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臉色蒼白,嘴角溢出一絲鮮血,雖然丹田已經修復,但傷勢帶來的隱患依舊未能完全消除,一身實力只能發揮七成,因此面對靈海境初期的一擊,有些吃力!

黑袍青年見楊天並非弱小,冷哼一聲,一言不發的走回原地,神情依舊傲然。

依仗修為高出自己一截,就一言不發的出手偷襲,現在想要退出,晚了!

楊天深吸一口氣,體內元力瘋狂調動,狂魔戰訣暗中催發,長嘯一聲,凌天劍錚錚作響,寒光湛湛,一招破殺式刺向黑袍青年的咽喉!

黑袍青年臉色陰沉,望向楊天的表情再無之前的不屑和鄙夷,而是充滿驚恐之意,雖然只交鋒了一次,但楊天渾身散發的凶戾之氣,讓他產生了巨大的危機感!

難道他真的敢和自己這個核心弟子在大庭廣眾之下死戰一場嗎?黑袍青年惴惴不安,連忙在身前凝聚一塊劍盾。

「大膽!」當鋒利的劍氣摧枯拉朽般的摧毀黑袍青年的防禦,在他肩膀留下一個血洞時,黑袍青年不禁倒退了數步,高聲慘呼起來,那狼狽的模樣,哪裡還有之前高高在上的核心弟子的風範,渾然是受了挫折而無法承受的懦弱之輩!

雖然一擊成功,但楊天也被反震之力所傷,體內氣血再次翻滾起來,一口鮮血湧入喉嚨,但他咬牙堅持,反而腳步一錯,以極快的速度沖了過去!

「周毅師兄小心!」趙明臉色蒼白,立刻驚呼起來,從他的角度看,周毅從一開始就處於下風,而現在更是生死存亡之際!

趙明的話剛落音,楊天就已經衝到周毅的面前,右拳散發著渾厚璀璨的元力光華,一拳轟出,由上而下,猶如一柄巨錘,砸在對方的臉上!

「轟!」空氣震蕩,狂暴的元力爆發出驚人的破壞力,,周毅直接被轟倒在地,堅固的石板龜裂,塵土碎石飛濺!

看到這一幕,趙明嘴角抽搐,臉色慘白,身體抖若篩糠,驚叫一聲,匆忙後退!

(最近小說成績欠佳,小狼決定進入狂暴化,瘋狂五更,求支持哈!) 「怎麼會這樣?」何志誠徹底傻眼了。

知道楊天很強,但也不可能打得過核心弟子呀!本以為說動趙明請來核心弟子前來報仇,肯定能狠狠地教訓折辱楊天一頓,而楊天實力不弱,也會給趙明帶來一些困難,從而加大兩人的對抗,自己坐守漁翁之利,可沒想到結果竟然會是如此!

何志誠腦海中諸多雜念閃過,很快明白今天的事情若是不能很好的解決,恐怕自己不僅做不成漁翁,而且還會徹底得罪趙明,以後在凱衛獵靈團的日子將十分難過!

趙明眼神中充滿畏懼,一直退到眾人身後才止住腳步,看著面色猙獰,渾身煞氣凌然的楊天,一邊想著如何逃脫,一邊惡狠狠的看著何志誠!

若不是這廝挑撥,自己怎麼可能前來招惹這個殺星!還說他深受重傷未愈,我呸!

「楊辰,你找死!」正當趙明暗罵何志誠,讓自己深陷進退兩難的境地時,一聲充滿憤怒的咆哮忽然從身邊響起。

聲音中充滿了無法言喻的仇恨,猶如受傷的靈獸在低聲嘶吼,冰冷的殺機令人毛骨悚然!

何志誠和趙明眼前一亮,熱切的看著從地上爬起的周毅,滿懷期待的喊道:「周師兄,你沒事吧?」

雖然被楊天一拳打趴下,但周毅畢竟是靈海境的武者,怎會如此輕鬆的戰敗,他吃虧就吃虧在太過大意,沒有充分準備來防備楊天的攻擊,如今回過神來,自然暴怒異常,雙眸赤紅,殺氣猶如潮水般洶湧瀰漫開來!

在此之前他來這裡只是受了趙明的請求,而他本人也想和這位團長的胞弟拉近關係,但現在被一個修為比自己低一個境界的師弟欺辱到這種程度,不用鮮血來洗去這個污點的話,還怎麼在宗門中繼續混下去!

周圍的氣氛隨著周毅的暴怒變得凝固起來,狂暴的元力肆虐,讓他一身黑髮無風自動,愈發增加了他的威勢,讓漸漸增多的圍觀弟子不禁後退幾步!

楊天心中一緊,本能的有一種危機湧上心頭,沒有絲毫遲疑,立刻將小成劍勢催發,鋒銳凌厲的氣息威勢瀰漫開來,與周毅的氣勢分庭抗禮!

「蓮花式!」在周毅動手之前,楊天抓住先機,低喝一聲,一朵劍蓮瞬間在周毅腳下綻放開來,散發出絢麗的光彩和令人心悸的氣息!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不是退讓就可以解決,想要化解這次危機,唯有擊敗對方,一味的委曲求全,到頭來吃虧的只能是自己,更何況有木蘭的事情在先,楊天也不打算繼續隱忍!

「給我破!」周毅臉色猙獰,一把玄機下品寶劍翻手握在手中,長劍寒光湛湛,劈向漸漸合攏的劍蓮!

「休想!」楊天大喝一聲,左掌探出,化為一個金色巨掌,以壓迫之勢,拍向周毅的天靈蓋!

「楊辰住手!」看著漸漸合攏的劍蓮,以及苦苦掙扎的周毅,何志誠臉色大變,一場較量若是出現核心弟子的死亡,必然會引起更大的波瀾,而作為事端的挑起者,自己也難逃宗門的懲罰,於是立刻高聲大喊!

楊天置若罔聞,神色一片冷漠,有的只是徹底擊垮對手的決心!

眼看紫金劍蓮即將閉合,在這關鍵時刻,周毅突然爆喝一聲,臉色血紅,渾身的氣勢暴漲,一股屬於靈海境中期的氣勢沛然爆發,一劍將金色巨掌崩碎,同時阻擋劍蓮繼續合攏!

「噬元掌」周毅低喝一聲,探出左掌,拍向劍蓮,掌心元力縈繞匯聚,宛若一個風暴漩渦,吞噬著劍蓮本體的元力!

「咔嚓!」元力流逝,使紫金劍蓮漸漸暗淡,片刻之後,連形狀都難以繼續維持!

靈海境武者比楊天高出一個境界,體內的元力自然高渾厚許多,所以真正的戰力不容小覷!

眼看劍蓮即將崩碎,楊天眼中閃過一絲狠戾,調動全身元力,無數玉劍在身前凝聚,隨著一聲長嘯,向周毅籠罩而去!

「玄元盾!」剛剛擺脫紫金劍蓮的危機,看著無數鋒銳的玉劍鋪天而來,周毅感覺無比的憋屈,大喝一聲,在身前凝聚了三塊劍盾,同時向前一步,主動迎了上去!


「轟!」玉劍和元力巨盾同時爆碎,元力蕩漾,空氣震動,掀起陣陣狂風,而緊隨玉劍之後的楊天,手持凌天劍,再次與周毅碰撞在了一起!

「死吧!」

兩人同時怒吼一聲,長劍縱橫,劍氣如潮水蕩漾,腳下的石板迅速龜裂,並蔓延開來,飛沙走石,聲勢浩大!

等到元力餘波消散,滿懷忐忑的何志誠立刻向戰場中心看去,其他圍觀弟子也屏氣凝神,氣氛壓抑!

一個方圓丈許的巨坑內,楊天的左臂被一柄青色長劍洞穿,鮮血淋淋,嘴角邊溢出的鮮血讓他滿臉煞氣的表情更顯猙獰恐怖,而凌天劍刺進周毅的心口,劍身寒光閃現!

周毅歪倒在地上,眼眸凝視著楊天,充滿恐慌,心中後悔不已,竟然不知不覺中惹上這樣一個實力強大的瘋子!

兩人保持著僵持的姿勢,一動不動,周圍空氣中瀰漫的肅殺的氣息,,沉重的讓人無法呼吸!

不遠處,何志誠眼中儘是悔恨,臉龐抽搐不已,趙明眼中的驚恐之色更濃,雙股顫慄,若不是有人在旁邊扶持,恐怕早就癱坐在地上,而前來看熱鬧的宗門弟子均面面相覷,顯然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局!

「周師兄,感覺如何?」楊天眼中殺機不減,獰笑道。

周毅心中暗恨,雖然滿腹不甘,但眼下的局勢卻讓他不得不認輸,只要楊天在稍微用力,利劍便可將他的心臟刺穿!

「殺我的話,你也別想活!」周毅深吸一口,冷眼瞥了楊天一眼,並不開口求饒,表現的幾位凜然硬氣!

「哦?那要不要試試?看看我殺了你之後,能不能花點靈石把這件事給擺平了!」楊天洒然一笑。

看著楊天邪惡的笑容,周毅一時間不敢接話,從剛才對方那死拼的架勢,還真有這種可能!

作為核心弟子,他深知宗門的黑暗,為了一個死去的的核心弟子,實在沒必要徹底執行門規,特別是對方願意付出大量靈石的情況下!

若是如此,楊天死不死他不知道,但他肯定會先死,生命只有一次,作為核心弟子,有用大好前程的他,怎麼可能不珍惜!

「你若是再走幾步,周師兄可就沒命了!」楊天察覺到身後有動靜,冷笑的看著躡手躡腳準備逃離此地的趙明。

趙明暗嘆一聲,周毅乃是凱衛獵靈團的大隊長,若真的有個三長兩短,恐怕大哥那裡不好交代,於是哭喪著臉停下腳步,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楊師弟,你也是個聰明人,想必也不想就此魚死網破,說吧,什麼條件?師兄我接著就是了!」周毅瞥了一眼插在胸前的凌天劍,神情閃爍道。

楊天看著周毅,饒有興趣道:「我自然不想魚死網破,但現在這個結局還不是你們主動挑釁所致?周師兄,有了這個前提,即便殺了你,宗門也應該不會處決我,你說我應該怎麼辦?」


周毅臉色陰晴不定,思索片刻道:「師兄願意賠償靈石三萬,並且從此不再尋師弟的麻煩,你看如何?」

作為核心弟子以及凱衛獵靈團的隊長,周毅雖然家資不菲,但也不過十餘萬靈石,這還是積攢數年的結果,如今一下子拿出三萬,十分肉疼!

「不再尋我麻煩?師兄以為這種騙人的蠢話我會信嗎?」楊天恥笑一聲道。

周毅臉色陰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他確實打算事後報復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來說一下條件吧!五萬靈石,此事揭過!」楊天瞥了周毅一眼,然後扭頭望向何志誠和趙明,眼神逐漸冰寒,「至於這幾個挑事的人,全部抽自己一個耳光,以便能夠記住此事的教訓!」

「楊辰!你欺人太甚!」趙明臉色鐵青,此處圍觀的弟子已經不下百人,若自己真的做出這種事情,日後還怎麼在宗門立足?只怕會成為全宗弟子的笑柄,而且兄長出關之後,也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士可殺,不可辱!楊辰,你太過分了!」何志誠也叫嚷起來,一臉憤恨的表情。

「是嗎?在生死面前,一巴掌算什麼?」楊天冷笑一聲,然後一臉遺憾的看著周毅,凌天劍慢慢挺進,道,「既然他們不願配合,那可就不怪我了!」

周毅感覺一道鋒利的劍氣在心臟處徘徊,一股股刺痛襲遍全身,連呼吸都有些不暢,這一刻他終於明白對方是真的敢殺自己,於是連忙對趙明等人吼道:「事情因你們而起,你們若想看著我死的話,就離開吧!但我周毅若能僥倖不死,爾等將要承受的報復你們心裡清楚!」

周毅一番話,讓趙明等人臉色發白,沒想到這楊辰竟然如此歹毒,竟然以此為要挾,即便這件事情能夠解決,恐怕幾人之間也會產生難以癒合的裂痕!

楊天見幾人依舊猶豫不定,冷哼一聲,凌天劍再次挺進一寸,在距心臟只有分毫的地方停下!

「還不快點!」周毅臉色大變,對著幾人爆喝一聲!


「啪!」何志誠怨毒的看了楊天一眼,抬手抽了自己一巴掌!

奇恥大辱呀! 看著何志誠抽了自己一巴掌,趙明嘴角抽搐,痛苦的閉上雙眼,心裡將何志誠和楊天罵了個狗血淋頭,並暗暗發誓日後找機會一定要血洗此仇,而後輕輕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我怎麼沒聽到聲音?」楊天一臉譏諷的看著趙明。

趙明一口氣血在咽喉處翻騰不已,彷彿隨時都會噴出,恨不得立刻衝過去和楊天同歸於盡,但想到連周毅都不是對手,只能狠狠地再次抽了自己一巴掌!

「夠了吧?」周毅冷冷的盯著楊天,牙齦都被咬出了鮮血,雙眼中的仇恨凝如實質!

「看你這眼神似乎想要報復呀!你這樣的話讓我如何放你?」楊天開口笑道,但雙眸中一片冰冷!

周毅深吸一口,恢復常態,沉聲道:「楊師弟,此事是我們不對,但現在氣你也已經出了,靈石也已經給你了,是不是該就此罷手了?畢竟是同門,而且同屬一脈,抬頭不見低頭見……」

「啪!」還沒等周毅說完,楊天封住他的修為,收起凌天劍,一掌抽在他的臉上,寒聲道:「現在知道是同門了!現在知道同屬一脈了?剛才出手偷襲我,欲置我於死地的時候怎麼沒想起來!」

若是在宗門外,從周毅對自己動殺機的時候,楊天就會殺了他,那會如此麻煩的折騰,但身在宗門,還是需要顧及一下門規的,只能折辱對方一番,同時也對趙明一個警示,讓他知道自己並不好惹,離木蘭也遠一些!

「你……」周毅本來想要反抗,但修為被封,無力可用,只能生生挨了這一巴掌,剛剛平息下的怒火頓時重新燃燒起來,並且更加旺盛,但還是低下腦袋,暗中盤算以後如何報仇雪恨!

「小子,敢傷我趙衛的弟弟,果然夠膽!」就在此時,一個宏大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少頃,一道青光激射過來,在楊天頭頂停住,青光散去,露出趙衛異常陰沉的臉龐以及有些驚愕的碧霄峰真傳弟子林傲風。

一股難以言喻的威壓從天而降,楊天不禁呼吸一滯,身軀沉重,彷彿背上了萬斤巨石一般!

其他看熱鬧的宗門弟子見此,紛紛後退數步,有些甚至直接遠離這是非之地。

「大哥,替我報仇呀!」趙明見此,立刻大聲呼喊。

趙衛冷哼一聲,沉聲道:「到底怎麼回事?!」

趙明一臉委屈,連忙開口道「我等在此之前與楊師弟有些誤會,聽說他來了碧霄峰,特地前來賠禮道歉,希望能夠消除隔閡,卻不想這位楊師弟懷恨在心,根本不理我等的解釋和善意,暴起發難,我等一時大意被他擊敗,遭受摑掌之辱,還請大哥為我做主!」

趙明口齒伶俐,瞬間就顛倒了黑白,將所有的責任推到了楊天身上,而自己則成為那可憐的受害者!

楊天有些詫異的看著趙明,每到對方的臉皮竟然如此之後,口舌如此伶俐,難道木蘭與自己的隔閡就是這一張口齒造成的嗎?

林傲風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皺眉道:「那周毅師弟又是怎麼回事?」

在他看來,楊天能夠擊敗趙明這幾位內門弟子還有可能,但周毅身為核心弟子,怎麼會一副更加凄慘的樣子?難道另有其他弟子出手?

「回林師兄的話,周師兄只不過路過此地,見我等受辱,想要前來替我等說情,卻想不到這楊辰都貌岸然,與周師兄虛與委蛇,趁周師兄大意之時進行偷襲,周師兄宅心仁厚,怎知道楊辰的齷齪手段,一時不察,被他得手!」何志誠見此,連忙拱手回答道,指著楊天,一臉懊悔的表情。

林傲風饒有興趣的看了楊天一眼,開口道:「楊辰,果真如他們所說嗎?」

「想必師兄心中已有論斷,師弟就不多做解釋了!」楊天神情淡然,拱手道。

「不用解釋?我看你就是做賊心虛,周師兄心口上的劍傷仍在流血!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何志誠臉上再無半點頹然,慷慨激昂道。

林傲風有些意外的看了周毅一眼,確實如楊天所說,他的神魂之力早就知曉了這裡的事情,但牽扯到趙明,他也不好強硬插手,現在正是兩峰獵靈團尋求合作的時候,還是莫管的好!

「事情可是如此?」趙衛見林傲風不再詢問,鬆了一口氣,屬於靈海境圓滿的威壓爆發開來,籠罩方圓百丈,雙眸如利刃般在圍觀的弟子中掃視。

圍觀的弟子見此,連忙低下腦袋,不敢言語,其中幾名核心弟子也嘆息一聲,轉身離去。

雖然從未奢想這些圍觀的人能夠幫助自己,但近百弟子如此冷漠的表情,還是讓楊天心中微寒。

見眾人屈服,趙衛的眼中閃過一絲傲然,冷哼一聲,對楊天說道:「心胸狹隘,出手狠辣,暗中偷襲,更是可恥,作為師兄,且讓我教訓你一番,而後交由執法堂發落!」

說罷,右掌拍出,一個巨大的青色元力掌印瞬間形成,帶著風雷之聲,磅礴氣勢,從天而降!


楊天心中怒火中燒,打了何志誠,來了趙明等人,沒想到最終會引出趙衛,並對自己出手相向!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楊天臉色通紅,長嘯一聲,狂魔戰訣暗中運轉,渾身的氣勢再次暴增,隱隱達到靈海境初期的水準,小成劍勢再次爆發,凌天劍衝天而起,帶著無畏的氣勢,與手掌碰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