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上前,指著林逸的鼻子高傲的咆哮道。

林逸一聽,眼神頓時陰沉了下去。

威脅?

如果威脅有用的話,那幹嘛還要修行呢?

「林逸不要衝動,求求你了,海外仙島真的招惹不起啊!」陳美君一看林逸眼神陰沉了下去,就知道不好,急忙抓住了林逸的手臂,焦急的喊道。

「呵呵……嗖!」

林逸呵呵一笑,便宛如鬼魅一般沖了出去。

速度驚世無雙。

快的人們眼前只有一道道幻影。

而後便是一聲聲慘叫。

「完了!」

陳美君一臉絕望,海外仙島那可是他們都不敢輕易涉足的地方啊!

海外擁有的資源比陸地上要恐怖太多了,可為什麼到現在,很多擁有海域的國家都不曾開採呢?

技術難度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便是很多仙島上住著這些強大的仙人,那才是阻止他們開採的最主要原因。

連當世大國都要讓步,可見還海外仙島的人是何等的強悍恐怖。

可現在,林逸竟然要趕盡殺絕,這是要跟海外仙島不死不休啊!

「哎吆我的祖宗,你這也太能惹事了啊?」正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三通和尚一看,頓時急的直跳腳,身形一晃就帶起一陣勁風沖了上去。

只可惜,他的速度跟林逸相比實在差的太遠了,連林逸的衣角都無法觸碰到,只能跟在後面吃灰。

數個呼吸后。

哀嚎遍野。

飛雲道人的徒弟,全部都臉色蒼白,滿頭大汗,一臉痛苦的躺在了地上。

每個人的丹田都被林逸破開,此生,他們將無法在繼續修行,只能淪為廢人。

「林逸,你個畜生,竟然廢了我們的丹田,有種你殺了我們啊?」

一人,咬著槽牙,盯著林逸猙獰的怒吼道,那神情簡直恨不得食其肉引氣血。

「噗!」

劍光閃爍。

一顆人頭直接一飛衝天。

「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好咯。」

林逸輕飄飄的說道,那神情彷彿殺個人對他來說,不過舉手之勞一般簡單。

「張濤,願意跪下的,便跪著滾出中江,不願意的,全部就地埋了。」

林逸冷冰冰的說道,隨後轉身朝著自己的別墅走去。

自從得到他這別墅之後,他還真沒有好好的住過幾天呢。

張濤聞言,頓時面色大喜啊!這次被飛雲道人打的這麼慘,他這心裡剛好有怒火,當即直接咬著槽牙,宛如從地獄里走出來的惡魔一般,朝著那些人走了過去。

「嘿嘿,諸位,我希望你們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底線,千萬不要下跪哦。」

張濤獰笑。

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慘叫,求饒聲就在別墅門口響起。

那血淋淋,無比殘忍的一幕,成為了很多人的夢魘。

便是過了幾十年,人們也無法忘記那血腥的一幕。 陳美君,彭振武等人看了一眼之後,也是頭皮發麻急匆匆的朝著別墅走了進去。

張濤的手段實在太殘忍,太血腥了,便是他們見慣了大場面的人也無法承受。

「林逸,你小子惹大麻煩了啊!你這可等於是在跟海外仙島的人宣戰啊?」

三通和尚,看著大馬金刀,坐在沙發上的林逸,焦急的吼道。

「吆喝,那聽你這意思,海外仙島的人來我家裡鬧事兒,打傷人,我林逸只能忍著了?」林逸扭頭,一臉玩味的盯著三通和尚冷笑道。

「這,這你可以忍著一點嘛?」三通和尚坐在林逸的旁邊,撇了撇嘴,底氣不足的說道。

「pia!」

一道響亮的耳巴子,直接把三通和尚打的臉頰有如火燒一般。

「你做什麼?」三通和尚愣住了,捂著自己肥胖的臉頰,一臉茫然的看著林逸質問道。

「pia!」

「pia!」

……

一連五六個耳巴子,直接把三通和尚半張臉都打的腫了起來。

一股無名火蹭的一下從心底爆發。

「你大爺的,憑什麼這麼欺負人?」

三通和尚轟然起身,可怕的力量在鼓盪,雙眼瞪的圓鼓鼓的,頗有幾分佛門金剛的兇殘。

「不是,你剛剛不是說可以忍著一點的嘛?你忍著啊!我還沒打爽呢。」

林逸說完,大手再度朝著三通和尚的臉打了過去,尼瑪的,忍著一點,說的輕鬆,你倒是忍著啊!

「pia……」

一道道響亮的耳巴子,直接把三通和尚打的雞飛狗跳,一直衝到別墅大門外,才一臉委屈的站在哪裡,盯著林逸。

「那個,大師啊!你這修為還不到家啊!我曾聽聞佛祖當年可是有割肉喂鷹,而面色不改的壯舉,你這只是挨兩個耳巴子算什麼呢?回去,回去你的海外仙島繼續阿彌陀佛去吧!」

林逸擺了擺手,不悅的呵斥道。

原本還氣呼呼的三通和尚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整個人竟然愣住了。

「瑪德,咋滴,想要動手啊?」林逸起身,擼起袖子,就準備收拾三通和尚了。

「阿彌陀佛,林施主教訓的是,和尚著相了,不過施主你有這麼大的慧根,實數罕見,不如這樣好了,你加入佛門,我把掌門的位置傳給你,我保證,那些海外仙島的人就算是來了,也不敢動你如何?」

三通和尚雙手合十,看著林逸恭敬的笑道。

「什麼玩意兒?你讓老子當和尚去?」林逸指著自己的鼻尖兒,一臉驚訝的尖叫了起來。

「大師,過了啊!這林少怎麼能當和尚呢?」陳美君一聽,急忙上前,嗔怒的白了三通和尚一眼,對於林逸她心中若是一點想法都沒有,那絕對是扯淡。

英雄愛美女,可那個美女又何嘗嫁給過狗熊呢?

「就是,瑪德,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做那些道貌岸然的事情?老子還真丟不起那個人!」林逸起身,不滿的冷笑道。

現在隨便一個寺廟,一年的收入可都是天文數字。

可你見過有那個寺廟光明正大做慈善的?怕是只見過光明正大收門票,收香火錢的吧?

寺廟,歸根結底,還是善男信女捐資修建的,可現在,卻成為了某些人盈利,賺錢的工具,他林逸如何能去呢?

辣妻乖乖,叫老公! 三通和尚一聽,急忙上前一步,焦急的解釋道:「我承認,現在有些和尚的確不地道,可也有一些好和尚啊!這你總不能否認吧!再說了,你的慧根如此之高,你如果來了佛門,身份地位自然暴漲,到時候你就可以約束那些壞和尚了啊?」

「滾蛋,除非這天下寺廟願意把香火錢拿出來做慈善,佛則,此生,我絕不入你佛門!」

林逸大袖一甩冷哼道。

「那,那我回去商量商量。」

三通和尚尷尬的笑道。

「趕緊滾蛋,瞅瞅你們這個一個個腦滿腸肥的,老子看著就來氣!」林逸臭罵道,

「是是,我馬上回去,發動所有寺廟,捐善款,順便減肥!」三通和尚討好的笑道,隨後急忙轉身走了出去。

陳美君看著三通和尚那可憐兮兮的樣子,忍不住抿嘴嬌笑道:「林逸,我感覺這個大和尚貌似很喜歡你啊?」

騙過你,愛上你 「老子這麼帥,有人喜歡我不是很正常的嘛?對了,那幾個傢伙呢?等會兒讓他們過來吧!」林逸看著陳美君沒好氣的笑道。

他心裡有氣,也只是對那些好吃懶做的一小部分和尚,不過對陳美君這樣時常拚命的英雄,他倒是一點都不生氣。

否則當初,在朱家村的時候,也不會仗義相助了。

陳美君一聽,頓時喜上眉梢,急忙笑道:「好,我馬上讓那群小子過來!」

說完,陳美君就走到外面,開始打電話了。

林逸扭頭看向了彭振武,沉聲說道:「這次多謝彭家主了,以後,只要我林逸在中江市,你彭家便是第一家族,無人敢招惹。」

彭振武一聽,頓時眼睛一亮,中江第一家族,那是何等的威風,風光啊!

可下一秒,彭振武卻突然一震,臉上浮現了濃濃的畏懼之色,急忙起身,走到林逸面前小聲說道:「林少,這話萬萬不可在說,龍家在,中江市無人敢稱第一家族!」

「哦,也就是說如果龍家不在就可以了吧?」林逸眸光深沉,冷冷的獰笑道,龍天行敢對他出手,兩人早就是不死不休了。

如果不是最近事情太多,他早就去找龍天行了。

現在,倒是可以放開手去找他了。

「轟!」

彭振武轟然一震,只感覺就像是有人拿一把榔頭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腦袋上一樣。

林逸竟然想要滅掉龍家?

這是何等恐怖,瘋狂的想法啊!

雖然林逸滅掉了飛雲道人,可他依舊不認為,林逸能夠殺的了龍天行。

那是一個傳說,一個神話。

那是一個讓無數英雄盡折腰的神話。

可現在,林逸竟然想要打破這個神話。

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彭振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才壓下心中的恐懼,看著林逸無比認真的說道。 「林少,我知道您功參造化,可龍天行能夠憑藉他一人之力,壓的整個人中江市這麼多人都抬不起頭,那絕對也不是好招惹的,不如我們在蟄伏几年好了。」

反正林逸現在還很年輕,成長的速度也很快,在彭振武看來,只要時間足夠,林逸超越龍天行,那是早晚的事情。

「呵呵,我看人家未必會給我時間啊!」林逸嘴角噙著淡淡的冷笑,目光玩味看向了門口。

此時,張濤嘴角噙著一抹殘忍的冷笑走在前面,在他的背後,則是跟著一名衣著光鮮亮麗,氣度不凡的男子。

龍天行這樣的人物既然對他出手了,那便不會無疾而終,所以他可以肯定,對方肯定一直在暗中關注他。

現在,他連海外仙島的人都殺了,他的成長速度怕是已經超越了龍天行的預估,如果這樣他還能夠靜下心來那就出鬼了。

所以,在他殺他飛雲道人的時候,他跟龍天行之間的命運便已經註定了,不是他死,便是龍天行死!

絕對沒有第二種可能。

「林少,我乃龍家下人,奉我家主人,龍天行之命,前來下戰書,一個星期之後,江邊碼頭決一死戰!」

年輕人看著林逸恭敬的說道,隨後遞上了有龍天行親手書寫的戰書。

黑色毛筆字,龍飛鳳舞,蘊含著凌厲而可怕的殺機。

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個字,可是卻讓彭振武跟張濤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呵呵,好,我應戰了!」

林逸淡然一笑,抬手接下了挑戰書。

「什麼?林少不可啊!」

彭振武面色大變,焦急的吼道。

張濤一聽,也是眉頭微微一皺,平時嗜血瘋狂的他,難得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看著林逸說道:「主人,那龍天行十分恐怖!」

「呵呵,好,林少果然有龍虎之姿,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辭了,一個星期之後,恭迎林少大駕!」

龍家下人,抱拳淡淡一笑,便轉身離開。

「那是誰啊?怎麼走路眼睛看著天啊?不怕摔死嘛?」

陳美君指著剛剛走出去的龍家下人,淡淡的笑道。

「呵呵,他啊!龍家的下人,過來送挑戰書的!」

林逸輕飄飄的說道,隨手就把挑戰書扔在了桌子上。

「龍家的下人?」陳美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當看到那挑戰書上面,龍飛鳳舞寫著「龍天行」三個字的時候,陳美君腦袋一轟,整個人一陣搖晃。

「哎呀,怎麼了?這就給嚇唬住了啊?」林逸急忙攙扶著陳美君,調侃道。

不過心裡對著龍天行倒是越發的好奇了。

他沒有跟龍天行正面的接觸過,不過單憑他遇到這些人的態度來看,龍天行的確是一個很可怕的對手。

天桐神女 否則,不至於連陳美君這樣軍方的強者,在聽到之後,都面色大變。

「你個大傻蛋,你,你怎麼能答應他啊?」陳美君抬手就是一拳,狠狠的打在了林逸的肩膀上,一臉焦急的臭罵道。

「呵呵,都已經答應了,跟我說說他的情況吧!反正,縮頭烏龜我林逸是絕對不當的,戰書到門口了,要嘛戰死,要嘛就是龍天行死!」

林逸抿嘴淺淺笑道。

「你……哎,我真不知道怎麼說你好了,我這麼跟你說吧!龍天行曾經去過海外仙島,憑藉一己之力,跟海外仙島人的談好了條件,只要他活著,海外仙島的勢力,不能伸到陸地上,可以說,他就是陸地上的神明,你,你怎麼能答應啊?」

陳美君急的眼淚汪汪的,跟這樣可怕的強者生死戰,那不就是找死嘛?

「哦?這麼恐怖?」林逸眼睛微微一亮,來了興趣,太弱的話,他想藉助對方的力量進入龍師之境還真有點難。

「我的天啊!你能不能認真一點啊!我在給你講龍天行啊?」陳美君看著林逸那無所謂的樣子,不禁越發的著急了起來。

「好了,我答應你我不會死的,放心,不就是龍天行嘛!他只要還是人,我就能夠殺他!」林逸輕輕拍了拍陳美君的肩膀,自信滿滿的笑道。

擁有神府的他,根本就不能用境界來衡量。

龍天行很牛嘛?

一周之後拭目以待吧!

「你……」

「隊長,林少!」

一群漢子,美滋滋的走了進來。

「呵呵,好了,今天叫你們過來,是想傳授你們一點東西,以前你們修鍊的那東西簡直就是狗屁不通,以後改修我的,另外,你們幾個人常年在一起生活,氣息隱隱相連,名字也必須要換,按照年齡排位吧!從龍一排到龍十三,我保證,你們行運一條龍!」

林逸看著眼前十三名從朱家村救回來的漢子,咧嘴笑道。

他們這可是真正經歷過生死的人,十三個人一條心,無懼生死,在修行起來,絕對事半功倍,如果不是他們年紀太大,資質稍有點差,他怕是就不會重新組建十三太保了。

本來還興高采烈的眾人一聽,頓時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