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天祥適才所聞到的氣味,正是從這雲端上隨風傳播而下的。

「轟隆隆」

陡然間,從蒙蒙紫氣的洞口中,衝出數道黑色的光芒,直射那五彩雲霞,一時間腥風陣陣、黑霧漫天。

接著,從神龍窟方向傳來一聲聲悶雷般的聲響,隔著很遠都聽的清楚。

霎時間,空中更是道道金色的閃電劃破長空,熾烈的神輝將半邊天空都燒紅了!

這種異像的出現,引起了所有進入古遺葯園修士的注意。

修為弱者感覺生命受到了威脅,便轉身躺避,遠離此地。而諸多強者則像是驚雷劃破長空,滾滾激蕩,朝這方面而來。

他們齊頭並進的進入谷底。

殷天祥動容道:「那裡一定是神龍窟所在,不然決不會有這麼濃厚天地元力,異像出現,可能有重寶現身,這才引來眾多的異獸和修士前來爭奪!」

「還等什麼……我們就儘快趕過去,別錯過了時機!」鄒虎急三火四的道。

在這一刻殷天祥也非常震驚,他略一沉吟,搖了搖頭,道:「不急,進神龍窟,必須做好萬全準備,僅憑你我四人恐怕力有不逮,所以,我們非但不急,反而要穩住自己!」

「依老夫推測,神龍窟的禁制不會輕易被打開,且護洞靈獸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也許現在洞口處正打的翻天覆地!待等到他們雙方火拚的疲憊不堪,精乏無力之時,我們再出手也不遲!」殷天祥兩手負后,嘴角帶著冷笑。

人老奸,馬老猾,生薑還是老的辣!

「這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還是師傅神機妙算!」三名弟子對師傳打心裡佩服。

「走!」殷天祥領著三人風馳電掣,瞬間就來到了谷底盡頭的東南角,在距神龍窟洞口約有四五百丈的地方,找到一棵參天古榕樹,上去潛伏了下來。

「這裡確是神龍窟!」從樹上往下看,殷天祥陣陣心驚。

洞口前,慘烈無比,一頭頭闊口獠牙的人形凶獸橫屍洞前,數只百丈長的凶禽被撕裂,鮮血飛濺,墜落在岩石上,更有幾百名修士被掏空心臟,活劈為倆半,場面鮮血淋淋,慘不忍睹。

鄒虎看著甚是血腥的洞口,道:「顯然這場大戰已經結束,現在既無什麼大的異常,就下去吧!」

「咚」

就在這時,地面震動。沉悶聲響從腳下再次發出,彷彿發生了猛烈的九級地震。

天空中絢爛又起,炫光刺目,無數道霞光,從遙遠的天際飛來。

「稍安勿躁,護洞異獸肯定沒走遠,也許就在附近!一場大戰馬上又要開始了」殷天神看了三人一眼,沉聲說道。

「哧哧哧……」

幾個人在樹上並未等待太久,不過半刻之後,空中靈霧攪動,不少身影激射而出,直奔此處而來。

此刻八方雲動,所來盡為修真大派強者。

殷天祥心中一動,這神龍窟乃是最為神秘之處,這些人這麼容易便尋到了此處,一定是有人泄露了此間的密秘!

難道此人與自己一樣,也想借力打力,借刀殺人不成? 殷天祥頭上冷汗滑落,事情己超出了他算計。

看來,神龍窟現世的消息己天下盡知,震動整個修真界,定然還會有越來越多的門派趕來。

這些巨頭的出現,恐怕讓自己這一次將很難有收穫!

因為,僅靠自己與鄒虎三人,根本無法與這眾多的強者相爭。

除非……韓星立馬現身!

饒是如此,以目前局面看,就算自己一方加上韓星,也是一場豪賭!

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殷天祥眼底厲芒微閃,片刻臉色已恢復平靜,把目光又投到了場中……

「嘿嘿,老夫與眾弟子一路上找到了不少靈藥,來到這神龍窟會有更多收穫!」一個額頭皺紋如刀刻、面孔冷硬的老者,張了張掩蓋在濃密的落腮鬍中的嘴,喜笑顏開的說道。

「我們東荒聖光門這次可賺大了,雖然損失了不少弟子,但長老與精英弟子還都在。這些藥材與寶物足以抵上損失些普通弟子的價值了!」另一個下巴中間豎著一道刀傷溝壑的疤臉男子,介面說道。

「想不到啊,連各大聖地都被驚動了,看來神龍窟裡面一定有重寶,才會吸引這麼多門派蜂擁而至!」

「看洞口情景,封印的禁制還沒打開,不如我等聯手,破開洞口,取出裡面的重寶均分如何?」

落仙閣的一位老者看了一眼聖光門的強者,又望向太虛宗的掌門,最後轉頭徵求眾人。

「正該如此,只是禁制一開,重寶屬誰,就各憑本事了!」山海聖地的一位長者微微點頭。

他看了看自己身後的幾十名強者,面上忍不住露出了幾分笑意。

「沒有人嫌重寶燙手,既然聯手,我西皇瑤池宗也參與!」說話的是一位空靈出塵、霞裙拽地的女子。

但下一刻,這些人眼神瞬間瞬間幽冷了下去,面上露出了異色。

「有些不妙……洞口的五彩霞光怎麼開始顫動,瀰漫出一股強大的妖氣?」眾人開始後退。

「轟……」

就在他們尚未搞清狀況之際,從洞口前方轟然爆發出無盡威壓,橫掃而出!

霎時間,這片天地的空氣中,充滿了的血腥之氣!

驟起的狂風席捲而過,風芒如刀,刮的殷天祥體外的護體神光都震顫不休。

他豁然在樹上睜開了眼晴,眸光朝下方眾人身上掃過,瞳孔一陣劇烈收縮。

只見神龍窟前面的一片開闊地中,剛才還有數百人,此刻己經只剩下了五六十人!

殷天祥一生不知經歷過多少征戰殺戮,但這風中所帶的凶煞氣勢卻讓他心生恐懼,這種威勢,不亞於一位古帝臨世。

「嗷嗚——」

突然一聲怪異的狂吼,讓周圍的空氣突然劇烈顫抖起來。

下一刻,空間竟是轟然碎裂,化為無數透明的碎片激飛四散。

待等碎片徹底打碎后,一個讓人震驚的異獸憑空兀突現在了眾人面前。

這是一隻長達千丈,毛羽錦繡,長有十個脖子、九個頭的怪物。

這怪物九個頭攢環一處,碧眼中凶光閃耀,嘴裡血腥氣不斷溢出,唯獨中間那個長達百丈長頭的脖子不斷地滴出濃濃的鮮血。

它的九個腦袋,不停地轉動,每一個頭都擁有一對翅膀,十八隻鐵翼鼓盪起來,讓這片天地飛沙走石,滔天的凶焰,將蒼龍谷盡數籠罩在其中。

九頭怪物猙獰地掃望著眾人,巨大的軀體如一座園形山峰不斷地隆起,九隻頭顱齊齊從喉中發出隆隆怪吼。

影后重生:秦少的腹黑妻 隨著吼出的九道音波,怪物巨口中衝出蔚藍神光,猛地爆發,宛如九道天刀,斬出了九道刀芒,向前劃去……

頓時,萬千巨石如狂濤掀卷,破空縱橫飛舞,千丈以內所有的古木全部被斬斷倒伏,景象十分駭人。

望著眼前出現的凶獸,所有的修士心中盡皆冒出了寒意……

黿鼉……九頭怪!

任誰也沒想到這神龍窟的守護神獸,竟是此等大凶!

霎時間,眾人好似被一桶冷水從頭上澆了下來,剛才那股興高彩烈,對神龍窟中天材地寶志在必得的興奮勁,隨之破滅。

所有人心膽俱寒,渾身抖顫,盡皆沉默,不敢輕舉妄動。

場上的氣氛聚然沉重起來,連空氣似乎都要凝結。

他們不約而同的看向黿鼉,想從它那九隻巨頭的口中尋找答案……看剛才還生龍活虎的同伴,是被那隻頭給吞噬掉了。

在場的修士無一不是修真界的的姣姣者,有的己接近巔峰,如果倆人聯手,可生裂蠻獸!

就是這樣一群可以橫掃一方的強者,卻被這九頭怪物生吞活剝進了腹中,而且還是在無聲無息中,這不能不令人感到可怕。

這種詭異,令眾人發毛,心驚肉跳……只怕這怪物再次九嘴齊張,估計在場的人還不夠它一次吞噬的。

「此黿鼉乃荒古異種,為太古神龍與巨黿雜交而生,為最古老的生物,大荒異獸經曾有所載……呼之為九頭怪!它體內有妖龍的血脈傳承,很少現世,此刻出現,只怕神龍窟中當真有什麼逆天的寶物要現世了!」

殷天祥眉頭微皺,看了一眼血腥的場面,面色瞬間陰沉下去。

隨著九頭怪黿鼉的出現,本來有些陰暗的天空,不知何時竟漫起了淡淡的紅霧,妖氣滾滾,而且越來越濃。

便在此時,神龍窟也突然泛起了波動,在滾動翻湧中衝出了一道道五彩光華,瀰漫了整條山谷。

殷天祥目光微閃,道:「看這情景,神龍窟內的寶物就要出世了!但洞前禁制還沒打開,我等切莫冒進!」

「在場的修士多為貪婪之輩,在貪念的驅使下,必有勇夫,待他們合力將禁制打開,真元靈力也就消耗的差不多了,到那時我們再乘機沖入,在體能戰力上就佔了頭籌。」殷天祥悄聲傳音於鄒虎等三人。

「明白!」三人明白儘管期待,此刻卻不能心急,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神龍窟這邊霞光衝天,很快又吸引了大批修士自遠處遁來……

這些修士隨著光華收斂遁地,很快分散到了洞口的四面八方。

突然鄒虎用胳膊輕輕碰了碰殷天祥,十分驚詫的言道:「師傳,你往右邊看,那人不是陸千夜嗎,他怎麼也來了?」

殷天祥順著鄒虎的的手式,撩開樹葉向下望去,只見陸千夜手拿半張殘缺不全的獸皮地圖,正帶著數十個靈鷲峰的弟子一動不動,潛伏在一塊巨大的岩石後面。

所有人來到此地,無一不光明正大的現身,偏偏他卻藏於陰暗之中!

在這一剎那,殷天祥驀然明白,將神龍窟的位置,泄密於天下的就是陸千夜!

韓星手中的那半張殘圖他見過,正是從陸千夜手中這半張上撕搶下來的!

陸千夜肯定是用那半張殘圖推波助瀾,設下了一個絕大的陷井!

只要控制得當,這些被他煽動前來尋寶的修士,便是他打開神龍窟封印的替死鬼!

第一波人馬橫屍洞前沒起作用,他才蠱惑來第二波,眼見第二幫人尚未出手,便損失了大半,他便不知用什麼方法又招來了第三波修士……

殷天祥眉頭跳了跳……此人的陰險狡詐與自己也不差上下。

都在保存自己的勢力!

看來終極一戰,必在陸千夜身上展開!

九頭怪黿鼉見又有無數修士到來,九對瞳光射向四面八方,突然仰空一聲尖嘯,洽似驚雷滾滾,讓群山震動。

它眸子狀若血月,周身充滿了暴虐的氣息,張口噴出了九道衝天的神光,九對鐵翅一震,霎時間就沖霄而起,翔於霄漢之中。

「九頭怪飛走了,洞門大開,沖啊!」人們沸騰,奮不顧身的瘋狂向前涌去,企圖打開禁制,捷足先登。

唯有樹上的殷天祥沒動!

陸千夜在巨石後面也沒動!

「桀桀桀桀,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們確實沒有讓本公子失望!」 穿成贅婿文男主的前妻 他非但沒動,反而嘴角露出一道陰沉而怪異的獰笑。

鐵翼垂天,橫掃而下。

眾多修士初見九頭怪黿鼉振翅高飛,以為這怪物怕了自已人多勢眾。

就在眾人歡騰鼓舞,要一舉打開洞門禁制之際,驟然間,頭頂天空似被烏雲遮住,漆黑一團,連忙仰頭觀看,只見九對如天齊的銅翅鐵羽在風雷聲中,夾帶著無邊的火氣掃了下來。

轟!

一聲巨響,地動山搖!

鐵羽橫掃之下,居然硬生生將傍邊一座山峰攔腰切斷!

千仞高峰推金山倒玉柱般的斜塌了下來,將下方一座土丘砸入地下,這才湛湛停住。

在巨峰倒塌的瞬間,眾修士如逢天劫,面如土色,知道再不躲避,將被砸成肉醬,慌亂中連忙將身遁起,望空中四散而逃。

殊不知那九頭怪黿鼉身長延過千丈,下方一應事物均在掌控之中。

見這些人要架虹逃竄,將九頭齊齊伸出,幾十丈長的巨大鐵喙張開,如同鯨吞虎噬一般,只一吸,就將竄到空中的眾人吞入腹中。

有幾尊強者勉力逃過,卻無法擺脫死亡的陰影的籠罩!

從九頭怪黿鼉血色眸子中射出十八道金色光束,射向他們。

「噗!噗!噗!……」

一尊尊強者的肉身,被洞穿,完全崩潰,慘嚎聲遠遠傳出。

「逃跑,快快逃跑!這九頭怪的強大力量居然堪比人族戰神!」所有人這才知道,它們低估了神龍窟的護洞妖獸!

此刻,神龍窟中噴發的五彩光芒更加大盛,照耀的群山像披上了一層霞光。

九頭怪黿鼉大急,尖嘯不斷,鐵翅連連拍動,掀起了陣陣狂風。

地面上飛沙走石,參天古木被折斷,符文密密麻麻繚繞在磨盤大的滾石上,如揚沙般的亂飛。

「喀嚓」無數修士被擊中,筋斷骨裂,肉身瞬間崩潰,精血狂噴,滿天下起了傾盆血雨!

剩下的修士,沒有死的也只剩下了半條命!

九頭怪黿鼉相當兇殘,神翅破萬物,要全殲眾人。

但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一陣宏大而密集的破空聲驀然響起! 九頭黿鼉湖泊般大小的身軀,被這密集的破空聲一震,九顆腦袋齊刷刷的擰了過來,向身後望去……

只見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有團一魔雲,以極快的速度向這邊飛來,一隻只碧幽幽的眸子巨大如月,從黑壓壓的雲朵里張開,極為恐怖。

魔雲中每一隻凶獸的軀體都蓋壓天穹,散發出滔天的戾氣。

魔雲所過之處,一片滅世景像。

一股股強大的吸力如山洪倒卷從魔雲中衝下,籠罩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