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在唐易的無賴打法下就這樣迎來了勝利。再走出競技場的時候已經是一堆人圍在那裡。唐易二話不說就是一記「臟牧的光芒」,幾次爆發性的速度移動就逃離了現場。 林武海已經怒得不行,直接扭開了張垚的嘴,他的右手,多了一把小匕首。

щшш. ttκд n. ¢o

他直接將匕首,伸進了張垚的嘴裏,胡亂一攪。

張垚的嘴裏頓時血水就涌了出來。

“你小子舌頭是毒啊,我看你還能不能說話。”林武海繼續用力攪着,只攪道張垚眼淚橫流,不停的哼哼,他才罷手。

刀子掏了出來,上面全是血水。

張垚對着地上猛的一吐。

呸!

血水混雜着碎肉,就噴了出來。

“還胡亂說話不?”林武海頓了下來,衝張垚怒了努嘴巴:來人,給弄到海里面去嗆嗆水!

他話音剛落,一個馬仔走了過來,他手裏提着一根軟鞭子,對着張垚就拼命的抽!

啪!

一鞭子下去,張垚皮開肉綻,身上到處都是口子。

我仔細一看,才發現,那鞭子上,綁着許許多多的透明玻璃,只要一鞭子下去,那玻璃還能繼續劃開皮膚。

“嘖嘖,下手真黑啊。”大金牙在我耳邊小聲說。

我也輕聲說:看林武海像是個有閱歷有身份的老頭子,沒成想,下手是真狠,難怪餘胖子說他叫林刀把子,這作風,還真是刀把子!

啪啪啪!

馬仔一連抽了張垚十七八鞭,張垚的身上,全是血口子。

期間,張垚還看向了我的方向,他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想來是希望我一刀弄死他。

他現在是求死不能!

“扔海里面嗆嗆水。”林武海又指了指張垚。

幾名壯漢衝上來,將張垚扛了起來,站在碼頭邊的一個臺子上,直接扔到了海里面。

“下海馬。”林武海又搖了搖手指:給來點配菜。

“好叻,你就瞧好了吧,林爺。”一個大漢提着一個蛇皮袋子走了上來,他解開了帶子,將裏面的東西,傾囊倒在了海里面。

嘩啦啦!

一些淡黃色的小蟲子,像是一片雨一樣,潑到了海里面。

這些小蟲子,我可看清楚了,這都是海馬。

海馬會吸血,以前有專門的人,直接把乞丐給拍暈,然後用繩子綁住乞丐的腳,扔到海里面去釣海馬。

但這回,他們釣得可就不是海馬了,而是讓海馬去吸血。

海馬吸血可不跟螞蟥吸血一樣。

螞蟥吸血的話,會有一種往裏鑽的感覺,但不會特別疼,可海馬吸血的同時,還會釋放一種毒素,這種毒素作用於人的中樞神經,讓人感覺到極度的痛覺。

果然!

那些海馬丟到了海里面,海里猛的起了浪花,我估計那是張垚疼得痛不欲生,掙扎時候打出來的浪花。

“尼瑪,這下手也特麼的太草蛋了吧?”大金牙實在看不下去了。

我也看不下去了,你說張垚殺了那麼多人,你直接弄死他,一命抵一命也就算了,實在不借氣,各種抽、打,都行。

可這一上來,就直接用刀子剜嘴,打得皮開肉綻然後扔海里去喂海馬,這確實有些慘了。

這林武海啊,是個狠角色。

“這老頭,可真不能交朋友,心思太狠。”我小聲對大金牙說。

大金牙也點點頭,說確實是這樣。

“抽根菸吧。”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背過身,和大金牙一人點了一根菸。

“唉,事情我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的。”蘇河不時也過來了,他是恨張垚,但絕對沒有想這麼折磨一個人。

殺了就算了。

我拍拍蘇河的肩膀,表示理解。

其實這事吧,最主要還是林武海心裏毒。

你說他其實和張垚也沒什麼太大的樑子。

唯二的兩個樑子,就是他的侄孫子被張垚給搞了,這算“兩情相悅”吧?儘管傳出去名聲不怎麼好聽,另外就是剛纔張垚當着所有人的面,揭露林武海的侄孫子其實是他的親孫子這事……,唉,我只能說張垚就算不說這話,他下場也和現在一模一樣。

“別隨便弄死了,一分鐘提起來一回。”林武海還生怕把“張垚”給玩死了,還專門囑咐手下的馬仔。

他馬仔可能常年也幹這種事,每次都處理得特別溜,跟掐了表似的,真是一分鐘提起來一回。

差不多折騰了張垚三十多個來回,林武海招了招手,說時間不早了,再有四五個小時就天亮了,得幹正活了。

“得了,拉上來。”林武海身邊的小弟衝臺子上的馬仔招了招手。

那些人又把張垚給拉上來了。

張垚剛上岸的時候,簡直慘不忍睹,他不停的哆嗦着,身上爬滿了海馬,有些海馬的肚子已經通紅,顯然是吃了個大飽。

“走你!”

一個馬仔揮舞着鋼管,對着張垚的腰狠狠來了一下。

砰!

張垚被棍子打飛了一兩米,他身上的海馬都因爲慣性,掉了下來。

就和我們平常褲子上沾了灰塵,然後狠狠拍一下,灰塵就沒了一樣。

然後一位馬仔,揪住了張垚的頭髮,惡狠狠的拖着他的身體,緩緩走向林武海。

大金牙小聲對我說:哎喲,幸虧我小時候沒去混黑社會啊,這麼打,早給打死了,我以前還說盜墓的黑呢,那些盜墓都是見錢眼開的王八蛋,但一旦落他們手裏,也就是一刀的事,哪像這些人一樣,折磨得求死不能!

“你們說什麼呢?”在大金牙跟我耳語的時候,林武海衝我這邊說到。

大金牙連忙像犯了錯的小學生似的,低着頭,不說話。

我則強行把腔調打印,說老金剛纔和我談廣州那邊生意的事。

“不錯,年輕人嘛,事業爲重,什麼時候都得對生意上心。”林武海走到我身邊,憨笑着說:小李啊,但是吧,這人有時候也得談談有趣的事情,別老繃着。

“對,林老爺子說得對。”我點頭。

林武海指着張垚:小李,待會我就跟你表演一點特別有趣的事,我家裏有人曾經在老北京城裏當過劊子手,還曾經處決過一批重犯,學了一門凌遲的手藝。

“凌遲?”我聽了林武海的話,差點被嚇懵了,莫非林武海要對張垚凌遲?不是三刀六洞一鎖喉嗎?怎麼這老頭突發奇想要凌遲了?

“是啊!凌遲,用小刀在人的身上割肉,正規的凌遲方法,要割一千刀,這一千刀下去,人還不能死,得把那人的命留在第一千零一刀上。”林武海笑了笑,說。

我剛想說話,林武海又說:不過嘛,祖傳的手藝傳下來,總得掉個七七八八的,一千刀我來不了,刀法沒那麼凌厲,我只能來上三百六十刀,第三百六十一刀,我才能要了這小子的命!

他大喇喇的說道。

我去,這大半夜的,張垚都被折磨成這個死樣子了,還要來個凌遲?這也太殘忍了一點吧?

“老爺子,只怕不合適啊!”我指着天,說:您看,這都已經一點半了,再過三個多小時,就有工人來幹活了,你這三百多刀,到時候別被人看見,惹上了麻煩。

“麻煩!怕什麼麻煩?我林武海辦事,誰敢跟我惹麻煩?放心,有招子呢,你就看看好戲吧!”說完,林武海又走到了張垚的面前,對邊上的人說:上刀!

他旁邊有一馬仔,從包裏掏出了一個布卷,他在地上,把布卷打開,裏面全是各種各樣的刀具。

看來這林武海,真是打算凌遲?

只見林武海拿起了一片特別薄的小刀,直接用刀頭切開了張垚的衣服釦子,然後讓周圍的人把張垚的衣服給褪下來。

後邊的人真的一伸手,脫下了張垚的衣服。

“第一刀,敬天!”林武海拿着小刀,別看他人瘦,可是出刀那真是迅如閃電。

一刀過後,張垚左邊的ru頭,就被直接削掉了。

那片肉,粘在了林武海的小刀上。

林武海拿起刀,直接對着天空一揮,那片肉便被甩了出去。

“第二刀,敬地。”林武海又是一刀,直接將張垚的右ru頭也給切了下來。

然後他又把刀對着地上一甩,那片肉被甩在了地上。

林武海頭倆刀敬完了天地後,對我抱拳說:怎麼樣,小李,你是見過世面的人,老林這手藝,得算是皇家氣魄吧?

他那模樣,不以爲恥,反以爲榮,還這以爲他乾的是多麼了不起的事情一樣。

我連忙走到林武海的面前,對林武海說:林老爺子,算了,殺人不夠頭點地,要不然給張垚一個乾脆的,直接殺了他了事?

“你……在教我做事情?”林武海突然斜了我一眼,他的目光變得十分冰冷,同時他手中的刀頭,不停的震顫着。

我連忙說不敢,我說我是求林老爺子放張垚一馬。

“我爲什麼要答應你呢?”林武海壞笑着問我。

我眯了眯眼睛,說:林老爺子,我們,素來重信守諾,義薄雲天,今天,你給張垚一個乾脆的,我作爲招陰人,答應以後爲你招一次陰,這次陰,不管你老爺子遇到多大、多困難、多危險的事情,我招陰人,絕對不會推諉,必然信守承諾!

“當真?”

“當真!”

我再次給林武海拱了拱手,同時看了一眼張垚,他是有罪,可現在……確實太慘了,慘無人道,都像是回到了清朝,遭遇了滿清十大酷刑似的。

“呵呵!唉,小李啊,我老林吧,年紀大了,我也不信什麼鬼神,你說爲我招陰?這算什麼?是欺負我不懂科學嗎?”林武海憨笑起來,忽然,他拿起手中的刀,對着我眉心紮了過來! 當唐易在自己母親的肚子里的時候就開始考慮如何在殺戮競技場獲勝,原本是有很多方案的,然後在和唐晨的訓練中嘗試將可行的方案實現。

第一個實現的就是光了,自己的魂力很容易發光,所以唐易就一直讓自己成為一個大燈泡。這種方式是很難防得住的尤其是在對方全神貫注觀察你的時候,這個技能唐易一直追求瞬發並且亮,一定要亮到刺眼。

之後就是「人影」了,這個原本只唐易想要做一個類似障眼法或者替身的。結果發現自己的魂力特殊,魂力可以外放后凝成能量體具有傷害,所以就花大力氣將這個方案實現出來。人影的身體只是虛影用來迷惑對手,而實體就是手上的「劍」了。

唐易稱它們為「留影」,留下自己的影子,但是操控它們還是很費勁的,五個以上的影子唐易就需要付出巨大的心裡,無法行動。

然後還有的就是aoe了,起源就是留影的出現后操作實在太高,於是就用了最簡單的形式——一通亂砸!這個時候也是魂力可以外放后凝成能量體,后像是萬箭齊發一樣射出去。但是這個魂力的質量和操作都不如留影,是用來對付雜兵或者限制對手行動。

最後就是單體的傷害了,目前的最強單體攻擊就是運用空間的能力讓對手成為焦炭或者碎片,但是這一招不容易中,它表現出來的更多的是破壞力。中招除非是敵人的要害不然他還會和你拚命的,所以唐易又鼓搗出了專門破壞經脈迴路的損毀暗勁。

自己附著這種氣勁的攻擊會附著在敵人的身體,會隨著敵人的魂力流動進入身體后爆發,帶來嚴重的內傷。

對於唐易來說自己最大的優勢就是可以根據不同的情況設計出不同的技能來幫助自己,這是其他人做不到的。所以除非是實力上的壓制,不然唐易不會出現克制的情況,那些魂技也會在隨著唐易實力成長而變得更強。

而目前的殺戮競技場可以說是進入了一個奇怪的氛圍,唐易每次上場都會被圍攻,但是她每次都會有各種方法解決,加上她的空間能力變得嫻熟更加不好對付。還有從一開始就噁心到所有人的「臟牧的聖光」,就是因為這個技能所有人都對她氣得牙養。但是當你防備這個技能的時候就會變得束手束腳,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突然被「照」顧。

只有個別武魂對這個技能有一定抵抗能力,可是這些人就算不怕光在唐晨的範圍技能下也都敗下陣來。

就在大家以為唐易會靠這些技能耍無賴的時候,她突然開始正經地戰鬥起來。從某一天開始唐易不再用自己的那些技能了!

可是結果發現這個樣子的唐易還是能夠在一場又一場的勝利,這裡的人對於強者是格外的尊敬。一開始唐易的舉止並沒有讓這些人有什麼尊敬的感覺,就是一個賴皮的小女娃,可是如今唐易的行為向他們證明唐易的強大!然後……

這些人對唐易——殺心就更大了,也更興奮了!…………你以為他們的尊敬是那種敬禮問好嗎?這是殺戮之都!!!

………………

就這樣唐易10歲了,魂力達到了魂王級別,52的等級。而現在她在殺戮之都有了一個外號:「夢魘」!唐易絕對是所有人都不想遇到的對手,即使是結束戰鬥后也沒有人會去堵住她,因為被她所傷到的人經脈都會受到損傷。在殺戮之都這樣的傷在你還沒有復原的時候就會被殺掉。

唐易呢?現在正在研究自己的空間能力,在某一天自己的空間能力終於可以讓自己瞬移了。這也是自己為什麼會開始放棄使用魂技的原因。

到了如今,空間能力有了極大的提升。唐易開了一個大約一個足球場的空間存放自己的物品,而且還可以讓自己虛化,讓敵人的攻擊落空,最為關鍵的是自己在虛化的同時還是可以攻擊的。

其他的空間運用比如傳送,空間碎裂,空間凝固都可以使用。但是就像是一開始的轉移一樣還不太完善,還需要自己研究練習。

「今天就是第100場殺戮競技了。」唐易拄著自己的劍感受空間的變化道:「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的,七小怪目前幾歲了?」

「最好是同一年齡段的,我可以試試能不能找回自己的感情。」唐易這幾年終於明白自己一直缺少的什麼,那就是感情!

她準備和七怪一起一段時間,感受名為友情的感情,希望自己可以知道這種感情的意義;另一個原因就是——和他們在一起肯定有架打!

又發了一會兒呆之後唐易就伸個懶腰,扭了幾下手臂,向著殺戮競技場的方向前進了。

這一次,人生鼎沸!

「夢魘!夢魘!夢魘!」

……

這是唐易的第100場競技場,只要她獲勝走完地獄路,那就是新一代的殺神!

結局沒有懸念,唐易輕鬆的獲得了勝利,而在觀看競技場的唐晨卻是興奮地看著唐易。

在唐晨的計劃中唐易最多打到40幾場的勝利就會被他停下來,但是唐易想要出去不想在這裡待下去了,兩個人就來了一場真實的對決!

擁有殺戮領域的唐晨可以使用魂技,巔峰斗羅的實力可以說是神以下,人之上的地位。

但是在卻在唐易討不到便宜!空間的能力太過棘手,自己的攻擊會被看破。就算自己使用全力這個狡猾的泥鰍就是抓不著,唐易給他的攻擊自己還要提防。尤其是那個該死的「牧光」更是氣的唐晨要用鎚子輪死她的衝動。

唐晨現在知道以前唐易的對手有多憋屈了。最終的結果就是兩人都是受了輕傷,唐易是看破攻擊加上空間能力避免受傷;唐晨則是因為唐易的攻擊對他不起作用。

唐晨在結束戰鬥后就默默地看著唐易,唐易也用自己的死魚眼看著唐晨。

「出去之後注意身體。」在看了自己女兒許久後唐晨說出了這麼一句話就走了,以後就再也沒有聯繫過唐易了。

唐易被這句話唬的不輕,「這……這……這是唐晨說的話嗎?」少女獃滯中——

回到自己宮殿的唐晨臉上的興奮的表情難以消退。唐易的出現激發了唐晨多年的心,戰鬥的心。

就讓這個小娃娃去外面歷練,自己也會開始想辦法對付這個泥鰍一樣的女兒,然後和她打一場真正的生死對決來滿足自己現在對戰鬥的渴望!

……

時間回到現在,唐晨正在為唐易的百勝在所有的殺戮之都的人面前做演講。說的是慷慨激昂,聽的那是熱血沸騰!那些聽著唐晨演講的人現在有的都擼起袖子,都準備為建設更美好的殺戮之都去殺人了!

「不啦不啦不啦……,賊哈哈哈哈哈……,嘻嚕嚕嚕嚕……」在唐易的腦海中唐晨的演講就是這個樣子的,因為她根本聽不懂。所以就學著那些擼袖子的人的表情,假裝聽懂了。

「哎,闊佬啊……你死宅快跟你講,妨礙咱都渣渣!……(元首)」唐晨現在講的更加激動,擼袖子的那位都快哭了,然後唐晨蹲下抱住了唐易:「而我的女兒,你做到了,我為你感到由衷的驕傲。去地獄路吧,在那裡證明你就是新一代的殺神!」

「這,原來夢魘是殺戮之王的女兒!」

「這麼恐怖的嗎?真是虎父無犬女啊!」

「夢魘公主!夢魘公主!」不知道是誰帶頭喊出,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夢魘公主……夢魘公主……」

而唐易的想法是:這都要走了你現在說這個?當即唐易就發火了:「這個稱號可真是難聽啊!」

「嗯,你說這個?還以為你會問我為什麼會這個時候說出你的身份。」唐晨的意思就是:我是你爹,現在是,未來也是,我一定會壓你一頭的。

…………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唐易走進了地獄路…… 林武海拿着手裏的刀,對着我的眉心紮了過來。

我身體本能的往後躲了一下,不過刀子並沒有下來,林武海的刀子紮了一半,中途收了回去。

他冷笑道:雖然我不信鬼神,但不代表沒有鬼神,老林我早就過了那種世界以我爲中心的年紀了,得了,看你小李心意誠,我就賣你這個面子,給那王八蛋畜生一個乾脆的。

看着林武海那略微有些得意的模樣,我發現這老棒子似乎給我下了一個套。

開頭他說要對張垚三刀六洞一鎖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