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夏瞳看著躺在地上,被捆的跟粽子一樣的母親,整個人扎猛子就朝著前方沖了過去,只是地下坑窪不平,好幾次都差點摔倒在地上。

「站住,你怎麼過來了?」

趙老三一看,急忙把手中的煙頭扔在了地上,一臉焦急的擋在了顧夏瞳面前,他可是已經收了別人家的錢,今天這事兒必須辦成了,否則,別人鐵定不會饒了他的。

「你走開,你個畜生,為什麼要綁著我媽媽?」

顧夏瞳宛如被激怒的小獸,張嘴就咬在了趙老三的手臂上。

「啊!你個死丫頭,我看你找死!」

趙三老吃痛,抬起另外一隻手就朝著顧夏瞳的腦袋上打了過去。

「唰!」

林逸一把抓住了趙老三粗糙的手掌,面色冷漠,眼神冰冷的盯著趙老三。

「你,你是什麼人?敢管老子的閑事兒?我看你找死!」趙老三看著林逸,不爽的吼道,隨後用力的抽了一下自己的大手,竟然沒有辦法掙脫林逸,心裡不禁一咯噔。

「顧夏瞳是我林逸的女人,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夠動她!」

林逸咬著槽牙,無比冷漠的呵斥道,如果不是不太清楚眼前的情況,就憑趙老三敢對顧夏瞳出手,他都會滅了對方。

「媽媽,媽媽……」

顧夏瞳見狀,急忙沖了上去,解開了繩索,把地上那身材清瘦,一頭白髮的老嫗攙扶了起來。

「咳咳,夏瞳,夏瞳你回來了啊!」

老嫗看著顧夏瞳激動的笑道。

「嗚……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顧夏瞳緊緊抱著這唯一的親人,哽咽道。

「呵呵,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老嫗看著顧夏瞳,擠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

「你放手,我是顧夏瞳的父親。」

趙老三看著林逸有些緊張的說道。

林逸一聽,眉頭微微一皺,不過還是鬆開了自己的手掌。

冷少的替身罪妻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媽媽?」

顧夏瞳眼淚汪汪,盯著趙老三倔強的質問道。

「呵呵,可不是我主動的,是你這老媽子自己找死,想要給你賺一個學費而已,你也知道的,她現在每天吃藥,活著也是受罪,死了反而還是一種解脫呢,你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他啊!」

趙老三瞪著眼睛,宛如怒目厲鬼一般,盯著顧夏瞳的母親冷冷的笑道。

那兇悍的眼神兒,看的顧夏瞳母親身體一顫,只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夏瞳啊!你爸說的不錯,我活著就是累贅,這天天吃藥我也真的很痛苦,媽走了,你把大學上完,千萬不要在回來了。」

「我不,我不,我不要你死!」

顧夏瞳緊緊的抱著自己的母親,哽咽道。

「呵呵,阿姨,我就是醫生,你的情況我很清楚,不外乎是勞累過度,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可以保證,把你調理好。」

林逸走上前,看著顧夏瞳的母親,淡淡的笑道。 「呵呵,治好了又能怎麼樣呢?我年紀不小了,與其苟延殘喘,不如死了省事兒,夏瞳的路還很長,我不想拖累她。」

夏瞳的母親說完,扭頭看向了自己的男人趙老三,「你把錢給孩子一部分,我在這裡等陳家的人。」

趙老三一聽,頓時眸光閃爍了一下,隨後陰測測的笑道:「你可不要騙我啊!要不然我的手段你知道的。」

「呵呵,我都這個樣子了,你覺得我還有必要騙你嘛?」

趙老三一聽,心想也是的,當即轉過身走到了之前蹲著的地方,從一個塑料袋子里掏出了一沓百元大鈔,走到了顧夏瞳面前,有些不舍的說道:「這是你的一萬塊,你媽從現在開始,就不是你的了,她歸陳家人了。」

「我不要,我不要這錢。」

顧夏瞳搖頭,一巴掌把那一沓厚厚的鈔票打的飛了出去。

「你他瑪德找死?」

趙老三一看,頓時眼睛一瞪,咬著槽牙就準備抬手打顧夏瞳,那熟悉的樣子,顯然以前絕對沒少做那種事兒。

「砰!」

一聲悶響。

趙老三隻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頭蠻牛狠狠的撞了一下一樣,整個人竟然直接倒飛了出去。

之前不動手,那是因為林逸不清楚其中的原因,可現在,搞清楚了其中的原因,他要是還能夠再忍著那就不是他林逸了。

趙老三這種行為,簡直連牲口都不如。

「嘩啦!」

趙老三重重的落在了一堆雜草中,摔的他慘叫連連。

「趙老三,趙老三,你個王八蛋在哪裡啊?」

遠處有焦急的聲音傳來,隨後便是電燈在草叢之中晃動,一群人急急忙忙走了過來。

「咳咳……。」

趙老三捂著自己的心口,一臉痛苦之色,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直到那陳家的人上前,他才回過神兒。

「怎麼了?」

陳力人眸光有些警惕的看著狼狽無比的趙老三問道。

「咳咳,人在哪裡,你們直接帶走就行了。」

趙老三指著顧夏瞳的母親,氣喘吁吁的說道,林逸那一腳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實在有些太重了,那怕是到現在,趙老三的胸口還是有種火辣辣的感覺。

陳力一聽,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只要人還在,那就沒事兒,當即朝著顧夏瞳的母親走了過去。

「老嫂子,錢你們家收了,規矩可不能廢啊!只能辛苦你了。」

陳力看著顧夏瞳的母親,有些不忍的說道。

畫骨銘心 「呵呵,你放心,我既然答應了,自然不會反悔的。」

顧夏瞳的母親微微點頭,神情有些凄慘的小聲說道。

陳力聞言,微微點頭,隨後大手一揮說道:「把人帶走吧!」

「不行,不行,你們不能帶走我媽媽!」

顧夏瞳急忙沖了上來,伸開手臂,擋在在自己母親面前。

「丫頭,這件事兒完全是你媽媽自願的,我希望你搞清楚,按照之前的規定,如果她反悔了,可以,賠我陳家三十萬,否則,今天人我肯定是要帶走了。」

陳力盯著顧夏瞳冷冷的說道,同情是一回事兒,可讓他放過顧夏瞳的母親可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畢竟他也是花了真金白銀的。

「什麼?我不信,我不信,一定是趙老三逼的,一定是趙老三逼的。」

顧夏瞳用力的甩著腦袋,一臉不敢置信的吼道。

「呵呵,老姐姐,說句話吧!」

陳力把目光看向了顧夏瞳的母親,說實話打心眼裡陳力是佩服對方的,他不傻,自然也知道顧夏瞳母親的想法。

「孩子,這都是我自願的,這麼多年我早就活夠了,你不要管了,今天就讓我隨他們去吧!」

顧夏瞳的母親,淚眼婆娑的說道。

「不錯,這一切都是你這死鬼母親自願的,甚至,把你賣給市裡也是她的注意,嘿嘿,沒想到吧,她可是比我狠多了啊!那男人可是她親自幫你挑選的,一名四十多歲的禿頭,哈哈!」

趙老三走了上來,獰笑道,一開始的時候,他也不相信,可當看到陳家給的兩萬訂金,他就明白了,這一切都是真的,他趙老三發財的日子來了。

顧夏瞳一聽,整個人頓時愣住了,臉色也在瞬間變得蒼白一片。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媽媽一定不會這麼對我的。」顧夏瞳失魂落魄,用力的搖著頭,顯然無法接受這一連翻的打擊。

「把人帶走,不要耽誤了時間。」

陳家人咬著牙齒吼道。

「嘩嘩!」

幾名壯漢,上前拿著繩索跟扁擔走了上來。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們了,不要,不要啊!」

顧夏瞳就像是一個即將失去全世界的可憐孩子,直接跪在了地上,哀求道,母親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也是她唯一奮鬥的目標,如果母親不在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等等,是不是我給了你們三十萬,這件事兒就過去了?」

林逸上前一步,攙=著顧夏瞳,從地上站了起來,盯著陳家人面色平靜的問道。

陳力眸光閃爍了一下,還是微微點了點頭,「當初的約定的確是這樣,只要你們能夠拿出三十萬,我放人。」

林逸微微點頭,「把你們手機拿出來,我現在給你們轉賬。」

「你真的願意出三十萬?」

「嗯!」

林逸沒有廢話,當對方的賬號遞過來之後,馬上就轉賬了。

看著到手的三十萬,陳力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就這麼一下子,兩萬就變成三十萬了?陳家在當地算是比較有錢一點的,可這三十萬對他們來說,也同樣是一筆無比恐怖的財富。

「既然,你們付錢了,那這件事兒就算是過去了。」

陳家眾人也算是言而有信,當場就轉身離去。

「小夥子,你……。」

顧夏瞳的媽媽瞪著眼睛,一臉震驚的看著林逸,重重的嘆息了一聲,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阿姨,就算是你真的想要收拾這趙老三,也不需搭上自己,更不需要犧牲夏瞳,有我在,天塌不了的。」

林逸看著顧夏瞳的母親,淡淡的笑道。

陳力這樣一個普通人,幾乎都猜到了她的想法,林逸自然也清楚知道對方心中的想法,首先,趙老三把她賣給了別人,這事兒要坐牢,再者,她親自給顧夏瞳找了個男人,不管對方什麼品性,顧夏瞳肯定不會在為生計而忙碌。 甚至在顧夏瞳的母親看來,也許顧夏瞳跟著一個有錢人過見不得光的日子,也比跟著他們一起好,光是從趙老三剛剛的隻言片語中,林逸就能夠想到顧夏瞳的生活是多麼的危險。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與狼共舞。

如果不是趙老三看出了顧夏瞳的價值,現在顧夏瞳是個什麼處境那真是沒人能夠說的清楚。

顧夏瞳的母親一聽,林逸的話,整個人頓時猛的一顫,那渾濁的眸子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似乎沒有想到林逸竟然能夠一眼看出她的想法。

「什麼?你個臭娘們兒,竟然敢害老子?我打死你!」

趙老三一聽,頓時齜牙咧嘴,揮舞著拳頭就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求求你了,不要打我媽媽!」

顧夏瞳宛如護住護崽的小老虎,擋在自己母親面前,苦苦的哀求道,這種日子已經不止發生一次了。

這趙老三雖然好吃懶做,可畢竟是生活在農村的人,倒還有一棒子力氣,顧夏瞳每次雖然拚死抵抗,可是根本不管用啊!完全擋不住趙老三這樣的成年人。

「唰!」

一隻充滿力量,又帶著溫度的大手,輕輕的落在了顧夏瞳的肩膀上。

「有我在,你放心就好了,天塌下來,我林逸也能夠為你撐起!」

林逸自信滿滿的笑道,而後往前走了一步。

「你……」

眼看自己的拳頭即將落在林逸身上,趙老三頓時心頭一顫,急忙收回了自己的拳頭,林逸之前那一腳,可是讓他很忌憚啊!那種恐怖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抵擋的。

「你,小子我可告訴你,這丫頭已經賣給城裡的大老闆了,你要是招惹到了城裡的老闆,哼哼,小心狗命難保。」

長嫂難爲 趙老三盯著林逸陰測測的冷哼道。

「好啊!我倒要看看是城裡那個老闆這麼大的膽子,敢動我的人!」

林逸傲慢冷哼一聲,便轉身,看著顧夏瞳溫柔的說道:「現在,先把阿姨送回去,我幫她調理一下身體。」

「哦哦。」

顧夏瞳回過神兒了,腦海中自然想起了林逸在望江樓,那狂妄霸道的一幕,連局長,望江樓的老闆都在他的面前畢恭畢敬,這才是真正可怕的存在吧!

「也許,他真的可以幫我吧!」

顧夏瞳心裡想到。

趙老三看著林逸三人的背影,眸光閃爍了一下,最終還是不敢出聲,他害怕挨打。

可站在一旁的趙明文卻不爽了,這要是顧夏瞳不能被賣到城裡去,那趙老三的幾畝地,跟那破房子他肯定是得不到了。

「不是,我說老三,就這麼放他們走了啊?那可是二十萬啊?」趙明文伸著腦袋,湊近趙老三,一臉銀劍的挑撥道。

「我呸!就這麼算了?他們想的美,你回去把你家的摩托車整出來,咱們去市裡,我知道那老闆住在哪裡,我們現在去找他,回來肯定還能夠堵住他們,瑪德,那二十萬可是老子下半輩子養老的,誰敢拿走我跟他拚命。」

趙老三咬著泛黃的牙齒,一臉猙獰的吼道。

「哎,那趕緊走!」

趙明文拉著趙老三,便一腳深一腳淺的朝著自己家裡衝去。

十分鐘后。

破敗的房子內,林逸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命總算是保住了,不過這張春香的身體實在太差了,而且常年遭受毒打,這體內還有很多暗傷,想要完全調理好,最少也需要半年以上的功夫。

「林逸,我媽媽怎麼樣?」

顧夏瞳看著滿頭大汗,神情很是疲憊的林逸,雖然心裡有些心疼,不忍,不過還是焦急的開口詢問了起來。

「呵呵,沒事兒了,我可以保證,長命百歲!」

林逸看著一臉驚恐不安的顧夏瞳淡淡的笑道。

「謝謝你!」

顧夏瞳說著,就朝著地上跪了下去,如果不是林逸,今天她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陳家人之所以要肯花兩萬塊買張春香為的是什麼,她也多少猜到了,一旦真的下葬了,那可是神仙都救不回來了。

「唰!」

林逸一個箭步沖了上去,急忙托住了顧夏瞳的雙臂,淡淡的笑道:「沒事兒,你給阿姨收拾一下,然後跟我一起去城裡吧!」

顧夏瞳見林逸很堅持,也就不在掙扎了,慢慢的起身看著林逸擠出了一絲不自然的笑容,說道:「不去了,這裡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我要一直在這裡照顧我媽媽。」

「照顧阿姨?你現在這種情況怎麼照顧阿姨?阿姨的身體這些年飽受摧殘,想要完全調理好,只能去條件更好的城裡,而且我的化妝品公司剛好在籌備中,現在很缺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在金融方面很有頭腦的,去幫我,用自己的實力賺錢,照顧阿姨不是更好嘛?」

林逸看著顧夏瞳一臉誠懇的說道。

顧夏瞳的性格他非常,如果直接給錢,或者直接給予幫助,這個倔強的丫頭絕對是不會要的。

「不用了,我,我可以照顧我媽媽。」

「呵呵,夏瞳,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我的醫術毫不誇張的說當世第一,我都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搞定的病情,別人也絕對不可能搞定。」

「另外,就算是能夠搞定,你覺得要多少錢?可是在我這裡不一樣了,新廠,你完全可以發揮自己的才能,只要你有能力,讓公司走上正軌,錢對你來說不是問題,你難道真的願意阿姨在這裡跟你一起受苦?」

林逸再度開口勸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