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升的別院內,此時,氛圍也格外的凝重,他常年駐紮在京城,這京城的安全可就等於是交在他手裡的,可現在,他的精英手下,竟然全部都成了瞎子,這是何等的可怕,讓人惶恐啊!

「老首長,實在不行,就把機場關閉吧!否則,否則再這麼下去,我怕咱們控制不了局勢啊!」

一名警衛員,看著陳升重重的嘆息道。

「不用了,他來了,你們也擋不住,這次韓家也算是自食其果了,本來他們有著大好前程的,可現在自己作死,怪不了任何人。」

陳美君嘴角含笑,神情淡漠的說道,縱觀天下,唯有她陳美君的男人才有如此驚人的本領,便是陳升也無法壓制。

「他?你說是那林小子來了?」陳升猛的扭頭看著陳美君瞪著眼睛問道,隨後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腦門子上,「哎吆,我這腦袋,真的是老了啊!竟然連這點事兒都看不出來,也是,除了那小子,誰還能夠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呢?不過這次娶親的可是崑崙虛的仙人,他還可以嗎?」

陳升有些擔憂的看著陳美君問道。

「可以,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難住他,因為他是林——逸。」

陳美君嘴角含笑,俏臉上浮現了一抹強大而自信的笑容,緩緩笑道。

陳升聞言微微點了點頭,嘆息道:「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奇迹,既然是他來了,那你給他打電話,讓他小子動靜稍微小一點。」

「呵呵,怕是小了不了,他雖然為人和善,可是股子里卻傲的很,有人敢欺負他,定然要用鮮血洗刷,這次,那些人怕是要後悔了,我出去看看。」陳美君說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看著陳美君的倩影,陳升的老臉上浮現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有自己的孫女在,他還真不怕林逸搞出什麼太大的亂子。

五個小時后。

林逸所乘坐的直升機,在五星級酒店的頂樓停下。

早就恭候多時的卡特,急忙上前恭敬的對著林逸行禮。

「主人,套房已經準備好,為了方便入住,頂樓的所有房間我已經全部包下。」

卡特看著林逸一臉恭敬的說道,如果不是林逸,他現在怕是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哪裡會有今時今日的瘋狂呢?

「主人!」

卡爾也急忙上前,恭敬的行禮。

「好,今天暫且住下,明天早上出發!」

林逸扔下一句話,就朝著套房內走去,他需要給天榜上的強者時間,那些人,常年都在一些非常偏僻的地方修行,想要讓他們五個小時趕過來實在有些為難了。

這次,他要讓整個韓家見識到他林逸的可怕,敢欺負他的女人,這簡直找死。

同一時間,韓家那奢華的別院內,此時卻是燈火通明,無數人下人穿著大紅色的長袍,不斷的在別院內穿梭,掛著上大紅燈籠,裝扮整個別院。

這別院可是當年一位王爺的住所,七進七出,在整個京城都是極為少有的奢華別院,想要把他完全裝扮起來,需要的人力物力可不簡單。

別院深處,韓家家主,韓平三此時卻是一臉的陰鬱,今天京城發生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了一些,崑崙虛的人他惹不起,可是林逸他們韓家同樣也招惹不起啊!

「老爺,不要在煩惱了,一切就看明天了,睡吧!」

一名皮膚白皙的中年女子,看著韓平三,有些唏噓的說道,本來,不管是崑崙虛的人還是林逸,對於韓家來說都算的上是良配,可要命的是現在兩家竟然同時看上了韓雨菲。

「唉,兩邊的怒火我韓家都承受不起啊!希望明天能夠安然度過吧!」

韓平三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在韓家別院深處的一座鳥語花香的小院子里,韓雨菲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囂張跋扈,整個人安靜的簡直就像是一尊雕塑一般,靜靜的坐在院子里。

「大壞蛋,你為什麼還不來帶我走呢?是不是也畏懼崑崙的強大了呢?」韓雨菲喃喃自語道,實在是崑崙虛這三個字在華夏的分量太重了,簡直就是強大的代名詞。

林逸的確很不錯,可根基尚淺,在韓雨菲看來,未必是崑崙虛的對手。

夜幕降臨,可所有人都無法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整個韓家的所有人都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沸騰了起來,到處都是張燈結綵。

曹天山則是大步流星的朝著韓家的練武場走去,今天,他將會在哪裡贏取韓雨菲,在他的背後,則是跟著數十名天威之境的強者,這些全部都是曹家在崑崙虛的下人,可見崑崙虛的勢力是何等的恐怖。 隨便走出一個家族,能夠擁有的下人都是天威之境的實力,要知道,宗師之境在世俗人的眼中,已經是宛如神龍一般的存在了,至於天威之境的存在,更是很多人一輩子都無法見到的神明。

可現在,這樣的蓋世強者,在曹家卻只是最下等的僕人,韓家如何能不惶恐呢?

此時,整個練武場上也凝聚了大量的人,韓平三神情複雜的帶著他的妻子坐在看台之上,在他們兩側,則是站著數名下人,此時,整個人演武場已經被臨時改造成了婚禮現場。

「哈哈,岳父岳母,曹天山有禮了啊!」

演武場上,曹天山微微抱拳,對著韓平三跟她的婦人齊袖微微行禮笑道。

「呵呵,好,好!」

韓平三訕訕一笑,坐在原地,渾身的不自然,昨天無數關於林逸的消息的不斷的在傳入他的書房,弄的他一晚上都沒有辦法休息,此時,驚恐,擔憂,疲憊,各種情緒紛沓而來,讓他簡直隨時都能夠爆血管一般的難受。

「新娘子到!」

一聲高坑嘹亮的叫聲驟然響起。

隨後,鞭炮齊鳴,鑼鼓喧天,整個演武場瞬間就變得熱鬧了起來。

韓雨菲穿著鳳冠霞帔,美的簡直就像是當年的紫霞仙子一般,蓮步款款從遠處走來。

曹天山一看,那叫一個開心啊!在第一次見到韓雨菲的照片時,他就驚為天人了,那種英姿颯爽的氣質,是他曹天山從來沒有見過的,所以他幾乎沒有你任何的猶豫,就決定要娶韓雨菲了。

此時一看,曹天山越發的覺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韓雨菲實在太美了,特別是穿著鳳冠霞帔的她,簡直美的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她一出場,周圍的男士全部都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至於那些打扮漂亮的韓家女士,此時更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彷彿在韓雨菲面前,她們這些平日里的明珠,都變成了瓦礫一般不堪。

「好,哈哈,好,我曹天山的女人果然是漂亮啊!」

曹天山忍不住率先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雙眸子,更是死死的盯著那緩緩移動的杏干小腳,臉上也充滿了銀盪的壞笑。

「大壞蛋,你怎麼還不來呢?」韓雨菲杏乾的紅唇輕輕的抿了抿,白皙的纖纖玉手,用力的握了一下藏在袖子裡面的鋒利匕首。

「岳父大人,趕緊拜堂吧!我已經等不及要跟娶菲菲了啊!」

曹天山扭頭看著韓平三激動的大笑道。

周圍的下人一聽,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韓平三的神情卻越發的難堪,不過曹天山可是神威之境的強者,一個人便足以滅掉他們整個韓家,雖然心中不滿,可是卻不敢任何不滿的表現,只能對著曹天山笑道:「既然賢婿如此著急,那婚禮儀式便正式開始吧!」

「呵呵,看來我來的很及時啊!」

一道爽朗的笑聲驟然響起。

「啊啊!!!」

曹家看守大門的幾名天威之境強者,發出一聲慘叫,便直接倒飛了出去。

「嗯?怎麼回事兒?」

曹天山的面色瞬間陰鷙了起來,今天可是他曹天山的大喜之日。

看台之上,韓平三,齊袖更是猛的站了起來,一臉驚恐的看著大步流星走進來的林逸。

「我家主人林逸,今天前來迎娶主母!」

張濤一臉瘋狂的獰笑道,他可是最早跟隨林逸的,裂魂手更是被練到了極致,現在赫然是天威之境的境界,同樣,也擁有能夠越級而戰的實力,實力上去之後,張濤整個人可是顯得越發的狂傲起來,這天下,除了林逸之外,還真沒有什麼人是被他放在眼裡的。

「主人,看來大家對於你的到來,很是開心啊!」

張丹成也在另外一側,大笑了起來。

「主人?林逸?」

曹天山眉頭一皺,嘀咕道。

「少爺,這小子就是號稱華夏第一人的傢伙,傳聞,跟韓小姐是男女朋友關係!」

一名曹家的下人,急忙湊近曹天山小聲說道。

「什麼?菲菲的男朋友?華夏第一人?哈哈!」

曹天山一聽,頓時就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來,「區區一個天威初期的小子,也敢跟我曹天山搶老婆,你可真是瞎了眼,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我曹家哪一個下人的修為低於天威之境了?」

可林逸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大步流星的朝著韓雨菲走了過去,隨後一把掀開了韓雨菲的蓋頭,那張絕美的容顏,驟然呈現在了林逸面前。

「結婚,怎麼不通知我?」林逸看著韓雨菲咧嘴冷笑道,隨後猿臂一伸,直接攔住了韓雨菲的柳腰,便直接啃了起來。

這一下,那簡直就像是火星掉進了汽油桶里,韓雨菲的兩條手臂更像是繩索一般,緊緊的纏在了林逸的脖子上。

「混蛋!殺了他們!」

曹天山一看,頓時咬著槽牙,一臉憤怒的吼了起來。

「是!」

曹家的下人,紛紛虎目怒瞪便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我看誰敢動我家主人!」

一道宛如驚雷一般的怒吼驟然響起。

「不錯,敢動我家主人,你簡直是找死!」

一名名天榜上的強者,紛紛從牆頭上跳了下來,指著曹家的下人呵斥道。

「主人,屬下護駕來遲,還請贖罪!」

大量的強者,紛紛從韓家別院的大門沖了進來。

剎那間。

整個韓家別院,竟然多了幾十名天威之境的強者,至於靈威之境的強者,那更是足足達到了上百人。

「這,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有這麼多超級強者的?」

韓平三整個人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林逸哆嗦道。

天威之境啊!那可是等於神明一般可怕的存在,可現在,站在林逸背後的竟然就足足有幾十名。

此時,整個韓家別院內,所有人全部都愣住了,一個個驚恐萬分,亡魂俱冒,無比緊張的看著林逸跟他背後的強者。

這是一股,任何人都無法,也不敢忽視的力量,便是曹天山此時也同樣眼睛瞪的圓鼓鼓的,在他看來,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存在,肯定是崑崙虛內的強者才對。 可現在,林逸,這麼一個外界人,竟然擁有幾十名天威之境的屬下,要知道,這一股實力,便是放在崑崙虛,那也是無比可怕的啊!

「該死的,你們可知道老子乃是崑崙虛曹家的人,得罪了我,你們難不成都想死不成?」

曹天山指著周圍的強者,咬牙切齒的怒吼道。

「崑崙虛?很牛嗎?」

「哈哈,我等性命都是主人的,誰敢對主人不敬殺無赦!」

「不錯,我們的命都是主人的,你崑崙虛算個雞毛?有本事今天把我們都殺了,要不然,你走不出韓家大院!」

一眾天榜上的強者,個個宛如魔神一般,盯著曹天山獰笑道。

如果不是林逸,他們這些人怕是早就成了亡魂,更何況林逸還給予了他們那麼高明的修行法門,在他們心中,林逸便是他們的再生父母,辱父母者,當然是要殺了。

「韓平三,這事兒你怎麼說?」

曹天山猛的扭頭看向了韓平三,憤怒的質問道。

「我,我也沒招啊!」韓平三一臉憋屈,別人當老丈人,那都是牛逼哄哄,高高在上,他韓平三倒好,這兩個便宜女婿,他是一個都惹不起啊!甚至整個韓家的人都跟著無比的憋屈。

「瑪德!」

曹天山咬著槽牙臭罵了一句。

「少爺,對方人多勢眾,今天要麼離開,要嘛就殺了林逸!」

一名曹家的下人,急忙上前,附在曹天山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曹天山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他可是神威之境的強者,殺林逸區區一個天威之境的強者有什麼難的?

「林逸,既然你我都看上了這韓家女人,你可敢跟我公平一戰?」

曹天山盯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

「哈哈,這小子簡直是在找死啊!」

林逸的一眾僕人一聽,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林逸,那可是能夠越級而戰的可怕存在,更是斬殺過神威之境,天命境強者的可怕存在,甚至,當日在法國的時候,連兩名已經顯聖的上古天使都斬殺了。

曹天山,不過區區一個神威之境的強者,在林逸的面前,怕是弱小的宛如嬰兒一般,可現在,這個嬰兒竟然要主動挑釁一名成年人,這不是找死是什麼呢?

「嗯?你們笑什麼?」

曹天山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一抹濃濃的不爽呵斥道。

「呼呼,你個瘋丫頭,想要讓老子窒息啊?」

林逸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看著小臉紅撲撲的韓雨菲,咧嘴大笑道。

「哼!誰讓你個大壞蛋,不早點過來,本小姐昨天可是一宿都沒有睡好呢。」

韓雨菲抿嘴,雙眸柔情似水,盯著林逸不滿的抱怨道。

「哈哈,好,我保證,今天讓你好好的睡一覺!」林逸看著宛如仙女一般美麗的韓雨菲,銀盪一笑,便豁然轉身,目光冷漠的鎖定了曹天山,冷冷的笑道:「你確定要跟我一戰?」

「哼!你不敢?」曹天山冷哼一聲,他可是神威之境的強者,比林逸足足高出了一個大境界,在他看來,殺林逸有什麼困難的呢?

「呵呵,罷了,既然你要找死,我成全你好了!」林逸哈哈大笑道。

「混蛋!我看誰敢動我兒子?」

又一聲怒吼,宛如天雷一般驟然在整個韓家上空炸響,不少普通的下人,在這怒吼之下,竟然搖搖欲墜,頭痛欲裂,便是如韓平三這樣的強者,此時也是一臉驚恐之色,實在是這聲音太過恐怖,簡直直達人心深處。

「曹家家主曹定功到!」

一聲高呼驟然響起。

「什麼?我父親?」

曹天山一聽,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他的父親,那可是天命境界的絕世強者。

「林逸,你今天死定了!」

曹天山哈哈大笑了起來。

隨後,以曹定功為首的曹家子弟宛如鋼鐵洪流一般直接涌了進來。

「嘶!」

人群中傳來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曹定功帶來的隨從竟然清一色都是天威之境的強者,而且其中還有不少是神威之境的強者。

「我的天啊!難道這崑崙虛竟然恐怖如斯嗎?」

重生之都市狂仙 有人膛目結舌的驚呼道。

神威之境,那絕對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可現在,竟然出現了十幾名。

「你們看那曹定功的氣息,簡直虛無縹緲到了極致,他是什麼境界啊?」

「不知道,不過他的隨從都是神威之境了,他的實力應該是在神威之上吧!」

「什麼?神威之上?那,那豈不是傳說中天命境了?」

眾人惶恐,不少普通人,更是情不自禁的跪了下去,宛如見到了神明一般惶恐。

「哈哈,父親!」

曹天山,看著曹定功,一臉激動的大笑道。

「哈哈,我的兒,你結婚也不叫為父過來,實在有些過分老婆啊!」

曹定功看著曹天山,有些不悅的呵斥道。

「嘿嘿,只是一個小妾而已,倒是沒想過驚動父親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