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彥更氣了:「你這個騙子,從一開始你就在欺騙我的感情!」

陸洋:「不要誣陷我!我沒有!」

袁彥:「我誣陷你?第一個牽你手的人是我,第一個抱你的人是我,第一個吻你的人也是我,為什麼你要始亂終棄,拋棄我選擇和秦齊在一起?!」

陸洋:「我哪裡拋棄你了!你不要亂說好不好!」

袁彥從大聲幾乎變成嘶吼:「你就有!現在你還當著我的面說喜歡秦齊,你不覺得對我太殘忍,太不公平了嗎?是不是從一開始我就是你的試驗品,從頭到尾你都是在玩我?」

陸洋:「我那時候以為自己喜歡你,怎麼會玩你?!袁彥你是不是瘋了?!!」

秦齊:「你們剛剛在說什麼?」

聽到聲音,兩人不約而同轉過臉,看見秦齊提著鞋子站在不遠處…… 這頓飯,顯然是讓所有人畢生難忘的一頓飯。

儘管對方付出了十二分的熱情,可好端端的肉做的無滋無味,這對葉浪等人而言,絕對算是一種極大的浪費。

豪門纏情:情挑殺手總裁 餓著肚子從現場離開,返回狼窩途中,葉浪自然不好說飯菜難吃。

但是龍龍等人可就不一樣了,他們跟在葉浪身後,恨不得將自己老大直接給削死。

「王八蛋,哪裡有你這麼欺負自己手下兄弟的?哼,真是的。」

葉浪冷哼一聲,反問道:「怎麼了?難道你覺得人家不夠熱情嗎?」

「好了好了,人文環境不同,飲食自然也不同,你以為哪個國家都和我們國家一樣,遍地美食啊?再說了,對於我們而言或許人家的烤全駝食之無味,但是對他們而言,味道絕對是出奇的好吃。」龍魂倒是站出來說了句公道話。

只不過,這話說完后,龍魂也一樣在旁邊吐槽一句:「不過話說回來,能將烤全駝做的這麼難吃的,還是第一次遇見。」

「瞧瞧,你不也現在開始吐槽了嗎?還說我們?臉呢?」

……

吵吵鬧鬧的返回狼窩,因為不在擔心會遭遇別人的攻擊,因此,狼窩的辦公場所,自然也從地下挪到了地上。

坐在酒吧里,葉浪讓李大雄給他們幾個又弄了點吃的。

然後將狼窩所有的領導人員召集到一起,將這幾箱子錢放在眾人面前,葉浪對眼前這些人一字一句說:「這些錢,是這次任務對方給我們的報酬,當然,這也是我們最後一次以這樣的方式換取酬勞。從今天開始,狼窩的所有人都給我秉公守法,誰要是膽敢做那些歪門邪道的事情,別怪我手下不留情。」

狼窩眾人紛紛點頭答應。

葉浪則對旁邊餓狼一字一句說:「餓狼,我離開之後,你負責輔佐紅天狼還有李大雄兩個人將集團儘快成立起來。我回國之後,到時候會招聘一批建築方面的人才,他們過來了,都給我好好照顧。」

「大灰狼先生,我一定會遵從您的吩咐。」餓狼忙點頭答應。

葉浪緊接著將目光對準了眼前的老狼,小狼,土狼,草原狼四人,一字一句說:「還有你們四個,公司成立起來之後,你們暫時都只能是副職。草原狼,你負責協助人事部門的領導,土狼,你負責協助財務部門的領導,老狼小狼,你們兩個人負責後勤事物。」

四個人也紛紛點頭爽口答應。

事情就像是紅太狼之前所說的,狼窩的這些人,多年以來一直做的是刀尖上舔血的營生。現在葉浪的到來,促使這種局面發生了逆轉,外加一次性為狼窩賺到了二十個億的啟動資金,而且後期還有三十個億的無息貸款,以及弧邦國這邊給予的鼎力幫助。

如果現在不趕緊靜下心來尋求改變,等他們在想要改變的時候,興許等待他們的就是子彈了。

半天時間,葉浪將狼窩的事情處理妥當。

坐在不大的辦公室中,龍魂笑了笑問:「少主,我們現在應該回去了吧?」

說實話,好不容易出一趟國,這麼快就回去葉浪還真有點不樂意。

另外看到眼前這幾個兄弟臉上一臉不想回家的神色,葉浪便對眾人笑著說:「這樣吧,完事之後我找紅太狼要點錢,帶大傢伙出去玩一圈再回去。」

「好!」

「少主英明!」

歡呼聲,瞬間響了起來。

可是這幾個人還沒開心幾分鐘,葉浪手機響了起來。

接通電話后,電話那頭,居然傳來了李大牛的聲音。

「我說老兄啊,您老最近又跑哪裡去了啊?怎麼動不動就玩失蹤啊?你這樣很讓我為難你知道嗎?」李大牛滿是無奈的說。

半謀江山半謀卿 葉浪聽到,旋即反應過來,自己好像這次離開,又沒請假。

想到這點,葉浪急忙賠笑說:「嘿嘿,李隊長哈,真是抱歉啦,我這不是遇到點急事嗎?我……」

「哦,沒事啦,那你就先忙你的事情哈,大團建後天就開始了,上面領導說對你這種無緣無故曠工,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職員,直接開除就行了……」

聽到這裡,葉浪急眼了。

大團建,奶奶個熊的,自己還想著和女神們出去好好玩玩的。

現在將自己開除了,還玩什麼?

玩個毛啊?

「李大牛,你個癟犢子玩意兒,你敢開除我試試看?不想混了是吧?老子要不是遇到點……」

葉浪正說著,沒想到李大牛為了不挨罵,急忙掛了電話。

「喂喂!」葉浪大聲喊了兩句,氣的直接蹲在了桌子上,拿起手機迅速開始給李大牛重新打電話。

邪君獨寵:三寵 第一次,李大牛沒接。

第二次,李大牛還是沒接。

等第三次的時候,李大牛也不敢不接電話了,只好硬著頭皮,接通電話后沒等葉浪說話,他便急忙說:「老兄,您老人家要是能趕在今天下午學校領導下班之前回來,給人家好好認個錯,到時候說不定還有的救呢。」

葉浪冷哼一聲,氣沖沖的大聲質問:「說,為什麼剛才不接老子的電話?」

「這不是不敢嗎?你罵的那麼凶,我接上幹什麼呀?」

「現在怎麼接通了?」

「這還不是不敢不接嗎?你都第三次打給我了,正所謂是有個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不是?」李大牛急忙解釋。

葉浪笑了笑,對其直言道:「李大牛,要是我這次被開除了,嘿嘿,等我回來了,你也就捲鋪蓋走人吧。到時候我帶您老人家出去流浪,乞討,要飯吃,放心,餓不死你的。」

最強紅包 「哎呀呀,老兄,您別嚇唬我成嗎?我找份工作容易嗎我?現在為了你一天天挨訓也就罷了,你不上班,學校里領導要開除你,我能有啥辦法呀?」

「領導要開除我?到底是哪個領導?」

「還能是哪個領導啊?誰最大就是誰了。」

「成,我回來,老子回來還不行嗎?」 帝女謀:鳳起天下 葉浪說著,直接掛了電話。

緊接著,他又忙將電話打給了葉昊。

畢竟,時間緊急,現在要是不趕緊讓自己老爹幫忙找飛機,自己肯定按照今天回不去了。 第九十一章我靠!昨晚我幹了什麼?!

秦齊:「我錯過了什麼嗎?袁彥你又趁我不在占我男人便宜」邊說邊向袁彥衝過去,視線鎖定袁彥抓住陸洋的手,陸洋趕緊掙脫掰開,擋在秦齊面前:「你…你什麼時候來的?」,秦齊:「就剛剛啊,大老遠就看見你倆在拉拉扯扯的,你們在吵什麼?」

袁彥冷峻地說:「吵什麼現在也和你沒什麼關係了,幫我好好看著他」,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秦齊愣了幾秒:「哎,袁彥你什麼意思?什麼叫幫你看著?你給我說清楚!別走!」秦齊想追上袁彥,手臂被陸洋拉住,

陸洋:「別追了」

秦齊轉過身,認真地問:「你們剛剛到底在說什麼?只要你說實話,我可以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看著秦齊清澈的眼眸,陸洋內心猶豫了,咽了一下口水:「他…問我是不是正式和你在一起了,我說是,然後袁彥就很生氣,問我為什麼不選擇他」

秦齊認真地問:「你怎麼回答的?」

陸洋:「我…就說……我喜歡你」

秦齊親耳聽到這句話后,心花怒放,心裡像灌了蜜糖一樣甜,他牽起陸洋的手,看著他的眼睛,深情地說:「我也喜歡你」

空氣里充滿了甜甜的香味,看著陸洋的唇,秦齊吞咽了一下喉嚨,控制不住自己,慢慢靠近陸洋,傾身準備吻上去,這時頭頂突然飛過一群鳴叫的海鳥,嚇了陸洋一跳,被打斷後,兩人尷尬並害羞地笑著,秦齊撓頭:「我們好像該回去了」

陸洋的臉通紅,害羞地點點頭:「.…..」

兩人踩著柔軟的沙粒,並排往回走著,

袁彥回到201號房間,大家已經都在等了,

曲悠悠:「彥哥,陸洋呢?你不是去找他了嗎?」

李橋:「對啊,秦齊剛剛也出去了,估計是去找你們了」

袁彥:「他們快來了,再等會吧」,拿了一瓶飲料坐到沙發上喝,想起陸洋在海灘上最後的那句話:我那時候以為自己喜歡你,怎麼會玩你?!袁彥你是不是!瘋了?!!

想著想著袁彥就害羞地笑了,自言自語:「喜歡我?喜歡我?嗬嗬嗬……」

龍絮在旁邊看著袁彥傻笑的樣子,不禁有些擔心:「袁彥,你…還好吧?」

袁彥:「嗬嗬…我很好啊,怎麼了?」

龍絮:「奧…沒事」,看他繼續傻笑的模樣,龍絮皺緊了眉頭,悄悄地挪了一下位置向曲悠悠坐近了些……

景市醫院

肖瀾正在病房內更換西裝,王岩坐在沙發上收拾衣物,一件一件地疊整齊分類放進行李箱,拉上拉鏈,推到肖瀾旁邊,

王岩:「一定要去嗎?」

肖瀾認真地系領帶:「當然」

王岩不放心:「你確定身體沒什麼地方不舒服?還是我開車送你去吧」

肖瀾:「不用,已經完全好了,在醫院睡得我都快麻木了,岩哥,謝了啊,我先走了」說完,拖著箱子急急忙忙地走出門,

肖瀾坐電梯到地下停車場,哼著小調,心情十分明朗,王岩下午告訴Daniel肖瀾今天出差回來,Daniel十分高興,讓王岩轉告肖瀾,下課後去他家吃晚餐,親自掌廚。

這麼久沒見面,肖瀾對Daniel的思念只增不減,他開著車到曾經和Daniel去過的花店,精心挑選了一束滿天星,放在副駕駛上,想到Daniel現在正在家裡等自己,肖瀾加快了速度,

Daniel下課後就直接到肖瀾的公寓了,他系著圍裙站在廚房,按照菜譜和上面的步驟,正在認真地烹飪醬汁豬蹄,

「叮…….」電飯煲自動跳閘,

Daniel自言自語:「飯已經熟了,接下來炒什麼呢?嗯,讓我想想…..對,西紅柿蛋湯,肖瀾喜歡喝」

看了一下牆上的鐘,Daniel不自覺得將火開大了些,手忙腳亂地準備其它菜,每次炒完一個,他都會認真品嘗,然後不停地調味,總的來說,今天做的菜,Daniel自己很滿意,

五個菜做好,Daniel依次把它們端上桌,這時肖瀾已經打開門進來,躡手躡腳地走到Daniel身後,從背後一把抱住他,嚇了Daniel一哆嗦,

Daniel:「你快嚇死我了,走路都不帶聲音!」

肖瀾微笑,頭埋在Daniel的肩上,把花從背後拿出來遞到Daniel面前,溫柔地說:「送給你的,喜歡嗎?」

Daniel笑著接過,輕輕地說:「喜歡,謝謝,快去洗手,吃飯了」,肖瀾不舍地放開Daniel,Daniel將滿天星放到客廳的花盆裡,從吧台下面拿了一瓶紅酒出來,

肖瀾脫下西裝,看見Daniel拿了一瓶紅酒,馬上洗了兩個紅酒杯拿到餐桌上,

Daniel笑了,將圍裙取下掛在廚房倒鉤上,從冰箱里拿出一瓶獼猴桃果汁倒進肖瀾的杯子里,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嚴肅地說:「你喝果汁」

肖瀾委屈:「為什麼?我要喝酒,果汁應該是你的」說著準備去換杯,

「啪…」,Daniel打了一下肖瀾的手,疼得肖瀾縮回去,看了一眼Daniel的臉色,手又探出去蠢蠢欲動,

Daniel皺眉:「你再試一下看?!上一次喝酒都喝進醫院了,你還沒吸取教訓是不是?!」

肖瀾扁嘴不滿:「那你還把酒拿出來勾引我」

兩人坐下來,Daniel給肖瀾盛了一碗湯:「怎麼感覺你這次出差又瘦了不少,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了?」

肖瀾有點心虛,但表面很平淡:「就和平常一樣,可能是換季了,胃口不太好(喝了一口湯。滿意地點點頭)嗯,不錯嘛,廚藝又精進了不少!」

Daniel得意地笑:「那肯定,嘗一下我做的醬汁豬蹄」夾了一塊遞給肖瀾,

看著他低頭大吃的模樣,Daniel有一種成就感,心裡很高興,一杯紅酒很快下肚,

兩人吃完晚餐,肖瀾在廚房洗碗,Daniel轉移陣地,坐在客廳的地毯上,一邊看電影,一邊繼續喝紅酒,不知不覺臉已經通紅,從脖子紅到了耳根,等肖瀾洗完澡,收拾好廚房,酒瓶已經快見底了,肖瀾走到客廳,看見Daniel已經不用杯子了,直接拿酒瓶灌,嚇得他趕緊跑過去搶走:「Daniel你幹什麼?!不讓我喝自己喝這麼猛!都喝醉了!」

Daniel擺擺手:「我沒醉,這麼點還不夠喝呢,給我!」說著伸出手去搶,肖瀾把酒瓶舉高不讓他拿到,準備放到冰箱里去,被Daniel抱住腿:「你別走,別搶我的酒」,肖瀾看著他醉醺醺的模樣,心裡有氣又不能罵,咬了咬牙,把酒瓶放在一邊,蹲下來艱難地將軟綿綿的Daniel扶正坐好:「就這樣,別動!別動!保持!」

Daniel乖乖地點點頭,肖瀾走進廚房,倒了一杯熱水,坐下來餵給他喝,Daniel東倒西歪的,肖瀾右手扶住他的腰,左手端著杯子餵給他喝,喂完之後將Daniel扶正靠著沙發坐好,騰出手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熱死我了!」,肖瀾將襯衫的扣子解開了三顆,用手扇著散熱,Daniel偏頭半眯著眼,看著肖瀾出汗的模樣,喉嚨乾澀,感覺很渴,慢慢地湊近肖瀾,看見他太陽穴上滴落的汗珠,以為是水,閉上眼睛親了上去,肖瀾:「等……等下,你幹什麼?」一把推開他,

Daniel:「我渴了」

肖瀾腦袋一蒙,差點想歪:「你說什麼?」,剛說完,Daniel又向額頭親了上去,肖瀾:「等……等一下,我去廚房給你倒水,你鬆手」

Daniel並不想等他去倒水,而是直接從額頭吻上了肖瀾的唇,吮吸著,肖瀾被親上的那一刻,腦袋「砰」地一聲就炸了,忘記了推開,直到Daniel的舌頭伸了進去與他交纏,

肖瀾知道Daniel喝醉了,他並不是一個乘人之危的人,雖然他喜歡Daniel,很想和他在一起,想將他佔為己有,但是肖瀾不想在Daniel喝醉的情況下,他奮力地將Daniel推開,站了起來,喘著粗氣:「Daniel,你喝醉了,早點去休息吧,我送你回房間」,看見Daniel坐在地上眼巴巴地望著自己搖頭,肖瀾緊張地咽了咽口水:「你不回房睡在這睡也可以,我去給你拿條毛毯過來」,說著走進自己的房間,打開衣櫃,剛把毛毯拿出,轉過身就看見Daniel站在自己面前傻笑,肖瀾先是被嚇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把毛毯遞給他:「給」,Daniel看著肖瀾的眼睛,無視毛毯,將肖瀾的雙手扣住壓倒在床上,俯視著他,

肖瀾:「Daniel你幹什麼?你不願意睡客廳我把房間讓給你,放手!」,

Daniel只是笑,摸著肖瀾的臉頰,從額頭摸到唇角:「你的臉好光滑,鼻子很好看,嘴唇……(Daniel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嗯……剛剛親起來軟綿綿的,這胸肌有經常鍛煉吧?」手不安分地在肖瀾身上遊走,

肖瀾被摸得沒了力氣,低吼道:「Daniel,別耍酒瘋了!你看清楚我是誰!」

Daniel:「我當然知道你是誰」

肖瀾:「知道我是誰你還敢……唔嗯唔……」

Daniel的吻猝不及防,劈天蓋地地襲來,迫切而熱烈,讓肖瀾最終迷失了,在酒精的促使下,Daniel遵從了自己內心的渴望,沒有放過肖瀾身上任何一個地方,一整夜直到黎明……

第二天早上,太陽當空照,陽光透過窗帘照進房間,地上散落著兩人的衣服,褲子……

肖瀾躺在Daniel的懷裡熟睡,他已經累到不行,Daniel先醒過來,扶著自己宿醉疼痛的頭,揉了揉,睜開眼看到沉睡在身旁的肖瀾身上全是紅印,脖子種滿了草莓,后脊背一陣發涼,心中OS:不會吧?!難道??,慢慢掀開被子,Daniel差點叫出來,捂住自己的嘴巴,心中SOS:「我靠!!!!昨晚幹了什麼????我怎麼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一通操作猛如虎,結果是個二百五。

葉浪火急火燎的給葉昊打通了電話,哪想到人家只說了句:「這點小事情就別來煩老子了,老子還要睡覺!」

聽到電話里傳來的嘟嘟聲,葉浪也不管什麼父子親情了,直接破口大罵:「老東西,欺負老子沒你人脈廣是吧?不就是讓你給老子弄架飛機回去嗎?曹!」

眼前,龍魂等人剛才還準備出去旅遊的興緻全都沒有了。

一個個苦著臉,看著葉浪在桌子上高高在上的走來走去,忍不住好奇問了句:「少主,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這麼快就要回去了?」

葉浪正準備將具體原因說出來,可想了想,自己要是告訴這幫兄弟他不能按照時間回去就會被開除,到時候自己肯定會被龍龍等人詛咒死。

畢竟,那份破保安的工作,真的不賺錢。

可葉浪當保安,那可絕對不是奔著錢去的。

學校多好啊,美女如雲,凌菲在學校,上官麟雪也在學校,李雅珊還是在學校。

就這些美女,都已經能讓自己好幾天不吃飯不感覺餓了。更別說是那些小美女了。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如此遠大的志向,絕對是龍魂等人所難以理解的。

「唉……學校那邊出大事了。學校里幾個董事造反,奶奶個熊的,現在將我還有我老婆居然打算開除了。你說說,這怎麼行啊?」

「額?學校現在不也是你家的嗎?」龍魂早就聽說了葉昊將紫禁國際學校買下來的事情,因此反問一句。

葉浪皺著眉頭,生氣道:「曹,我剛才說的話你難道沒聽見嗎?學校的董事們反天了,居然打算將我家老爺子也弄出董事行列。」

此話一處,龍魂等人紛紛如臨大敵,看著葉浪斬釘截鐵道:「少主,既然這樣,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回去干特娘的。」

「對,不用怕,就算我們誅神手裡的錢,我想買下這麼一所破學校應該是沒問題了。」

「如果買不來,到時候我找那些董事們談談。」

葉浪樂了,自己的計策看來是起作用了。

「哥幾個,現在最關鍵的是我必須要在學校老師下班之前趕回去,這都已經十二點了,距離下午七點鐘,還有六個多小時。」

「少主,弧邦國時間中午十二點,是我們那邊早晨七點鐘。所以我們還有足足十二個小時呢。」

一語點醒夢中人,葉浪恍然大悟,開懷大笑道:「哈哈,那急個屁啊?不用著急了,飛機我們自己想辦法。」

其實飛機的事情很好解決,葉浪先給艾達公主打電話,將自己著急回國的事情說完后,艾達公主立即表明自己會派出兩輛直升機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