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要去目錄看內容提要哦~

好久沒有寫古耽了,有點緊張,喜歡的話記得點一下收藏,吧唧一口~

————。奇淵島之上修士的反應,自然落入了張玄的眼中。

不過,無論是痛恨與他,還是崇拜與他,他都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去理會。

旋即,他目光一掃,落在了數百裡外,那名白衣老者的身上。

白衣老者自然是,奇淵島剩餘四名元嬰之中的一名。

張玄身體望著白衣老者,面上露出淡淡微笑

《修仙,從凡人修仙開始》第一百一十二章事了拂衣去 雲止是真沒想到,虞楚一思考到了這個層面。

而且,猜的極准。

聞人朝不吱聲,看他那表情,就知虞楚一的猜測是真的。

「我想,聞人大俠想必是發覺了解家要開始報復了,畢竟他們想要的越來越多,縱使聞人家乃江湖世家之首,也無法繼續滿足他們。只不過,聞人大俠若單單隻是要躲避解家的追殺,也能夠躲得安生。可是,他想要的卻不止如此。」

虞楚一輕聲的說,根據聞人朝的臉色,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推測。

「我們前去大司,搗毀了解家的老巢。解晏淮不在,卻也著實是惹怒了他。他來到大齊,想要報復我們。聞人大俠就藉機渾水摸魚,想要暗地裡將其他世家門派的生意吞併。我察覺到了,聞人公子覺著,解晏淮會不會察覺呢?」

憑藉解晏淮的心性,他察覺到了之後,會怎麼做呢?

「睚眥必報,想必,聞人大俠現在的境況,不會太順利。」

雲止淡淡道。

聞人朝看著虞楚一,半晌后才嘆了口氣。

「我也是近日才發現,父親他……還活著。此事只有幾家商行的管事知道,並且,一直都與父親在一起。」

「你並沒有按照聞人大俠的想法去做事,反而,開始避鋒芒。」

虞楚一也看著他,聞人朝這個人,雖是蠻看重利益的。

但是,卻並不似聞人向博那般野心勃勃。

富貴他不缺,所以,更多想要的,就是享受了。

「江湖一直平靜,發生的一些事,也不足以驚天地。或許可以說,百多年來,一直都很平靜。大齊的朝廷是素來不過問江湖之事,可一旦江湖亂了,他們可未必不插手。」

聞人朝也是認識一些朝廷里的人,他們行事,他了解。

江湖上的人互相制衡,可一旦有一家獨大,不會得好。

「所以,解家將老巢搬到了大司。」

虞楚一笑了笑,這也是解家為什麼忽然間離開大齊的原因。

大齊的朝廷,可不是吃素的。

「阿一,看來你是要與解家斗到底了。我父親……我得將他帶回家。」

簡而言之,不管他們和解家斗得如何,聞人向博得活著。

「聞人公子若協助,我想,聞人大俠會回家的。」

「好。」

聞人朝答應了。

「聞人公子好好養傷,待行動,我會提前告知。」

「阿一……」

虞楚一要走,聞人朝忽然叫住了她。

看著他,虞楚一也不語,等待他的後續。

雲止慢慢的過來,抬手圈在了虞楚一的后腰間,「聞人兄還有話要說?」

視線落在了雲止的手上,聞人朝輕輕搖了搖頭,「阿一與子元兄慢走。」

「告辭。」

雲止乾脆利落,說完便攬著虞楚一離開了。

從聞人家出來,上了馬車,雲止便重新將虞楚一拽到了懷裡抱著。

「多虧這世上,沒有後悔葯。」

聞人朝明顯後悔了。

但是已經晚了。

他極其幼稚。

虞楚一也不搭理他,免得他越說越多。

賊膩。

低頭,在她額頭輕吻。

驀地,雲止忽然想到,「聞人向博眼下藏在哪兒呢?」

「我想,解晏淮肯定知道。」

「這個解晏淮,你也抓准了他的行蹤?」

「鄴殊在跟著他。」

反正,都跑不了。

「你把這些人利用了個徹底。」

「這不叫利用,利益共同,各自出一份力罷了。」

虞楚一懶懶的靠著他,說利用就難聽了。

這若不是利益共同,何必費這樣的力氣?

誰不知道在家裡躺著舒坦呢?

「那麼,鄴殊在哪兒?」

「此時,應該在去往帝都的路上。」

這個時代,信息太慢。

按照虞楚一和鄴殊通信時所說,他找到了解晏淮的蹤跡,帝都。

這不由讓虞楚一想到了那時在帝都碰到的所有事情,在賭場碰到的那個戴著假皮的男人,他認識竇天珠。

他……不知是不是解晏淮。

在青州停留了幾日,之後便北上前往帝都。

臨走時通知了聞人朝,想必他會很快的跟上。

有些累,虞楚一便在馬車裡睡覺。

雲止心甘情願的當枕頭,任她枕在自己腿上。

一手放置在她肚子上,不時的摸一摸,看她皺眉,他就不由彎起薄唇。

她越是冷淡,他就越想惹她『厭煩』。

三四天的時間,抵達了帝都。

雖還是老樣子,但又有些不一樣,因為這裡匯聚了很多的江湖人。

趕往通財庄的時候,碰見了一行江湖人前往明月樓。

見是白柳山莊的車駕,他們打招呼,這邊也不得不停下。

「虞姑娘,前幾日通信說是解家那人就在帝都,眼下您也來了,不知何時前去捉拿此賊人?」

朱三俠是代朱項來的,帶著朱家功夫最好的門徒,以及芙蕖仙子朱晚晚。

朱晚晚來帝都,是見某個巨賈之家公子的,已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

從馬車裡出來,虞楚一眉目笑意淺淡,「朱三俠別急,他既已到了帝都,便出不去了。有雲止公子在,他插翅難飛。」

雲止有錢,而且,他和朝廷里某些人走的極近。

江湖上的事兒和大司有牽扯,朝廷不會不管。

「如此甚好。我家二哥至今不能下地行走,這解家……全部殺了都不解恨。」

朱三俠很生氣。

同時他也忘了,朱家此前曾求助解家,得到了多大的利益。

雲止看著別處,並沒有打算與朱家人說話。

他很煩他們。

朱晚晚站在不遠處,有些刻意躲避的跡象。

她靜靜地看著雲止,這個男人,是她此生可望都不可及的。

如何追趕,他也不會回頭。

因為,他有自己想追趕的。

即便他追趕的那個女人,很少將眼神落在他身上,可他明顯甘之如飴。

「待確定了解晏淮在何處,我會第一時間通知朱三俠。」

鄴殊的消息,也快來了。

「好,就等虞姑娘好消息了。」

朱三俠抱拳。

「走吧。」

雲止拉住虞楚一的手,扶著她重新上了馬車。

他的確是,只追趕自己想追的。

就算可能一生都得處於追的狀態,他也樂意。

。。 沈懷琳回房間換了衣服。

下來的時候,艾築正被趙翠翠拉著坐在沙發上聊天。

「你是琳琳的同事啊,看起來好小,成年了嗎?」

「阿姨,我大學都畢業了。」艾築哭笑不得。

「大學也是可以跳級讀的,當初琳琳也是跳級,等她大學畢業的時候,同齡的小夥伴才剛要高考。」

「還有這事?!」

聞言艾築頓時驚呆了,看向沈懷琳的眼神中充滿了崇拜。

沒想到大大居然這麼厲害,完了,更愛了怎麼辦!

「嗐,低調,低調。」

裝模作樣的擺了擺手,沈懷琳輕咳一聲,緩緩坐下,語重心長的說道,「這件事家裡人知道就好了,千萬不要說出去。畢竟我這個人最不喜歡麻煩,萬一別人知道了,太崇拜我,我不好拒絕。」

話音剛落,季宏博走了過來,毫不留情的嘲諷:「你可拉倒吧!笑的嘴角都要咧到後腦勺去了。還低調……當初是誰恨不得拉個橫幅,昭告天下的。」

「那會兒不是年少無知嘛。」

撇了撇嘴,沈懷琳撥了撥頭髮,肩膀一聳,很是無奈,「況且最終我也沒說,即便這樣,還有人見不得我好,覺得我在炫耀,我可真是太難了。」

在場的除了艾築之外,都知道她說的是誰。

是以也沒有什麼好驚訝的。

艾築雖然不明所以,但是也能品出些許來。

於是她識趣的避開了這個話題,聊起了其他的。

「你來這裡住,告訴家裡人了嗎?」

趙翠翠很喜歡眼前這個乖巧的小姑娘,對她十分的上心。

艾築搖了搖頭:「我父母不在這邊,我自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