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浪掃向眾人,只能跟鄭原說聲抱歉了,為了更多的人,葉浪必須不能低這個頭,還要著震撼的效果,葉浪雙眸掃視之處,眾人皆是慌亂不已,滿屋子都是驚恐吞口水的聲音!

這時,薛宗也算是看出了點眉目,思索片刻,手掌尚還捂著額頭,鮮血已經凝固,上前兩步說道「班主任,人不瘋狂往少年,歸根結底還是一群孩子,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既然事情已經出了,他們已經認識到錯誤了,我覺得他們不敢在范下次了……就算了吧,班主任……」

學生們紛紛大喜,急忙喊道「是啊,老師,對不起,我們錯了,再也不敢了,一定不會再有下次了……」

「還有下次?」

葉浪洋裝面色一沉,厲聲喝道,眾人身形一顫,急忙道「沒有沒有,對不起,老師,我們錯了,沒有下次……」

「薛宗老教授是主角,受傷最嚴重,所以既然薛宗老教授都開口了,這件事就算了,但是死罪可免,活在難逃,既然有膽子做,就要有膽子承認,兩個提瞧見,你們可服?」

見葉浪鬆口,同學們欣喜若狂,一個個激動的都快跳舞了,別說兩個就算是二十個都能答應,葉浪更是鬆了一口氣,他么的,好歹自己就坡下驢就得了,不然一直架在火上烤,是很尷尬的!

眾人一個個如小雞啄米似得點頭,看著那副樣子,葉浪心中倒是有些好笑,但是表面還是一副嚴肅的樣子「第一,你們要道歉的不是我,而是薛宗學薛老教授……」

學生們當即會議,急忙紛紛躬身「薛老師,對不起,讓您受傷了,我們錯了……」

薛宗擺擺手,又搖搖頭「算了算了,都是孩子,你們也都是好孩子,也是我的學生,以後可千萬不能這樣了,知道么?」

「知……道……了……」

眾人整齊劃一的答道,一副乖巧的樣子,薛宗看著很是滿意,這才是學生應該有的樣子嘛!

「好,第二個,凡是剛才打架的,全部去操場,圍著操場,五十圈……」

「啊?」

葉浪此話一出,同學們瞬間絕望了,四百米的操場,五十圈,那就是兩萬米啊,兩萬米,就是四十里地啊,讓他們跑四十里地,會四死人的啊!

「怎麼?有問題?」

葉浪眼睛一票,慢悠悠的說道,眾人心頭一顫,紛紛搖頭,別說四十里,只要不開除,不叫家長,就算是四百里也照跑不誤,就像是葉老師說的,自己選的路,跪著也要走完啊……

「你們兩個,還裝什麼死?等著我過去扶你們?」

葉浪雙眸一瞪,說的自然是張宇跟王光,眾人這才才想起來,這兩人還在地上趴著著,聽聞此話,噌的一下子就竄了起來,那感覺,好似被打之後精神抖擻,這感覺那是相當的好呀!

「你們兩個領隊,我不喜歡在出現任何的意外……」

葉浪眼中閃過一抹冷色,對著兩人說道,兩人急忙點頭,雖然兩人一直裝犢子躺在地上,可心裡何嘗不膽寒,無論在怎麼反,怎麼折騰,但上升到開除跟叫家長的問題,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徐阿妮,張宇與王光兩人很是積極的組織人員,開拔,簡直是上進心十足的好學生……

「你們也別愣著,這麼熱的天,你們多買一些水送到操場去,櫻雪,你身為班長,這個事情就交給你了,費用在班費裡面出……」

葉浪一道道命令下完,鬆了一口氣,準備抽根煙緩緩神,然而,卻發現口袋裡早已經沒煙了,偏過頭卻發現柳櫻雪等十幾名同學還在,眼巴巴的看著葉浪!

葉浪微微一愣,疑惑的看著眾人「怎麼了?」

「老師,我們沒有班費!」

柳櫻雪有些糾結,更不巧的是,她正好今天忘記帶錢了,將錢包丟在家裡了!

葉浪更是有些糾結,前面有學生看著,後面有同事看著,這個時候自己不能掉鏈子啊,一咬牙,一跺腳,從口袋內摸索一陣,掏出一張二十的,還有一張五塊的,想了想,準備自己留五塊,還得買煙抽啊,這可是自己全部家當了,這完全是在割自己的肉啊……

葉浪捂著心臟,無比心跳,這時,身後的上官麟雪掏出一張鮮紅的百元大鈔,交給柳櫻雪「去吧,不夠的話在管老師要……」

柳櫻雪點了點頭,旋即拿著錢帶著同學們離開,葉浪這就尷尬了,輕咳了兩聲「那個,上官老師破費了,算我借你的,瘋發完工資我在還你……」

上官麟雪翻了翻白眼,眼中很是複雜,她不認同葉浪的教育方式,可卻真實奏效,再加上之前冤枉葉浪,不知道該怎麼跟葉浪說話,所以並沒有接葉浪的話,轉身去攙扶薛宗老教授去醫務室,這就讓葉浪更加有些尷尬了!

「還是班主任厲害,班主任一出馬,全部都擺明,這群搗蛋學生,各個都老實了……」

楊柳蹦蹦跳跳竄上前,眼中冒著小星星說道!

「得得得,打住啊,少拍馬屁,多干點實事,先去醫務室吧……」

葉浪有些好笑,打斷楊柳,楊柳吐了吐舌頭,點了點頭「哦!」

「叮鈴鈴……」

這時,葉浪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葉浪掏出電話接聽「喂……」

「您好,這裡是西城派出所,請問您是葉浪葉先生嘛?」 葉浪微微一愣,西城派出所給自己打電話做什麼?

「沒錯,我是,請問有什麼事情么?」

聽到葉浪的回答,電話另一頭好似鬆了一口氣「請問您認不認識一個叫蘇霸霸的老人家?」

葉浪呼吸一滯,一瞪眼「警察同志,過份了啊,不能上來就罵街啊,我還是葉爸爸了!」

「葉先生,我們沒有跟您開玩笑,請您把霸霸帶走吧!」

警察一臉糾結,那語氣好似有些央求!

「我草了,神經啊,你們是不是閑的沒事情做拿老子開涮呢?老子不認識什麼蘇霸霸,蘇孫子的,有毛病……」

話落,葉浪便掛掉了電話,一臉彆扭,現在這警察都這麼開玩笑了么?這一天天的!

話落,葉浪便向著外面走去,急忙向著醫務室跑去,他還真有些不放心鄭原,雖然葉浪對自己下手很有信心,但畢竟那副小身板,可不能出什麼意外!

紫金國際,醫務室,自從凌菲來到這裡,外面的學生,一直都是絡繹不斷,雖然人多,但大多都是裝病,只為能近距離看凌菲幾眼,哪怕是知道凌菲是葉浪的女朋友,這也擋不住這些學生瘋狂的心態!

不知為何,接到剛才的電話之後,葉浪總是有些心緒不寧,葉浪穿過人群,進入醫務室內,看著外面長長的隊伍,葉浪頗為無奈!

而戴強本來在醫務室外面,跟一名護士交代著什麼,眼角一撇,正巧看到了葉浪,當即一哆嗦,二話不說,向著自己辦公室走去,這已經是老毛病了,只要葉浪來醫務室,戴強就會躲在自己的辦公室不出去,葉浪這個煞星,看的戴強是真發憷啊!

葉浪才沒什麼心思去關注戴強,一眼便看到了凌菲,一頭長發已然盤起,額前髮絲垂落靈動,那絕美的容顏,映著陽光散落,那般靈動美顏,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如上帝刻畫的五官,拼湊著世間最美的女子!

纖纖玉指,扶揉而動,螓首微抬,就如那畫卷般的女子,一席白衣大褂,並未繫緊,大褂隨風而動,露出宛如羊脂玉般的一截小腿,腳上踩著一雙休閑鞋,美的不可方物,美的完美,這樣的女人,怎麼看都看不夠!

凌菲不同於其他女人,內心深處那顆驕傲的心,以及那些秘密,從來不讓任何人觸碰,屬於那種外熱內冷的人,往往這種女人是男人最難接近的!

李雅珊則是事業女強人那種,眼光極高,能入的了李雅珊法眼的男人,怕是不一般!

至於上管麟雪,也是屬於那種外熱內冷的女人,不過他這種外熱不同於凌菲,凌菲的外熱,屬於淡熱,好似對誰都是那般陌生,又能淺淺的交談!

上官麟雪的外熱,熱起來能燃燒自己,燃燒身邊的人,上官麟雪的外冷雖然有些軟綿綿,可這種冷才最熬人,看到陳偉就知道有多痛苦了,而凌菲的冷,簡直是冰封世界……

葉浪捏著下巴,在旁邊尋思著,總結了一下,凌菲,淡熱內冷,李雅珊,難以接近,上官麟雪,極熱軟冷……

這樣的女人糾結能找什麼樣的男人,葉浪掐指一算,自己好似各個條件都符合,想必這些姑娘命中缺我……

此時的葉浪,傻站在原地,露出一陣嘿嘿的聲音,那淫蕩的表情,簡直都是醉了!

「你這種表情,真是欠揍啊!」

一道聲音傳來,葉浪猛的打了一個冷顫,偏頭看去,一臉淡然的凌菲,雙手插著口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身邊,翻著白眼說道!

葉浪身形一頓,稍微的有那麼一丟丟尷尬,但以葉浪的臉皮,急忙道「媳婦,鄭原,我的學生,他怎麼樣了?還有薛宗,老教授,都沒事吧?」

凌菲面色一僵,一句媳婦讓凌菲面色一沉,本就很大的眼睛,如今這一瞪,簡直是了不得!

「哇靠,你的眼睛居然能這麼大?」

誰知葉浪突然來了這麼一句,不少人紛紛看向這裡,小護士紛紛笑而不語,一副都懂得的樣子,凌菲一陣懊惱,恨不得掐死這個混蛋,自己什麼時候已經跟他不明不白了!

「媳婦……」

「打住……」

凌菲實在不想在聽到這兩個字了,急忙道「鄭原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薛宗老教授只是皮外傷,傷口不深,但面積稍微有些大,需要打破傷風,問題不是很大,都已經處理完了……」

凌菲一口氣說完,葉浪這才鬆了一口氣,果然與自己判斷的相差不多,旋即葉浪燦爛的看向凌菲「媳……」

「閉嘴,你來,我問你……」

凌菲急忙喝止葉浪,抓住葉浪的衣角,向著醫務室的角落裡走去!

葉浪微微一愣,四周觀看一番,面色忍不住發紅,饒是他這副臉皮也是忍不住道「媳婦,我真沒想到你這麼饑渴,我覺得我們可以吃吃飯,看看電影,然後再這樣糾結不已,或者我們可以回家再說吧,你看這裡這麼多人,這麼……」

葉浪說到最後,已經沒辦法在往下說去,凌菲面色陰沉的盯著葉浪,本是絕美的臉頰,如今卻如黑山老妖似得,葉浪嘴角一抽,尷尬的閉嘴,手指貼著牆壁,扣縫完……

「葉浪,問你,你是不是暴力傾向?鄭原是怎麼回事?」

凌菲一臉嚴肅的對著葉浪問道,葉浪一臉糾結,合著這麼費勁的把自己弄這來,就是問自己有沒有暴力傾向……

「媳婦?咱倆住在一個屋檐下,我有沒有打過你……?」

葉浪此話一出,凌菲頓時再度瞪眼,驚恐的看了一眼周圍,見沒人聽到這才鬆了一口氣「葉浪,我警告你啊,你在亂說,就從我家滾出去……」

「靠,媳婦……」

「還有,不準在叫我媳婦,否則,後果自負……」

凌菲咬著牙,簡直是氣瘋了,這個混蛋葉浪怎麼這麼能氣人!

「哦,知道了,媳婦……」

葉浪一臉委屈,捏著衣角說道,凌菲雙手握拳,氣到崩潰,旋即低喝一聲,一腳踩在葉浪的腳面上,旋即罵道「王八蛋……」

話落,凌菲轉身快速跑開,三秒鐘后,葉浪咧大了嘴,發出無聲的聲音,抱著一隻腳,抓耳撓腮,咧著大嘴,你特么屬驢的?說踢人就踢人啊…… 然而凌菲卻是頭也不回的離開,她實在是不想在跟葉浪說話,不,甚至不想在看葉浪一眼!

正巧這時上官麟雪走了過來,疑惑的看著凌菲的背影,又看了看葉浪,葉浪見到上官麟雪走了過來,旋轉的身體立刻停下,伸手扶住牆壁,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上官老師,有什麼事么?」

上官麟雪看了一眼凌菲,又看了看葉浪「你們兩個?」

「叮鈴鈴……」

這時,葉浪的手機響了起來,將上官麟雪的話語打斷,葉浪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先接個電話!」

旋即小心翼翼的掏出手機,為什麼要小心翼翼的,裝手機的腿,就是凌菲踩的那條,疼啊,葉浪暗自一陣齜牙咧嘴,這娘們下死腳啊,你等著,等哪天老子把好媳婦養成計劃進行結束時,我肯定把你收拾的老老實實的,解鎖更多姿勢!

若是被凌菲知道葉浪的想法,怕是踩十腳都不夠,葉浪掏出手機接聽「喂?」

「你個臭小子,你對你爺爺做了什麼?你個小兔崽子,老子抽不死你……」

一陣瘋狂的咆哮從電話另一頭傳來,震的葉浪耳朵生疼,急忙將電話拿開一些距離,就連上官麟雪都是一愣,雖然未聽見內容,可這語氣可是格外的強硬啊!

葉浪尷尬一笑,退後幾步,上官麟雪也是偏過身,表示自己並不想聽葉浪的電話,葉浪低聲道「爸,你瘋了啊?」

「你才瘋了,你個兔崽子,我是瘋了,我揍死你,老子現在就坐飛機趕過去,不揍到你屁股開花,我就不是你爹,你是我爹……」

電話另一頭的葉昊,格外的瘋狂啊,葉浪一陣咧嘴,自己這個爹,自己還不了解么,說的出,做得到,一會真飛過來,在這紫金國際的院落,沖著自己一頓踹,自己還有臉活不!

「別鬧,爸,好好的,乖昂,幹嘛啊這一天天的,你是不是想我了?」

葉浪嘿嘿一笑,一臉心虛的擠眉弄眼,自己這是又幹啥了,讓自己這老爹發這麼大的火!

「我想你奶奶個腿,你是我爹行不行?我以後管你叫爹?」

葉昊怒氣不減,對著葉浪吼道,葉浪聽的出來,葉昊這是真生氣了,急忙道「爸,能不能好好的,你管我叫爸,就算我同意,我媽能同意么?你真是的……」

「嘭!」

說完這話,葉浪就後悔了,感覺對面什麼東西被葉昊拍成憤怒,噌的一聲竄了起來「好你個小王八蛋,你還真想當你老子的老子,兔崽子,翻天了,在天,通知特戰集合,老子今個要不給他收拾了,我還真管不了他了……」

馮在天猶豫了片刻,旋即大喝道「是,老大……」

葉浪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急忙道「爸爸爸爸爸……別衝動,衝動是魔鬼,你是我爸,我不想當你爹……」

「你個兔崽子,白靖,集合隱龍,老子要讓這小子無處可逃……」

「是……」

我滴媽啊,死神聯盟一共幾個王牌?一下子就出動特戰,隱龍,葉浪猛吞口水,急忙道「爸,爸,我錯了,我錯了,但是你得讓我明白,我錯哪了啊!」

葉浪一陣發苦,自己老子都集合隱龍,特戰了,自己還一臉蒙蔽,哪惹的葉昊生氣都不知道!

「你他娘還好意思說?我師傅呢?你爺爺呢?你怎麼答應我的?」

葉昊一直在咆哮,手機感覺都快被震散了,葉浪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我了個大曹,瘋狂輸出對面C位啊,自己怎麼把這位祖宗給忘記了?

「你個兔崽子,你爺爺身上沒錢,什麼東西又都沒帶,去了多少天了?他究竟是怎麼過來的?那可是我師傅,你爺爺啊,一個手無寸鐵,為孫兒千里而動,你怎麼忍心啊?你怎麼忍心啊?」

葉浪忍不住狂拍腦門,他么得,完全將這個祖宗給忘的一乾二淨,忽然,葉浪想起來蘇老,蘇霸霸,葉浪捂著嘴,一副震驚的表情!

「要不是派出所給我打電話,我都不知道你是這麼對你爺爺的,你個兔崽子!」

葉浪越說越生氣,旋即大吼道「白靖,在天,集合完了沒?立刻就出發……」

「爸爸爸,我錯了,我知道蘇爺爺在哪了,我現在馬上過去,我犯的錯,我彌補……」

話落,葉浪便急匆匆的向著外面跑去,電話另一頭,葉昊說道「小兔崽子,你記住了,你爺爺若是在傳來你一句不好,你看你老子怎麼收拾你,還有,以後你就別想在外面待一天……」

葉昊如此生氣,葉浪還能說什麼,只能頻頻點頭,做出保證,然後掛掉電話!

「哎,葉浪……」

上官麟雪等了葉浪許久,誰知葉浪突然就跑了,葉浪回過頭,露出一抹歉意「上官老師,不好意思,我有事,回聊……」

話落,葉浪便快速跑開,上管麟雪有些獃滯,旋即秀腳一跺「你以為我愛跟你聊天?這輩子都不要在說話才好,死葉浪,有什麼了不起的……」

忽然,上官麟雪與凌菲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為之,兩女相識一眼,對視而立,幾秒鐘后,同時露出一抹笑容,點了點頭,便再度去忙自己的!

再說葉浪,上官麟雪說的什麼,還有與凌菲之間發生什麼,他自然是不知情,一溜煙的跑到保安室,大聲喊道「隊長,我有點急事,我需要馬上離開……」

「噗!」

李大牛剛喝了一口水,便聽到葉浪風風火火的聲音,錯楞的看著葉浪!

「隊長,我有點急事……」

葉浪急忙說道,李大牛一愣,有些為難「可是一會晚上安保部的領導會來開會,你不在的話……」

「我必須要走!」

葉浪沒有任何商量的語氣說道,李大牛眼神有些發苦,猶豫了片刻,點了點頭「好吧,那你注意安全,我想想辦法?」

「好,謝謝隊長!」

葉浪面色一喜,旋即一溜煙快速跑開,騎上自己的電瓶車,飛馳而去……

李大牛揉著額頭,一陣無語問蒼天,一個頭,兩個大「哎,這簡直是給我弄來了個爺啊……」 李大牛滿臉苦澀,人如其名葉大神,說不得,罵不得,說到底只能任由葉大神忙活了,愁死個人了!

「隊長,隊長,總經理秘書剛才打來電話通知,十分鐘以後到,務必保證每個人在場……」

這時,一名保安急急忙忙的跑了回來,對著李大牛說道!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全體都有,快速集合,葉浪的事情,經理不問,誰都不許提,聽見沒……」

「是!」

李大牛深吸了一口氣,事到如今,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

再說葉浪,騎著自己的『小黑』黑色電瓶車,一路飛馳,說是飛馳,畢竟電瓶車也只能這麼快,同時打電話給西城派出所打電話,順著剛才的號碼撥了出去!

「喂?」

很快,電話里便傳來一道聲音,那聲音似乎很是疲憊,葉浪急忙問道「請問蘇霸霸在么?」

「在在在,不管你是誰,去求求你,快把他弄走……」

電話里,咆哮著,怒吼著,葉浪嘴角一抽,蘇霸霸這是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讓警察叔叔都暴怒了,葉浪忍不住掛掉了電話,向著派出所趕去!

「叮鈴鈴……」

葉浪剛要把電話裝起來,電話鈴聲便再度響了起來,葉浪簡直要崩潰,沒好氣的接聽電話「有沒有完?有沒有完?這一天天的沒玩沒了,這事那事,我他么比拯救天下的救世主還忙……」

「葉,葉少……」

打電話來的正是楚歡,還未來得及講話,直接被一頓呸,有些發懵,自己記得沒有惹葉少啊,這是咋地了!

葉浪一手騎著電瓶車,另一手接聽著電話,翻了翻白眼,深吸了一口氣,無奈道「說,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