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說道:「我們沒能阻止,你們下一場的對手已經內定好了」

「是凡一學院是吧」

!?

「你們都知道了?」

韓靜兒把小白夜的推理前前後後說了一遍。

陳老說道:「哎,因為你們第二關把其中一個獲勝後補五級三星的洛爾學院淘汰了,他們聯合被你們淘汰的所有學員已經他們的宗門勢力聯名上訴施壓。雖然學院聯盟沒有對我們做出什麼實際的處罰,但是卻答應了讓其中一個冠軍後補凡一學院提前和我們相遇。」

唐老和陳老已經緊握拳頭了,指甲都快插入肉中了。他們身為老師,守護者居然沒有辦法為自己的學生爭取一個最起碼的公平。

小白夜拿出一份情報甩給陳老:「不就是凡一學院嗎,照揍!」

兩老看到這份情報有一點小驚訝,沒想到這群小屁孩收集得這麼詳細,這可不是短時間能收集到的情報啊,怕是一周前來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收集了,而且別看就這幾頁情報,價格估計不會是個小得那裡去。

小白夜:「好了,您兩位要是有空自責,不如幫個忙,你們好歹也是九級修鍊者,根據情報模擬出他們的實力不難吧,我們需要練習一下」

看到自家小孩居然這麼牛B,陳老和唐老眼前一亮彷彿整個人都年輕了起來:「好!我們就把我們的絕學全部傳授給你們!!保證懟死他們!」

於是一群人就開始了『模擬練習+傳授秘法』

「你看看這樣怎麼樣,見面就干,見人就射。正面對剛,鐵血漢子,真哲學也!這要是懟不死他們我吔屎自盡!」

「我覺得不行,你這套下去我都感覺有點空虛,有點無助還有一點身體被掏空!我覺得他們需要的是大招,沒有大招怎麼乾的掉敵人?你看看我當年的這招『保證裝起B來一路拉風帶閃電,還有這華而不實的隱身效果和這爆炸的視覺衝擊,我覺得OK!』」

「還是我的」

「我的」

「我去你的老唐,你當年被*……%@¥%@¥¥¥」

「尼瑪的,老陳你玩揭老底是吧,你當年不也是@%#¥%¥@()……」

。。。。。。

韓靜兒:「算了,我們還是自己練吧」

眾人猛點頭。

到了下午,眾人練習完吃完飯後就到會場集合傳送到回了草原。而兩老也一併跟了過來,改變比賽順序已經是他們最後的妥協了,要是敢比賽還來什麼貓膩他兩個就豁出去了。

而對手也是和預料的一樣是凡一學院,而這一場,也被觀眾戲謔為最可憐的一場。這不是明擺著嗎?五級學院,冠軍最有力的熱門種子學院,號稱最強種子選手,第二輪成績排名第二。而怪物學院呢?三級學院,關鍵字,卑鄙無恥耍手段。雖然歐陽龍騎已經證明了他們是有實力的,但是對手也只是三級學院而已,並不能說明太多,因為不少四級學院也一樣可以做到『穿揚』,只能說明他們比大多數的三級學院都要強大。

韓靜兒說:「人選就按照原來說的,我、絡韻、大灰狼、眼鏡、陳峰」

小胖和秦虎等人並沒有上場,因為這一次是輪單打獨鬥的,不是團體戰,所以秦虎三人組和擅長陣法的蕭紫羅也沒有上場,而小胖雖然戰力不比他們五人差,但是修為卻要比陳峰低,陳峰現在是最高修為二級六段,而小胖只有二級二段修為。而眼鏡上場是打算來一個『兵行險著』的。

小白夜緩緩得向著凡一學院走去,應該說向著趙漠走去。

凡一學院一樣有九級的老師在一旁看著也不擔心會出什麼事。

小白夜走進后看向趙漠問道:「上嗎?」

趙漠是坐在椅子上的,他身為隊長對付一個三級學院實在是沒有必要上場的,他抬頭看了一眼小白夜后就繼續閉眼假寢了,意思很明顯了『你們還不配』。

小白夜托著下巴,擺出了一個思考的表情:「不上啊,那就頭疼了,要是贏了會不會被人家說勝之不武啊」

「呵呵,你們也太自戀了吧,一個三級學院而已,還不配我們隊長出手,更何況你只是一級的修為」說話的是一名女生,一直站在趙漠旁邊,應該是他的小迷妹吧。

小白夜完全沒有理會,反而打了一個響指好像靈機一動想到了什麼的表情:「啊,對了。只要讓你不得不上不就行了!」

說時遲那時快,話音剛落,本來下午應該是烈日當空(而事實也是如此。)在小白夜身後側的亞空間出現的一瞬間,不知道是否是錯覺,太陽居然黯淡了一絲絲。而且奇怪的是本來照射在小白夜身上的陽光居然就這麼消失不見,彷彿被吞噬一般,而其他地方則是毫無影響。好像這裡就是黑暗,陽光也別想照射進來。

死亡的氣息開始瀰漫,濃郁的死氣刺激著在場所有人的神經。不但是另外幾十個擂台準備比賽的學員,就連本來應該相隔甚遠的普通觀眾也都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寒冷,在如此烈日之下居然感到寒冷,這是一件十分異常的事情。

「那是什麼!?」

「那個亞空間裡面有著什麼東西!」

而奇怪的是不管是就在身邊修為高深的陳老、唐老、凡一學院的守護老師又或者站得遠遠看著的學院聯盟長老,都無法看穿亞空間裡面到底有這什麼,而且他們也想不到裡面會有什麼,居然能散發出這麼強烈的死氣。

趙漠猛一抬頭,看了一眼亞空間之後就一直盯著居高臨下看著自己的這個少年,他身份十分的不尋常,見過的東西和曾經擁有過的東西不是在場的人可以相提並論的,就連怪物學院的兩位守護者也不行。就連他這樣的存在也無法看透眼前的少年和亞空間裡面的東西,這讓他感覺到有一絲的忌憚以及無盡的興奮和興趣!

小白夜傳音道:「重生,唔系大曬嘎!」

說完就關閉了亞空間,轉身就離開回到了自己隊伍去。 「就是那玩意嗎?」鄧老站在遠處的一處高峰頂神情嚴肅的注視著遠處,或者說就是盯著小白夜的位置。

「是的,當初這小子在第二關的時候被兩隊三級學院的人圍攻伏擊,一共十七八人的樣子,當時他也是召喚出亞空間,和這次略有不同的是當時圍攻他的人接觸到死氣的瞬間就失去了意識,連亞空間裡面是什麼都不知道,那些學員就通通被打倒了」而在一旁回答的正是當時小白夜被人圍攻的時候在一旁的裁判長。

鄧老略有所思:「據我所知能釋放出濃烈死氣的召喚生物有不少,但是,不同的是那些召喚生物多數都是不死族的亡靈、喪屍一類往往還伴隨著濃烈的屍氣和不詳。但是這次的死氣我居然還能感覺到一絲『生』,這就證明裡面的東西不是不死族。雖然還有一些召喚生物能做到,但是氣息又不像。難道。。。」

裁判長:「鄧老是說,這是一種全新的魔獸?」

鄧老點了點頭,除了這個他已經想不到還有什麼能夠散發如此死氣而且爆發的氣息還如此的陌生。能有這麼濃烈死氣和氣息的生物絕對不是弱者,來來去去就那幾種根本不難猜。

鄧老:「不管怎麼說,一會就回揭曉了。我們靜觀其變了」

「是!」

鄧老摸了摸自己的白須:「呵呵呵,沒想到啊沒想到,本來以為是一邊倒的還能弄出這樣的變局,要是冠軍的最有力後補在這裡被淘汰出局,估計那個凡一的那幾個老傢伙會氣的半死吧」

——————————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沒想到啊,居然還真的是卧虎藏龍啊,那就上場玩一下吧。」

「隊長,我們沒有必要吧,只有他一個而已,再厲害難道還能翻天?」

趙漠斜眼看著那位說話的隊員,沒有說話,就這麼看著他。

「隊。。隊長!」那名學院嚇得雙膝跪地。

趙漠:「沒意見那就這樣吧,康維,你安排人吧。把我放最後就行,要是他們都不能打到最後,那就當我瞎眼一次吧」

康維就是副隊長了,是一名長發翩翩的俊美男子。

康維:「那就你,我,肖玲,阿田和小莫吧」

!!!

隊員都十分驚訝的看著自家副隊長,因為這個安排十分有問題,先不說後面三位叫肖玲,阿田和小莫的是何實力,單純就正副兩名隊長都上就很有問題了。而且後面三位隊員都是單挑能力最強的三位,這幾乎就是擂台賽最強的陣型了。

康維只說了一句話,他們就沉默了。

「那小子,可不是隊長,甚至連副隊長都不是」

——————————-

韓靜兒:「那我們就這樣安排了,沒問題就交表了」

眾人都點了點頭,這個安排他們在中午的時候就商量好了。而且神奇的是明明是招惹了一個不別要的強敵,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對小白夜把對方的隊長惹出來有任何的意見。或者這就是他們身為修鍊者的驕傲吧。要贏同時也要贏得漂亮。

小白夜:「眼鏡,你可是第一個上場啊。 豪門閃婚:偏執老公追上門 別輸的太難看」

「去去去,什麼叫輸得太難看。這把穩贏局。」

眼鏡第一個上場,而對面第一個上場的是叫做阿田全名曹田的少年,雖然相貌沒有他們副隊長那麼的俊美,但是也是一名不得了的美少年。是一個看上去十分陽光的男孩,就連上場的時候臉上都是掛著興奮的笑容,能從他的笑容中看出這是一個十分陽光的少年,露出自己的大白牙還向著周圍的觀眾揮手就連自己的對手都十分友好的揮手。眼鏡都不知道怎麼應對只能僵硬在原地。

裁判:「凡一學院:曹田對怪物學院:鄭傑。開始!」

「好了,現在就看學院聯盟的人是什麼反應了」小白夜看著眼鏡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本來對於單體作戰應該是進化系的小胖更加適合的,但是讓眼鏡上場卻有一個高風險卻又高回報的因數在。

而不知道什麼時候,本來在一旁的陳老和唐老也都消失不見了。

對方好像沒打算先手,眼鏡也不客氣,雙手一拍,嘴巴微動:「泰坦魔法神箭!」

眼鏡右手在空氣中一抓,一道雷電一樣的東西出現在眼鏡的右手中被他牢牢的握住,一股驚心的能量從眼鏡的手中或者說雷電中傳出來。

!!!

眼鏡用力投擲過去,雷電脫手速度異常的快速,好像一道雷電神箭一樣一瞬間就到了曹田的身前。

咻!

轟!

曹田身體一側就躲開了這一次的攻擊,閃電也落到了身後的擂台上,打出了一個小坑洞,威力不算太大。只是。。。

眼鏡再一次在空氣一抓,又一道雷電出現。

咻!

咻!

不斷的抓不斷的投,雷電不但速度十分的快,而且數量也是多得驚人,眼鏡好像不要錢的丟過去。

轟!

轟!

曹田的身法十分不錯,雖然有點狼狽,但是依舊把密密麻麻的雷電躲開。本來曹田都以為對方會換另一種魔法攻擊了,畢竟打不中還用的話只會浪費靈力而已。

只是他錯了,眼鏡完全沒有打算切換別的魔法,一直使用泰坦魔法神箭,而且投擲的速度也開始加快了,不過奇怪的是,眼鏡一連投擲了好幾百道閃電了,居然一點屁事沒有,別說因為過度使用魔法導致精神疲憊了,就連氣息都沒有一點下降,身體的靈力依舊充盈。

「怎麼回事!!」

轟!

曹田一時的失誤被一道雷電打中,雖然沒有造成什麼傷害,但是也是灰頭灰臉。

「移花接木」

曹田手一擺,把所有雷電都挪移走,只是讓他始料未及的是對方不管不理依舊在不停的丟閃電,完全不知道疲憊,好像不用消耗一樣的丟。

眼鏡從始到終就是坐著兩個動作,抓空氣,丟閃電。連腳步都沒有移動過,因為閃電實在太多了,好像機槍掃射一樣,曹田連近身的間隙都沒有。

曹田額頭開始出汗了,畢竟他的移花接木雖然可以把攻擊挪移開,但是這可是有消耗的。

曹田一咬牙:「陰陽二極!」

轟!

兩條黑白陰陽魚出現,不斷的旋轉保護著曹田不受攻擊,但是沒有用,眼鏡依舊在丟閃電,他也不管有沒有用,反正就是丟。

「二極對沖!」

兩條陰陽魚突然相互交融,陰陽相生相剋。

轟隆!

巨大的氣場以曹田為中心向著四周擴散,一下子就掃平了所有,就連擂台都遭殃,表面的磚塊被硬生生的削去一層。

只是這一招『地圖炮』並不能把眼鏡打到,一塊透明的鏡子擋在了眼鏡的身前。

「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

眼鏡用手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笑了一下,又開始抓空氣丟閃電。曹田這一次怎麼可能讓他如願?開啟身法立刻拉進距離,對付魔法師最好的就是近戰了。

眼鏡:「虛無空間的鎖鏈」

刷,刷!

突然空間破裂,從空間中飛出了兩條鐵鏈,這兩條鐵鏈好像有生命一樣立刻追著曹田想把他綁住拉進虛無的空間中。

另一邊,這一場決鬥看似沒什麼,但是已經把鄧老和裁判長嚇出一身汗了,因為眼鏡前前後後一共使用了三招魔法:泰坦魔法神箭、反射鏡力、虛無空間的鎖鏈。全部都是禁術,已經被魔法協會嚴令禁止的魔法。為什麼被禁理由千奇百怪,使用條件過於殘忍,修鍊要求過於殘忍,學術派系的衝突,會造成不好的影響等等。

裁判長:「鄧老,這。。。全是禁術啊,要處理?」

鄧老搖了搖頭:「你可能要問問身後的那兩位了」

陳老和唐老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身後。

陳老:「學院聯盟爭霸賽可沒有說過不能用禁術啊」

唐老更直接:「哼!你們暗箱操作已經是最後的妥協了!」

言下之意很明顯了:你給用也要給,不給用也要給!! 「真是漂亮的一手反擊」凡一學院的副隊長康維看著擂台上正在上演著激烈戰鬥的兩人,一邊說道。

趙漠也有一絲淡淡的笑意:「這應該是那小子想出來的」

康維也同意的點了點頭,只是在一旁聽著的隊員卻聽得一臉問號,這都哪跟哪啊。

康維解釋道:「我們隊伍沒有魔法師所以你們可能不知道,那個戴眼鏡的魔法師剛剛使用的三個魔法,全部都是被魔法協會禁止的禁術」

!!!

「那。。。那他用禁術啊,不應該管管嗎?」

康維:「所以這才說他們這一手反擊漂亮啊,本來學院聯盟也有幾位長老同時也是身居魔法協會的長老之位,一般是要管的。但是別忘記了這一場比賽本來就是有貓膩的,而怪物學院當初就已經是做出了讓步,而且比賽規則上並沒有規定不能使用禁術,所以怪物學院這一次可以說有理有據的,而我們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說到底禁術也只是魔法協會自己定義而已,對於一些實力並不比他們低的組織勢力來講壓根就不管,力量就是力量才懶得管你禁術不禁術,拳頭大說了算,當然了一些不人道的魔法,人人得以誅之的魔法另當別論。所以小白夜當時知道有黑幕之後想的並不是怎麼去抗議去平反,而是如何利用這個『黑幕』。所以才會把眼鏡派出場而且是第一個上場,才有了這一出。

魔法協會的總部在艾芙蘭尼星上,雖然在四系星上也有分部,但是四系星上說到底還是學院聯盟說了算,魔法協會根本就無權也沒那個實力去干預學院聯盟的事情。 科技巫師 雖說魔法協會是管理整個星空的所有魔法師,但是有組織的魔法師很難管,特別是大型組織勢力一般也管不了。眼鏡不但是怪物學院的學員,還要是鄭家的嫡系子孫,他們更加不管。

至於說人人得以誅之?就連凡一學院這樣的五級學院的學員都不知道,那些普通的觀眾又怎麼可能知道呢,他們看得正嗨皮。

「那這樣子對我們太不利了」

趙漠冷笑道:「哼,禁術也分很多種,有一些也只是因為派系不同或者倫理問題被禁而已,威力並不見得強大得那裡去。」

而場上的曹田不知道這是禁術,只是認為這是對方的手段。冷靜的思考一番后他發現眼鏡的雷電雖然快而多,而且好像還不消耗他的靈力可以無限投擲,但是力量不足是致命的弱點。

曹田雙手一劃一擺,兩條一黑一白的陰陽魚組成一個太極的圓圈保護著曹田:既然力量不強,那就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