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死不成?」

林逸豁然起身了,楚紅很他之間可不單單是主僕那麼簡單,甚至都可以說是親人了,這劉金玲之前的無禮他不追究已經是法外開恩了,可現在,這劉金玲竟然還敢呵斥楚紅,這簡直就是找死。

「我找死?」

劉金玲伸出手指指著自己的鼻尖兒,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顯然沒有想到林逸竟然如此囂張。

「這位兄弟對不起,對不起,我們是從外地來的,衝撞了您我給您道歉!」

侯小康急忙衝到了林逸面前,點頭哈腰,一臉討好的笑道。

「侯小康你個王八蛋給本小姐回來,我好歹也是第五關的一枝花,他們兩個人只能座牛車,算是個什麼東西,也配讓你去道歉?」

劉金玲瞪大了眼睛一臉不爽的盯著侯小康呵斥道。

「金玲,不要生氣了,現在我們都受傷了,你的樣子又這麼漂亮,走在這深山老林里是非常危險的,我們座他的牛車先去第一關吧!」

陳小東急忙湊近劉金玲的旁邊,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什麼?玩意兒?你讓我座這破牛車?咱們出來的時候我父親不是給了你五百靈石嘛?」

劉金玲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那聲音大的恨不得能夠聽二里地。

五百靈石雖然在林逸的眼裡不過是毛毛雨,可是在第五關那種地方,到的確算是一筆不錯的財富了。

「金玲,你忘記叔父怎麼說了?財不外露,你小點聲音啊!這要是讓別人聽到了,難免會見財起意啊!」

陳小東一聽,劉金玲的聲音竟然猛的高了一個分唄,不禁有些急眼了,急忙著急的說道。

「哼!你我三人都是天命之境後期的實力,再加上我手中的道器,我就不信有人敢動手!」

劉金玲傲慢的冷哼道。

「好了,好了,你不要說話了,我去跟他們商量一下,先座一下牛車,等到了天諭書院再說好了。」

陳小東深吸了一口氣,急忙朝著林逸跑了過來,他曾經在外面行走過,十分清楚,這外界的可怕跟恐怖,人命有的時候就像是地上的螻蟻一般弱小。

若是稍不注意,隨時都可能會死在這荒山野嶺之中。

「這位兄弟,小姐,實在對不起,金玲從小嬌生慣養的沒有吃過苦,根本不懂得做人的道理,我陳小東再次給二位道歉了。」

陳小東急忙彎腰行禮,如同侯小康一樣一臉歉意的笑道。

「是啊!金玲雖然脾氣不好,可人到是不壞,如果二位心裡有氣,不舒服的話,您就拿著著龍形劍給我來兩下子,畢竟是我們冒犯了您,絕對沒有任何的怨言!」

侯小康說著,就把手中的龍形劍遞到了林逸的面前。

雖然劉金玲的態度的確讓林逸非常的不爽,不過看著眼前的兩人,林逸心裡卻忍不住有些同情了,舔狗添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啊!

這幾乎是所有添狗的命運。

眼前的這兩人顯然就是兩條很忠實的狗了,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再加上兩人的態度倒也不錯,林逸倒是懶得跟他們計較了。

「算了,我們也沒有傷到,這件事兒就過去了,兩位讓開吧!」

林逸淡淡的說道。

陳小東看了一眼侯小康之後,才把目光再度落在林逸的身上尷尬的笑道:「這位兄弟,我們想要去第一關的天諭書院,只是現在受傷了多有不便,不知道是否可以割愛把這牛車讓給我們呢?多少靈石您開個價!」

「把牛車讓給你們?」

林逸一聽,愣住了,他好不容易弄了這一套行頭就是為了帶楚紅欣賞沿途的風景的,再說了,多少靈石他林逸也不放在眼裡啊!

「那個不好意思,我們也是要去天諭書院的所以這牛車還真不能賣!」

林逸說完就揚起了手中的鞭子準備催動牛車前行。 「這位兄弟,我求求你了啊!金玲跟著我們一起如此狼狽,我等已經汗顏至極,現在若是再讓她走到天諭書院去,我們實在沒有顏面苟活於世了,還請兄弟能夠成全,否則,你就用這牛車撞死我們吧!」

侯小康上前一步,擋住了林逸的去處。

「不錯,金玲這樣如天上仙子一般的存在,怎麼能步行呢,還請這位兄弟能夠幫襯一二,這樣好了,我出二十塊靈石如何?」陳小東也急忙上前站在了牛車前面擋住了林逸跟楚紅的去路,急切的說道。

林逸一聽,頓時傻眼了,仙女?你他嬢的確定仙女都長成這個樣子?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恐怕就沒有人會寫洛神賦了,恐怕也沒有人會對仙子念念不忘了。

最讓林逸無語的是這劉金玲典型的就是囂張跋扈的大小姐,林逸實在不明白這兩個傢伙這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甚至都有種想要揭開他們天靈蓋,看看腦迴路的衝動了。

「你說你們給多少靈石?」

楚紅瞪大了眼睛猛的尖叫了起來。

「呵呵,您不用介意的,二十個靈石我們還是出的起,你可以放心收下,我們絕對不會要回的。」

侯小康說完,急忙上前就把二十枚閃爍著光芒,宛如鑽石一般晶瑩的靈石塞進了楚紅的手中,而後,猛的轉身的朝著劉金玲激動的喊道:「金玲,快過來他們答應了啊!」

「我去……」

「好了,算了。」

林逸看著楚紅手中的二十枚靈石,也是哭笑不得,只能緩緩搖頭制止了楚紅,他的確不喜歡陳小東跟侯小康這樣的行為,作為一名男人愛護女人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兒,如果不能擋風遮雨別人憑什麼跟著你呢?

可愛護卻不等於要做添狗啊!

這種人可就有點噁心了,甚至可以為了劉金玲而做出傷害別人的事情。

不過侯小康跟陳小東的表現到還算是不錯,所以他也不想弄得太難看,二十個靈石,不要說是他了,便是現在的楚紅也不會放在眼裡啊!

那礦坑之內幾千年開採的靈石,幾乎都進入了林逸的口袋裡,他是缺靈石的人嗎?

「哼!你們可算是賺大了,這種破牛車平時怕是一個靈石都賣不到,現在竟然賣出了二十枚靈石的天價。」

走上來的劉金玲杏眼冷漠鄙夷的盯著林逸嘲諷道。

「你別胡說啊!這二十枚靈石也僅僅只是讓你們座一程而已,我可沒有說要賣給你們啊!」

林逸一聽,頓時不樂意了,讓他們坐車已經算是極大的讓步了,想要讓他賣車,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了,最少,崑崙虛內怕是無人能夠買得起。

「什麼?你們沒有賣車?」

劉金玲一聽猛的扭頭看向了站在一旁的侯小康跟陳小東,那眼神兒充滿了冷漠跟憤怒,簡直就像是在看待豬狗一般。

「金玲,他們二人也是去第一關的,順路就一起吧!」

「是啊!你雖然像是九天之上的仙女一樣漂亮,可偶爾也要讓自己的光芒被世人看到嘛!就勉強跟他們坐在一起好了啊!」

侯小康跟陳小東急忙一臉討好的笑道。

「卧槽!老子頂不住了,這兩個添狗功力實在深厚啊!」

林逸一臉蛋疼啊!光是聽著兩人那不著邊際的馬屁,他都已經有種全身發抖的感覺了。

「你們到底走不走?不走我就先走了啊?」

林逸扭頭不耐煩的質問道。

「你……哼!算你祖上積德,今天本小姐就坐你這個牛車,讓你得意一下。」

劉金玲盯著林逸冷哼一聲,便抬腿朝著牛車上走去。

陳小東跟侯小康一看,急忙點頭哈腰的衝上前,攙扶著劉金玲坐車了牛車。

楚紅見狀起身走到了林逸的旁邊直接坐下,對著林逸揚了揚手中的二十枚靈石。

「呵呵,走咯!」

林逸無奈一笑,揚起鞭子在空氣中一抖,pia!一聲脆響,老黃牛再度緩緩的邁動有力的雙腿朝著前方行走,車輪壓在濕潤的地面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山中清脆的鳥叫不時的從遠處傳來。

五人一起朝著第一關而去。

似乎是折騰累了,坐在牛車上的三人也安靜了下來,紛紛開始打坐修行。

一路上林逸也見識到了什麼叫做專業添狗,除了上廁所之外,劉金玲的一切陳小東跟侯小康都給包辦了,吃飯,喂飯,吃魚挑刺,喝水溫水,起步攙扶。

可偏偏劉金玲一點都沒有把兩人放在眼裡的意思啊!

那神情,頗有幾分把兩人當成奴才在使用的感覺,可偏偏兩人還樂此不疲。

傍晚時分,林逸把牛車停了下來。

此時他們還是在山中,晚上猛獸多,而且他們的座駕可只是一頭普通的老黃牛,拉著他們這麼多人,已經十分不錯了,林逸總不能讓它活活累死啊!

「你為什麼不走了?」

劉金玲看著正在給老黃牛解綁的林逸,不滿的呵斥道。

「呵呵,你都吃飯了,我的牛難道就不需要吃飯啊?」

林逸淡淡的冷笑道。

可劉金玲一聽,卻杏眼怒瞪,手中的長劍猛的一揮,遙指林逸神情怨毒的呵斥道:「你竟然敢拿我跟這卑賤的牛相提並論?」

「金玲不要亂來,人家好歹帶著咱們走了一天。」

「可不是,而且到了晚上,山林之中多猛獸,暫時停下也是對的。」

陳小東跟侯小康一看劉金玲又要發脾氣了,急忙擋在她的面前,好生勸說道。

劉金玲見狀,冷哼一聲,就準備收起長劍。

「其實你說的也對,你怎麼能跟牛相提並論呢,這牛還能夠帶我們走路,你呢?除了會拉還能做什麼?」

林逸輕飄飄的說道。

「你找死!」

劉金玲手臂一會,長劍打出一道烏光就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金玲!」

侯小康一看急忙屈指一彈,一道精純的靈氣狠狠地打在了劍光之上。

林逸的目光瞬間陰沉了下去,這劉金玲囂張跋扈,對陳小東跟侯小康亂髮脾氣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敢對他動殺機,這就讓他不爽了。 特別是剛剛那一劍,如果是普通人,或者侯小康的動作慢上那麼一分,他說不定就身首異處了。

只是他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遠處的山林中卻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一名身材碩長,神情冷峻的長發男子背負著一把長劍緩緩走了過來,他的眼神似乎比他背上的劍都要冷漠,給人一種不易接近的可怕感覺。

「冷鋒,他,他是第四關的冷鋒!」

劉金玲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轉身拍著陳小東的胳膊激動的叫了起來,那神情彷彿小女生見到了自己心儀的偶像一般。

「什麼?冷鋒?」

可侯小康跟陳小東此時卻面色驟變,一臉的緊張不安之色。

「冷鋒,你也是去天諭書院嘛?」

劉金玲顧不得再跟林逸墨跡了,急忙沖了上去看著冷鋒關切的問道。

「恩,你們也是嗎?」

冷鋒微微點頭,擠出了一絲十分僵硬的笑容看著劉金玲問道。

「是啊!我們也準備去天諭書院報道,畢竟若是能夠僥倖進入天諭書院,我們可就等同於有了一飛衝天的機會啊!」

劉金玲激動的笑道。

「那我們一起吧!路上也好有個伴兒!」

冷鋒抿嘴,淡淡的說道。

「什麼?你說,你說我們一起?」

劉金玲眼睛一瞪,那還算是過的去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弄弄的激動之色,驚訝的尖叫道。

「是啊!怎麼?難道劉小姐不願意跟冷鋒一起去嗎?」

冷鋒眉頭微微一皺,看著劉金玲不解的問道。,

「咯咯,那怎麼可能,我何止我願意啊!不知道多少女修士都願意呢,對了,你以後不要叫我劉小姐了,直接叫我金玲好了。」

劉金玲看著冷鋒一臉開心激動的笑道,哪裡還有面對林逸時的冷漠不屑呢。

不遠處的陳小東跟侯小康四目相對,面色都是陰沉到了極點,隨後一起朝著前方走去。

「你好冷鋒,我叫陳小東是跟金玲一起的。」

「我叫侯小康,也是跟金玲一起去天諭書院的。」

兩人上前看著冷鋒神色有些冷漠的說道。

「那個,我跟他們不是很熟,只是大家都是第五關的人而已。」

劉金玲急忙解釋道。

陳小東跟侯小康一聽,這面色頓時又陰沉了一分。

「主人,貌似這兩個人要悲劇了啊!」

五六米開外,跟林逸一起坐在大樹底下的楚紅,就像是一隻溫順的小兔子,湊到了林逸的耳邊,小聲的嘀咕道。

「呵呵,何止是悲劇啊!簡直悲劇到了極點。」

林逸不禁有些同情的嘀咕道。

「金玲,你這裡可有能夠增加靈氣的食物?我剛剛遇到了一名天龍初期的強者,此時氣血虧虛的厲害。」

冷鋒盯著劉金玲有些尷尬的問道。

「什麼?冷鋒你說你竟然跟天龍之境的強者大戰之後,還逃了出來?」

劉金玲一聽,頓時眼睛杏眼一瞪,再度一臉驚訝的尖叫了起來,便是陳小東跟侯小康一聽,也都是一臉的震驚啊!

他們三人都是天命之境後期的修為,十分清楚這天龍之境的強者有多可怕,甚至可以橫行第五關啊!

可現在,冷鋒竟然說他剛剛從一名天龍之境強者手中逃脫,眾人如何能夠不震驚呢?

「冷鋒,你實在太厲害了,這件事兒若是傳出去,你一定會名聲大噪的。」

劉金玲盯著冷鋒激動的笑道。

「呵呵,不值一提啊!僅僅只是勉強保命而已,希望我能夠進入天諭書院,提升自己的修為,有朝一日能夠進入化神期吧!」

冷鋒淡淡的笑道。

「我去!冷鋒你真的好厲害,我們都想的是有朝一日能夠進入天龍之境就好了,沒想到你想的竟然是直接進入化神期,這*就不一樣了啊!」

劉金玲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起來,隨後急忙扭頭看著侯小康跟陳小東說道:「你們兩個身上還有多少靈石,先拿出來給冷鋒,讓他療傷吧!」

「靈石?」

冷鋒一聽不禁神情一怔,冷漠的唇角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靈石的珍貴那可是不言而喻的,在整個崑崙虛內,這就是硬通貨,一般人很少會用靈石直接來補充靈氣的,這行為實在太奢侈了。

不過……若是用別人提供的,貌似也不是不能接受。

陳小東跟侯小康一聽,頓時面色大變,一臉焦急的看向了劉金玲。

「金玲,這靈石可是叔父給你去天諭書院用的啊!」

「就是,現在你給了冷鋒你自己用什麼啊?」

劉金玲一聽頓時面色一沉,兇巴巴的呵斥道:「你們知道什麼?冷鋒是註定會進入化神期的人,將來他的修為上去后了,還會在乎這一點靈石嘛?再說了,咱們去天諭書院人生地不熟的,總要有個人照顧吧!難道讓你們兩個照顧我?」

「這……」

劉金玲的一番呵斥,頓時讓兩人一臉的憋屈。

冷鋒那可是混跡在第五關的人,不管是修為還是實力可都在他們兩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