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這傢伙怎麼什麼都吃。”

“我的鞋子啊!”

……

“……”

研究部門的熱鬧程度顯然有些略超空幻的估計,站在門口的他有些舉棋不定,不知道是應該進去,還是別打擾他們。看眼下的情形,衆位研究人員們顯然都已經進入狀態,自己進去會不會打斷他們的調教……不,是研究呢?

不過下一刻,他就不需要擔心了,因爲一隻沒有了雙槍的雙槍蟲子(骨質長槍被研究部門進行各種慘無人道的試驗中),突然衝破幾名研究員的壓制,直直地衝向空幻這方。

或許在這位蟲子看來,即是出口,又只有空幻一人守衛的方向,應該會更好突破些,但下一刻,他就後悔了。

空幻舉着右手,電弧閃爍,不過攻擊還沒發出,這隻倒黴的蟲子被一旁躍起的影族人,一榔頭敲在後腦勺(大概是後腦勺吧),悶棍之下,即便是面對力量等級比其小了數階的影族,蟲子也只能不甘地口吐白沫、撲到在地。

不過這樣一來,人們也算是注意到了空幻的抵達,但也僅此而已,空幻所擔心的因爲自己而打斷試驗的情況,完全沒有發生。

“長老,有什麼事嗎?”某位相對清閒的研究員出現在空幻面前。周圍的研究員則稍稍行禮之後就各做各事,至於那隻暈過去的蟲子,現在正被拖着後腿擺在了一張大桌上,接受腦殘刺激和心臟電擊測試,身體一跳一跳的顯然不怎麼舒服。

“也沒什麼,只是想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另外,我需要調動一些研究員進入隕石基地內部查看,這關係到之後與其他蟲族的戰鬥。”

“!”

一聽到進入隕石基地殘骸,周圍的研究員居然有大半停下了動作。

此時隕石基地被駐守部隊圍住,暗影戰隊正在其內部確認安全性,因此這些衝着新鮮隕石基地殘骸,從各地趕來的研究人員纔會在這裏研究活的蟲子。

雖然第一次研究活的蟲族,對他們而言也不虧欠,但對於這羣固執的傢伙而言,首要目的顯然還是頭頂那個龐大的殘骸。

一陣雞飛狗跳之後,此次趕來的六十來位研究員帶着他們的助手,全部站在了空幻面前,一副整裝待發的摸樣。

爲難地扯了扯嘴角,空幻看着不少還處在試驗中,正以各種姿態被固定住的蟲族俘虜,他爲難地笑了笑,出言解釋:“這個,這些蟲子也需要研究不是,而且第一批進入隕石基地的,爲了安全考慮,數量只有二十人。”

“長老,我!我父親就是第一次蟲族侵略時的蟲族祕密研究員,我本人也親自參與過第二……”

“長老,本人在蟲族學上擁有三年的……”

“一邊去,在下擁有十六年生物學從業……”

(這是神馬情況?)空幻無力,(招聘嗎?)

事實上也差不多,第一次蟲族侵略是六十多年前,在座大部分都還是小孩甚至沒出生;第二次蟲族侵略雖然纔過去幾年,但那次隕石基地的研究之中,處於保密,參與人員的限制頗多。

只有這次,完全公開的蟲族研究,又是新鮮的蟲族基地。雖然飽受摧殘,但事實上基地內部受損並不大,如此大的完整度產生的吸引力,也不難解釋在座生物研究員們,對於被編組爲生物科技方向的蟲族興趣之濃了。

最終,抽調的二十名研究員喜氣洋洋地帶着資料跟上空幻,而剩下的研究員也只能將經歷更多地發泄到那十幾只倒黴的蟲子身上。

不過在隕石基地門口,研究隊伍又遇到了一點小麻煩。

一羣G06的倖存者攔住了衆人,表示也想要進入基地瞭解敵人,對於這羣人,空幻並不好反對。因爲身爲生物科技向的G06工業區,這些出現在空幻面前的人,大都是生物研究之中的權威,至少也是研究員級別。

而跟在空幻身後的研究員,甚至能夠叫出其中不少人的姓名,大難不死,兩方相見又是一陣唏噓,但空幻也只留給了他們五分鐘時間,因爲通過通信網絡,他了解到03號和05號隕石基地的發展,讓高層感到了極大的壓力。

在這種情況下,雖說並未對04號隕石基地殘骸,能夠在短期內產生什麼作用抱有多大期望,但多一分勝算,都是衆人所歡迎的。

於是,再次從這羣倖存者中遴選十人加入隊伍,穿過讓開道路的暗影部隊,一行人正式踏足這個佈滿蟲血、碎肉、斷骨、裂腸的蟲族基地。 時間:04號隕石基地墜落第11分鐘。

地點:遠西大陸東段海岸線,北緯15度區域。

與你盡餘生 天氣:雷雨。

烏雲籠罩下的世界充滿着酥麻的電力充斥其中,使得活着的動物們都不願外出郊遊,但嘩啦啦傾盆而下的大雨,卻依然將本應寧靜的海面鞭打地躁動不安。

隔着和緩沙灘的陸地之上,卻是一片茂密的叢林,從前遠西大陸朋人所留下的文明痕跡,不過短短十幾年時間,就便被大自然重新融合歸於塵土,最終留下的,也只有少許殘垣斷壁,以示當初朋族在此地的存在。

海岸邊,爲數不少的魚兒們,正爭先恐後地將腦袋伸出水面,呼吸着外面的新鮮空氣,形態各異的雙眼,出生地看着陰沉沉的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大概只是單純地走神吧。

不過很快,本來悠閒的魚兒們,突然間傳入水底,水面彷彿沸騰一般泛起陣陣白沫,因爲在那一刻,一股陰寒的恐懼,彷彿記憶深處的天敵,就在某個方向出現一般,讓魚羣做出了最符合本身的動作。

下一刻,所有魚兒都發揮出了有生以來最快的速度,向海洋深處游去。

而與此同時,陸地上的動物羣,也在莫名的恐懼感驅使之下,向大陸深處狂野奔逃。

如果自上而下望去,就能看到所有動物都是以海岸的一片區域爲中心在逃逸之中。若是在平時,這很可能預示着一隻充滿殺戮的史詩生物即將出沒,但現在這個時間段,臺上唱主角的卻不是史詩生物了。

威脅,來自天空。

伴隨着龐大的威壓自上而下傳來,本來籠罩着大地的雷雨雲彷彿棉花糖般,被從上至下飛來的隕星擊穿,數公里長的隕星直直地砸在海岸邊上,一半入水,一半破山。

強大的衝擊力在海岸大陸側濺起上百米高的塵埃,而在海岸大海側更是掀起了幾百米高的巨浪。

緊接着,滔天巨浪以超乎想象地速度,從海岸向海洋深處壓去,所過之處,美麗的珊瑚化爲碎屑、自由的魚兒變成肉沫、驕傲的巨鯊斷成幾節……

不過就在巨浪衝出幾公里遠後,從海洋深處同樣產生一股龐大的浪頭,狠狠地與巨浪撞在一起,兩相抵擋之下,海面重歸平靜。

但不過短短一兩分鐘時間,恢復平靜的海岸卻已經漂浮堆積了漫天的屍體,將整個隕星墜落區點綴成爲了人間地獄。

這就是03號隕石基地,遠離朋族中原大陸的第二顆墜落蟲族基地。

因爲距離太遠,周邊早已成爲沒有朋人的原始世界,缺乏威脅的隕石基地靜靜地聳立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有發出任何動靜。

不過這段時間,也足夠逃亡的動物羣做出反應。

與G06一樣,周邊的倖存黑手級動物在潛意識的驅使下聚集了起來。

或許是因爲03號隕石基地墜落的地理位置偏北,雖然在常規情況之下這裏屬於亞熱帶,但在冰河氣候之下,此地的溫度卻極低。若非現在是夏季,這裏大概已經被大片白雪籠罩。

生活其中的動物,也因爲環境問題,而在淘汰、遷徙、進化之後,大都變成哺乳類的恆溫動物,毛光發亮、體型中等,或許在本地他們算是最強者,但在整個雙月星,這些生物的戰鬥力就不怎麼排的上位了。

何況,這裏不是G06那般的生物工業區,沒有那麼多人造的黑手級麒麟獸、電皮卡、雷光鼠、閃電蝦什麼的,因此,整整一個小時時間,匯聚在8051標定的集合點的黑手級動物,竟然只有一百來頭。

這麼點數量,能有什麼作用?8051和楚玲都對此毫無信心。

若是衆人的觀念還停留在第二次蟲族侵略之時,或許這一百來頭黑手級還會衝上去,因爲安那時候的觀念,蟲族基地在半天甚至一天內都毫無戰鬥力。

但此時此刻,G06方向上的04號隕石基地戰區,已經爆發戰鬥。這就說明了此次的隕石基地,並非在甦醒期間束手就擒的小蘿莉,反而是帶着獠牙的。

因此,即便是楚玲打算讓這一百來頭黑手動物組隊上去騷擾一下敵人,8051也不願意將這種必死任務交給它們。

於是,就在楚玲藉助一隻冥獄蝶,將思維和靈魂級巔峯的實力降臨到蝴蝶身上,打算接手黑手動物的控制權,考慮是否打游擊之時。收到了04號隕星的報告,瞭解到此次蟲族隕星中,擁有近兩千只特異雙槍兵種未受到保護層影響的8051,遣散了這些黑手動物。

“送死如果能產生作用也沒什麼。”8051做出瞭解釋:“但敵人的單體實力不下於黑手級,配合又密切,此地又屬於開闊地,除非我強行使用大型地質災害改變地貌,遊擊的作用很小。”

“那就改變地貌啊。”楚玲顯然有些站着說話不腰疼。

聽到楚玲發言的8051,也白了對方一眼:“大型地質災害可不是說法就能發的,其造成的危害充滿太多未知,現在還不是時候!”

“該怎麼辦呢?”眼瞅着03號隕石基地墜落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並不打算坐以待斃的楚玲,扇動着冥獄蝶翅膀小心翼翼地接近了隕星周圍。

畢竟是隕星墜落造成,即便是對方刻意放緩過速度,卻也導致周邊近十公里區域荒蕪,因爲靠近海岸,更是導致幾十公里海岸線的死傷遍地。

不需要雙月動物們主動堅壁清野,這大片區域就已經被蟲子們清理乾淨。

此時此刻,更外圍的動物們,正在8051和雙月的潛意識影響之下,瘋狂地清理更大的空曠區域,堅決不給蟲子留下多少資源;甚至於海洋內部,倖存下來的生物們也在搬運着淺海的物資,向深海游去。

遣散黑手動物,交給8051伐木之後,楚玲則一面等待8051所說的海洋、陸地史詩生物的抵達,一面驅使冥獄蝶向隕星飛去,以作偵查。

近了,前方因爲高溫和衝擊,導致海水蒸發產生濃霧的同時,又被揚塵遮蔽的隕星終於出現在了冥獄蝶複眼之上。

稍稍繞行,沿着更容易隱蔽的陸地區域飛,隕石基地的全貌漸漸收入楚玲的眼中。

不過高度不斷下降,楚玲的情緒也開始凝重,因爲透過揚塵和水霧,她只能發揮出靈魂級巔峯的精神力邊緣,發現了不少蟲子活動的跡象。

“果然出現了。”資料提供中的那種雙槍蟲子,出現在了楚玲精神力中。

折轉身體,讓自己隱入隕星表面凹凸不平的外殼之上,儘可能避免與滾燙的外殼接觸的同時,楚玲仔細地打量起這些,據說各個都有着黑手級實力,不下於蟲族中層怪物威力,卻還擁有着不小智慧的強大生物。

與04號隕石基地的消息不同,這些雙槍蟲子並沒有與同類聚在一起,如同戰鬥部隊一樣巡查四周,反而是每隻帶領着兩三個另一種被描述到的採集類蟲子(後被命名爲鉗蟲),正排着隊以隕星爲中心四散開來。

(他們在做什麼?)

楚玲心中疑惑,蟲子既沒有巡邏,也沒有采礦,卻在這裏列隊,讓她聞到了一絲陰謀的氣息。

不久之後,感知中的上千蟲子全部停下動作,空氣頓時凝重起來。

(要是這時候有一門速射炮該多好,只要架在這裏扣動扳機,嘎。)鬱悶地吐了吐口器,冥獄蝶楚玲晃盪着腦袋最終還是靜下心來觀察。

已經確認無法儘快幹掉對方,那麼多瞭解一點,待會兒得到史詩生物的協助之後也可以多一絲勝算。

再次過去幾分鐘,下面終於開始產生變化,每隻雙槍蟲子身後跟着的三隻鉗蟲,似乎接收了什麼命令,開始發生不同程度的變異。

有的三隻鉗蟲在分散之後突然爆開,血肉飛濺在半徑幾十米的區域,但這些血肉卻並未失去活性,而是異常詭異地蠕動着連接起來,隨後如同薄膜般拉伸着覆蓋了整片大地,形成一片片第一次蟲族入侵中出現過的菌毯;

有的則同樣三隻分散開來,隨後在雙槍蟲子揮舞着長槍的同時,動作詭異地褪去連接着肌肉的甲殼,無視結合處流出的血液,它們柔軟的身體迅速吞噬了這些本來堅硬無比的外殼,隨後不斷膨脹、膨脹、再膨脹。

最終,這些鉗蟲失去了最初的外形,化爲一個個膨脹的肉囊;

有的,則反其道而行,三隻並未分散,而是聚在了一起,甚至將帶領它們的雙槍蟲子也一起包裹其中,如同那些單隻的蟲子一樣:首先褪殼,隨後吞噬,再次膨脹。

不過它們還有着一個‘相互融合’的動作,最終,三隻鉗蟲和一隻雙槍蟲一起,化爲了更爲龐大的肉囊。

仔細觀察,楚玲很快發現了某種規律。

那就是,三隻鉗蟲加一隻雙槍蟲,變成的大型肉囊數量最少,也大多分佈在數量更多的單隻蟲子變成的肉囊之間。

而那些薄膜形成的規律則更好掌控,因爲這些薄膜此時已經將隕星周邊半徑三公里區域完全覆蓋,彷彿將整片大地撲扇了一層地毯,仔細觀察,還能看到這些地毯中細小如毛細血管般的通道內,綠色的物質正在流動。

(你們這是要鬧哪樣?)即便知道規律,對於敵人的目的,楚玲依然不得其所。

不過這時,還‘活着’的雙槍蟲子,卻開始如同G06彙報的情況一樣,相互組隊:一部分巡邏,一部分守衛在這些肉囊周圍,一部分則向海邊走去。

看了看歸於平靜,大都只是緩慢膨脹的肉囊區域,楚玲扇動起翅膀追着雙槍蟲羣飛向海邊。

隨後,她看到了很可能讓對雙槍蟲有着各種猜測的朋族研究員們吐血的一幕。

那些被猜測可能是雙槍蟲最主要武器的長槍,此時卻被它們當做魚叉,歡樂地收割着海岸邊上被潮水推上岸的大片死屍。

尖銳的槍口使得魚叉可以輕鬆地插入死屍軀體,槍口下方帶着的倒刺則讓被插上的死屍不至於滑落,長長的槍桿更是滿足了一槍多屍的目的。

很明顯,這貨就是個搬運用的魚叉。

而這些雙槍蟲子被懷疑用作騎乘的相對平緩腹部上方,此時更極爲合適地成爲蟲子們攜帶貨物的地方。因爲敏捷很高,奔跑起來極爲穩健的蟲子,即便高速奔行也不會將腹部上方的貨物跌落。

再次很明顯地表明,這些蟲子用作搬運工顯然比用作士兵更有效率。

(難不成和靈韻她們打的不可開交的,居然是一羣搬運工?)這結論很難以讓人接受,被折磨了片刻之後,楚玲決定還是拋給後方的研究員去頭疼吧。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必須清理海岸上的屍體,不能給蟲子留下任何資源供應,特別是在這個朋族的部隊,還得等上一兩天才能到達的時候,更是如此。

(8051,能聽到嗎?)

“情況我已經瞭解,屍體的問題不大,一個海潮即可解決,這種小型自然變動不會造成多大影響。不過,我需要你多注意那些肉囊,有種不好的感覺。”8051能夠通過生物瞭解整個星球,但並不能對已經沒有雙月星動物的、蟲族隕星墜落區域進行多少實質性觀察。

(我也一樣,那麼就這樣。)轉身飛向隕石基地,冥獄蝶楚玲的身後,在星球意志浩瀚精神力控制之下,近海海面正在慢慢攀升,一波接一波的海潮開始沖刷海岸。

隔着沿海岸線堆積的漫長屍體區,大陸側,近千雙槍蟲正不斷地搬運着泛白的魚屍;海洋側,沙灘上堆積如山的屍體,則在潮水的沖刷之下一點點縮減。

完全屬於自然活動的現象,沒有引起蟲子的注意,它們只是進一步加快了搬運工作。

而在衆人都沒注意到的地方,海洋的異動,卻已經驚動了海底某些存在,這些存在中,有助力、也有敵人。 不過五米直徑的肉囊,由只有兩米長度的鉗蟲變化而成,一開始還顯得極爲通透,顯然是被極度拉伸所致,以至於楚玲一度懷疑這東西,會不會在以下一刻就如同吹脹的氣球一樣爆掉。

但這顯然是杞人憂天了。

隨着疑似搬運工的雙槍蟲,帶來未被潮水沖走的屍體扔到了幾隻沒有變成肉囊,也沒有自爆的鉗蟲面前,眨眼之間,這些新鮮的屍體就被這些鉗蟲給分解成碎肉。

不過看來,這些鉗蟲並沒有吞食蟲‘將物質直接轉化爲能量液體’的能力,所以鉗蟲的工作也僅止於此。

兵王傳奇 隨後,這些肉沫被地面薄膜某些細小的突起上張開的詭異小嘴吞了下去,很快變成紅綠色的、能量與物質的混雜液體,沿着菌毯上細小卻堅韌的管道,輸送到了那些還顯得透明的肉囊之中。

不久之後,即便是從外面,也能清晰地看到肉囊內部有着某些生物組織,正在不斷增殖生長,並漸漸組成一些從未見過的形狀。

但就在楚玲期待着進一步變化,思考着到底是在組成什麼東西之時,肉囊表層的透明囊皮卻緊接着一層層厚實起來,並最終擋住了裏面的變化,即便是精神力都沒法穿過那厚厚的囊皮,將她氣地跳腳。

不過就在此時,冥獄蝶楚玲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因爲,史詩生物到了。

離8051召喚史詩生物只不過過去一個小時,就有三隻史詩生物,被8051集合在了之前黑手動物集合的地方,分別是地底土龍、陸地劍龍、兩棲巨型蠑螈。

土龍應該是成年體,單單露出地面的半截身體就有一百來米長,直徑十多米的大嘴緊閉,卻依然掩飾不足其中的巨齒,帶給人一種極爲強烈的恐懼感;

劍龍因爲外形接近地球遠古的某種恐龍,而從空幻處得名,但體長一百二十多米的它絕不是地球那種幾十米長的劍龍可比。幾乎每一步,這頭劍龍都可以引起一次小範圍的地震,導致本來還在周圍伐木的生物都躲得遠遠地;

至於巨型蠑螈,雖然帶着‘巨型’二字,比起兩位同夥而言卻顯得纖細渺小了很多,整個體長也只有十多米,高度不過三米,略顯滑膩的深黑色皮膚讓人渾身發麻。

對史詩生物印象一直停留在‘體型巨大’這一點的楚玲,極度懷疑對方是否只是黑手級的變種,能不能在之後的戰鬥中產生作用,但她更相信8051不會騙她。

如此一來,士兵到了,雖然還不知道戰果會如何,但稍稍發起試探性攻擊的時機也已經滿足。

身高也不過一米多點的冥獄蝶,晃動着翼展不超過兩米的蝴蝶翅膀,來到了三頭史詩生物面前。

“那麼,進攻吧,我的士兵們!”

“……”

“……”

“……”

30秒沉默之後,三位一頭霧水的史詩生物,選擇了接受腦海中古怪的命令,隨後,三個傢伙完全無視了在他們眼中,也只有眼珠子大小的冥獄蝶楚玲,懶洋洋地邁步向前。

目標:03號隕石基地。

“這是怎麼回事?”有些反應不過來,楚玲一臉囧然。

“咳咳,這個,我也沒辦法,雖說身爲星球意志,算的上雙月星所有動植物的老大。但實際上,我們所能影響的,也只是生物的潛意識而已。”

“例如想要動物逃亡,就讓它們感覺到天敵;想要動物伐木,讓它們對植物產生攻擊慾望;想要它們搬運木材,就讓它們對那些物資產生‘生物收集食物’之類的想法……但事實上,這些影響都只是潛意識,無法對主觀意識產生作用。”

腦海中8051尷尬地解釋了十數秒,這才做出結論:“而對於這些論精神力量不下於幽神級中高期,意識水平大都在靈魂級的史詩生物而言,潛意識的影響只能用於潛移默化,而無法直接干涉主觀意識。”

“所以呢?”站在劍龍頭頂的冥獄蝶楚玲有些鬱悶。

“所以,在控制的時候,接受我們賦予控制權的你,也只能影響到它們的潛意識。當然,這其中還是有很多技巧,並不是完全不能控制的……”

當三位史詩生物大爺即將接近龐大的隕星之時,8051結束了她的技巧解說,其實這些東西總結起來不過一個詞:心理暗示。

例如此時,面對發現史詩生物而聚集起來,意圖消滅敵人的幾百只雙槍蟲,本來因爲並不餓,所以還在疑惑要不要打架的史詩生物,在8051示範性地下達‘這些蟲子很有敵意’這樣的暗示之後,不需要楚玲做出更多的指揮(也做不出來),史詩生物就已經嚎叫着用各自的方法,撞向這些有點畏畏縮縮的蟲羣。

畢竟單從體型而言,這些蟲子也不過在兩米到三米自己而已。

轟隆隆!

劇烈的塵土被劍龍揚起,同時帶起小範圍地震般的大地震動,雙槍蟲在即將被踏扁之前四散開來,放開了劍龍的衝鋒道路,也導致數個肉囊被劍龍踩碎。

而此時,本來被楚玲小瞧的巨型蠑螈,卻也帶着黑光,如同閃電般穿梭在塵埃之中,飛速收割着這些雙槍蟲子的性命。

以劍龍開道,巨型蠑螈很自覺地收割着顯得凌亂的蟲子生命。

此時,面對巨型蠑螈的快速攻擊,雙槍蟲不得不集中到有巨型岩石等攔阻物的地方,一方面可以用長槍對靠近的巨型蠑螈發動攻擊,一方面也可以靠着巨型岩石產生的地形阻擋劍龍衝鋒。

不過別忘了,這裏可是有三頭史詩生物,地底的突然裂開打了蟲子們一個措手不及,藏身的巨石與躲在其後的蟲子一起跌入了土龍口中,半響之後,土龍從另一個地面冒頭,打了個飽嗝,隨後將小了一圈的石頭給吐了出來,上面還帶着完整的蟲族甲殼。

微微皺眉,看情形即便是土龍的消化系統都沒法解決蟲族甲殼,這倒是又一個壞消息。但債多不壓身,楚玲很快將注意力轉向此時的戰況上,心情大好。

劍龍並未可以攻擊敵人,而是四處亂跑,將佈滿肉囊的蟲族區域踐踏地一塌糊塗。巨型蠑螈則以速度和提醒清理着周邊落單的蟲子,而土龍繼續堅持偷襲之道。

不過隨着雙槍蟲們漸漸適應史詩生物的攻擊,被評價爲有思想的蟲子的它們,帶給楚玲的壓力開始攀升。

首先,明顯處於保護肉囊,一部分雙槍蟲開始主動攻擊劍龍,吸引對方注意力,帶着劍龍離開肉囊所在區域。

其次,另一部分雙槍蟲則相互協作,意圖以數量加上武器限制巨型蠑螈的活動範圍。

此外,它們還將相互之間的間隔,維持在三米以上,低於巨型蠑螈的體型,雖然防不住土龍,卻可以縮小單次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