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好猶豫的,直接開始進行操作。嘴巴有些扭動,一副覺得很興奮很刺激的樣子,直接點擊進行購買。

紅色的購買按鈕點擊下去,大屏幕上面開始出現從數字500直接變化爲000的動畫。

秦朗明白那就是系統在提醒商人,你已經把東西購買,錢也打過去,沒有反悔的餘地,所以你準備好接受物品吧。

摩擦自己的雙手,期待滿滿。卻不知道剛纔購買物品的商店,與他一樣是菜鳥商人的傢伙看着他自己賬戶上面多出來的500位面幣,喃喃自語:“沒想到咱世界給小孩玩兒的垃圾,居然能夠買出去,那以後我還不得發了?不行不行,要多準備一些。”

他可不知道自己拿着購買來的儀器,從位面終端出來後平臺上面另外一個位面所發生的事情。

手上拿着的是整體爲黑色,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大點的穿戴智能設備的東西。左看看右悄悄,把玩兒着這個手感很不錯的儀器,秦朗不免有些嘟囔:“感覺就像是moto的那款穿戴智能手錶嘛,也沒有簡介上面的那麼神奇啊,難道說我位面幣白花了?”

說道最後,秦朗心就不由得一陣抽搐,他累死累活賺到的五百位面幣就被人給賺走,很是不舒服。不滿已經達到定點,他算是明白一個道理,不管是在地球上面網購,還是在位面網購其他世界的東西總會有遇上假東西的風險。

“先戴上,照着說明書試試,實在不行就去投訴,老子還不行不能給差評了。”秦朗惡狠狠地對着空氣說道。

腦袋裏面形成說明書樣式的文字,閉上眼睛就會自動的浮現出來,告訴他該怎麼去使用購買來的設備。

而要是真的不怎麼樣的話,他絕對會進入到位面平臺給無數個差評給賣家的。

“唔,原來是這樣,把東西帶在手上,然後閉上眼睛,開始腦袋裏面有些想法。設備會通過接觸皮膚神經,運行進入到人的潛意識,然後就會開始對影像進行記錄。”

“貌似還不錯,挺方便的。”

秦朗對設備的說明有個更具體的瞭解,沒有立即開始行動,而是選擇把桌子上面的東西收拾一個遍,他可不想明天自己要離開學校的時候還要匆忙把寢室給收拾一遍,那太浪費時間,還有可能耽誤回家,他可不想那麼幹。

等到隔天早上,秦朗也僅僅是把自己昨天晚上睡覺記錄下來的影像導入到自己的筆記本電腦裏面儲存好,然後匆匆上路,準備回家。 秦朗離開寢室之前可是把設備轉化成的動畫片還有小說,全部都導入到電腦裏面,爲了方便還特別進行一次備份。

若是看電腦覺得麻煩的話,秦朗還是可以選擇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進行觀看閱讀,堪稱是方便至極。

不過裏面的內容,他覺得有點蛋疼。不外乎他老實坐在位置上面,把電腦打開決定開始進行觀看閱讀的事後,發現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怎麼前面和我所想的差不多,是看過的小說進行開頭幻想的,怎麼後面就…”

最忌諱的問題出現,說是他之前看過的某個文章開頭部分,然後具現化。實際上倒不如說,完完全全變成他個人的幻想。

從片頭開始來說吧,卡通人物冒出來賣萌,這就是他所幻想出來的開頭。而後面的內容全部講的是他以前做夢夢到的一個世界,裏面的內容完全變成他的原創。

“我去,也太強大了些吧。”秦朗看着電腦上面正在隨着時間流逝,開始進行運動的人物,有種異樣的感覺。

不外乎,生在互聯網時代的他有那麼一個小小的愛好,看小說甚至把自己想的東西寫成小說,至於內容嘛,還真的不是那麼好。

以至於現在他自己上傳到網絡上面的東西,都是一文不值,每天能夠有一個點擊就算是不錯的。

他自己潛意識的東西,他可以確定是自己以前做夢夢到過的一個故事世界。至於爲什麼會那麼確定,那是因爲腦袋裏面還殘留有做夢的事情。

“誒,兄弟,你這電影看起來很不錯的嘛,什麼名字?在哪個網站上面看到的?”緊靠他而坐的乘客在大巴上路之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湊到邊上來,和秦朗一起把潛意識的東西給欣賞一遍。

猛然一驚,頭轉向身邊的乘客。秦朗有種被窺視的慌亂,說到底裏面的內容還是他個人潛意識的東西,若是被人給知道的等於說他的腦袋想法也被人給知道。

曾經做過的夢,有點潛意識,並不代表着他全部記住,萬一裏面出現有什麼祕密之類的那...

打了一個寒顫,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把電腦給扣上,然後對着身邊的那位乘客說道:“不好意思啊,這是我和我的朋友在無聊之餘做出來的東西,還沒有命名上傳。”

“這樣啊,倒是有些遺憾。”身邊的乘客露出一絲失望之餘,還是沒有放棄:“兄弟你也別把電腦扣上啊,繼續放,很好看的。我這個人別的愛好沒有,動畫片就是最大的興趣。而且根據我的估計,你們這做的動畫片還是很有潛力的,上傳一定能夠火起來。”

這話聽到耳朵裏面,另外一隻耳朵直接出去,當沒有聽見。

開玩笑,你潛意識裏面的東西要是直接放到網絡上面,那肯定是不行的,何況他秦朗在看到上面的內容想起來之後就已經決定不要放上去。

萬一你的小祕密,比如說動畫片裏面和你當時的女神兩個親熱的場景弄出來,被人看到你以後還怎麼辦?

“兄弟啊…”

一路上秦朗都沒有繼續看下去的心思,甚至於根本就是身邊的乘客在說,而他僅僅是敷衍幾句罷了。更重要的是,對方越說下去他就越沒有多少心思把動畫片放到網絡上。

說是心中一團亂麻,認爲自己從位面平臺這一牛逼的網頁上面所購買到的還是垃圾產品,五百塊位面幣白花了。

心叫一個疼,後悔的黴腸子都青了。

“咳咳,你能別說了嗎?一路上你就沒有聽過,不口渴?”眼見着車要到站,秦朗忍不住開口對着身邊的傢伙說道兩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時間忍不住,以爲你也是動漫愛好者,說得有些多了。”

看着身邊乘客歉意的摸樣,秦朗也都不好多說什麼,就是心中難免有個問號,那東西真的不錯?

瞬間,把這個一閃而過的念頭給拋之腦後,對他來說實在是太恐怖的事情,最好還是算了。

這個時候,大巴已經順利到站,不給身邊乘客繼續說下去的時間,起身拿着自己的東西就下車走人。

站在家鄉的土地上面,秦朗心中還是有點小小的激動。細細算下來都有半年多的時間沒有回來,一直都呆在學校裏面,還很想念的啊。

“喂,老媽。恩恩,我已經到車站,您不用來啦,一會兒我打車自己回來,你也別太擔心,我會注意安全的。”

臨近打車回去之前,作爲一個合格的乖寶寶不忘記把自己得電話給拿出來,撥通一個出去讓自家老媽放心,免得回家老媽還不知道情況。

家距離車站並不是很遠,打個車就十多分鐘時間到達家裏面。看着已經有些斑駁鏽跡的家門,秦朗猶豫了一下,才伸出自己的手用鑰匙打開大門。

“兒子回來啦?快來,媽剛剛把菜熱好。”

母親熟悉的聲音從廚房那邊傳來,秦朗差點就要忍不住流下淚花,實在是太過於想念加重母親了,一時間就...

東西放好,桌在放桌上面看着身邊的母親,秦朗感慨萬千,夾起菜放入到自己嘴巴里面感受着家的味道,然後有些疑惑的問道:“媽,老爸人呢?怎麼不見他影子啊?”

“你爸啊,最近有些忙,還在外面到處跑收債,明天中午纔回來的了。好了,別管他,快吃飯,給媽說說學校裏面怎麼樣?”

“學校裏面的食堂如何?飯菜有沒有漲價?”

“交沒有交女朋友?什麼時候帶回來看看?”

“時間過得真快,都快要一年畢業了吧。”

母親的絮絮叨叨,在燈光下面映襯的一絲印發,突然間秦朗覺得母親已經老了,不再如以前那麼年輕關心的事情更多的放在他身上。

“而這樣的情況下,我還能夠從母親父親身上要錢,然後投入到位面平臺上面?”

還在吃飯中的秦朗不禁捫心自問一句,不管自己的身上有無錢,都開不了口自家母親要錢啊。 剛纔和母親的交流裏面,他還聽出來不少的東西,比如說自家過年的時候有些難過,經濟不景氣工作都不好做。

仔細想想還真的就是那麼一回事兒,按照以往家裏面的情況來說,自家的錢款應該會在過年之前全部收回,而不至於到現在還要外面跑着收錢回來。

“過段時間過年能夠拿到一些過年前,但是不會很多,且時間等不了那麼久。”秦朗自己關上門託着下巴坐在牀沿邊上,露出沉思的表情:“從現在開始還是要靠自己才行啊。”

“我一個學生,去借錢?去兼職?”腦袋裏面不斷地浮現出一些想法,但是都被他給全部否決掉,不是不能夠去做,而是時間要麼不合適,要麼就是不願意去的。“倒是…”

目光不由的放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上面,一開始的打算他就是利用位面平臺上面獲取到的東西拿到地球上面來變成貨幣,一邊照成自己入不敷出。

但是還放在桌面上的文件東西,又有些讓他猶豫不已。本來若是不看直接進行上傳,或者按照他所想象中的那樣把原本的小說進行完全改編,而不是把潛意識裏面的畫面記錄下來,那麼一切可以照舊。

“啊啊啊,這什麼狗屁玩意,難道就不能夠用我主觀意識來進行記錄?”秦朗瘋狂的拉扯自己的頭髮。

想要賺錢的想法,不光是在爲自己今後考慮,更是在爲家裏面考慮。賺到的錢不可能一次性全部投入,還有少部分會被截留下來用來補貼家用,不至於讓家裏面過一個窮年。

這是他長大後自己領會到的,自己要擔負起來的責任。

“算了,懶得看後面的東西,先去看看該如何換成錢,纔是王道。”秦朗是懶,也是不想要去看那些讓自己糾結的東西,乾脆的連接上家裏面的wifi登錄到地球互聯網上面。

國內最大的視頻網站有那麼幾家,一股腦的全部把網址輸入到裏面,然後依次排列在窗口欄上面,可以極大的方便他進行查看篩選上傳網站。

第一點,必須要在一個星期內給他帶來收入;第二點,流量還必須要大,可以爲他帶來一定的流量,形成影響力。

綜合以上兩點是必須要達到的,其他的就顯得可有可無,不那麼重要。

“酷我視頻、番薯視頻、還有…”秦朗自己眼睛放到窗口標籤欄上面,又輕聲把自己輸入載入完成的網站名稱都念一遍。

網站都還是不錯,爲國內幾大視頻門戶網站,把國內的流量幾乎瓜分完。其他的小網站都被他給忽略掉,不在考慮的範圍之內。

番薯和酷我都沒有多大差別,上傳上去有着原創視頻戰略存在,可以在極短的時間裏面換成錢。然後,除開兩家被挑選出來的網站以外,秦朗的目光放到最後一家網站上面——疼訊視頻。

“nextidea原創大賽,這個倒是有些意思啊…”

關於這個比賽,秦朗在前段時間也是看到過一些的。畢竟疼訊這麼大的扶持力度,要是沒有一些瞭解,那就得多對不起自己啊。

所以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把網頁打開,看看裏面比賽的具體內容。

其中分成四個部分,漫畫、小說、播音、還有舞蹈。可惜的是沒有直接的動畫片參賽選項,弄得秦朗都有些蛋疼,抱怨:“搞個毛,明明沒有動畫片比賽,還放到視頻網站搞毛。”

漫畫和小說,勉強可以考慮參加。 天劍書香 這兩個選項還是容易沾邊,或者說秦朗能夠使用設備給弄出來,不至於什麼都不行。

確定小說還有漫畫自己都能夠完成的情況下,秦朗心中決定參加比賽。

“嘖嘖,這個比賽簡直就是在爲我準備的嘛,就是不知道十天的參賽時間我能不能夠趕得上,獲得名次和獎金。”看着上面的截止時間,秦朗還是有些猶豫的,說不清楚倒是獲得不了名次,後面還...

“不管那麼多了,直接上傳,就不信老子還不行了。”

漫畫沒有被轉化出來,還需要他進行操作一次。而小說就簡單得多,全本小說一個字都不差的被放在桌面上面,就等着他粘貼複製,然後上傳。

第一時間,秦朗並沒有選擇那麼做,而是選擇打開疼訊網一脈相承的即時聊天軟件登陸,找到一個還亮着的頭像形成窗口發送一條消息出去:“老哥,我準備開新書,獻/菊花來了,你收不收?”

他的興趣愛好不多,去文學網站寫小說簽約賺錢就是其中之一,可是簽約的事情完成,就沒有賺到過錢。

不過寫了那麼久的小說,對編輯還是認識的。

既然要投稿參賽,那麼他就乾脆找到個捷徑去,快速的投稿參賽,免得到時候還要浪費時間。

回覆並不是及時的,他也不怎麼着急,過五六分鐘之後上面才顯示回覆過來的信息:“投稿走郵箱,看到會回覆。”

“切,還是這麼冷,公事公辦的態度。”秦朗忍不住碎念一句,吐槽一把,雙手快速的在鍵盤上面打出一段文字:“不說那麼多,已寫完一百萬字完本玄幻小說,還沒有投給其他人。我準備參加比賽,希望快點過稿。”

“!!!”

三個驚歎號,表示對方的心情有些驚訝。哪個作者每次投稿都不是先寫三萬字,多的都不會超過十萬,根本就沒有秦朗這樣的。

百萬字,你丫的開玩笑的吧。

懶得說那麼廢話,秦朗直接把桌面上的小說文件通過即時聊天軟件的文件傳輸功能傳送過去,留下一段文字:“我傳給你,自己看着辦。”

可以說他的做法,是完完全全把編輯磨的沒有脾氣,又或許是被氣笑了,過了差不多有一兩分鐘的時間選擇進行接收。

“行,稿子我接受,有時間看到後會給你回覆。”

依然公式化的回覆,秦朗白眼一翻,直接丟過去,編輯的行爲無可厚非。

饒是把這些做完後,他也是沒有選擇第一時間離開電腦然後坐到牀上去準備睡覺,他可是還要把漫畫給弄出來。

等到老媽睡着之後跑出去把家裏面的白酒給偷走,然後拿到位面平臺忽悠人。

就是不知道白酒,比起啤酒來,值錢不? 秦朗身上實在是沒有什麼錢,而且爲了能夠儘快的那個日常任務,然後把自己位面幣給補充起。

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準備拿家裏面藏起來的白酒給弄到位面平臺上面進行銷售。想來比起啤酒這東西,高檔不知道多少的白酒,賣出去的價格一定會更高吧。

“哎,早知道以前就存點錢,也不至於現在這麼拮据。”秦朗坐在位面終端自帶的空間裏面,看着逐漸亮起來的屏幕唉聲嘆氣。

身邊不遠的地方,被他放着的就是白酒一瓶。這還是上一次回家的時候,看到自家老爹從外面帶回來的,說是準備珍藏起來,以後看看能不能賣錢。

算起來現在他的做法就是完完全全敗家子行爲,弄得秦朗心中有些愧疚不已。但是爲了自己能夠順利的繼續下去,咬咬牙他都準備拼了。

就是不知道這麼一瓶白酒,能不能達到預計的價格,那最後...

眯上眼睛,秦朗自己心中不是那麼籌措,已經適應位面視頻的他,選擇直接申請視頻通話,這種方式快捷方便。

對方也不過一秒鐘的時間不到,直接通過請求,熟悉的面孔顯示在屏幕上面。相比起上一次結束時候的冷淡,這一次變得更加的熱情,說道:“嘿,小傢伙是不是東西備齊了?放心,一次性付清。”

不知道爲什麼,秦朗有種明顯的感覺屏幕上的皇帝那是喝過啤酒,才鏈接到位面視頻的,否則的話怎麼還會有點身體搖晃。

再有說道啤酒是否備齊的時候,那露出來的表情,是秦朗從自家老爹身上所經常看到,屬於酒鬼特有的表情。

丫的,看樣子在位面平臺上面成功培養出來一個酒鬼啊。

若真是如此,秦朗覺得自己應該小小的慶祝一把,然後自豪。畢竟他做過地球上面誰都沒有做過的事情,把其他位面的人變成酒鬼。

收回腦袋裏面的那些歪y想法,他集中自己的精神,盯着屏幕上面說到:“皇帝前輩很抱歉,由於我是剛剛進入位面平臺,這邊又沒有多少資金,所以備貨的時間要延長一些。”

“嗝…沒事兒沒事兒,當初我自己得到終端的時候也是和你一樣,比起你來還要窘迫,好不容易接到一單生意還延長一個周的時間準備齊全,你比起我來已經強上很多,我理解你。”

此刻的皇帝,完全就是化身爲一個知心姐姐模樣,對着秦朗安慰道。

神算凰妃,帝少慢點追 同樣的,秦朗也更加確認呀的傢伙就是剛剛喝過酒,甚至說喝完啤酒纔出現的。一開始的打算,恐怕是準備問自己酒有沒有準備齊,來催貨的。

他猜的已經*不離十,皇帝豪爽的在自己本位面喝過酒之後,覺得還不過癮,就打算催貨,再繼續好好地喝上一次。

看着畫面上不斷擺手進入到知心姐姐角色的皇帝,秦朗心中一動,火候已經差不多,要準備再添一把火了。

便把自己身邊的準備好的酒杯還有白酒給拿過來,倒上一杯對着大屏幕上面微醉的皇帝,說道:“前輩,其實這一次來一來是準備向前輩賠罪,二來是找到一樣好東西,比起啤酒來還好要的白酒。看看能不能入得前輩法眼,以後咱也好多一個出口品種的不是?”

有了上一次啤酒的經歷,對於秦朗的東西皇帝還是有些好奇的。他的觀念裏面,飲料不僅僅是指和的飲用水還有有味道的水等等的,其中還包括啤酒、白酒等飲品。

相信只要有人帶來與衆不同的飲品,獲得他的青睞,那麼就能夠從他身上源源不斷的賺來位面幣。

此時不行動,更待何時。不給對方反應說話的時間,直接把已經倒滿的酒杯傳送過去。

拿起被傳送過去的酒杯,也就一二兩的樣子,皇帝自己估摸的也就一口喝下去就完了,有些不悅:“喂,小傢伙,你是看不起我還是怎麼滴?摳門啊?本皇告訴你,本皇不缺錢,要多少給我多少,好東西給你錢就是。”

思維上面更顯得混亂,說話都是亂七八糟的。

秦朗爲了能夠成功把白酒推銷出去,賠笑:“前輩你誤會了,不是我不願意給前輩更多的。只因爲白酒這東西實在是太珍貴,我不便於進行直接全部給前輩品嚐,而且一小杯足以讓前輩嚐出箇中滋味。”

還有爲了表明自己的心意,怕皇帝真的如之前拿到啤酒時候的表現一口氣把白酒全部灌到肚子裏面,絕對不好受的滋味影響到生意。

特別的進行提醒:“這白酒啊,需要小口抿,慢慢的進入到肚子裏面,火辣辣的很舒服。”

事實上這東西還是從老爹那裏學來的,他自己根本就沒有喝過,以前小時候喝過一次就再也沒有喝過,啤酒倒是經常喝,白酒就有些接受不了。

要不是爲了推銷白酒,他纔不會回想起自己不堪的記憶。被人灌酒之後,肚子火辣辣的疼,恨不得就在地面上打滾,當時他才七八歲的樣子啊。

皇帝孤疑的看一眼進行解說的秦朗,根據他混跡不知道多久的位面平臺經驗來看,嘗試位面平臺沒有出現的新東西時候最好還是聽從物品所有者的,最後吃虧的只會是自己。

小小的抿一口,讓白酒順着喉嚨進入到腸胃,到肚子裏面。入嘴的瞬間,他就明白爲什麼要小口小口的抿,一口氣灌入到嘴巴里面,那確實不是那麼好受的。

不過白酒的滋味,還真是不錯,如眼前菜鳥位面商人所描述的那樣,比起啤酒來一點都不差,甚至比起自己位面的那些酒類,還要好上幾分。

心中不禁開始進行一個對比,發現以前喝過的那些酒不管是和啤酒還是白酒比起來,那都是淡如水,沒有任何的滋味,根本就是不上。

“那這個價格,你是準備?”皇帝計較了一會兒,擡起頭來目光灼灼的看向秦朗,詢問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