,右手更是搭上一支閃電纏繞的箭矢,拉成了半滿弓,對準了力王。

力王左手的微擡,一面烏金鋼鐵般的塔盾出現在手中,沉聲道:“那我就來見識見識傳說中的‘神箭’海神!”

麒麟伸出右手,向力王這邊虛空揮舞,一陣黑煙飄過來,這股煙霧化爲巨大的網罩,擋在兩人之間的區域上方。

麒麟不急不慢地說道:“今天不是時候。力王,那個計劃我也曾經有份,你不能拒絕我。”

力王放下鐮刀和盾牌,說道:“哼!你們難道不怕我對你們的人下手?”

麒麟冷冷說道:“你們能嗎?”

力王哈哈大笑:“我們怎麼不能?全是我們找的人,你說能不能?”

麒麟笑了,聲音中帶着笑意:“那就拭目以待吧,給我留兩個名額,開啓的那天,我再和海神去找你。”

說完沒等力王拒絕,轉身離去,他一走,海神和祥雲幾人也跟着離去,這一方的人,就這樣走的乾乾淨淨,一點也沒猶豫。

炎火在徵得力王同意後,遣散了其他人,只留下幾個關鍵人物,龍天,黃道生,還有炎火和田老大,隨同力王一起坐上一輛越野車。

黃道生和驅魔人的幾人打了個招呼,義無反顧的上了車,剛纔發生的事情太過詭異,力王的態度太曖昧,如果不弄清楚緣由,恐怕怎麼死都不知道。 五人隨便找了一家茶樓坐下來,上了茶,給了小費遣散走服務員後,力王說道:“有什麼疑『惑』,你們都可以問吧!”

幾人看着黃道生,黃道生咳嗽一聲問道:“力王前輩,那個計劃到底是什麼?聽您的意思,好像是我必須參加那個計劃?”

力王微笑着點頭:“嗯,還有沒有其他問題?”

龍天問道:“聽起來,參加這個計劃比干掉舒克,更能讓海神解氣?又或者是,這個計劃給麒麟和海神帶來的利益,絕對大於幹掉舒克獲得的利益?”

力王笑的更開心了:“你們難道沒有想過,幹掉舒克,海神會得到什麼?他能有什麼利益?出名?亦或者是弄個什麼徒弟空明籤死鬥?就是爲了印記中的那些財產嗎?”?? 最強靈魂收割者200

對啊,殺了黃道生,有什麼好處?

尤其是最讓人不可理解的是,麒麟爲什麼會殺死游龍?游龍再怎麼不行,至少還是一條人命,當個炮灰擋個子彈,至少這個作用還是有的吧?怎麼說殺就殺,一句話都沒讓游龍分辨呢?

看那個手段,應該是直接控制游龍身上的詛咒,從內部爆炸,游龍身體上絕對下了極度危險的禁制,那團綠火甚至可以控制着只燒掉游龍的血跡而不傷其他物體。

恐怕這個原因,只有麒麟自己知道了,視人如草芥,看心情殺人或者是活人,也許是應了他評價空明的那句話 ,4級的游龍是他最差的徒弟?

炎火小心翼翼的說道:“還請力王前輩告知。否則我們就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太憋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