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5月,糖廠的榨季結束,1933年栽種的甘蔗全部榨糖完畢,瓊崖特別行政區、廣州香山一帶的14家糖廠均取得極好的經濟效益!

生產的食糖除了供應本國市場之外,遠銷歐洲、美洲!

無論是糖廠的工人,還是種植甘蔗的蔗農,都賺了錢!瓊崖,特別是崖州空前活躍!

蔗農、幫工,還有糖廠的工人收入大幅度提高,直接後果就是推動了消費!

瓊崖的商品流通加快,崖州的工廠生產出來的產品,被本土突然增加的需求量波及,產品竟然賣斷了貨!

……

同時,韋步平在沙特的領地加瓦爾,已經一片欣欣向榮!

從瓊崖搭乘飛機過去的瓊崖保衛隊退伍軍人,一批又一批的來到了加瓦爾!

他們可以自願選擇工作:開採石油、種植農作物、走村竄鄉推銷瓊崖的工業產品!

韋步平在欣喜的同時,也有了新的煩惱!

韋步平作為加瓦爾的酋長,他收到了沙特國土的電報:馬上回沙特報到,準備打仗!

韋步平收到電報不由得懵了:什麼?叫我過去打仗?打什麼仗?

回電詢問沙特國王,才知道這個打仗是真的!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沙烏地阿拉伯在建國前的1926年并吞了阿西爾,葉門王國宣布對阿西爾有主權!

沙特國王派出代表團,試圖締造和平,不料葉門國王葉海亞下令將代表團盡數囚禁起來:

葉海亞高傲地宣稱:「這個貝都因人(指伊本?沙特)算什麼?敢來挑戰我們家族900年的霸權?」

沙特國王下令軍隊發動進攻,雙方在沙漠對峙。

在這種情況下,沙特國王想起了韋步平,於是電報召回韋步平,想聽聽韋步平的意見:怎麼打?

韋步平帶了幾個人乘坐飛機來到沙特。

韋步平首先謁見了沙特國王伊本?沙特。

「陛下,以和為貴!不如暫時停戰!簽訂停戰協議!」

「年輕人,你說的很對,我也是這樣想的,打仗太無聊了,還是安安靜靜的過日子比較好!」

「簽訂為期20年的停戰協議吧!」

「我是願意簽訂停戰協議的!」沙特國王點了點頭說道:「但是他們不願意!他們還說要戰鬥!」

「不是有裝甲車和坦克嗎?直接把裝甲車和坦克開過去,看看他們簽不簽停戰協議!」

「好主意!」

沙特的裝甲車和坦克是購買英國的產品。

10輛坦克所到之處,葉門王國的軍隊跑得無影無蹤!

韋步平帶著100人,分乘坐30輛吉普車,速度比坦克、馬匹快多了!在沙漠里轉圈子,意外的遇上了葉門國王的馬隊!

韋步平把葉門王國的馬隊截停,俘虜了對方几十人,有十多人從馬上摔下來,雖然沒死,卻被同立佰伴嘲笑為最倒霉的兵。!

…… 「你是誰?為什麼抓我們?」

馬隊中最豪華的一輛馬車門帘被裡面的人掀開了,一名氣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從馬車裡走出來!

「因為我是加瓦爾部落的酋長!」

韋步平心想,他NN滴,勞資也不想抓你們!奈何勞資當了酋長!

韋步平做夢也沒想到當了加瓦爾部落的酋長,享受了酋長的權利和待遇,是要付出義務的——但凡國王召喚,必須跟隨國王南征北戰!擊退敵人!

「你是加瓦爾部落的酋長?」

那絡腮鬍中年男皺著眉頭想了一下說道:「原來是你!早就聽說過沙特新增了一個加瓦爾部落酋長,原為是你!這麼年輕!」

「請問你是……」

「我是葉門國王葉海亞!你把我抓住了!」 江山策攝政王娶夫 葉門國王葉海亞苦笑道!

韋步平目瞪口呆: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在沙漠里亂竄,居然把葉門國王給抓住了!

但是下一瞬間,韋步平打定了主意!

「全體都有,把這些商人全放了!」

「是!」

眾官兵轟聲應允中,把葉門國王的衛隊全部放了!

「快走快走!」韋步平揮揮手,然後跳上吉普車,向沙漠深處駛去!

眾官兵紛紛跳上吉普車,跟著韋步平的車向沙漠深處駛去!

留下一臉驚愕的葉門國王葉海亞:這是怎麼一回事?你不是來抓取我的嗎?怎麼把我放了!

葉門國王葉海亞好奇心頓起,跳上一匹駿馬向韋步平追去!

他的手下自然也跟了上去!

韋步平從窺後鏡看到葉門國王葉海亞居然追了上來,不由得臉色鐵青:勞資放水把你放了,你還追上來幹嘛呢?

你們兩國之間的恩怨由你們自己解決,跟我沒有關係!

我把你抓住了,萬一你性命不保,我豈不是成了殺人幫凶!

事實上韋步平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想法,跟隨沙特國土出征,只是打打醬油,然後打道回府!

誰知道遇上了葉門國王葉海亞,把他放了,他現在還自動追上來!

他NN滴!韋步平暗罵了一句:這是陷我於不義啊!回頭我就把這個酋長的封號取消了!不幹酋長了,我只跟沙特做生意!

眼看著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韋步平深踩油門,然而越急越見鬼,輪子陷入浮沙中!動彈不得!

葉門國王葉海亞氣咻咻的追了上來,劈頭一句就是:「你不是要把我抓了嗎?怎麼又把我放了?」

韋步平揮揮手說道:「我沒見過你,你也沒有見過我,我也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你快點走吧!」

「哎呀呀!你這個是怎麼一回事?我是葉門國王葉海亞,你居然說不認識我!」

「我真不認識你,你自稱你是葉門國王葉海亞,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別跟著我了,你走吧!」韋步平揮揮手。

這時候另外一輛吉普車把韋步平的車拖出浮沙。

「這車真好!我要購買200輛!」葉門國王葉海亞說道:「這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車!」

韋步平聽到有生意,精神一振。

「我知道你是葉門國王葉海亞,但是我跟你無冤無仇,把你抓起來,不是我想做的事兒!」

葉門國王葉海亞哈哈大笑:「聖訓,哪些品德在安拉跟前最貴?是善良、溫和的德行,謙虛,還有遇到災難時的忍耐!你已經具備了良好的品德國!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韋步平哭笑不得,心裡苦笑:大哥,我是來抓你的,不是來跟你做朋友的!

「你走吧!不要讓我為難!」

「朋友!我怎麼讓你為難了?」

「我作為加瓦爾的酋長,我得聽沙特國王的話命令,把你抓住!但這不是我的本意!我已經決定把你放走,然後向沙特國王說明情況,酋長我也不幹了!」

「那有什麼良策可以令你不為難呢?」葉海亞皺眉道。

「有啊!你們把沙特的代表團釋放了,雙方簽訂為期20年的停戰協議!」

「這個也不是不可以!」葉海亞點點頭說道:「沙特國王之前說過二個條件,一是要求我退位,不當葉門的國王,二是兩國邊境地帶在5年內由沙特控制!我們自然不能答應!」

「不不不,我聽到沙特國土說過,他說他對你們的地盤沒興趣!」

「他確實這樣說過嗎?」

爺太殘暴 「是這樣說過!」韋步平點點頭。

「那好!按他說的去做,兩國罷兵吧!」

……

然而事情並沒有完,葉門國王葉海亞回去之後,一直沒有迴音。

沙特國王派人過去打探消息,這才知道葉門國王葉海亞和他的兒子對這事,存在極大意見分歧!

這事一天不解決,韋步平一天不能離開沙特,最後心急如焚的韋步平自告奮勇到葉門去,面見葉門國王葉海亞。

韋步平到達葉門之後,不忙著見葉門國王葉海亞,而是在賓館住下來,深入民間了解葉門也沙特之間的恩怨!

按道理,葉門王國與沙烏地阿拉伯這兩個國家,都是在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崩潰后實現獨立建國的,應該有著戰友加兄弟般的友情!

然而葉門王國是什葉派,沙烏地阿拉伯則屬於遜尼派!

換一句話來說,這兩個國家存在天然矛盾!

第二個原因是1926年,沙特王國在擴張過程中,把一個叫做阿西爾的地方吞併了,葉門一直聲稱對阿西爾擁有主權!

探聽到這二個原因,韋步平萬念俱灰:單單是其中的一個原因,都沒有辦法調和!這次來葉門白來了!

就在韋步平計劃打道回府的時候,他收到了葉門國王葉海亞的邀請,邀請韋步平到皇宮敘敘!

韋步平沒法,只好帶上禮品來到皇宮見葉海亞國王!

「不好意思!我來到貴國看到貴國的風土人物,與我國大大不同,流連忘返,玩了幾天!沒有及時覲見,請陛下原諒!」

葉海亞哈哈大笑道:「你的心思我是明白的!這事情我已經有了決定,現在我有另外一件事情詢問你!」

「陛下請說。」

「聽說你手下人才眾多,其中有勘探石油的人才?」

「勘探石油的人才還是有的!」

…… 「我可以試一試!」韋步平答道。

「我看你胸有成竹,不像是試一試的樣子!」葉門國王葉海亞笑道。

「我也沒有找到石油的把握!」韋步平搖頭苦笑。

「不!你是有辦法的!」 嬌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葉海亞笑道:「你年紀輕輕,就在神秘的東方古國有著很高的地位!擁有自己的地盤,還有自己的科研機構!研製出來的某些武器,走有世界前列,把外來侵略者打得滿地找牙……」

「等等!」韋步平驚奇的說道:「你知道我的來歷?」

「在沙特國王派遣你出使我葉門的時候,我派人查過你的背景資料,你是一個很不簡單的人!一個有本事的人!一個……一個很有趣的人!」葉海亞哈哈大笑!

「一個有趣的人?」韋步平皺起了眉頭!

「是的,一個很有趣的人!」葉海亞笑道:「在沙漠里你聽到我的名字,卻把我放走了!這個疑問一直在我心底,我很想知道為什麼?」

「原來你知道我來葉門,事先安排好與我相遇!」韋步平苦笑不止!

「你說對了!知道你來葉門,你不知道我有多高興!我們與沙特不遠,為什麼沙特勘探到石油!而我們沒有勘探到一滴石油?我一直想解決這個問題!直到聽說你來葉門!」

「這麼說我中了你的詭計了!」韋步平苦笑。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給了一個解決兩國問題的辦法!只要你為我們葉門找出石油,好么我與沙特馬上締結和平!你這個酋長可以繼續做下去,不用左右為難!」

葉門國王葉海亞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哈哈大笑!

韋步平苦笑:他NN滴!全部都是老油條,個個都精於算計!結果上當的還是我!不過這個當上得好!上得有價值!

葉門是一個典型的資源型國家,石油和天然氣是其最主要的自然資源!

但是他們的石油和天然氣發現得比較晚,直到20世紀80年代,葉門石油的才開始大規模工業化生產、大批量出口,成為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

韋步平大致記得葉門幾個大油田的位置!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找到石油是分分鐘的事!

但是韋步平記得葉門的礦產資源也極為豐富!

在葉門國土的前寒武紀時代豐富的火山岩地區,例如哈賈省Alharka地區黃金礦可達3900萬噸,每噸礦石黃金含量為65克;哈德拉毛省的Madn谷地約有67.8萬噸金礦,每噸含金量約15克;在西部平原發現的金礦含金量為每噸12-32克;薩那地區為3-5克!

與赤峰一帶的金礦相比,葉門的金礦屬於富礦!

是不是與葉海亞聯合起來開採黃金呢?

葉門國王葉海亞看到韋步平一副眉頭緊鎖的樣子,以為韋步平想到了什麼難題!

葉海亞現在也是窮怕了,隔壁的沙特有坦克,有裝甲車,葉門寒酸到機槍沒幾支!難得韋步平這個「能人」來到葉門,如果他能指點一二,葉門也許就不會在與沙特的戰鬥中,一敗再敗了!

「你有什麼難處,請儘管說!」葉海亞急道。

「我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說出來請不要見怪!」韋步平小心翼翼的說道。

「請說出來!凡事好商量!」葉海亞說道。

「如果在勘探石油的過程中,勘探到了別的礦產,我要不要說出來呢?」

「其它礦產?例如……」

葉海亞的嗅覺很靈敏,他已經敏感的意識到韋步平話中有話!

「例如我方勘探到金礦!那麼……」韋步平看著葉海亞。

「雙方各半!」葉海亞說道:「你方負責勘探開採,我方負責出地!得到的黃金雙方各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