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五提著一籃子土雞蛋,朝著廚房衝進去的同時對龍四道:「你丫還傻站著幹什麼?老子一隻手,剩下的東西你快點提進來啊!」

「好嘞,哈哈,今天可以大快朵頤了啊!」

馮薇薇看著三個男人一陣風似的從廚房沖了進去,她心想這什麼情況?難道這三個人活了這麼大,就沒吃過臘肉嗎?

心裡雖然有些好奇,但馮薇薇也沒過多詢問,面帶微笑,徐步朝著廚房走去。

次日,葉浪等人先去了趟鎮上的派出所,之後便去了鑫成縣。

零淚之城 因為耀哥這邊剛加入誅神,為了避免兄弟會的人以後可能違反誅神的規定,葉浪在簡單思慮之後,便撥通了一姐的電話。

將這邊情況與江一溝通之後,江一先詢問了兄弟會耀哥的人品,得到了葉浪親口保證,江一方才微笑著說:「既然這樣,兄弟會加入誅神也沒什麼問題了。再說了,您是總閣主,這種事情打電話還要問我嗎?」

被江一這麼一問,葉浪也有些鬱悶了,直言道:「我說您老沒搞錯吧?既然知道我是總閣主,剛才你為什麼還要問我耀哥的人品?」

「咯咯,問問難道不行嗎?」江一居然被葉浪這話給逗笑了。

葉浪心裡抱怨:「麻痹的,一天天就知道逗我玩。」

嘴上,卻是對江一笑呵呵的說:「現在有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我這次打傷了兄弟會不少人,他們現在都還在醫院裡。既然你也承認他們是我們誅神的人,我想醫藥費這方面……」

話還沒說完,江一便直言道:「這點你放心,醫藥費算在我們頭上。說第二件事情吧。」

「兄弟會對我們誅神的了解只是片面的,所以我想抽人來這邊負責協助耀哥一起管理。」葉浪認真道。

「這是自然,不過你打算讓誰過來?」江一問。

人選,還真是個不小的難題。

葉浪知道,現在紫禁市的局面剛剛穩定下來,指不定還會有死灰復燃的現象發生。所以說,那些正兒八經的厲害角色,自己還不能讓他們遠離紫禁市。

可要是從那邊隨便抽取某個人過來,到時候能力不足,或者說原則性不強,與這邊的人同流合污,起不到監督帶頭作用,那也是白搭。

左思右想,葉浪忽然想起一個人來。

「對了一姐,張在冬傷勢怎麼樣了?」葉浪問。

上次趙斧頭的事情發生時,張在冬受傷嚴重,斷了幾根肋骨之後便去找蘇爺養傷去了。

算算日子,憑藉蘇霸霸的超高醫術,想必現在傷勢已經差不多痊癒了。

江一聽到張在冬這三個字后,忙笑著說:「你還別說,這人倒是不錯的選擇。等我打電話問問,隨後給你確定答案。」

葉浪應了聲,心想張在冬過來,到時候不僅僅能讓兄弟會的人跟上誅神的節奏,說不定還能帶領兄弟會的這些人發家致富。

想起發家致富這幾個字,葉浪又道:「另外除過醫藥費之外,我想能否給他們相應的資金,讓他們在鑫成縣這邊……」

「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我說閣主,做事情能不能腳踏實地,慢穩中求勝啊?」江一無奈嘆道。

見江一這麼說,葉浪只好笑呵呵的說:「好,聽你的還不行嗎?反正您是掌管財政大權的,給不給錢,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情呀?」

「你這是在損我嗎?」

「沒有,我怎麼敢啊?我還害怕你扣發我的工資!」葉浪直言道。

「你這就是在損我!」江一冷冷的說。

葉浪知道再說下去,扣工資是百分百的事情了,所以只好苦笑道:「哈哈,好了,先這樣吧,我這邊還有點事情,等我回來再詳細說。」

掛斷電話后,葉浪便帶著馮薇薇去醫院看望了病人,並且告訴馮薇薇母親這兩天有人可能會將病人接走,讓馮薇薇母親到時候打電話后,葉浪便先帶著龍五和龍四返回紫禁市。

五天假期,葉浪只用了短短四天便處理好了馮薇薇的事情,這還真讓葉浪有點兒得意。

坐在車上,葉浪越想越是開心,便對旁邊龍五笑著說:「怎麼樣?這次的事情你說辦的漂亮不漂亮?」

龍五點頭,很認真的說:「當然漂亮,飛機都出動了,能不漂亮嗎?」

這話,差點將葉浪給懟死。

這次的事情,葉浪最為後悔的就是一時氣惱,給自己老爹打電話求助。

可龍五偏偏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恨不得一句話讓葉浪吐血身亡似的。

龍四聽了龍五這話,剛喝了口水,居然直接笑噴!

然,這口水噴出來之後,居然有幾滴正好吐在了坐在前面的一個女子頭上。

「呀!神經病啊?幹什麼往姑奶奶頭上吐口水?」女子急忙解開安全帶,轉身之後,朝著龍四大聲叫罵。

龍四滿是尷尬,急忙道歉:「抱歉啊,我朋友講了個笑話……沒忍住……」

「哼,講了個笑話就能朝著姑奶奶頭上吐口水了是吧?呸……」這姑娘也是暴脾氣,說著,便一口唾沫星子直接啐在了龍四臉上。

旋即,葉浪和龍五兩個人,全都鵝叫似的笑出聲來。

大巴車上,不少看熱鬧的乘客紛紛開始呼喊起來:「哈哈,老弟,你這樣子居然還想把妹啊?難道不怕徹底虛脫了嗎?」

「妹子,你可要小心啊,你看看這傢伙病懨懨的,可千萬別是什麼傳染病哈。」

姑娘聽著,臉瞬間漲紅,手指著龍四大聲罵到:「王八蛋,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有傳染病?」 龍四本來就反感別人說他有病,要是平常,有人敢這麼說他,不管男女,對方現在早就倒在地上了。

但是眼前這姑娘,看上去年紀不是很大,二十齣頭的模樣,留著短髮,劉海兒看上去倒是很整齊,頭髮烏黑,身上穿著件黑色的普通短袖,整個人打扮的倒也清爽。

姑娘雖然沒有李雅珊或者凌菲那麼漂亮,但丟在普通人群中,絕對算是回頭率比較高的。

龍四看著這妹子對他不斷大聲叫罵,臉上,居然露出一抹燦燦的笑容。

小姑娘看到龍四臉上的笑容后,更加確定了自己剛才的猜測是正確的,居然伸出手,直接朝著龍四撲過去。

葉浪在旁邊看著,本來想要勸阻的,但見今天的龍四與往日有所不同,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饒有興緻的在旁邊觀望。

龍五坐在椅子上,滿臉堆笑,一條手臂撐著下巴,嘿嘿笑道:「龍四,我看你還是快點跑吧,要不然,你會被這妹子給撕成碎片。」

龍四無動於衷,直等到妹子衝到他面前後,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龍四居然猛地竄過去,毫不猶豫的將妹子抱在了懷裡,緊接著,四唇相對。

轟!

車子裡面,頓時沸騰。

「天啊,這……這膽子也太肥了吧?我去……」

「這一個病秧子,居然做了老子都不敢做的事情。」

「好浪漫啊……」一個女子,居然很大的吆喝了這麼一句。

坐在女子旁邊的男子頓時板著臉,冷冷的說:「浪漫個屁啊?你眼瞎啊,沒看出這傢伙有病嗎?」

此時此刻,就連葉浪,都沒想到龍四這傢伙居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難以置信的看著龍四,龍四親了這妹子足足有七八秒后,方才很瀟洒的鬆開,然後笑著說:「美女,如果我有傳染病,我的吻會這麼甜嗎?」

這姑娘不可思議的看著龍四,摸了摸自己紅唇,緊接著,她終於發狂了。

先是用手掌不斷擦著自己的嘴唇,緊接著,她轉過身來,尖叫一聲:「啊!」

龍四不以為然的在旁邊站著,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不緊不慢的說:「別緊張,我沒病,這樣吧,既然我親了你,我會對你負責的。」

葉浪差點沒栽倒在車上,心裡不斷的吶喊:「龍四啊龍四,你這是要幹什麼?天底下有你這麼把妹的啊?你以為你誰啊??」

卻不想,龍四撂下這話后,女子愣了幾秒鐘,然後,蹲在地上,哇的哭出聲來了。

車上的人還在不斷起鬨,這時候司機呵斥一聲:「吵吵什麼啊?都給我坐好了,誰要是還吵吵,直接下去!」

乘客的聲音雖然減小了很多,但議論聲依舊繼續。

龍四看到女子蹲在過道里嗚嗚的不斷哭泣,手忙腳亂的上前,剛才的霸氣也瞬間不見了蹤影。

蹲在女子旁邊后,龍四苦著臉說:「抱歉啊,那個……我道歉還不行嗎?不過你放心,我真的沒病,剛才給你道歉的時候,我就覺得你漂亮。」

這時候,就連龍五都有點看不下去了,笑了笑說:「我說龍四,人家漂亮,你也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親人家啊?天底下漂亮女人那麼多,李雅珊漂亮,凌菲也很漂亮,你怎麼不去親她們?」

龍四聞言,直接轉過頭,對龍五冷冷的道:「你給我閉嘴!再吵吵我對你不客氣了哈。」

龍五笑而不語,好像是很期待龍四將會怎麼安慰眼前這個姑娘。

這妹子依舊蹲在地上不斷哭泣著,龍四咬了咬牙,起身,對眼前這妹子信誓旦旦的說:「你別哭了行嗎?你要是心裡不舒服,現在可以打我,實在是心裡不舒服,我從車子裡面跳下去還不行嗎?」

眾人聞言,頓時開懷大笑起來。

有幾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男子,更是在一邊起鬨:「我說大兄弟,你這說話嘴上可要有把門的啊?你知道這會兒車速有多快嗎?這可是每小時百公里的速度在前進啊,跳下去?你覺得你還能活下來嗎?」

「是啊,你說說現在的人怎麼了?瘋子怎麼這麼多啊?」

「唉,物以稀為貴啊,誰讓單身狗太多呢?現在為了女人別說是跳車了,就是跳樓的,都大有人在。」

龍四並未理會眾人的調侃,他看到女子還在哭泣著,於是便走到了車窗旁邊,正準備打開車窗的時候,女子猛地站起身來,對龍四大聲道:「你給我道歉!」

龍四就像是掉進水裡的人看到了漂浮的橫木,立即激動不已的站住腳,忙對其笑呵呵的說:「好好,我道歉,我現在就給你道歉。對不起了,我錯了。」

這妹子擦著眼淚,重新坐在了自己位置上。

而龍四,則站在這妹子身邊,遞給對方一片紙巾的同時,苦笑著說:「不就是親了你一口嗎?你幹什麼哭得這麼傷心啊?」

這妹子嘟著嘴,氣沖沖的說:「這只是親了我一口這麼簡單嗎?」

龍四苦著臉,低聲說:「難道不是嗎?」

這妹子聽了,居然又嗚嗚哭了起來,同時哽咽著說:「我們家怎麼這麼倒霉啊?我姐姐失蹤了,我現在跑來這裡找她,居然在路上就被人欺負,嗚嗚……」

龍四聽了,急忙說:「大妹子,我這沒怎麼欺負你啊!」

葉浪扶著額頭,低聲來了句:「你都親了人家,還不算是欺負人家嗎?」

龍四聞言,直接開口反駁:「那你還和別的女人睡覺了,怎麼沒女人說你欺負她?」

「曹,你……能不能小聲點說啊?再說了,老子和女人睡覺,那都是她們自願的好嗎?」葉浪滿是無奈的解釋。

龍四不屑的朝著葉浪望了眼,然後對眼前女子低聲道:「對了,你剛才說你姐姐失蹤了,是在紫禁市失蹤的嗎?」

女子抬起頭,朝著龍四打量了眼,然後生氣道:「我憑什麼要給你說?難道給你說了,你還能幫我找到她嗎?」 龍四朝著葉浪望了眼,在得到葉浪確定的眼神之後,他方才嘿嘿笑道:「如果人真的是在紫禁市失蹤的,我們興許還真能幫到你。」

女子嘟著嘴,轉過頭朝著車窗外看去,不在理會龍四。

龍四依舊獃獃的站在女子旁邊,足足等了三分鐘,女子心情逐漸平靜下來后,方才對龍四低聲道:「人不是在紫禁市失蹤的,是在海邊湖市。」

聽到這話,幾個人有點懵逼。

就連葉浪,坐在女子後面都忍不住問:「大妹子,你是不是走錯方向了啊?你也說了,湖市是在海邊,可你現在跑來紫禁市,這兩個地方之間隔著十萬八千里啊。」

女子有些悲傷的說:「這我知道,我這次來紫禁市,是打算找這邊一家私家偵探社來幫助我們尋找我姐姐的。」

葉浪聞言,方才反應過來,笑了笑說:「找私家偵探能有多大作用啊?現在這些人,除過找你要錢之外,難道你覺得真能幫到你?」

「他們幫不到我,難道你們就能幫到我嗎?」女子反問。

這次沒等葉浪說話,龍四便笑著說:「你還別說,我們興許真的能幫到你。」

在聽到這話后,女子冷笑了聲,不屑道:「算了吧,你們這種人我見多了,除過欺負欺負落單的小姑娘,你們還能做什麼?」

葉浪笑了笑,對龍四低聲說:「兄弟,看來人家還是不相信你的實力啊,先坐下吧,等到了紫禁市再說。」

龍四隻好如此,畢竟,眼前這妹子現在還在氣頭上,自己要是說太多廢話,到時候肯定會招致女子更加不滿。

時間分秒流逝,直等到晚上八點多鐘,葉浪才和龍四龍五還有同行的這個小姑娘來到紫禁市。

下車后,葉浪並沒直接朝著學校趕去,畢竟自己請假五天時間,在加上明天後天正好是周末,不用去學校上課。

龍四在等到女子下車之後,便急忙追過去,可是還沒到女子旁邊,這女子便冷冷的說:「你們別跟著我,要不然我現在就報警。」

龍四急忙說:「我們是想要幫你的。」

女子冷哼一聲,反問:「就像是在車上時那樣幫我嗎?」

龍四臉漲得通紅,尷尬的說:「其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這人平時有個毛病,最不喜歡有人說我有病。今天親你,一方面是因為你長得太漂亮,另外一方面,就是我想要懲罰你。」

女子聽龍四說著,直接從身上掏出手機來,在龍四面前晃了晃后,對其認真道:「你還是不走對吧?行,既然不走,我現在報警。」

葉浪看到女子執意不想讓他們幫忙,於是便對龍四道:「龍四,我們先走吧。」

龍四心有不甘,看到女子臉上得意的笑容,他於是低聲道:「你放心,我不是什麼壞人,既然你是來紫禁市找人給你們幫忙的,如果你遇到什麼危險的話,記住給我打電話。」

說著,龍四迅速在紙上寫上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等龍四電話號碼寫好,女子已經走出去四五米開外。

龍四連忙追上去,將紙條塞進了女子的衣兜裡面,認認真真說:「一個人在外面,千萬小心。」

「放心,你以為天底下的人都和你一樣無恥嗎?」女子說著,便將紙條掏出來丟在了地上。

而龍四,順勢朝著地上的紙條望了眼,急忙順手撿起來,用左手將女子攔住的同時,又將紙條塞進了女子的衣兜。

這次,女子並沒有察覺到龍四的塞給她電話號碼的舉動,只是看到龍四還準備攔住她,她伸手狠狠將龍四推了一把。

娛樂圈之璀璨人生 站在原地,看著女子揚長而去,葉浪和龍五兩個人迅速湊到了龍四旁邊,兩個人賤兮兮的笑著說:「龍啊,你是不是喜歡上人家姑娘了?」

「不過老四,我覺得你還是乘早打消這個年頭吧。哈哈!就從現在的情況看,你肯定不是人家的菜!」

龍四不語,對葉浪和龍五兩人說的話,就像是耳邊風刮過。

獃獃的看了許久,龍四方才語重心長的說:「真希望他找到自己的姐姐啊!」

葉浪笑了笑,在旁邊毫不猶豫的直接潑冷水:「想什麼呢?你真覺得這麼快就能找到?天底下無緣無故失蹤的人這麼多,你見過有幾個是被找到的?」

「不,我覺得她姐姐肯定能找到,你沒看人家這麼善良,這麼漂亮,這麼……」

「嘔……」

葉浪和龍五,差點吐了。

三個人嬉笑打罵的同時,朝著誅神總部趕去。

金陵市,秘密基地,密室內。

葉昊還是一如既往的打扮,看著眼前剛進門的馮在天,他笑了笑說:「老馮,說說吧,這次的事情有什麼感想?」

「爺,我不敢想。」馮在天低聲道。

「麻痹的,少在老子面前裝犢子,這有什麼不敢想的?你就說,我這兒子是不是和我一樣有尿性?」葉昊問。

「不,他比你更有尿性。」

聽了這話,葉昊哈哈大笑,起身掏出香煙,點燃深深吸了口,然後對馮在天得意洋洋的說:「這還用說嗎?這也就是老子的兒子能做出這種事情來,要是別人,肯定不會將這件事情做的這麼漂亮。」

馮在天點頭,然後對葉昊低聲道:「爺,其實通過這件事情,我們看到了少主他宅心仁厚的一面。他這種人,極具有王者風範,日後稍加培養,定會超出我們聯盟。」

「好了,這些廢話還用你說嗎?有件事情,我要你明天去找找他。」說著,葉昊變的認真起來,從桌子抽屜里,取出一份蓋著大紅戳的文件。

馮在天望了眼,好奇問:「什麼事情?」

「湖市那邊,最近發生了好幾起失蹤案件,警方調查途中,有三個警員被殺。現在上面懷疑這件事情很可能是一件有預謀的跨國案件,因此交給我們,讓我們處理。但我想了想,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是吧?還不如將這事情交給年輕人去做。」

馮在天剛等到葉昊說完,便低聲說:「您想要鍛煉少主就明說,何必繞彎子?」 「曹,別總是當老子肚子里的蛔蟲好不好?麻痹的,你這樣聊天很容易將天聊死的。」葉昊沒好氣的說。

馮在天點點頭,笑了笑說:「爺,這件事情我覺得並沒有您所想的那麼容易。」

葉昊猛地站起身來,大聲道:「開毛玩笑啊?這點小事情難道這小癟犢子還解決不了嗎?」

馮在天搖頭,對葉昊認真說:「不是少主解決不了,關鍵是少主現在又當老師了,而且還是班主任。就這次前往高家村,請假的時候李校長都只給請了五天,而調查這件事情,沒有十天半月肯定不行。」

葉昊低頭,稍作思慮后,於是便對馮在天認真問:「我們聯盟現在有多少錢?」

馮在天搖頭,帶著幾分尷尬說:「爺,這個我還真沒計算過。」

「曹,算了,沒算過就沒算過吧,我想咱們手裡要這麼多錢也沒多大作用,既然我這個龜兒子……呸,應該是龍兒子在教育行業工作,乾脆我們也多投入點,支持支持他的教育工作。紫禁國際學校,多年來在紫禁市乃至於全國範圍內都是名牌學院,不管是升學率,還是學生的整體素質,在同行業中都是遙遙領先的。而湖市那邊,現在最好的學校就是湖市一中。而湖市第三中學,據我所知,那就是個未來社會上毒瘤的聚集地。所以我想,乾脆花點錢,將第三中學買下來,改名為紫禁國際學校,成為紫禁國際的分校。李雅珊是個很有能力的人,讓她擔任兩所學校的校長,那個小癟犢子就去那邊當個副校長。」