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具體的主題是什麼?」我問。

龔月看著我,然後才說:「你看我這個樣子,我會為了什麼目的去那個鬼地方?」

我一怔,瞬間就明白了。

沒錯,那個俱樂部算是個靈異類型的俱樂部,裡面的人不是為了招鬼,就是在養鬼,也有能幫人捉鬼的。

龔月前段時間傍上個大老闆,老闆從前就從東南某國養了一隻小鬼,後來生意好了,小鬼卻纏上他了,於是他就經人介紹加入了那個俱樂部,花大價錢找了個捉鬼的,幫他解決了小鬼的事情。

「那你為什麼不從那個俱樂部找?」我問。

龔月嘆了口氣,面色有幾分虛白,笑容也含著幾分苦澀:「那裡面的大師都貴的很,動則幾百萬,你看看我這個樣子,外表光鮮,我並沒有多少錢,我連入會的資格都沒有。」

我一怔!龔月又說:「裡面分為三個區,一區,二區,三區!一區的入會費100萬,二區300萬,三區500萬,當然,如果你足夠有實力,被特聘進去,俱樂部會安排生意給你,到時候,隨便一單就夠你過下半輩子了

!」

說完她看了我一眼,自嘲的笑了:「我差點忘了,你有商璟煜,不用擔心下半輩子沒錢花!」

我懶得跟她解釋女人當自強什麼的,我們不是誰,無法對別人的痛苦感同身受,所有就沒有資格評判什麼。

「你找的那個高偉進了二區!」龔月說完,把她的那枚黃色的六芒星胸章給了我。

「拿著這個能進去!」

說完她擺擺手:「你走吧,以後再見面,我還要罵你一句賤人的!」

我笑了下:「那我還是不要再遇到你好了!」

我說完就出了龔月家,外面天已經亮了,我在她家門口吃了個早點,豆腐腦泡油條,好吃的不得了。

剛吃了兩口就接到了商璟煜的電話,我擦了擦手。

「什麼事?商大人?」我嘴裡含著半根油條問。

商璟煜皺了皺眉:「你在吃東西?」

「嗯!油條!」

隔著手機我都能感覺到他的嫌棄,商璟煜一直覺得這種油炸的麵條類食物,即不健康,又難吃!

商璟煜沉默了下,我把口中的油條咽進去才問:「有事嗎?」

「嗯!」商璟煜應了一聲:「你找到那個俱樂部了?」

「六芒星那個嗎?你狗…你鼻子挺靈的!」我笑嘻嘻的說。

「你在哪?」商璟煜沒回答我,反問。

我把地址報了,簡單的把龔月的事說了。

「我準備回家吃飯睡覺,晚上過去!」我說。

「我也去!」



掛了電話,我不太明白商璟煜為什麼突然要去,但是感覺這件事應該沒有那麼簡單了。

我回家洗澡,睡了一覺,小鐘下午從法華寺回來后也回家睡覺去了,晚上,我醒來,正打算吃晚飯去,商璟煜就到了,手裡還拿著個食盒,隨手丟到桌子上:「朱嬸非要拿的!」

我一看商璟煜那個彆扭的樣子就知道是他給我準備的,準備就準備吧,還不好意思,真是個傲嬌又彆扭的男人。

「我還以為是你給我準備的!」我撇撇嘴故意說。

商璟煜冷哼了一聲。

我打開食盒,是一葷一素兩個菜,還有一個精緻的小鹹菜,一小碗米飯。

「謝謝商先生!」我狗腿的說完就開始吃,味道很熟悉不是朱嬸做的,應該是商璟煜做的,我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明明很高冷的商先生,這會看起來,怎麼有種很可愛的感覺。

等我吃完,把飯盒往旁邊一丟,就跳到商璟煜跟前,忍不住在他臉上親了一下:「商先生,你太好了!」

商璟煜臉色十分彆扭,瞪了我一眼:「你擦嘴了嗎?」

「沒…有…」

小鍾過來的時候看到我和商璟煜,他倒是沒有太吃驚。「還用我去嗎?」小鍾無奈的問。 我乾笑了一聲,看向商璟煜。

商璟煜開口:「不用,你去盯齊總!」

「齊總?」不僅是小鍾,就連我都有些吃驚想因為我們沒有收到李總的消息啊。

「李昂早就暴露了!」

商璟煜胸有成竹的說道:「齊總留著他,不過是在試探我的態度,如今我已經打算撕破臉了,也就沒有必要了!」

我恍然大悟,看向商璟煜:「這兩天就動手嗎?」

「嗯!」商璟煜點頭,布局了這麼久,也差不多該收網了。

「小鍾一個人去會有危險吧?」我問。

商璟煜看了看我,才說:「老邢他們也去了…」

小鍾自然很樂意跟老邢膩在一起,很高興的走了,等他走後,我看著商璟煜張了張嘴。

「想問什麼?」商璟煜一眼就看出我有事問他。

「米昔…」

商璟煜把我攬在懷裡:「她知道我不是人了!」

我一愣!

「她怎麼知道的!」

「你忘了米建國是市長,他早就懷疑我了,只不過之前一直在合作,他也沒有必要和我撕破臉,可是如今,米建國要重新站隊了,自然要調查清楚!」

「米昔怎麼說?」我很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愛商璟煜。特別是知道商璟煜不是人之後。

商璟煜搖頭:「誰知道!」

「不解風情!」我白了商璟煜一眼:「你就不好奇嗎?」

「不好奇!」

「…」

好吧,當事人都不急我能說什麼。

商璟煜眯著眼睛看著我,突然問:「你希望她嫌棄我嗎?」

我一愣!

想了想才說:「我希望她不嫌棄你!」

商璟煜抿著唇等我的下文。

「因為你沒有什麼值得嫌棄的地方!」

商璟煜就很用力的抱了抱我,抱了很久他才放開我說道:「甜言蜜語的女人!」

我差點沒樂了,捏著商璟煜的臉說:「你如果開心,可不可以笑出來?總這麼綳著不難受嗎?」

「多事!」商璟煜打開我的手,從椅子上站起來,整了整衣服:「出發!」

我狗腿的跟了上去。

「你有六芒星胸章嗎?」我有些擔憂的問。

「嗯!」

「你哪裡來的?」

我還打算炫耀下我的呢,沒想到他有了。

「我買的!」

我「…」

我忘了,土豪的世界里,錢能解決大部分事情。

情網 到了俱樂部,我和商璟煜拿出胸章,安保很快放我們進去。

我有些緊張,緊緊的抓著商璟煜的手,他的手挺大的,幾乎把我的手包了起來,不過涼涼的,讓我感覺有些不太真實。

俱樂部裝修的很古樸神秘,暗暗的調調,加上這裡的人打扮的都有些奇怪,導致我和商璟煜兩個正常人看起來都不太正常了。

「把這個戴上!」商璟煜從懷裡掏出兩個面具,我看了下,他的黑色,我的白色,只遮住了眼睛和鼻子,好看又神秘,尤其是商璟煜這個人,戴上面具又多了幾分神秘感,簡直不要太帥好不。

我正愣神,商璟煜已經拉著我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

我偷偷問他:「我怎麼覺得你對這裡很熟悉?」

其實從剛才進來,我就覺得商璟煜似乎來過這裡。

「嗯,我一直在調查,這裡應該是組織的一個據點!「商璟煜小聲說著,眼睛不時的看看四周。

我也看了看,出了些奇形怪狀的人,倒是沒有什麼異動,唯一讓人不安的就是牆面上那些畫滿了六芒星的圖案了。

「那高偉…」

「我不知道他居然是這裡的一員,組織的手果然伸的夠長,申城的政府里說不準還有多少官員是他們的人!」

商璟煜說的輕巧,可我感覺到深深的擔憂,如果真是那樣,那商璟煜情況不妙。

我抓緊了商璟煜的手:「我很擔心你!」

商璟煜愣了一下,轉頭看著我,因為戴了面具的關係,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我能感受到他眼底的熾熱。

「你關心我?」

「廢話!」我別過頭臉有些紅。

商璟煜似乎笑了一下,只不過人家的臉被遮住了我根本看不見。

就在我們兩說話的時候,高偉進來了,身邊還帶著他那個保鏢阿道,兩個人看了一圈,徑直往二區走去。

「我進去看看!」商璟煜說。

「你怎麼進去?」我狐疑的看著他。

商璟煜從兜里摸出一枚紫色的六芒星胸章。

我「…」

我怎麼把人家有錢得事情給忘了…

商璟煜跟著謝偉進了二區,我就窩在角落裡,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獨寵舊愛·陸少的祕密戀人 接下來的時間裡又陸陸續續來了一些人,不是跟我一樣帶著面具,就是畫著很濃的妝,每一個正常的,就跟在開萬聖節舞會一樣,不過也有一些西裝革履的,直接進了二區。

「一個人?」

忽然,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下意識抬頭,就看見一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男人,雖然帶著面具,可我不瞎,因為奶奶的關係,我看人尤其是看男人的時候都會先看嘴,而眼前這位的嘴唇我也認識。

「呃…」我點了點頭,並沒有立即揭穿他。

男人挨著我坐下:「來這裡是遇到什麼難事了嗎?」

我笑了一下:「我男朋友太有錢了,多的沒地方花,來這裡只是單純的好奇而已!」

「是嗎?」男人審視的看了看我,也笑了一下:「你的解釋符合事實!」

我一怔,嚴戦這說話的方式簡直就是活招牌。

「沒什麼事,你能挪開嗎?你坐了我男朋友的位置,他脾氣不是太好!」我不想和他扯上關係,尤其他還嚴坤共用一具身體,總讓人有種怪誕的詭異感。

「呃…」

他應了一聲,卻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我看著這人,他的嘴唇挺飽滿的,我想起奶奶說的話就覺得完全是怪力亂神,最起碼,我覺得商璟煜不是薄情的人。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嚴戦開口了:「快開始了!」

「什麼?」我詫異。嚴戦指了指那個有一面大大的六芒星圖案的檯子。剛剛因為燈光暗,我倒是沒注意,此時周圍的燈亮了起來,我看清,那是個有三米寬的舞台,幾個工作人員往上面搬了一個用布遮住的籠子,周圍的人似

乎挺興奮,紛紛聚集到檯子周圍。

「他們要幹什麼?」我問。

嚴戦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就沒在說什麼了。這時,台上走上來一個人… 「各位…」帶著面具的女主持聲音洪亮,聽著很有煽動性。

「拍賣開始了,老規矩,價高者得!」女主持說完一把拉開遮著籠子的布。

周圍瞬間爆發出一陣唏噓聲,我也睜大了眼睛了,看到籠子里的人,我驚的嘴巴都閉不上了。

那個人是…

夏姐!

要不是旁邊那位按著我,我就跳起來了,此時的夏姐穿著她獨有的紅色連衣裙坐在籠子里,目光獃滯,一張漂亮嫵媚的臉上沒有一點神情,就像是…

「她的魂魄丟了!」嚴戦在我耳邊小聲說。

我沒注意,他又靠的太近,我幾乎可以感受到他呼吸的熱氣。

我皺了皺眉,往旁邊挪了一下。

面具下,嚴戦眯了眯眼睛。「三魂七魄,除了命魂,其他的都沒了!」我心裡說不出的難受,我答應幫夏姐找羅傑,沒有成功,後來羅傑和小豆子被抓我依舊沒有把他們救回來,再後來事情太多,我很自然的把夏姐這檔子事情忘了個

乾淨。

我不知道夏姐經歷了什麼,心裡總是很內疚,如果我當初再儘力一點,夏姐會不會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他們要幹什麼?」我問出口,才發現自己聲音都有些顫抖。

嚴戦很快反應過來,看了看台上的夏姐,又看了看我:「你們認識?」

我沒吭聲。

他就笑了一下也不說話。

很快,我就明白他們要做什麼了,他們要把夏姐拍賣掉。

台下的人跟著起鬨,大多是不知道拍賣一個傻了的女人能做什麼,但是懂行的卻知道,抽走兩魂七魄的人,是煉屍的最佳人選。

說起煉屍,之前小鍾殯儀館的女屍嚴雪就是最好的例子,嚴雪是完全死了的人,而夏姐還活著,只不過比死人多口氣罷了。

我握緊了拳頭,這麼陰毒的煉屍方法,加上這個六芒星俱樂部又是那個組織的據點,我很容易就想到了一個人。

那個嚴夫人!

又是她!

我正想著,二區也出來幾個人,包括之前進來的那個高偉,他身後商璟煜卻沒出來。我四下張望了半晌還是沒看到他,心中不免有些擔心了,就在這個時候,台上的主持人把煉活屍的事情說了,大致意思就是,夏姐還活著,但是可以煉成活屍,她是活人,只會聽她唯一主人的話,還會保

護主人,而且夏姐很漂亮…

台下不少的男人們都蠢蠢欲動,饒是誰也難以拒絕,畢竟,在這個有錢吃飽了撐著的年代,夏姐算是個另類讓他們滿足變態展現欲和佔有慾的「東西!」

我皺了皺眉,而隨著主持人一聲令下拍賣已經開始了,我腦子飛快的計算了下,我現在零零續續的也賺了上百萬了,不知道夠不夠拍下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